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讓步的博弈論

2019/08/09 04:13:03 網誌分類: 生活
09 Aug
          看見社會的政治矛盾激化,很多較為溫和的市民都嘗試去做和事老,找出路,其中一個意見是叫政府搞獨立調查,覺得只要這樣做,抗爭者就會收貨,運動就會平息。

          我有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說原本並不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看了一些七月十二日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的網上片段,也覺得警方有問題,轉為支持對警方作出獨立調查。我問他們看了甚麼片段,他們說看到一名光頭的元朗警司(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與一班白衣人有講有笑,話:「唔使擔心。」覺得很氣憤,認為有警黑勾結,導演了那次的「白衣人襲擊事件」,所以也贊成要搞獨立調查。

          我也看過那條影片,事後做過查證,警方其後也曾在記者會解釋此事,可惜報道不多。查實該片段是在七月十二日「白衣人大襲擊事件」之前五日拍攝的。當天有網民發起到元朗示威,並聲言要襲擊圍村。元朗村民便組織了白衣人守衞隊,要保護家園,警方派員到當地巡邏,結果那天去元朗示威的人很少,事件不了了之。事件結束後,負責的警官便對當地居民說了上述「唔使擔心」的話。當大家了解事件真相之後,便會發現第一、原來事件有前因;第二、那條令到大多人覺得警黑勾結的影片,其實是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成是七月十二日當晚發生的事情,激起很多原本中立市民的憤怒。

          現時網上資訊發達,真假難辨,很多市民都是基於一些網上的消息,便形成自己的看法。但消息被有心人利用時,便易生誤解。

          抗爭者對方提出五大訴求,逼政府讓步,在五點中,比較多人覺得政府可以讓步的是宣佈撤回《逃犯條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位財經界猛人也問我,為甚麼政府不可以做這兩件事?我覺得可以分兩個層次去看這問題。第一個是本地的微觀政治;第二個是國際宏觀局勢。

          先講本地微觀政治。我認為現時香港出現的事件,如同一場革命戰爭,但要將那些製造TATP烈性炸藥、掟燃燒彈衝擊各區警署的示威者,和一般和平示威者區分起來。一般示威者只是和平遊行,只是想帶來改變,並不是想暴力革命推翻政府以至中央,但最激那批示威者卻不一樣,所以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政府只是和最激的那一批人在開戰之中。

          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同在戰爭中向對手割地求和,自己要付出代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造放大鏡式的調查,肯定會挫傷警員的士氣,他們即使不罷工、怠工,當他們守護政總、禮賓府、中聯辦的時候,也只會敷衍了事。不是不能讓,要看作出讓步,能否停止戰爭。

          政府面前有兩個對手,泛民主派和焦土派。焦土派只會施襲不會現身,現身的是泛民,即使泛民不再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他們能代表焦土派嗎?若政府和泛民講完數,撤回法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焦土派繼續瘋狂進攻,泛民見勢色不對,過三天便會腳軟,又改為繼續攻擊政府,事情還是沒完沒了。所以,在這個微觀的博弈裏,政府首先要搞清楚,讓步可以換取到甚麼成果,只要暴力的核心「焦土派」不停手,讓步是沒有意思的。

          拉高一層次,睇國際宏觀局勢。在昨天的北京座談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直指香港發生的情況具顏色革命特徵,他認為對方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的目的,就是要林鄭下台、要搞顏色革命。撤回只是幌子,是為了要林鄭下台鋪路;顏色革命就是為了要推翻政府。張曉明說,美國搞香港是要拖中國的後腿,為中美貿易談判增加籌碼。

          看完阿爺的分析,你應該感到「滴汗」,這樣遊戲,根本不是香港人可以玩得起的。阿爺天天與美國交手,自然知道美國在玩甚麼遊戲,他們掌握的國際信息,我們並不掌握;他們分析對手背後的動機,我們不懂分析。弄不好我們只是在這場世界兩強的大戰中,一粒小小的棋子而矣。

          阿爺過去個多月一直未就香港問題發話,卻早在一個月前已提起嗓門直斥美國「收回你對香港的黑手」,又不作警示直接在本月一日,停止了大陸旅客赴台的自由行,打痛他們後,才對香港喊話。阿爺是用中醫的治病手法,去治病根,不是治病徵。

          這場世界大戰,不是香港人玩得起,見好就收兵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回應 (3)
我要發表
木子
木子 2019/08/10 10:36:19 回覆

《論語·陽貨》子曰:「鄉愿,德之賊也」

鄉愿:愿,忠厚、謹慎。外貌忠厚老實,討人喜歡,實際上卻不能區分善惡、好壞、是非的人。也就是鄉人鄙俗中,同流合污以媚於世,而被認為忠厚的老好人。他們外表看似好人,其實是貪生怕死,喜歡趨炎附勢、諂媚阿諛,不敢為正義開口的偽君子。

孔子認為鄉愿似德非德,而又容易亂德,所以深惡痛絕。

現在某些人似是而非的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知道他們出於無知還是別有用心。

根據香港法例第86章 《調查委員會條例》

第7條 任何人在委員會席前提供的證據,不得在由該人提出或針對該人提出的任何民事或刑事法律程序中,被接納為針對該人的證據,但如該人被控以《刑事罪行條例》(第200章)第V部(宣誓下作假證供)所訂的任何罪行,或根據第89條被檢控,則屬例外。   (注:上述的(第200章)涉及作偽證及第8、9條涉及藐視屬罪行)

第12(2)條 在委員會席前提供的所有證據均享有絕對特權,提供該等證據的證人,無須因該等證據而在任何訟案或其他民事法律程序中負上法律責任。

現在違法暴力事件還在進行中,法律的責任還沒明確,怎麼可能成立調查委員會讓所有的罪證獲得免死金牌?

紀錄原文
紀錄原文 2019/08/09 16:52:35 回覆

讓步的博弈論

2019/08/09 04:13:03 網誌分類: 生活
09 Aug

          看見社會的政治矛盾激化,很多較為溫和的市民都嘗試去做和事老,找出路,其中一個意見是叫政府搞獨立調查,覺得只要這樣做,抗爭者就會收貨,運動就會平息。

          我有一些在政府工作的朋友,說原本並不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看了一些七月十二日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的網上片段,也覺得警方有問題,轉為支持對警方作出獨立調查。我問他們看了甚麼片段,他們說看到一名光頭的元朗警司(八鄉分區指揮官李漢民)與一班白衣人有講有笑,話:「唔使擔心。」覺得很氣憤,認為有警黑勾結,導演了那次的「白衣人襲擊事件」,所以也贊成要搞獨立調查。

          我也看過那條影片,事後做過查證,警方其後也曾在記者會解釋此事,可惜報道不多。查實該片段是在七月十二日「白衣人大襲擊事件」之前五日拍攝的。當天有網民發起到元朗示威,並聲言要襲擊圍村。元朗村民便組織了白衣人守衞隊,要保護家園,警方派員到當地巡邏,結果那天去元朗示威的人很少,事件不了了之。事件結束後,負責的警官便對當地居民說了上述「唔使擔心」的話。當大家了解事件真相之後,便會發現第一、原來事件有前因;第二、那條令到大多人覺得警黑勾結的影片,其實是把之前發生的事情,說成是七月十二日當晚發生的事情,激起很多原本中立市民的憤怒。

          現時網上資訊發達,真假難辨,很多市民都是基於一些網上的消息,便形成自己的看法。但消息被有心人利用時,便易生誤解。

          抗爭者對方提出五大訴求,逼政府讓步,在五點中,比較多人覺得政府可以讓步的是宣佈撤回《逃犯條例》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位財經界猛人也問我,為甚麼政府不可以做這兩件事?我覺得可以分兩個層次去看這問題。第一個是本地的微觀政治;第二個是國際宏觀局勢。

          先講本地微觀政治。我認為現時香港出現的事件,如同一場革命戰爭,但要將那些製造TATP烈性炸藥、掟燃燒彈衝擊各區警署的示威者,和一般和平示威者區分起來。一般示威者只是和平遊行,只是想帶來改變,並不是想暴力革命推翻政府以至中央,但最激那批示威者卻不一樣,所以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政府只是和最激的那一批人在開戰之中。

          政府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如同在戰爭中向對手割地求和,自己要付出代價。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對警方執法造放大鏡式的調查,肯定會挫傷警員的士氣,他們即使不罷工、怠工,當他們守護政總、禮賓府、中聯辦的時候,也只會敷衍了事。不是不能讓,要看作出讓步,能否停止戰爭。

          政府面前有兩個對手,泛民主派和焦土派。焦土派只會施襲不會現身,現身的是泛民,即使泛民不再堅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他們能代表焦土派嗎?若政府和泛民講完數,撤回法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焦土派繼續瘋狂進攻,泛民見勢色不對,過三天便會腳軟,又改為繼續攻擊政府,事情還是沒完沒了。所以,在這個微觀的博弈裏,政府首先要搞清楚,讓步可以換取到甚麼成果,只要暴力的核心「焦土派」不停手,讓步是沒有意思的。

          拉高一層次,睇國際宏觀局勢。在昨天的北京座談會上,港澳辦主任張曉明直指香港發生的情況具顏色革命特徵,他認為對方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的目的,就是要林鄭下台、要搞顏色革命。撤回只是幌子,是為了要林鄭下台鋪路;顏色革命就是為了要推翻政府。張曉明說,美國搞香港是要拖中國的後腿,為中美貿易談判增加籌碼。

          看完阿爺的分析,你應該感到「滴汗」,這樣遊戲,根本不是香港人可以玩得起的。阿爺天天與美國交手,自然知道美國在玩甚麼遊戲,他們掌握的國際信息,我們並不掌握;他們分析對手背後的動機,我們不懂分析。弄不好我們只是在這場世界兩強的大戰中,一粒小小的棋子而矣。

          阿爺過去個多月一直未就香港問題發話,卻早在一個月前已提起嗓門直斥美國「收回你對香港的黑手」,又不作警示直接在本月一日,停止了大陸旅客赴台的自由行,打痛他們後,才對香港喊話。阿爺是用中醫的治病手法,去治病根,不是治病徵。

          這場世界大戰,不是香港人玩得起,見好就收兵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wh.lo@bastillepost.com

        盧永雄

暮跖
暮跖 2019/08/09 12:30:31 回覆

警察執法權威不容侵犯! 這是一條不能逾越底線

警察執法權威不容侵犯! 這是一條不能逾越底線 紐約警察。

日前,35歲的史蒂文·拉羅薩被紐約警方逮捕,並被控妨礙政府管理和騷擾。史蒂文涉嫌數天前在該市皇后區對兩名執勤警員進行潑水攻擊。紐約市警察局局長詹姆斯·奧尼爾在證實這一逮捕消息時強調,這種行為「永遠不會被容忍」。

在美國,警察的執法權威不容侵犯近乎常識。對於侵犯警察執法權威乃至人身安全的行為,警察出手不會手軟,公眾也不會容忍。紐約市警局總警監特倫斯·莫納漢告訴手下警員:「使用自己的判斷,必要時就實施逮捕,你們擁有我們全部的支持和信任。」

紐約當地媒體援引警方內部的一份備忘錄指出,「警務人員不應容忍可能對自己及公眾造成傷害、妨礙執行任務以及損毀制服、設備或其他警方財物的行為」。紐約警察局巡警局長羅德尼·哈里森強調:「這是一條不能逾越的底線。」

紐約警察屢遭潑水襲擊一事在美國社交媒體上引發廣泛關注,許多民眾在網上表示,對於這種損害警察權益的行為,必須嚴肅處理。名為米拉·弗羅斯提的網友在推特上表示:「襲擊了警察,就必須被抓起來。我們還在等什麼?」另一位網友發布推文稱:「拿出點尊重,拿出點教養,拿出點榮譽心。美國人需要知道,沒有警察,這個國家就會變成騷亂之地。」

一些政要也紛紛發聲。紐約市長白思豪強調,「在警察實施逮捕時,任何人都不能干涉他們」、「向警察扔東西不僅是不可接受的,還將導致指控」。紐約市前市長朱利安尼指出,如果警察在不受尊重的環境下工作,犯罪率就不會下降,「降低犯罪率的方法是讓警察保持高昂士氣」、「警服應該受到尊重」。

為了打擊類似行為,紐約州州議員邁克·利佩特里和邁克爾·賴利還第一時間宣布了一項新立法草案,要求把向執勤警察潑水或其他物質這種襲擊行為定為重罪,最高可判處4年監禁。利佩特里表示:「紐約州必須發出一個信息,那就是襲警行為不能容忍。我相信,這項法案能為執法部門提供他們作出適當反應所需要的工具。」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執法問題分析師詹姆斯·加利亞諾在評論文章中寫道:「我們用警察來維持可能脆弱的秩序。當既定的法律和秩序崩潰時,我們中間的犯罪分子會感到機會來了,變得更加大膽。」文章指出,在美國,任何地方都不能容忍制造騷亂、反社會行為和公然不尊重執法。

從潑水襲警引發的美國社會反應,足見從上到下美國各界對襲警行為的零容忍。其實,維護警察的執法權威,不僅是美國,也是法治國家的基本原則,在哪裏都是一條不能逾越的底線。但遺憾的是,美國是一個習慣了奉行雙重標準的國家,本國民眾踐踏法治權威,決不姑息,依法嚴懲;他國警察忍辱負重、文明執法,就成了「鎮壓」所謂的「和平示威」。美國政府甚至縱容他國違法分子。對內、對外這種強烈的反差,只會讓世人更加看清美方的傲慢與偏見、偽善與冷血、自私與霸道!

http://www.orangenews.hk/topic/system/2019/08/08/010123434.shtml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有智慧的人👍👍👍

有智慧的人👍👍👍

暮跖
暮跖 2019/08/20
*解港困局唯一途徑回歸法治

內地專家:法律是止暴制亂最大武器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15日舉行吹風會,並邀請了內地7位香港及法律問題專家就香港局勢發表看法。與會專家一致認為,當前最緊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而最大的「武器」就是強化法治思維、維護法治尊嚴、恢復法治秩序,要全社會回到法治的軌道,守護法治,通過法律的途徑解決問題和凝聚共識,讓香港的繁榮與穩定獲得有效的法治保障。

韓大元:對監警會要有信心

中國人民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所所長、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韓大元會上指出,在法治社會,言論、遊行、集會等自由受到香港基本法、香港本地法律的嚴格保障,但任何自由的行使都必須遵循法治的原則,比如說《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十七條明確要求,和平集會的權利不能危害國家安全、公共安寧和公共秩序。

這位法律權威強調,法治首先是規則自治,要尊重和遵守有效的法律規則,嚴格按照法律規則辦事。任何無視規則、破壞規則、超越法治的政治訴求,最終也會傷害法治本身。

「面對嚴重的暴力和社會的撕裂,目前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就是全社會要回到法治的軌道,守護法治,依法凝聚共識。我看不出有比回歸法治更好的解決問題的途徑或者方法,我相信這也是絕大多數香港市民的基本共識。」韓大元說。

提到香港是否需要就近日連串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韓大元指出,法治是核心的價值,回應任何一個訴求、解決任何社會的爭議時,首先看法律上有沒有相應的機制和程序。按照法治的理念,應充分發揮已有的法律規範資源和制度,「據我了解,監警會已經開始運作,也受理了一些有關投訴。這是香港一個特色的制度,對正在運行中的制度要保持信心,發揮它的功能。」

鄒平學:法治是最大公約數

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教授鄒平學強調,當前最緊迫和壓倒一切的任務就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而強化法治思維、維護法治尊嚴、恢復法治秩序,是目前香港止暴制亂的最大「武器」,也是香港社會面對矛盾、解決衝突、平息亂象和遏制暴力的最大公約數。

張建:暴力演化出恐怖主義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港澳研究室主任張建指,美國本土的恐怖主義,很多就是從極端主義、極端的暴力行為演化而來的。國務院港澳辦對香港事態的定性說的是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近乎恐怖主義的行為,這個「近乎」或者「苗頭」只是形容現在事態的嚴重性,說的是香港的暴力事件正在向這個過程過渡,倘不採取法治措施去懲治這些行為,它可能就會演化成真的恐怖主義行為。

要遏制這些具有恐怖主義苗頭的極端暴力行為,他指出,首先,香港社會不能容忍這種暴力行為,要批駁、批判這種暴力行為。其次,香港執法、司法機構要嚴正執法、公正執法,處置推動或實施極端暴力行為的個人或者團體。

張建最後強調,遏制香港出現的極端暴力行為中的恐怖主義苗頭,最根本的還是依靠法治。依法止暴是應對現在香港出現的恐怖主義苗頭的根本方式,而且這個方式也是確保香港民眾人身安全、確保香港整體利益的關鍵舉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認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需要香港法治的支撐,香港社會各界應該盡快從這場運動當中清醒過來,凝聚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法治共識,用法治牢牢支撐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6/HK1908160013.htm

fanny
fanny 2019/08/20
@fook...

絕對認同~

fook
fook 2019/08/18

忍咗好耐,實在不吐不快,最終都決定寫出來!香港飛機場「凌辱遊客五小時事件」,黑衣曱甴固然死一百次都唔夠,但係香港政府嘅「不作為」,更加令我怒火中燒! 點樣爛到透嘅政府,先至可以容忍一個遊客,畀人凌辱五個小時, 都完全冇拯救行動。傳播媒體全程直播,唔好話畀我聽唔知!或者講冇人報警! 依家係非法禁錮及動私刑,隨時會死人,派出一支全副武裝飛虎隊強行進入拯救人質,一啲都唔誇張唔過份! 唔好同我講要考慮啲曱甴反應,全世界都唔會同恐怖分子妥協!香港政府居然一啲嘢都冇做,只係被動式派出一小隊警員接應救護員,荒天下之大謬! 睇在全世界遊客眼裏,一個唔能夠保護遊客嘅地方,你仲會選擇去嗎?香港墮落及沉淪已經成為鐵定嘅事實,懦弱無能嘅警方、政府高層,請快點鞠躬下台吧!讓有血性及膽識的人,負責重建香港秩序,用強硬手段清除破壞香港嘅曱甴及幕後指揮者,還普羅市民一個寧靜及安全的香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