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古瑪雅文明滅亡之謎:

2019/08/14 16:16:47 網誌分類: 科技
14 Aug

古瑪雅文明滅亡之謎:

花柳病鑽孔取血自我懲罰

瑪雅之謎,是我們這個星球上所發生過的最不可思議的重大事件之一。他們創造的文明依然是今天人們渴望進一步瞭解的夢幻。

然而,考古學家們也發觀,瑪雅人雖然創造了燦爛的文化,但他們的一些風俗習慣卻是觀代人所無法理解的。他們有吸毒的習慣,甚至通過肛門使用毒品。上層人物經常在耳朵、舌頭、手指和生殖器上鑽孔取血,用來祭祀神靈。他們的球賽就是死亡游戲。有的學者認為,可能由於瑪雅人這些自我懲罰的風習,給他們的文明社會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

一切皆是謎

在地球上所有的神秘的民族中,中美的瑪雅是最獨特的。他們被發現過,後來又“失蹤了”幾個世紀。在1566年西班牙派往尤卡坦的第一任大主教迭戈·德·蘭達蒂及並做了一些研究之後,瑪雅人失蹤了達3個世紀之久。從17至18世紀,瑪雅人被遺忘了——他們巨集偉的城市也被叢林吞沒了。直到1841年,一位年青的美國外交宮約翰.L.史蒂文斯發表了一篇轟動當時的報道,題目是《中美——恰帕斯和尤卡坦——旅行紀實》後,瑪雅文明又再次重新輝煌於人們的視野。

毫無疑問,絢麗多彩的瑪雅文化,曾與中國、埃及、印度和希臘的古代文明相輝映。瑪雅人的數學體系,被稱為“人類最偉大的智慧成就”;他們的太陽歷比歐洲人稍後使用的凱撒歷要正確得多;他們建造過100多座城市和不少巍峨的金字塔以及寺院。

現在,那個地區生活著一族人數大約200萬的土著,據認為他們便是瑪雅的後裔,人們仍然稱他們為“瑪雅人”。輝煌的瑪雅古代文明為什麼忽然消失?創造了這個偉大文明的瑪雅人的子孫為什麼卻陷入落後的狀態?這是許多科學家長期以來孜孜不倦地試圖揭開的奧秘。他們一批又一批地,沿著古昔瑪雅人的蹤跡,穿過莽莽山林,深入到蒂卡爾、科潘等這些當年的古城址進行考察,試圖揭開這些無盡的謎底。
花柳病搞垮了瑪雅人?

瑪雅的文明史,簡直就是一部迷寫的歷史。在關於瑪雅帝國消失之迷的答案探尋中,有的學者認為,是由於氣候的變化,導致嚴重旱災,疫病此伏彼起,造成了瑪雅社會的沒落。也有一些學者認為,是由於瑪雅內部部落之間的戰爭以及外族的入侵,造成了瑪雅王國的崩潰。還有較多的學者認為,隨著海上運輸的發展,內河水上貿易被海上貿易所取代,於是處於密林深處同河流相連、靠內河貿易為生的瑪雅城市失去了存在的依托,引起瑪雅社會的瓦解。

還有學者甚至認為,瑪雅人來自宇宙中另一個具有高度發達文明的星球,瑪雅文明的崩潰,是由於做為他們中轉站的太陽系X行星的爆炸毀滅而引起的。這一假設無疑是十分大膽的。

在近年來對瑪雅木乃伊所做的醫學方面的檢查,說明很多瑪雅城市莫名其妙地衰落下去的原因,很可能和疾病——特別是花柳病——的蔓延有關。我們知道,把梅毒帶進舊大陸,是阿芝克人和印加人對西班牙人的報復。這種新型的疾病和幾世紀前橫行一時的黑死病一樣,使死亡席捲了歐洲和亞洲。

的確,在公元700-1000年間托爾忒克和阿芝克與瑪雅人的接觸時,也正是大部分瑪雅城市莫名其妙地被廢棄的時期。一些美國的科學家推論說,瑪雅文明遭受毀滅的原因,就是由於花柳病,因為瑪雅人對地球的細菌沒有免疫力。

放血:追求夢幻的精神境界

就像瑪雅在數學和天文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不可否認一樣,在庫埃羅發現的有關瑪雅人嗜血的證據也無可置疑。瑪雅人不僅嗜好給自己放血,並且還拿俘虜作人祭。在此遺址上除了發現有上述和人牲有關的物件外,還發現了一根魟魚的脊骨,根據象形文字推測,這可能是在祭祀儀式上男人用它刺破耳垂或陰莖、女人則用它刺破舌頭的放血用具。

的確,對瑪雅人來說,任何重大事件,從生老病死,到播種玉米、國王即位都需要放血。它不僅具有象徵意義,也是人類在向諸神奉獻他們最貴重的禮物。瑪雅國王做為連接生者和諸神以及先祖之間的神聖紐帶要舉辦各種形式的儀式活動,其目的是為了打通塵世和精神世界之間的通道。在儀式上,主持祭司試圖進入半真半幻的狀態,以期和超自然世界作直接接觸。權貴們藉助迷幻藥甚至麻醉制劑和藥草進入虛幻世界,也為隨後進行的最重要的儀式項目——放血做前期準備。

在一些瑪雅人的壁畫上,我們可以看到正在給自己放血的尊塑像:他的頭飾、耳飾和纏腰布都顯示他身份高貴,但纏繞在他身上、捆綁俘虜用的繩子則表明他是在贖罪。他正在劃破生殖器(在這樣的儀式上還劃破舌頭和耳垂),讓流出的血滴在樹皮紙上。浸透鮮血的紙隨後將被焚燒,變成煙霧後由諸神將之當成給養吸收。

球賽:生死攸關的游戲

古代瑪雅盛行一種叫做“波塔波”(Pok-Ta-Pok)的運動,類似於今天的籃球,所以幾乎每一個瑪雅城市都有一個球場。在瑪雅,球賽是一項具有濃重宗教意味的賽事。瑪雅人認為,球賽象徵著第三次重生中攸關生死的搏鬥。球場的地面代表著人類的地球平臺,在第三次重生之中它從地下世界中分離出來。是神主宰著球賽的勝負,正如他們主宰著戰爭的勝負一樣。而最與現代人的思維相悖的是,最終勝方將被砍頭獻祭神靈。按現代人的想法,沒有人希望贏得勝利。但在瑪雅人的信仰里,為偉大的太陽神獻身是最幸福光榮的事。所以說,瑪雅時期有特權階層參加的球賽並非是為了消磨酷暑時節後半天的時光。

通常,在建造細致、由城市重要儀式建築環抱建的球場上,參賽者重新上演著英雄兩兄弟和地府的閻王之間因積怨而引起的賽事。像神話中描述一樣,這是生死攸關的比賽,有時以失敗者成為儀式上的人牲而告終。

盡管考古學家多年以來不願相信球賽中含有人祭的成份,但瑪雅的繪畫和銘文都顯示球賽有時以死亡結束。有時俘虜之間相互比賽,象形文字記載了參賽者的名字和頭銜,有時囚犯則和權貴組成的球隊對陣。帶有血腥的球賽以多種形式告終:失敗者可能被重球擊斃、斬首或者在後來的球賽中當作球使,他們被捆得緊緊的,在神廟的台階上被扔來扔去,或在球場內被球棒擊來擊去。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