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大人不會明白的「焦土派」

2019/08/01 04:13:08 網誌分類: 生活
01 Aug
          早兩天提到激進大學生講到最好「搞死香港,搞衰中國,迫解放軍出手,證明一國兩制失敗」,這不是一種隨意言論,這代表了「焦土派」的思想。

         香港這個自由開放之地,我都信有外國、外地勢力插手本地政治,搞亂香港,作為她們和阿爺玩嘢/講數的籌碼。但有外力,也有內因,要觀察本地激進勢力的根源,不能不了解「焦土派」。

         在二○一四年佔中之後,明獨暗獨的本土派勢力大漲,在二○一六年九月大舉進佔立法會,反對派分裂成兩大陣營,形成一個建制派、泛民主派和本土派鼎足而立之局。不過隨著政府DQ議員出局和梁天琦入獄,本土派如一現之曇花,轉眼風消雲散。本土派不能在議會佔一席位,慢慢碎片化變成焦土派。

         先講「焦土」這個名字。名字的根源本來是「焦泛民之土」,當年激進派覺得泛民霸著茅坑不拉矢,佔了立法會議席,但沒有為他們爭取權益,所以專門倒泛民之台。近至二○一八年兩次立法會補選,泛民兩次都輸掉議席,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焦土派」宣傳「寧要射票落海,不要投俾泛民」。泛民在補選的失敗,令人開始注意「焦土派」的存在。當然到了今天,焦土派也不單是焦泛民之土了。值得一提的是政府在衝突升級後和泛民保持對話,甚至想做他們建議的事去降溫。但政府最想停止的是暴力的示威,但這些暴力焦土派根本和泛民勢不兩立,泛民又怎可以代表他們呢?

         「焦土派」的產生背景。大人很難明白焦土派那種「搞死香港,搞衰中國」的攬炒概念,有「唔知佢地為乜」的感覺。焦土的思想源於激進泛民,但亦和二○一一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有關。二○一一年爆發「阿拉伯之春」,當時多個中東國家相繼因街頭示威運動爆發革命,觸發美國的激進青年認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無法再容忍百分之一的人貪婪與腐敗,搞佔領華爾街運動。這是一種革命思維,想透過街頭運動,推翻現有制度,建立新制度。

         香港的焦土派青年會覺得自己nothing to lose (沒有甚麼可以損失)。一個焦土派年青人話: 「打份工幾年,得萬零銀,想結婚,住喺邊?買樓買唔起,公屋住唔到,做嘢無前途,有乜嘢唔做得?」(當然文字經過淨化,刪去很多粗口)。

         焦土派寄望於危險的「支爆」觀念。當大人不知焦土派激進的示威行動為何會成功時,其實他們寄情於「支爆」的出現。所以謂「支爆」,即是「支那爆破」,容許我戴一戴頭盔,我自己絕不同意把中國稱為「支那」,但他們就在想像著中國經濟會崩潰,政治會崩潰。大人們很怕中國崩潰,相信中國四分五裂時,會變成利比亞、敍利亞那樣,香港也難免遭逢戰亂。但焦土派卻期望著這些事情的來臨,很天真地覺得到時會有一個新香港。

         或許焦土派沒有很緊密的組織,都是零散分割,甚至更像是一套鬆散的政治理念,正在網上到處散播,把普通青年變成暴力示威者。如果一般示威者遊行反對逃犯條例是基於恐懼,暴力示威者行動更多是源於仇恨,是對警察、對政府的仇恨。簡單講,他們不是在反對一個政策,他們是在搞革命,想推翻現有制度。明乎此,對警方找到那一點五公斤TATP烈性炸藥就不應感到奇怪了,當中最最激進的一群,正把暴力行動不斷升級。警方除了出手制止,別無他法。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香港的特殊性。香港不是一個獨立國家,只是中國之下的特別行政區。在香港搞暴力革命,若翻起巨浪,結局不會是中國分裂變天,只會是香港一國一制。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1)
我要發表
暮跖
暮跖 2019/08/01 12:05:48 回覆

根本就是恐怖份子暴徒, 

美國經常話嚴厲打擊恐怖份子, 不妥協、不談判、要對協助及支持的人仕或國家給於最嚴厲懲罰,

這些民主嘢一定要學到十足啦!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有智慧的人👍👍👍

有智慧的人👍👍👍

暮跖
暮跖 2019/08/20
*解港困局唯一途徑回歸法治

內地專家:法律是止暴制亂最大武器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5日舉行吹風會,並邀請了內地7位香港及法律問題專家就香港局勢發表看法。與會專家一致認為,當前最緊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而最大的「武器」就是強化法治思維、維護法治尊嚴、恢復法治秩序,要全社會回到法治的軌道,守護法治,通過法律的途徑解決問題和凝聚共識,讓香港的繁榮與穩定獲得有效的法治保障。

韓大元:對監警會要有信心

中國人民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所所長、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韓大元會上指出,在法治社會,言論、遊行、集會等自由受到香港基本法、香港本地法律的嚴格保障,但任何自由的行使都必須遵循法治的原則,比如說《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七條明確要求,和平集會的權利不能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寧和公共秩序。

這位法律權威強調,法治首先是規則自治,要尊重和遵守有效的法律規則,嚴格按照法律規則辦事。任何無視規則、破壞規則、超越法治的政治訴求,最終也會傷害法治本身。

「面對嚴重的暴力和社會的撕裂,目前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就是全社會要回到法治的軌道,守護法治,依法凝聚共識。我看不出有比回歸法治更好的解決問題的途徑或者方法,我相信這也是絕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基本共識。」韓大元說。

提到香港是否需要就近日連串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韓大元指出,法治是核心的價值,回應任何一個訴求、解決任何社會的爭議時,首先看法律上有沒有相應的機制和程序。按照法治的理念,應充分發揮已有的法律規範資源和制度,「據我了解,監警會已經開始運作,也受理了一些有關投訴。這是香港一個特色的制度,對正在運行中的制度要保持信心,發揮它的功能。」

鄒平學:法治是最大公約數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鄒平學強調,當前最緊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而強化法治思維、維護法治尊嚴、恢復法治秩序,是目前香港止暴制亂的最大「武器」,也是香港社會面對矛盾、解決衝突、平息亂象和遏制暴力的最大公約數。

張建:暴力演化出恐怖主義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張建指,美國本土的恐怖主義,很多就是從極端主義、極端的暴力行為演化而來的。國務院港澳辦對香港事態的定性說的是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近乎恐怖主義的行為,這個「近乎」或者「苗頭」只是形容現在事態的嚴重性,說的是香港的暴力事件正在向這個過程過渡,倘不採取法治措施去懲治這些行為,它可能就會演化成真的恐怖主義行為。

要遏制這些具有恐怖主義苗頭的極端暴力行為,他指出,首先,香港社會不能容忍這種暴力行為,要批駁、批判這種暴力行為。其次,香港執法、司法機構要嚴正執法、公正執法,處置推動或實施極端暴力行為的個人或者團體。

張建最後強調,遏制香港出現的極端暴力行為中的恐怖主義苗頭,最根本的還是依靠法治。依法止暴是應對現在香港出現的恐怖主義苗頭的根本方式,而且這個方式也是確保香港民眾人身安全、確保香港整體利益的關鍵舉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認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需要香港法治的支撐,香港社會各界應該盡快從這場運動當中清醒過來,凝聚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法治共識,用法治牢牢支撐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6/HK1908160013.htm

fanny
fanny 2019/08/20
@fook...

絕對認同~

fook
fook 2019/08/18

忍咗好耐,實在不吐不快,最終都決定寫出來!香港飛機場「凌辱遊客五小時事件」,黑衣曱甴固然死一百次都唔夠,但係香港政府嘅「不作為」,更加令我怒火中燒! 點樣爛到透嘅政府,先至可以容忍一個遊客,畀人凌辱五個小時, 都完全冇拯救行動。傳播媒體全程直播,唔好話畀我聽唔知!或者講冇人報警! 依家係非法禁錮及動私刑,隨時會死人,派出一支全副武裝飛虎隊強行進入拯救人質,一啲都唔誇張唔過份! 唔好同我講要考慮啲曱甴反應,全世界都唔會同恐怖分子妥協!香港政府居然一啲嘢都冇做,只係被動式派出一小隊警員接應救護員,荒天下之大謬! 睇在全世界遊客眼裏,一個唔能夠保護遊客嘅地方,你仲會選擇去嗎?香港墮落及沉淪已經成為鐵定嘅事實,懦弱無能嘅警方、政府高層,請快點鞠躬下台吧!讓有血性及膽識的人,負責重建香港秩序,用強硬手段清除破壞香港嘅曱甴及幕後指揮者,還普羅市民一個寧靜及安全的香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