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罪犯暴動遊行之惡行之(52)

2019/08/13 11:48:20 網誌分類: 生活
13 Aug

*恐怖份子暴徒 爆眼女料被黑衫自己友打中 ,專家拆解:除非子彈識轉彎 爆眼女料被恐怖份子暴徒鋼珠打中

圖:女傷者當時與警署之間有巴士站廣告牌相隔,除非子彈識轉彎,否則無可能直線擊中   

一批亂港暴徒前晚(11日)包圍尖沙咀警署,其間參與包圍的一名黑衣女子右眼受傷。亂港派事後立即斷言該女子被警方的布袋彈打穿眼罩所傷,昨日並以此為藉口在機場發起所謂「還眼」集會。不過,有刑偵專家分析指出,該女子當時與警署之間有巴士站廣告牌相隔,「除非子彈識轉彎」,否則無可能直線擊中女子。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大公報記者亦清楚聽到,暴徒救援隊在救助該女子時稱子彈來自正面,而非背面的警署。有網民指出,施襲者疑為暴徒「自己友」。警方回應表示,女子受傷時間與警方增援時間有出入,強調女子受傷原因未明,需要進一步了解事件,亦呼籲傷者提供資料。   

事發於前晚約七時二十二分,從有線電視直播新聞片段所見,當時附近有一批黑衣暴徒在尖沙咀彌敦道用丫叉向警署射擊,約兩分鐘後,記者發現附近有人受傷,急步跑到鏡頭右前方巴士站位置,只見一名穿黑衣的女子倒卧地上,血流披面,救護員於七時二十六分到場包紮。   

專家:布袋彈彈頭鈍難穿眼罩   

有線新聞之後報道,恒生大學編委會一名鄭姓學生於七時二十九分拍到一張照片顯示,受傷女子遺留在地上的眼罩上橫插着一枚疑似布袋彈殘骸,鄭同學稱「子彈打穿眼罩,攝在眼罩中間」。這也是後來亂港派繪聲繪色稱警方爆眼的「鐵證」。不過,有線新聞記者約七時半到巴士站拍攝時,從另一角度卻看不到眼罩上有布袋彈殘骸。   

有資深的刑偵專家向大公報指出,事件有多個明顯疑點,首先,布袋彈不可能由尖沙咀警署發射出來,因為受傷女子與警署之間有一塊兩米多高的巴士廣告牌,「除非子彈識轉彎,否則不可能繞過廣告牌擊中她」;第二,布袋彈彈頭非常鈍,要貫穿眼罩本已十分困難,更何況貫穿之後,眼罩其他部分竟無明顯裂痕,「若是持槍以近距離發射,現場那麼多記者,不可能沒人拍攝到,若是遠距離,布袋彈又難以穿透眼罩」。   

射丫叉暴徒fb急改名換頭像   

當時大公報記者正在現場,清楚聽到有暴徒救援隊成員在為女子施救的時候,從子彈射入位置判斷,子彈是從與警署相對的建築物中射出。事後亦有網民指出,女子是被「自己友」用丫叉發射的鋼珠所傷,施襲者為中大學生,Facebook名為「Lai Tsz Chung」,花名「聰頭」。該名學生否認事件,但昨日就將Facebook名字改為「TC Lai」,並更換頭像。   

有退休警司分析指出,事件中最重要的證據是證物,包括傷者或隨身物件上,是否留下殘餘物。他強調,警方發射布袋彈有清楚的指引,絕不會射頭,原因是發射布袋彈之目的,是要停止對方暴力行為,射向身體或四肢,命中率較高。   

受傷時間與警增援有出入   

警務處助理處長(行動)麥展豪昨日在記者會上強調,未能確定女子眼部受傷原因,而且她的受傷時間,與警增援時間有出入,需要進一步理解事件,「現場有可能有其他武器,到底係布袋彈?到底係鋼珠?我哋要進一步理解。」   

據了解,受傷女子右眼眼球破裂,面骨有碎裂,目前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仍未報警。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4997.html

*恐怖份子暴徒 編謊言煽仇警 「顏色革命」慣伎

 暴徒惹反感即增火力抹黑 本報再戳穿四謠言

是次以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為名、實質旨在搞亂香港的連串暴力衝擊行動中,不難發現不論是台前幕後的反對派,都有一個慣常模式在操作是次行動,千方百計攻擊政府及執法機關的權威、上街暴力、以謊言去抹黑警隊執法,掩飾自己問題,再煽動市民情緒,周而復始,製造仇恨。

早有不同學者指出,「顏色革命」有其規律,首先有顛覆政權的輿論,背後有美國的支持,再有反對派組織去搞亂人們思想,並利用大大小小事件夾雜謊言去渲染,並借此舉行集會、遊行、罷工、罷課、衝擊等行動。

近日社會對暴力衝擊開始反感,反對派又再加強火力去造謠抹黑,包括聲稱警方濫捕、濫用武力,甚至在發現有臥底警察後,以「顏色革命」中典型的「偽旗行動」,誤導公眾暴行均是「警方所為」,企圖再次煽動市民對警隊、政府的不滿,為自己爭取繼續搞亂香港的籌碼。

【謠言1】怨警暴力升級 實煽仇視情緒

持續逾兩個月的示威衝擊中,謠言屢屢滿天飛,近日最熱傳的是有女示威者被警察「以布袋彈射爆護目鏡」、一隻眼「永久失明」;又有說有「女途人」日前路過尖沙咀,被警方「無理拘捕」等等,但都逐一被證明全是謊言。

其中,聲稱女子被警察用子彈打爆眼一事上,有人上載一個被布袋彈插爆的護目鏡相片,再加上女傷者相片,聲稱是警方所為,但根據不同電視台的直播片段,女事主受傷後護目鏡並無相片中被射爆的情況(相關新聞見A6)。

至於「女途人」上周六在尖沙咀「無故被捕」一事,就算連《蘋果日報》刊出的相片也看到,該名女途人手持鐳射筆,明顯並非「途人」而已。 受蠱惑威脅「以眼還眼」 不過,反對派的文宣機器一再造謠作出上述「宣傳」,誤導不清楚事件的市民相信其版本,煽動他們的仇警情緒。昨日已有其他示威者用紗布蓋眼去抗議警方的「暴力」,更有人發起舉辦集會,甚至要警方「以眼還眼」云云。

事實上,這些造謠聲稱執法者或政府「暴力」的手段,過往在其他「顏色革命」亦有,操控假新聞以陷政府於不義的消息,直至近年仍有發生。BBC負責敘利亞新聞報道的製片人Riam Dalati今年就承認,其去年4月所報道的敘利亞有醫院被化武襲擊,是當地武裝分子自導自演,片中被搶救的小童後來亦向其他傳媒表示,自己是被帶到該醫院的,其父親亦否認有這樣的襲擊。

【謠言2】嫁禍臥底行動 實抹黑圖卸責

反對派在暴徒衝擊警方、作出暴力違法行為、參與非法集會被捕後就揚言要政府「釋放義士」,但昨日銅鑼灣一帶被發現原來有黑衣臥底警察潛伏暴徒之間,以作出拘捕行動後,反對派隨即聲言近日的暴力衝擊、擲汽油彈,甚至在尖沙咀拆下國旗扔下海都是「警方臥底所為」,言論可笑。

不少反對派分子都持類似論調,其中,「香港眾志」羅冠聰就稱︰「臥底『黑警』混入示威人群,並在黑警展開拘捕行動時制服前線示威者。過去多次衝擊『極可能』是由臥底『黑警』『挑動』造成,藉此『抹黑』示威者。」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涂謹申亦向傳媒「大膽懷疑」,聲稱早前暴徒掟磚、放火,警方指摘有關暴力,現在有臥底的事,令人質疑「那些行為,實質上是否示威者做?」

網民讚行動合理合法

網民「生」就在涂謹申facebook留言揶揄︰「我就話野()全都係佢做。你解釋唔到。」

不過,不少網民都對警方行動讚好。「張偉信」說︰「臥底做得好,合理合法,支持!」「Ray Fung」表示︰「昨天警察真正表現出反暴能力及反制技術,非常高明及有力度。」「Li Wa Kong」直言︰「容忍只會讓佢地(,意指暴徒)得寸進尺,只要依法辦事,絕對支持。」「Amy Yung」亦反問那些追問臥底警員為何不出示委任證的人說︰「你幾時見過臥底掛個證件來行動?」

【謠言3】屈宿舍掟炮仗 實暴徒扔慢

除了煽動市民仇警,反對派亦積極煽動市民仇視警察家人,並用謊言去企圖達成目標。本月初,一批暴徒在黃大仙肆意搗亂時,有人攻向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其間有一串爆竹在暴徒群中爆發,事後暴徒就「老屈」紀律部隊宿舍內有人從高處向示威者扔爆竹。不過,網上事後就傳出涉事片段,惟根據當時的閉路電視影片,原來是有暴徒燃點爆竹企圖扔向紀律部隊宿舍內,詎料「失手」導致未及扔出,爆竹已在宿舍外炸響。

警手擲催淚煙非爆竹

不過,暴徒對謠言被篤破心有不甘,日前又瘋傳一段片段,稱有警員在「黃大仙警署」從高處向人群扔「炮仗」,甚至有人聲稱投擲處是「黃大仙警察宿舍」。fb專頁「向香港警察致敬」就上載原片踢爆:「慢鏡還原真相:手勢證是掟手擲催淚煙:大家睇下該警員的手勢,不是用火點引,而是開保險。煙花是要用火點的,掟手擲催淚煙就唔使!」

警方其後亦在記者會回應所謂「掟炮仗」的謠言,澄清該片中警員扔出的是手擲催淚煙,而涉事片段的拍攝地點為天水圍警署而非黃大仙。警方指,事發在上周一二之間,當時警署被暴徒衝擊,在地面的警員遭嚴重攻擊,而且警署底層窗戶也被示威者以磚頭擲破。警方在別無他選下,只能從高處投擲催淚煙驅散人群。

【謠言4】傳暗中推修例 實造謠博支持

有見近日暴力衝擊行為漸漸令暴徒的反中亂港行動失去支持,有人又於網上造謠,聲稱政府又再暗推《逃犯條例》修訂,想藉此煽動反修例市民的情緒,爭取回逐漸流失的支持。

亂拿索引大做文章

不同facebook專頁突然在上周五翻查憲報目錄,發現目錄上列出今年3月的《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並隨即大做文章。其中,fb專頁「香港舊照片」就發文聲稱,所謂「壽終正寢」都是廢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仲度啊!香港人啊,雖然好累,但要繼續努力,我地()無路可退啊!四百幾個市民俾人拉左(),好多可能被判暴動罪,分分鐘坐十年監,我地()冇可能就咁算啊!」

另一專頁「傑出男公關」更將矛頭直指為特首林鄭月娥「講大話」,聲言修例草案仍然在香港法案之中,「截到7月31日仲見到,就算你話係程序上放係()度都好,即係話隨時都會翻生啦,叫男公關點信妳?」

雖然網民「Chris Leung」已在「男公關」專頁上留言糾正,指出《憲報》法律副刊第三號的索引是個一覽表,客觀記錄了該年刊憲的所有條例草案,即使政府決定某條例草案不恢復二讀辯論,聽任它在本屆立法會會期結束時失效,索引仍會顯示條例草案名稱,不論發生何事,都不會從索引刪除,「一條條例草案是生是死,看索引是看不出的。」不過,該專頁亦無意改變其看法或用字,繼續誤導公眾。

政府發言人亦指出,有關憲報刊載的是特區政府今年曾經首讀的條例草案的第一次刊憲日期。政府已經多次明確宣佈有關修訂《逃犯條例》的一切工作已完全停止。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3/YO1908130006.htm

*恐怖份子暴徒 擲汽油彈擦身過 受傷警斥謀殺

圖:尖沙咀警署一名警員被暴徒投擲的汽油彈燒傷雙腳,手部也受傷

「汽油彈就在我身邊擦身而過,暴徒是想取我們的命。」周日(11日)警方在多區持續驅散違法示威者,而參與行動的前線警員阿鋒雖然避開了汽油彈,但仍然被硬物擊中腿部跌倒受傷。   

12日凌晨阿鋒仍然在醫院接受治療時,接受了《中通社》記者採訪,透露自己左手腕骨裂,右手臂和手背擦傷,「我正在等候照X光,有可能要做手術拿出碎骨」。   

「他們是想取我們的命」   

阿鋒當日受命到長沙灣一帶執行任務。當時他正與同伴上前驅散違法示威者,「暴徒向我們投擲汽油彈,但投不中,從我身邊擦身而過」。當阿鋒再向前跑幾步時,感覺右腿被硬物擊中,腿一軟就向前摔倒受傷。   

「他們不是示威者,他們是暴徒。」阿鋒表示,暴徒明顯是在挑釁警方,直接就向他們投擲汽油彈。「當時汽油彈離我們很近,我相信他們(暴徒)不只是想弄傷我們這麼簡單,他們是想取我們的命」。   

當日在尖沙咀警署內執勤的一名警員,被暴徒投擲的汽油彈燒傷雙腳。警務處處長盧偉聰11日晚到醫院探望時表示,感到非常難過,對暴徒罔顧他人安全的非法暴力行為感到非常憤慨,並予以最強烈譴責,又強調警隊必定全力追究。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5013.html

*國泰:員工非法示威可解僱

黑衣人在機場出境大堂舉起示威牌。

國泰航空昨日兩次發出內部電郵,稱對非法行為零容忍,又呼籲員工留在家中。第一封是由行政總裁何杲署名,強調支持或參與非法行為的員工或會被解僱。

何杲昨早署名發出內部電郵,解釋對於中國民航局指示的看法。他指出所有人都有責任遵守法律,國泰對非法行為採取零容忍態度。他又稱參與非法示威活動的員工會受懲處,最嚴重者可能會被解僱。

何杲續在電郵中提及有國泰員工洩露他人個人資料一事。他重申洩露他人私隱做法不能接受,又提醒員工不得在社交媒體公開同事私隱或發佈任何構成欺凌、騷擾,或令公司蒙羞的資訊。 對於昨日的機場集會,何杲亦有提到,稱有關集會未經申請,實屬非法,直指員工不可支持或參與示威。

禁飛令後籲員工留在家中 由於昨午開始大批示威者進入機場範圍,國泰其後再度向員工發出電郵,通知員工因為所有離境航班已取消,要求所有機組人員即時起留在家中,直至午夜。信中又提到,所有員工未來幾天要持續檢查最新的更表,了解最新情況。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3/YO1908130004.htm

*正義澳洲客教訓口罩黨恐怖份子暴徒:香港屬中國,你該找工作

 網上圖片■來自澳洲的旅客(左一)不齒「黑衣黨」行為。

 昨晚在香港機場候機廳發生這樣一幕,黑衣口罩黨屢次刁難、圍堵一位來自澳洲的旅客,結果被反擊:「香港屬於中國,這是世界公認的!」「你應該去找個工作!」「去找個工作吧。」

據環球網報道,從昨晚8時半開始,在長達近20分鐘的時間裡,黑衣口罩黨一直在重複表達同一種意思,即「你只是在考慮你自己的問題,因為航班被延誤而不滿,而我們在花費自己的時間『保護香港』」,高高在上之姿態溢於言表。

而對於黑衣口罩黨的反覆追問,這名澳洲旅客同樣堅持自己的觀點。從一開始被問及「你認為香港和中國(內地)是否一樣」時,他就一直不斷強調「香港和台灣都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全世界認可的事情。」同時,當黑衣口罩黨表達出「我們花費自己的時間保護香港」時,這名澳洲旅客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連說三句「你應該去找個工作!」「去找個工作吧。」之類的話以示不滿。

老外質問「到底誰破壞體制」

在隨後的幾分鐘時間裡,黑衣口罩黨依然在反覆不斷地展示「高高在上」的姿態,甚至表示「香港的體制遭到破壞」,這名澳洲旅客終於忍不住反問:「告訴我一件事,到底是誰,是誰破壞了香港的體制?誰?」對方尷尬地呵呵一笑,避而不談,顧左右而言他。

這位澳洲旅客後來又追問激進示威者香港政府到底哪裡有問題,對方只是反問他知不知道所謂「五大訴求」。這名澳洲人再次指出:「香港屬於中國,這是全世界都公認的事實。」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8/13/HK1908130009.htm

*鬼拍後尾枕 恐怖份子暴徒認帶刀衝擊

圖:姓李暴徒逃脫後接受訪問,自爆衝擊中有準備刀   

前日暴徒流竄多區衝擊破壞,以各類武器攻擊警察,警察果斷採取行動。當中在銅鑼灣,有警員喬裝成示威者,成功拘捕暴徒。事後有逃脫的李姓暴徒接受訪問時聲稱,以為當時有黑社會出現,企圖開打,但之後有60至70名防暴警察衝過來,這名暴徒稱全部暴徒被警察拘捕。他又稱,有警察身穿黑衣,戴着黑口罩,並手持鐵棍,「整低曬我哋啲刀」,之後看到周圍都是防暴,覺得不妥當,於是立即逃離。   

大家聽下,這番話其實是清楚地證實給社會大眾聽,衝擊的暴徒手持武器,連刀也準備好了,只是那一刻被「整低曬」!大家還可以說這是和平理性嗎?大家還可以說他們是非暴力嗎?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5033.html

*恐怖份子暴徒 涉強力鐳射筆射眼 「空姐」被控襲警, 兩男被控藏爆炸品武器

圖:其中一名男被告姚子浩涉嫌管有自製發射器而被檢控   

報稱空中服務員的女子郭麗芬,上周六在尖沙咀涉嫌以強力鐳射筆射向警員眼睛,結果被捕並控以一項襲警罪,案件原定昨日在九龍城法院提堂,惟郭因留院而未能應訊。警方另起訴兩名男子涉嫌周日凌晨在紅磡分別管有「煙餅」及自製「丫叉」發射器,案件昨亦提堂。   

女被告郭麗芬(28歲)上周六晚被捕後,網上曾瘋傳她任職國泰空姐,後來國泰澄清不屬實,不過據控罪書資料顯示,郭仍向警員報稱自己任職空中服務員。控罪指她於本月10日在尖沙咀彌敦道與加連威老道交界,襲擊一名執行職責的警員。   

兩男被控藏爆炸品武器   

控方昨指郭麗芬報稱不適,正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院,故不能應訊,裁判官暫將其案押後至本月16日再訊以待出院。據了解,郭麗芬當晚涉嫌用鐳射筆射向警員眼睛,令該警員眼睛感痛楚及流眼水,需到醫院接受治療。   

另外,控方在另一宗案件起訴兩名男子,當中首被告張漢東(25歲)報稱保安員,被控襲警和管有爆炸品兩罪,他涉嫌本月11日在紅磡港鐵黃埔站A出口內,襲擊一名執行職責的警員;以及被控明知而管有爆炸品即硝酸鉀和糖。不過張昨天仍留院,其案件暫押後至本月16日以待他出院。   

次被告姚子浩(22歲)報稱音響技工,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控罪指他同日同地無合理辯解而管有一個自製發射器。姚昨日被押解到法院應訊,暫毋須答辯,辯方指姚有時需要通宵工作,希望不用守宵禁令。最終裁判官批准他以5000元擔保外出,但下令宵禁,亦不得離境。裁判官警告若違反保釋條件,可被撤銷保釋及被加控。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5017.html

*恐怖份子暴徒堵紅隧免費放車 累收費員無辜賠錢

圖:有紅隧員工怒斥暴徒害她要向公司賠錢

8月10日暴徒再堵紅磡隧道,掟垃圾桶、掟鐵馬及路牌等雜物,堵塞隧道收費處,致使車輛「免費過海」。當時一名隧道員工怒斥暴徒:「你唔做嘢,我要做嘢。你唔滿意,你就移民啦,咁你留喺香港把X咩?」   

控訴視頻網上爆紅   

這一鬧,視頻在網上爆紅,原來暴徒讓車輛免費通過收費亭,受害的是隧道員工,有員工哭訴:「你點搞,我歡迎,但係唔好搞到我份糧。」原來隧道公司不會承擔損失,而是入員工數。   

另一名隧道員工當日亦怒斥暴徒說:「你有冇良知啊?我要養整頭家。天收你哋,咁樣做人,咁後生。」但暴徒無視員工並高呼「免費免費」、「唔使錢,請你過海」。隧道員工忍無可忍道:「請去自動繳費,你賠錢畀我咩?」隨後,暴徒挑釁說:「你出嚟啊!」又聲稱「你這份工不會沒的」。   

有隧道員工無奈地向記者鏡頭哭訴,「我哋自己要貼錢出嚟嘅。你哋唔知道程序,就咁樣玩嗎?」「我哋全部都要detect,detect一架係入我哋自己數」,並指公司不會賠錢。記者隨後問該名女員工是什麼職位?阿姨表示自己只是普通的收費員,「乜職位都冇」,語氣充滿無可奈何。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5019.html

*恐怖份子暴徒 亂港四議員契弟竄美告洋狀

反對派亂港之心不息,公然勾結外國勢力,興風作浪,挾洋自重,恬不知恥。反對派楊岳橋、郭榮鏗、葉建源、塗謹申組成「搞事四人幫」,昨日舉行傳媒茶敘時得意洋洋地向記者聲稱會赴美「告洋狀」。葉建源聲稱,早前收到美國The Maureen & Mike Mansfield Foundation的邀請與美國國會議員會面及交流。交流活動將會在8月19至22日在美國蒙大拿州一間酒店舉行,葉建源更預告會談及近日香港的暴力衝擊。   

鄭晴收到風,楊岳橋和郭榮鏗今次更充當「搞事四人幫」的爛頭蟀,稱會在交流會前先到紐約與當地政界、商界及法律界人士會面,包括紐約市大律師公會主席等。他們一方面口口聲聲強調要去講述「事實基礎」,惟楊岳橋及後大聲表示自己有在衝擊前線的經驗可以與人「分享」,可見向美國國會議員「交流」其實只為去送上更多打擊內地和香港的籌碼,醜化特區政府及警隊外,最為重要是自己甘淪「契弟」、主動獻身為美國所用,讓美國可以干預香港事務。   

正如特首所言,香港正處於「外憂內患」的局面,反對派懶理北京及外界警告,公然做漢奸走狗勾結外國勢力,甘願為美國的遏華戰略做爛頭蟀,破壞「一國兩制」,損害香港繁榮穩定,出賣港人利益,此等亂港分子,天理不容!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0813/335025.html

*恐怖份子暴徒  “支援基金”掠水逾2000萬 何韻詩“篤灰”自保?

圖:何韻詩多次撐暴,又現身參與非法集結及暴動   

亂港分子自六月起多次發動暴力衝擊,反對派縱容暴力,為暴徒護航,更令多名警員受傷。而由反對派成立“612人道支援基金”則盤滿缽滿,連日來已經注水超過2000萬。有份成立基金的“港獨偽人”何韻詩日前拍片,稱基金可以提供緊急醫療、法律及相關援助,但要跟足程序,仲要呈交收據同真名先會幫。    

有網民踢爆,何韻詩的目的是為求自保,萬一將來被人拉,她都可以“篤灰”換取較輕罪名,而她的同路人最終只會“死路一條”。

借流動簽名會之名“避捕”   

何韻詩怕事全城皆曉,她自六月起多次參與非法集結及暴動,同時在Facebook煽動群眾參與。然而,她每次參與任何違法行為時均會非常小心,包括在七月元朗暴力衝擊當日,她以“流動簽名會”為名,呼籲暴徒可以到元朗揾佢簽名,避開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   

鄭晴就覺得,何韻詩這種“港獨偽人”也是偽政棍一名,為博眼球而不擇手段,更會為求自保而出賣同路人。煽動暴力、借暴徒揾錢、亂了香港誰得益,大家心照啦。

http://www.takungpao.com/news/232109/2019/0813/335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