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一晃二十五年

2019/09/11 05:12:29 網誌分類: 生活
11 Sep
          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五日,陶傑半夜從報館下班,跟同事合坐一輛汽車,途經啟德機場附近一條隧道,一個醉酒司機開着一輛平治迎頭撞車,坐在前座的同事被撞死,坐在後座的陶傑重傷,骨斷髀裂,內臟大出血,九死一生,經過搶救,撿回性命。

          我在一篇訪問中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是九月八日,再過一個星期,就離那次車禍二十五周年。不由想起那一天,在電視新聞中看到陶傑被救護人員抬出汽車的畫面,看見他的口形在呼痛,當時還不知道這麼嚴重,一星期後跟張小嫺一起去醫院看他,才知他在閻王殿門口轉了一個圈。想到這裏,打電話給他,說不經不覺,竟已過了四分之一世紀,真是時光荏苒。

          陶傑說,那天下午他還去了中環,在「萬宜大廈」一家唱片舖裏碰到劉國業,然後照常回報館上班,那本來是生命中最普通不過的一天,不料橫禍飛來,變成了一個生死關。這也就是命了。許多事情都是冥冥中注定的,就像在那天之前,每晚下班他都坐在同一輛汽車的司機位邊上,偏偏那天同路的同事長得胖,坐在後座不舒服,跟他掉換了座位。如非這樣,撞死的那個就是他了。我說也不一定,如果命不該絕的話,他坐在前座可能也沒事,反之,要來的就擋不住。

          這一說二十五年過去,朋友之間,無事常相見,很重要。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