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度受傷

2019/10/05 10:19:14 網誌分類: 生活點滴
05 Oct

  昨天,我中午就出去陪她與她的伙伴們喝茶,整個下午就在優樂公司裡學習。

  傍晚,她要到官塘與朋友吃飯,我則要到朋友家一敍,於是在港鐵分道揚鑣,晚上再回公司相聚。

  她下班時,由於外面沒有港鐵及巴士,我們又要步行到旺角去乘泥鯭的,只是這回同行的是多了她的阿叔。

  本以為既然沒有港鐵及巴士,我想給她的阿叔截輛的士回黃大仙,豈料一路上一輛的士也沒有,被逼步行到旺角。在山東街的泥鯭的車站大排長龍,全然沒有車,等了一會兒我見不對勁,於是建議一齊步行至先達廣場旁邊的小巴站送她的阿叔,也許那邊會有的士讓她回青衣。

  豈料她突然顯得不耐煩,在先達廣場她居然自行重回山東街,我眼見她的阿叔上車之後急急的去追她,終於在車站找到了她。等車的人龍還是那麼長,她卻坐在一家店舖的台階上不知所措,我只能一面安慰著她,一面另想辦法,誰料到在重新排隊的時候她又發了點脾氣,似乎嫌我煩著她,最後,還是我給她截了一輛的士,原本要照錶另加兩百元才肯去青衣,後來有一對情侶想一齊走,司機改為每人收一百五十元,她的原意本是自己一個人一部車,所以又顯得有點不高興,結果還是三個人一部車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有點受了傷的感覺,也許她怪我帶她枉走了一段路到先達廣場找車,到頭來還是要回到山東街等車,可是,她為什麼不想想要她那七十多歲的阿叔在深夜裡行了那麼多路不辛苦嗎?我一直在給她想辦法,又花了兩百元讓她乘的士,為什麼不能體諒我一下?

  「到家了。」幸虧她到家後仍有一個短訊傳來。

  「妳今天真的很『掹憎』,我都給妳嚇著了。」我回覆她。

  「沒事吖!」她覆我。

  「還說沒事?沒見過妳那麼『掹憎』,難為了我的一片苦心。」我再回覆。

  她再沒說什麼,只覆了「知道了!休息了!」,是又生氣了嗎?唉!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pbf8
pbf8 2020/07/08
pbf8
pbf8 2020/07/08
KING.
KING. 2020/07/07

唔係驚國安法驚成咁呀? 如果係就好快會有病, 好彩我係正常人, 生活一切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