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庇罪犯暴動遊行之惡行之(109)

2019/10/09 11:32:04 網誌分類: 生活
09 Oct

*「警密斗車」建功 拘收路霸恐怖份子暴徒(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最好是用緊急法立無限期拘留恐怖份子暴徒,送晒去荒島起碼幾十年後才送上法庭,全部恐怖份子暴徒及幕後指指點點的人包括金主與聞豬派漢奸走狗等)

圖:警方以密斗貨車接載輕型突擊隊,到暴徒收「買路錢」的地區展開拘捕

  亂港暴徒目無法紀,不僅四處設路障,還向來往車輛收「買路錢」,令一眾司機大佬人心惶惶。不過,昨日網上一段視頻可謂大快人心。視頻顯示,十多名暴徒個個被摘掉面罩,頭耷耷地被警員押走。

  據視頻拍攝者稱,警方以密斗貨車接載輕型突擊隊,到暴徒收「買路錢」的地區突襲,一共搗破五個路障點,共拘捕約50名暴徒,而視頻所攝之處為屯門兆康站的路障點。網民留言紛紛大呼「痛快」:「這些暴徒以為自己大曬,點知多行不義必自斃!」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25.html

*恐怖份子暴徒哨兵警署外抄車牌, (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最好是用緊急法立無限期拘留恐怖份子暴徒,送晒去荒島起碼幾十年後才送上法庭,全部恐怖份子暴徒及幕後指指點點的人包括金主與聞豬派漢奸走狗等)

)

 圖:疑似為暴徒哨兵,在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外鬼鬼祟祟,偷拍宿舍的住客及駛出車輛

  暴徒現時「私了」成瘋,多次揚言會傷害警員及其家屬,有人更恐嚇會在他們居所附近使用「麻包袋」對付他們。有網民報料,一名男子昨晨在黃大仙紀律部隊宿舍外鬼鬼祟祟,形跡可疑。網民發現,該名男子不斷偷拍宿舍的住客及駛出車輛,疑似為暴徒哨兵,專門記錄警察及其家屬的行蹤,遂舉機拍攝他的面容。眼見事敗及發現有人拍攝時,這名男子隨即以粗言穢語指罵網民,事後即時登上接應白色車輛逃走。

  據了解,暴徒目前已製作一個手機程式,在內可清楚看見警方的行蹤及布防,暴徒屆時便有機可乘,偷襲落單警員,因此警員安危受到嚴重威脅。

  面對暴徒對保護香港市民的警隊有不軌意圖,市民理應主動舉報可疑人士,保護警方及其家屬。請市民與我們一起弘揚正氣、止暴制亂。若有任何暴徒線索,請email至newstakung@takungpao.com.hk,救香港,靠大家!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21.html

*記協濫發證 暴徒易獲護身符,(記協大量製造假記者騙人及製造暴動)

暴亂期間,不少身穿反光黃間背心的「假記者」頻頻出現,圍堵警方,或故意妨礙警方執法,偏袒掩護暴徒逃脫,而事實上,擁有記者證的不一定是專業記者,因為要獲取一張記者證並不困難。

  據早前報道,有偏袒暴徒的大學學生網媒將大公報記者的記者證放上網「起底」,意圖引導網民騷擾、阻撓及侮辱記者,但一向以維護新聞自由自居的記協,卻對事件視而不見,沒有任何譴責。

  記協濫發會員證,導致記者證成本低廉,易淪為暴徒的「護身符」。實際上,申請記協記者證,前提要先成為記協會員,而加入記協也並非難事。如果有工作機構,拿張工作名片就可通過審批成為會員;如果是自由人,只需提供一些曾參與寫作的印刷品、列印本、或作品網上連結即可;而學生入會,不用作品,附上學生證副本即可,十分容易。成了記協會員,就可以申請記協記者證,領一件寫着「Press」的黃背心,自出自入,橫行無阻。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29.html

*禁令生效四天 77人蒙面恐怖份子暴徒被捕,警方記招有「記者」戴面罩(即是多數是假嘢,唔見得光的恐怖份子暴徒)

圖:警方記招有「記者」戴面罩,真假難辨

《禁蒙面法》自上周六生效起至昨日,警方共拘捕了77人,當中74人涉嫌在非法集結時蒙面,三人是拒絕警方除下口罩,包括一名休班救護員在元朗被捕。警方澄清,市民可以在街上佩戴或隨身攜帶口罩,只在警方要求時除下就不違法。對於有傳媒日前被警員要求脫下面罩,警方稱,有假記者混入專業記者當中,導致真假記者難辨,呼籲傳媒展示證件配合警方,而警方亦會加強對前線人員的指引。

  上周六晚灣仔暴亂期間有記者被警方要求脫下面罩,部分記者在記者會上戴上面罩及口罩鼓噪。刑事總部高級警司吳卓衡表示,記者屬於法例下獲豁免的人士,警方會判斷現場人士身份,按實際情況作出查問,決定蒙面是否合理辯解,不能說自稱是記者就不用受到監管,要視乎該名人士當時行為,但如果當時正在施放催淚彈,便沒理由一定要除。

  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回應稱,當時現場情況混亂,警員處理犯人時,擔心被暴徒襲擊或搶犯,加上有假記者混入專業記者當中,難以分辨真假記者,呼籲傳媒展示證件配合警方,警方承諾確保同事認識法例中有關合理辯解的條文,減少誤會,無意圖令任何一方受苦。他又證實,一名休班救護員在元朗被捕,是於截查時拒絕警員的要求除下口罩,並不屬於沒有合理辯解,謂當事人即使出示身份證,如不脫下口罩,警方難以核實該人身份。

  此外,警方發言約40個港鐵站、100間商戶及議員辦事處、80組交通燈被破壞,亦發現有人用工程車鑽地,暴行超越文明社會底線,全社會應齊聲譴責。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31.html

*恐怖份子暴徒冒記者亂港 市民籲「全民打假」,(記協大量製造假記者騙人)

 圖:暴亂期間有人戴頭盔面罩、反光黃間背心採訪,但這些裝備不難從坊間購買到,你肯定他們是「記者」嗎?

  近月暴亂不斷,敬業的記者冒着巨大風險在前線採訪報道,為市民帶來第一手的可靠消息。然而,不少持偏頗立場的記者及冒充記者的暴徒,屢屢在現場阻撓警方執法。如今《禁蒙面法》實施,有亂港分子更在網上叫囂「全民記者」,企圖把「記者」二字變為暴徒的護身符。香港記者協會(記協)昨日更去信政府,要求下令警員不可要求採訪中的「記者」摘除面罩雲雲。有網民呼籲「全民打假」,撕下假記者的虛偽面具,讓暴徒「現真身」,不讓「記者」之名受玷污。

  特區政府訂立的《禁止蒙面規例》(《規例》)已於上周六(5日)起實施,違例者最高可被罰款25000元及監禁一年,《規例》實施以來已有77人涉違例被捕。記協昨日透過律師去信政府,要求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記者佩戴面罩採訪這些活動並無觸犯禁蒙面法」,「前線警員已收到清晰指令,不可要求正進行合法採訪的記者除去面罩」等作出確認,更揚言要求李家超在即日辦公時間內回覆,並保留法律追究權力雲雲。

  加籍工程師扮記者直播

  事實上,過去數月亂港暴徒、「港獨」分子甚至身藏避孕套的淫棍假扮記者,在暴亂現場阻礙警察執法的案例屢見不鮮。一名加拿大籍華裔軟件工程師Toby Gu曾洋洋得意地在網絡直播自己,只憑一件反光黃背心和自行印製的假記者證,在沙田和太子暴亂現場肆無忌憚橫行拍攝的全程。直播中,Toby Gu更罔顧事實抹黑警方,破壞香港警察的國際形象。

  早前一名男子身穿印有now TV字樣的橙色背心在暴亂現場攝影,後經now新聞台證實,該男子並非now新聞部及now TV的員工。「港獨」分子鄭偉成六月假扮記者在暴亂現場拍攝警方大頭照亦被網民踢爆。九月初,警方搗破暴徒物資店「國難五金」時,檢獲12張印有「染傳媒」的假記者證;9月22日,警方在青嶼幹線收費區截查兩名可疑黑衫男子,發現二人身上藏有假記者證、多個避孕套、潤滑劑、頭盔、反光衣……

  學生報記者無職業道德

  而一些所謂媒體記者的專業素養和職業道德亦令人不敢恭維。七日晚,有媒體記者在旺角被高空擲物擊中,頭破血流,現場一名以中大學生報記者身份進行採訪的人士在直播時引述留言稱「若然遇襲的是立場記者,可能群眾已經殺得(施襲者)片甲不留。」對此,「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逆流』」昨日在臉書專頁發表「道歉聲明」。

  不少市民對假記者亂港表示擔憂,在網上呼籲「全民打假」,撕下假記者的虛偽面具,不令暴徒玷污「記者」之名。「Rona Tang」認為:「警方執法一定有規矩,不似啲暴徒亂來。」「Tommy Lau」則表示:「記協不可以偏幫一部分人,要放眼全社會利益,講啲公道說話啦。」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27.html

*徇「恐怖份子暴徒」要求 BBC跪低改新聞,(即是造假新聞,番鬼佬平時得把死口話新聞自由不畏強權,世上最假的人就是番鬼佬)

圖:BBC向暴徒「跪低」,依照暴徒吩咐,補上的士撞傷途人(黃色顯示),卻未提暴徒搶軚的真相

  暴徒口口聲聲尊重記者,不過是尊重一些偏幫他們的記者。只要報道不符合他們預期,就會用盡一切手段打壓新聞自由。BBC早前報道10月6日的亂象,就已經形容反政府遊行演變成暴亂(rioting),又將這些搞事者形容為「暴徒」(rioters),當中亦特別提到的士司機在深水埗被暴徒毆打至重傷。

  然而,暴徒不滿「被寫衰」,竟稱BBC「抹黑」,瘋狂投訴,短時間內令BBC的投訴系統陷入癱瘓狀態,最終BBC「循眾要求」,補了「的士司機撞傷途人」的「前因」,至於司機被困、被撲車、被搶軚等等「再前因」,當然無補到啦。怪不得暴徒喜歡外媒了。原來可以動輒干預新聞自由,影響報道內容。外媒不是要捍衛編採自主嗎?四個月的暴亂,國際社會通過外媒報道,究竟知道多少暴徒亂港的「真相」呢?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19.html

*26人涉暴動 其中14人加控違《禁蒙》罪

26人涉嫌於星期日在灣仔參與暴動,案件昨在西九龍法院提堂,其中14人被加控一項違反《禁蒙面法》控罪,是該法例上周六生效後第二批檢控個案。當中,15人即佔逾半數被告是學生,10人未成年,最年幼僅13歲,據悉其父是教師,多名學生涉嫌管有腐液、煙霧波、打火槍等,一名15歲男生更涉嫌擲汽油彈。案件押後至明年一月六日再訊,除了涉擲汽油彈的15歲男生與六名留院缺席被告外,其餘19人獲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批准保釋,皆不准離境,33歲女設計師則獲豁免下月底離境到日本拍攝婚紗相。

  19人獲准保釋禁離境

  案中26名被告包括14男12女,年齡介乎13至33歲,包括15名學生、1名社工、1名結他導師、1名升學公司顧問等。20名被告昨先後由警方押解到法院應訊,當中4人於黃昏出院後,先被帶往北角警署辦理採集指紋等手續才出庭,其餘6人留院。

  所有被告同被控一項暴動罪,指他們於10月6日下午2時至6時,在灣仔軒尼詩道,連同其他身份不詳者參與暴動;其中14人另被控一項「在身處非法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分別涉嫌在軒尼詩道現場使用耳掛式口罩、半臉防毒面具或布等用品。據了解,有被告雖有戴面罩,但被捕時只掛在頸上,未被控告違反《禁蒙面法》罪行。

  最細13歲 父親是教師

  控方反對四人保釋,包括指稱15歲林姓男生涉向警方擲汽油彈,警方目擊過程,需上前將他按地制服拘捕。20歲學生梁耀文涉攜有一支寫有「超強通渠水」字眼的腐蝕性液體,16歲余女、16歲蘇男分別被搜到錫紙包裹的懷疑「煙霧波」,蘇身上有打火槍、噴漆及士巴拿。林的律師辯稱,擲汽油彈是另有其人。梁的律師稱,梁只是幫做裝修的父親買通渠水。余的律師指「煙霧波」未必屬「爆炸品」。13歲薛姓男生缺席聆訊,控方指他涉管有「煙霧波」,但考慮年幼,不反對保釋。庭上透露,薛被捕時數處受傷,其父是教師。

  上周有另案裁判官批准缺席聆訊的中槍中五男生曾志健保釋。本案六被告昨未能出院應訊,希望透過律師申請保釋。署理總裁判官蘇惠德稱,只有諸如傳票等特定案件,才不硬性規定被告出庭,質疑法庭無權處理有關申請。六人保釋申請不獲處理,暫由警方看管。15歲林姓男生保釋被拒,他要求下周再申請保釋。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13.html

*理大亂港恐怖份子暴徒學生恐嚇正氣講師,黑衣人遷怒保安逼炒人

  圖:一群就讀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的學生不停粗口辱罵講師,甚至語帶恐嚇

亂港學生在課堂上圍攻講師,將大專課堂變成批鬥會。網上流傳短片,一群就讀理工大學專業及持續教育學院的學生,因不滿講師陳偉強早前接受訪問時建議用嚴刑峻法對付暴徒,昨在課堂上不停粗口辱罵講師,又用鐳射筆照下體,甚至語帶恐嚇:「阿Sir你屋企使唔使裝修啊?」

  短片長約兩分鐘,只見一批理大專教院學生在課堂上,圍攻講師陳偉強,「阿Sir你屋企使唔使裝修啊?」、「(鐳射筆)唔好射啦,着火㗎!」之後不斷有人大喊:「着火!着火!」陳偉強則在講台上來回踱步,忍受學生的惡言挑釁,整個過程在社交媒體上直播,有網民看畢片段,形容「這種大學校園,非常恐怖。」陳偉強在10月5日受訪時表示,治亂世用重典,政府應採用較嚴重的暴動罪來止暴制亂,而且法庭應該重判。

浸大生被捕 黑衣人遷怒保安逼炒人

■學生硬闖保安室。 浸大學生會編委會fb截圖

■學生硬闖保安室。 浸大學生會編委會

  浸大生又圍保安室

  昨天恐怖校園事件,一宗接一宗。香港浸會大學五名學生涉嫌參與暴亂,前日在校園附近被警方拘捕,逾百名學生昨日在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帶領下,在校內發起遊行及包圍保安控制室行動,不滿當時物業處保安職員沒有阻止警方執法,意圖威逼校方就範。浸大副校長李兆銓早前已向學生發信,指警方並無在校園範圍作出任何拘捕。

  浸大的保安公司疑受暴力所壓,昨夜「跪低」稱已終止涉事保安現有工作,並向兩人發出警告信。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03.html

*恐怖份子暴徒 亂港派網店掠水撐暴,(金主莫財,用底三下四的九流方法亂掠水)

  圖:網店「光時」以穿着暴徒裝備的黑衣人作招徠,網店顯示,貨品貴過其他超市和同類網店很多,明顯勁掠水

  暴徒狂發暴亂財!亂港派繼成立「612人道支援基金」賺得盤滿缽滿後,繼續渾水摸魚,打着「黃色經濟品牌」名義斂財,成立網店「光時」賣日用品,「掠水」支援暴亂,又聘請已被捕的暴徒做員工。

  薪金點計?佢哋聲言會論犯罪程度衡量,換句話說愈暴戾愈高薪。

  連登發起 講明長期搞事

  呢間「光時」10月6日在煽亂平台「連登」宣布營業,網站顯示,「光時」由數名連登仔發起,講到明利用網購成為一個支援渠道,盈利用作支援暴亂,更揚言以高於市場價格的薪金聘用「經濟困難」的暴徒,長遠會建立一個可持續的平台,藉此招聘所有因發起暴動、衝擊等暴亂的被捕者。

  鄭晴打聽回來的消息,話該店會按參與暴動程度作薪級點,曾參與衝擊、暴動而被判入獄者,薪金豐厚,其他沒有參與社運者則只能收正常市價。

  金主財技 藉此洗白資金?

  網店目前主要售賣食品及個人護理產品,鄭晴格過價,發現他們勁掠水,貴過其他超市和同類網店。以24罐裝可樂為例,佢哋賣$86.9,其他網店大約賣77元,貴人家一成三,掠得好過分!

  鄭晴仲發現佢哋出埋所謂現金券,在Facebook上聲稱平台沒有資金入貨,鄭晴想問一句,冇錢學咩人開店先?鄭晴覺得,佢哋形同「空手套白狼」,掠夠水之後分分鐘捲走所有錢,現金券隨時走數唔兌現。

  警訊話齋:騙徒手法層出不窮。亂港分子由眾籌到開公司,瘋狂斂財都是用來摧毀香港,幫襯佢哋即是撐暴。暴亂持續已經四個月,暴徒呢一刻又開始四圍掠水,莫非背後金主開始唔夠錢?抑或是金主玩財技,藉此洗白資金?聰明的你,一定懂得判斷的!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17.html

*恐怖份子暴徒暴賊趁亂打劫 爆竊案急增

 圖:有暴賊闖入新蒲崗爵祿街一間餐廳搜掠爆竊

暴亂持續,警方每日要派出大量警力打擊暴徒惡行,疲於奔命,無恥暴賊更趁亂四出「老爆」,繼前日全港發生多宗爆竊案後,昨日新蒲崗及馬鞍山共三間食肆,先後被竊匪「光顧」,其中一間整個夾萬被偷去,另一間的收銀機連在內的現金都被搬走,合共損失有待點算,警方正翻看「天眼」片段蒐證。

  昨清晨六時許,新蒲崗爵祿街36號一間餐廳,職員返回準備開舖時,赫見門外的電閘蓋鎖頭被撬毀,疑遭爆竊,遂通知負責人及報警求助。

  警員接報到場,翻看店內閉路電視錄影片段,發現有三名賊匪於昨凌晨三時許潛入爆竊,經負責人點算後,證實失約5000元現金。

  警員調查期間,同街另一間中菜館職員,返回店舖時亦發現有被搜掠痕跡,門外兩個電閘蓋鎖頭被撬開,急急通知在場警員,經點算後發現一個夾萬不翼而飛,內有約一萬元現金。

  此外,前晚有多名暴徒進入鬧事的馬鞍山新港城中心,一間茶餐廳於昨日清晨六時發現其玻璃大門上的鐵鏈被人剪斷,店內一個收銀機連現金被竊匪偷去。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8995.html

*亂局連四月何時了 恐怖份子暴徒暴力更瘋狂必自斃
8月25日 ■一大群暴徒瘋狂追打數名警察。 資料圖片
 ■一大群恐怖份子暴徒瘋狂追打數名警察。 

過去4個月,香港經歷了開埠以來最黑暗的一段日子。

特區政府欲修訂一條存有漏洞的《逃犯條例》,初心良好,卻被一眾反對派、「港獨」分子與縱暴者不斷上綱上線,繼而肆意以暴力衝擊挑戰香港法治,更托詞各種理由來美化其赤裸裸的惡行。自6月9日以來,各種暴力衝擊事件頻生,暴力不斷升級,由起初衝擊警方防線至如今欲向警察奪命;由投擲石塊磚頭至腐蝕性液體與汽油彈,甚至搶槍殺警;由最初喝罵不同政見者變成對礙事者行「私刑」,甚至「魔鬼判官」上身,強行查車查屋。

從近期的暴力衝擊可見,暴徒已開始攻擊他們認定的目標商舖,甚至有人「乘亂打劫」;他們又企圖將作為香港交通樞紐的港鐵徹底摧毀,不惜要全港「攬炒」。最令人心痛的是,可憐不少無辜稚子慘遭黑衣魔慫恿、荼毒而淪為小暴徒,令黑衣魔呈低齡化趨勢。止暴制亂,守護香港,需要你─沉默的大多數,挺身齊向暴力說不!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01.htm

*恐怖份子暴徒交通攬炒逞惡 港鐵遍體鱗傷,(毛孟靜話的死物論,即是要以牙還牙血債血嘗就要搵幕後大台金主喇!肥佬黎的爛果日報及住所都是死物喎!還有聞豬派的辦公室及住所都是死物喎!)
10月4日 ■港鐵觀塘站被砸燒,至昨日仍未修復。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港鐵觀塘站被砸燒,至昨日仍未修復。 

過去4個月,暴徒的堵路擾民行動變本加厲,日均乘客量約500萬人次的港鐵成為被狙擊的對象,由最初多是於月台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到後來不斷破壞入閘機、售票機與閉路電視鏡頭等設施;近期更升級至多次於港鐵站出入口縱火、將燃燒彈丟入站內,甚至將雜物丟入路軌,企圖釀成脫軌車禍,罔顧人命。在暴徒三番四次衝擊下,港鐵近日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個別車站更須全日關閉,暴徒損人不利己的行為最終只令全港市民一同攬炒陪葬。

過去多個月的暴力衝擊當中,港鐵成為暴徒的狙擊對象。他們最初僅於月台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阻礙列車正常行駛,但當時已令許多市民不滿。8月5日,港鐵服務一度幾乎癱瘓,有孕婦於炮台山站身體不適要送院治理,其丈夫怒轟暴徒搞垮香港。

燃燒彈丟入站內

及至後來,暴徒無底線發難,除了跳閘逃票,又不斷破壞站內外設施,其後更升級至於車站出入口縱火、將燃燒彈丟入仍有職員工作的站內,甚至向載客東鐵線列車投擲燃燒彈,令車頂起火,罔顧乘客生死。連月的衝擊已令港鐵車站遍體鱗傷,根本難以提供正常列車服務。

上周五,多個港鐵車站由傍晚起不斷遭受暴力破壞而需陸續關閉,港鐵無奈於當晚10時半暫停整個鐵路網的服務,其後數日亦只能提供有限度服務。若暴力情況持續,港鐵車站只會每每修復好,瞬即再遭破壞,沒完沒了,香港引以為傲的鐵路網將徹底被暴徒摧毀。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05.htm

*恐怖份子暴徒見「中」就眼紅 大肆毀店謀財,(毛孟靜話的死物論,即是要以牙還牙血債血嘗就要搵幕後大台金主喇!肥佬黎的爛果日報及住所都是死物喎!還有聞豬派的辦公室及住所都是死物喎!)
10月4日 ■優品360灣仔店遭嚴重破壞。 資料圖片
 ■優品360灣仔店遭嚴重破壞。

趁亂打劫,不是暴徒是什麼?過去4個月,煽暴派文宣將黑說成白「美化」暴徒,將打砸店舖的行為美其名為「裝修」,目的只為「合理化」破壞商舖的行為;煽暴派文宣又稱他們只為表達訴求,沒有乘人之危搶掠財物等卑劣惡行云云,但近月暴徒打砸中資電訊公司,他們趨之若鶩的新潮電子產品在眼前,貪婪的人性醜惡面目表露無遺。

示威浪潮在6月爆發時,示威區的商戶已「買佢怕」,紛紛提早關門避難,令不少旅客對訪港卻步,並使市民放假也不敢外出消費。隨暴徒愈來愈走火入魔,對持不同意見的商戶進行大清算,製作所謂的「購物指南」,將商戶的立場分類,呼籲市民抵制支持警方止暴制亂的商戶,令不少店舖陷入「黑色恐怖」的陰霾。

中移動新款手機無蹤影

近日,暴徒的行動不限於「罷買」等經濟制裁,而是訴諸暴力,對有中資背景,或支持警方嚴正執法的商戶大肆破壞,目的只為箝制商戶的言論自由,不許散播暴徒「唔聽」的言論。暴徒更以「裝修」為名以黑漆噴污店舖的招牌、強行拉起已經落下的鐵閘,然後敲破商舖的玻璃以進入店內搗亂,過去一周中國銀行(香港)的多間分店被焚燒,完全罔顧在該店樓上住戶的安危。

煽暴派文宣「美化」的暴徒假象也徹底露出猙獰真面目,早前被他們蹂躪後的中國移動門市,到處凌亂一片,窗玻璃被砸爛,窗內最新款、昂貴的電子產品不翼而飛,發「暴亂財」的行為,徹頭徹尾就是暴徒,別再用言語「偽術」為他們開脫罪行。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04.htm

*逾200舖遭恐怖份子暴徒破壞 撬閘搶手機,(毛孟靜話的死物論,即是要以牙還牙血債血嘗就要搵幕後大台金主喇!肥佬黎的爛果日報及住所都是死物喎!還有聞豬派的辦公室及住所都是死物喎!)
■黑衣魔在全港大肆破壞,屢屢砸毀商舖。 資料圖片
■黑衣魔在全港大肆破壞,屢屢砸毀商舖。 

由上周五(4日)至本周一(7日)4天內,黑衣魔於全港各區大肆破壞,對特定的目標店舖,在特定的時間內,有計劃地撬閘掃場及放火,已有超過200間商舖或公共設施被破壞,包括40個港鐵及輕鐵站、近100間店舖或銀行、議員辦事處、政府建築物遭到嚴重破壞,有黑衣魔更乘亂掠財,掠走電訊公司最新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也有黑衣魔闖入酒樓破壞和爆竊,以及在零食店搬走零食。警方斥責暴徒的行為是「趁火打劫、鼠竊狗偷」。

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稱,黑衣魔連續4天的破壞程度,對比以往更為廣泛和嚴重,而且非常有組織、有策劃和針對性,他們會事前在網上宣佈特定時間、全港多區同一時間對特定的店舖進行大規模破壞,以致多區遭受嚴重破壞。他們針對性地破壞港鐵站、特定商店、銀行,又放火燒舖,並闖入一些食肆令食客受驚及痛哭。

事後放售「老鼠貨」

在本周日(6日)晚上,一批黑衣魔破壞沙田一間酒樓後逃走時,被趕到場的警員截獲,一共拘捕23人,他們分涉爆竊及非法集結罪名被捕,而上周五晚上,長沙灣一間中資電訊公司被撬閘破壞,失去一批貴價最新型號手機和平板電腦,暴徒在現場棄下大量手機空包裝盒,事後更有人在網上放售無保養證、無包裝盒及配件的手機。

警察公共關係科署理總警司江永祥亦表示,黑衣魔在多區瘋狂破壞及執行私刑,圍毆不同意見的市民,部分受害人事後更透露有財物被偷去,在10月6日下午,於長沙灣政府合署外,一名的士司機被拖出車外圍毆後,發現有約兩萬元現金及貴重物品被盜。

江永祥直斥:「呢根本唔係一爭取訴求行為,完全係一鼠竊狗偷、趁火打劫行為。」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10.htm

*恐怖份子暴徒濫施私刑 不許市民發聲,(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最好是用緊急法立無限期拘留恐怖份子暴徒,送晒去荒島起碼幾十年後才送上法庭,全部恐怖份子暴徒及幕後指指點點的人包括金主與聞豬派漢奸走狗等)
10月6日 ■藝人馬蹄露拍攝暴徒毀壞中銀分行時,遭暴徒襲擊受傷。 資料圖片
 ■藝人馬蹄露拍攝暴徒毀壞中銀分行時,遭暴徒襲擊受傷。 

基本法第二十七條列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自由,但這種自由似乎於過去4個月的暴力衝擊中,被口口聲聲「爭取自由」的暴徒摧毀。政治取向可以不同,法治卻是普世價值,但如今黑衣魔面對政見不同或批評他們言行者,甚至被暴徒認為是礙腳者,便不問情由執行私刑,日前一名的士司機便被圍毆至重傷昏迷入院,至今仍未出院。暴徒這種有如自我充當「魔鬼判官」的惡行,甚至伸延至肆意查車、查屋。連警方也要申領搜查令才享有的權限,暴徒卻因為人多夠惡,人人「買佢怕」而橫行霸道,令人髮指。

5年前的違法「佔中」,街頭上仍見到不少市民仗義執言,痛斥非法示威者;5年後的今天,同類聲音卻少有聽聞,這並非因為暴徒的惡行正確,而是每當出現正義的聲音,他們隨時被「起底」甚至遭打至頭破血流因而只能噤若寒蟬。

屢有的士司機車毀人傷

早在暴力衝擊初期,衝擊現場每當有市民拍片拍照,便即時被大批黑衣魔圍攏要求刪相刪片,動輒「私刑」侍候。最近暴徒殺紅了眼,濫用「私刑」的情況經常發生,不時見有「搵食車」司機於衝擊現場欲搬走路障以便繼續行車時,即被暴徒圍毆兼砸車。

及至近日,更有的士司機於駕駛期間被黑衣魔揪出車外圍毆至血流披面,昏迷送院,車毀人危;藝人馬蹄露以手機拍下黑衣魔破壞銀行的片段,隨即被人喝罵、搶手機、以硬物攻擊及推跌在地。暴徒這種以「判官」自居、獨斷私刑的做法,甚至擴展至查車、查屋,包圍汽車強行搜車,查明有否警員或異己者在車內;甚至成群結隊,衝上住宅大廈逐家逐戶搜查有無目標人物,不但完全漠視法紀,更是危害市民生命的惡性腫瘤。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06.htm

*警員衝入馬鞍山商場拉恐怖份子暴徒 保安力阻擋門終告失敗,(阻差辦公最好拉埋佢地)
自《禁蒙面法》周六實施後,各區連日爆發激烈衝突,其中大批防警員昨在馬鞍山新港城中心外,打算闖入商場,四名商場職員則合力擋住大門,有網民拍得警察衝入商場一幕。
【有片】警員衝入馬鞍山商場拉人 保安力阻擋門終告失敗

影片所見,大批警員在馬鞍山新港城中心外,要求進入商場,但商場職員則拒絕,最後防暴警衝入商場大門,並在商場內制服一名男子。

據悉,及後有逾百示威者深夜包圍馬鞍山警署,抗議警方肆闖商場,最終施放至少三枚催淚彈驅散。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0/08/010128343.shtml

*警方昨晚於元朗拘三人 其中一人涉違反蒙面法的恐怖份子暴徒
【修例風波】警方昨晚於元朗拘三人 其中一人涉違反蒙面法
反修例風波持續,警方表示,昨晚在青山公路元朗段與大棠路交界有人非法集結,拘捕兩名男子,其中一名17歲男子,涉嫌非法集結及違反《禁止蒙面規例》;另一名24歲本地男子,亦涉嫌非法集結被捕。

另外,在元朗阜財街對開,昨晚有兩名25歲男子大聲叫囂,引起其他人鼓噪,被警方以涉嫌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拘捕。元朗警區刑事調查隊正跟進調查

http://www.orangenews.hk/news/system/2019/10/08/010128287.shtml

*拒做「避罪所」 小店遭恐怖份子暴徒恐嚇,(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最好是用緊急法立無限期拘留恐怖份子暴徒,送晒去荒島起碼幾十年後才送上法庭,全部恐怖份子暴徒及幕後指指點點的人包括金主與聞豬派漢奸走狗等)

恐怖份子暴徒砸店手法恐怖,破門縱火行為令商戶聞風喪膽。石硤尾一間餐廳小店被人指稱,拒讓暴徒入內逃避警方追捕,遭人在網上發帖揚言「趕住做裝修」,小店拉閘避禍,仍被人在鐵閘噴上恐嚇字句(見圖),可謂「慘過被大耳窿追數」。區議員稱有街坊形容騷擾行為猶如黑社會,不可接受。執業大律師丁煌稱,發帖者可能觸犯不誠實使用電腦罪,以及煽動刑事毀壞。

  有搞事分子於社交平台發帖,點名指石硤尾一間茶餐廳的老闆娘,拒絕正逃避警方追捕的搞事者入店「避一避」,一名十多歲女搞事者被捕。帖文稱,「你間茶記,趕住做裝修?」

  「裝修」是暴徒近日用於砸店的術語。大公報記者到該茶餐廳實地了解,發現店方疑為避禍已經拉閘,據悉該店前日亦無開門營業。鐵閘上被人噴上「死全家」等字句。深水埗經民聯區議員陳國偉稱,該店遭遇可謂「慘過被人追數」,有街坊稱餐廳東主為人友善,與街坊關係良好,對餐廳遭遇感意外,形容暴徒行為猶如黑社會。他稱自己鄰近的議員辦事處亦遭破壞焚燒,辦事處樓上居民很多是長者,暴徒縱火行為不能接受。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8993.html

*警再推「舉暴」平台改用WeChat與Line,(維護正義,香港才有未來)

9月初警方透過WhatsApp推出10條止暴制亂舉報熱線,讓市民提供反暴力情報以協助警方預防及偵查罪案,熱線運作數天已收到大量資料及錄像,反應非常熱烈,惟其後警方宣佈暫停有關報料熱線。警方昨日宣佈,重新推出「香港警察反暴力報料熱線」更新版,標榜「一個號碼、多個平台」報料。新用的SMS短訊號碼為5333 3103,市民可透過Line及WeChat平台,搜索+852 5333 3103,或用戶名字hkpf53333103搜查。

重申報案還須打999

警察資訊系統部高級警司陳志勇表示,9月10日警方透過社交媒體平台讓市民提交相關情報,以協助警方預防及偵查罪案。熱線開通數日後,警方已收到大量的資料及錄像,有利警方制定止暴制亂的措施,亦反映市民十分渴望社會恢復應有秩序,警方亦在不同渠道收到市民要求有一個非緊急熱線提供資料予警方。今次重新推出的平台,不包括之前的WhatsApp,而為減少自動化訊息,新增的平台也不會用自動化回覆;他重申,熱線及電郵不適用一般報案,如需報案請到就近警署或致電999。

陳志勇強調,警方處理市民個人資料時,會嚴格遵守個人資料私隱條例及既有程序,不會向第三者提供資料;一般取得的資料,只會用作偵查及防止罪案,警方亦會按收集資料目的及所需的保留時間,以保留個人資料。當無相關目的使用資料時,除非符合其他法例要求而保留外,警方會在合理時間內銷毀資料。警方會不斷開拓不同的社交媒體,收集市民訊息及意見,以止暴制亂,相信奉公守法的市民會支持警隊,幫助香港重回正軌,恢復法治,他提醒以上資料亦可以到警隊公眾網頁上看。

http://paper.wenweipo.com/2019/10/09/HK1910090009.htm

*恐怖份子暴徒襲警應受懲 警隊平亂不退縮

  幾十磅戰衣在身,很重;一更工作三十多個鐘,很累;磚林火海下執法,傷痕纍纍……

  已持續四個月的暴亂,面對「累」與「纍」,香港警察一一頂住。守護香港法治,是他們堅守的信念;讓香港社會早日回復安寧,是他們最大的心願。然而,警隊嚴正執法平暴,卻被瘋狂抹黑和起底,甚至連他們的家人也飽受欺凌。亂港暴徒顛倒是非黑白、指鹿為馬,目的只有一個:企圖逃過法律制裁、瘋狂奪權。香港人受夠了,香港是時候重回正軌,社會應該給警隊一個公道,法庭應該嚴懲違法暴徒。\大公報記者 鄭文迪

  防暴警中鏹 受傷不言悔

  「無後悔加入警隊,亦唔會因為今次受傷而退縮!」暴徒在面罩的掩護下製造一場又一場襲警血案,至今逾300名警務人員遭蒙面暴徒瘋狂襲擊受傷,在10月1日屯門鏹水傷警案中,一名便衣防暴警被蒙面暴徒用水槍射鏹水,背部和手臂灼傷,需要大面積植皮且神經線壞死,恐永久傷殘,但他表明無悔加入警隊,亦不會因受傷而退縮。

  該名被鏹水所傷的警員,原本駐守屯門警區反黑組,有13年的「差齡」。他受傷後口述現況並由友人撰信向同袍「報平安」,提到當日制服一個被捕示威者時,被裝有腐蝕液體的水槍射中,背部及右手整條手臂內側位置灼傷,屬三級燒傷。他受傷當日打了八支嗎啡止痛,並獲醫生告知,右手神經死曬,需要做兩三次手術。

  該受傷警員表示:「雖然我今次受咗好嚴重的傷,但我無後悔加入警隊,亦唔會因為今次受傷而退縮!」他坦言這次受傷是其警隊生涯最大的挑戰之一,但會一如既往地面對,縱使知道要面對漫長的復康過程,「但傷患唔會將我擊倒,我會盡快康復,變得比以前更強!」

  雖然身在病榻不能與同袍並肩作戰,但他的心仍與前線同袍在一起,他提醒同袍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並鼓勵同袍不要忘記警察身份,繼續以作為警察為榮:「幾辛苦、幾難捱,都繼續以公正無私的態度執法。」

  鐵娘子護法 無畏又無愧

  「我們都是在做我們應該做的事,犯法那個人是你,但是為什麼要顛倒是非,反過來指責我們?」佗槍師姐陳秀欣從警20多年,堅持履行警察職責,面對暴徒無畏無懼,早前在警署被圍堵時,打出在警隊生涯的第一發催淚彈。她站在最前線,守護香港這個家。

  警長陳秀欣隸屬深水埗警署軍裝巡邏第二小隊。過去三個多月,深水埗警署是暴徒重點攻擊的警署之一,陳秀欣接受新華社訪問時表示,警署被多次攻擊,大家都趕不及清潔裝備,便又要繼續工作。

  陳秀欣在面對採訪的鏡頭時,堅持選擇不隱去面容和名字,「我為什麼要隱去自己的臉?他們才是犯法者。我是警察,問心無愧就可以。」陳秀欣說,對警隊被不明事理的人侮辱,感到不開心也感到心痛。香港人以前很講道理,現在有些人卻好像被人蒙蔽雙眼,看不見事實,只看到自己想見到的事,而明明有很多資訊說出事實,但有些人偏偏相信單方面的報道與流言。

  深水埗警署九月被圍攻時,陳秀欣打出從警以來第一發催淚彈,「當時我看到的畫面就是,對面幾個街口已經站了一百至二百個黑衣人。」她稱不想傷害對方,但必須保護警署與其他人。「我要話畀自己聽,不可以驚不可以退縮。」她說,現在每天看新聞畫面,如果沒有衝擊事件,就是她最開心的時候。

  暴徒連續三天恐襲 再傷14警

  剛過去的暴力恐怖長周末,再有14名警務人員受傷,前晚在將軍澳被高處投擲單車擊中頭部的警員,頭頸受重創,現時仍然留醫,而在元朗被暴徒圍毆、試圖搶槍、更被投擲汽油彈全身着火的商業罪案調查科便衣警員,左前額、後腦、右肋骨、背部受傷,現時並無大礙。新界北總區指揮官郭蔭庸昨日在記者會上譴責,暴徒有預謀針對警方發動致命襲擊,公然挑戰法治,超越文明社會底線。

  90後師兄 信念不動搖

  連串暴力衝擊,令不少友誼因政見不同而破裂,同為社會未來棟樑的青少年,也可因為一念之差而踏上成魔之路,現年23歲的胡Sir便有深刻體驗。他坦言,因為他的警察身份,有相識多年的朋友不問是非地排擠他,令他非常心痛,但他認為警察並非「一份工」咁簡單,在警隊內服務市民的心從無動搖過。

  胡Sir加入警隊四年,今年加入機動部隊。在7月30日葵涌警署被暴徒圍堵當晚,他曾一度身陷險境,與光頭劉Sir一同被多名暴徒包圍襲擊,遭雞蛋、刺激性液體濺中,左上臂被滅火筒擊中,身體多處有瘀傷,其後需休息數天,才能返回前線工作。

  胡Sir19歲中學畢業便投考警察,加入警隊前是少年警訊成員。他當時與劉Sir在少訊共事,獲劉Sir教導投考心得、正確的價值觀,想不到四年後在機動部隊能夠在他麾下繼續共同進退,可謂亦師亦友。

  胡Sir感慨,2014「佔中」後,同期的少訊朋友有人因理念不同而離開,部分人今日變成示威者。他稱年輕人可能一念之差,走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

  暴亂以來,有相識多年的朋友因為他是警察而不問是非地排擠他,但胡Sir認為,警察並非「一份工」咁簡單,他對警隊信念堅定,認同警察是在做對的事,毋須因輿論而畏懼自己的工作。

  擎槍退暴徒 鐵漢有柔情

  7月30日葵涌警署外的暴力衝突中,警署警長「光頭劉Sir」(劉澤基)被傳媒拍下擎槍嚇退一群暴徒,照片在網絡廣傳。硬朗的「光頭劉Sir」接受訪問時盡顯柔情,稱從沒怪過那些青年暴徒,反而覺得痛心,希望年輕人珍惜得來不易的繁榮安定。他又說,警隊內部「一條心」,市民的支持是他們最大的動力。

  46歲的劉澤基出身警察世家,自六月暴亂以來多次受傷,包括6月12日立法會外的暴亂,被暴徒用磚塊擊中,膝蓋骨裂了一塊小碎片,需進行手術取出;7月30日葵涌警署被圍堵當晚,被搞事者用鐳射槍射傷右眼,眼肌肉受損出現重影。

  劉Sir憶述7月30日晚情況稱,當時得悉一名市民於葵涌警署外被暴徒毆打至休克及昏迷,他接到指令與同袍趕往營救,過程中遇到激烈的阻攔、被人以硬物攻擊,他與另一警員「落單」。有人嘗試將他拉跌,更有人企圖搶警棍,混亂間他的頭盔掉了,頭部及背部被人不停猛打,他擔心有人搶槍,於是擎起裝有布袋彈的雷明登霰彈槍,成功嚇退暴徒。

  劉Sir事後遭起底,收到數以百計惡意來電,有人粗口指罵,甚至恐嚇傷害其家人。太太受到驚嚇、孩子要取消暑期興趣班。但有市民在街上認出他時說了一句「加油,支持香港警察」,令他熱淚盈眶,差點在街上哭出來,「市民支持就是堅持工作最大動力,一份支持、一句說話可以令我好開心。」

  早前劉Sir獲邀上京參加國慶70周年慶祝活動,但仍一直惦念和關注香港局勢,呼籲全港市民站出來發聲和行動,維護法治,撥亂反正,回復到香港良治的狀態,這樣,香港和香港的青少年才有未來!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45.html

*法官大人,請嚴懲亂港暴徒,(警察拉人,法官放人,最好是用緊急法立無限期拘留恐怖份子暴徒,送晒去荒島起碼幾十年後才送上法庭,全部恐怖份子暴徒及幕後指指點點的人包括金主與聞豬派漢奸走狗等)

  今天是香港這場動亂持續整整四個月的日子。昨日,備受關注的「咬斷警察手指」案再次開庭聆訊。22歲的嫌犯杜啟華是香港大學應屆畢業生,於7月14日在沙田新城市廣場涉嫌襲擊落單警察,並咬斷警察手指,被控兩項蓄意傷人、一項襲警及一項未能出示身份證明文件。

  警察斷指血淋淋的照片曾公布於眾,令人心痛,令人震驚,令人擔憂!在上一次法庭聆訊時,當庭法官不忍直視。由此可見,嫌犯的兇殘程度已突破了人們的心理承受底線。

  現在還無法預知法庭的裁決結果,但在暴恐分子肆意打、砸、搶、燒,令香港遭受二戰以來最嚴重破壞的背景下,但願此案的判決能夠起到阻嚇作用,不要讓法律的尊嚴受到踐踏,令法庭的權威大打折扣。

  政治不能凌駕法律之上

  眼下,香港的法治基礎面臨崩塌,值此危機關頭,公正司法,事關止暴制亂大局。我們期望尊貴的法官大人捍衛法律的尊嚴,彰顯法律的權威。

  在香港,法庭的權威至高無上,法庭做出的判例,可成為政府和公民行事的指引。但法庭的權威並非天上掉下來的,前提是法官必須效忠法律,必須遵從「政治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的原則;如果偏離了這些原則,那麼,法官的判決就難以令人信服。

  值得關注的是,司法機關在處理同類案件時,被質疑已經表現出了不同的標準。以一單造成受害人傷殘的惡性暴力案件為例,在法庭聆訊中,署理主任裁判官批准嫌犯保釋,同時剔除宵禁令,更減免每周到警署報到的次數。

  而在處理另一個案例時,法庭卻嚴厲得多。一位65歲的退休老人符柱標因不滿「中學人鏈」高呼口號音量過大,疑因情緒激動,與「中學人鏈」人群發生肢體衝突,令一名女教師手指受傷,被控傷人罪。儘管符柱標健康欠佳,請求法庭予以有條件保釋。但裁判官卻以「案件性質嚴重」為由,駁回申請。

  在惡性傷人的嫌犯的四項控罪中,一項涉及「意圖造成身體嚴重傷害」罪,最高可判處無期徒刑。符柱標雖同屬《侵害人身罪條例》,但只是傷人罪,最高只判三年。哪個傷人的性質更為嚴重?一目了然。這樣的處理結果,難免令市民猜疑:是否將政治凌駕於法律之上?

  刑期不重難收阻嚇之效

  持續四個月的動亂,受傷最嚴重的是誰?是香港人!特別是發生在10月5日的一連串暴恐事件,令港鐵全線停運,香港成了一座「傷城」「死城」!

  今天的「果」,源於昨天的「因」。五年前發生的非法「佔中」,持續79天,令全港直接經濟損失就高達百億元。然而,直到今年四月,「佔中三丑」才被判刑。但這遲來的裁決並沒有令人寬慰多久。非法「佔中」的始作俑者、「違法達義」的炮製者戴耀廷被判16個月、僅收監四個月,法庭就批准其保釋。

  戴耀廷一出獄,就公開宣稱香港「真正的黃金時代就會來到!」戴耀廷所稱的「黃金時代」,正是香港陷入動亂的時期。法庭不僅對戴耀廷寬厚仁慈,還對非法「佔中」期間涉嫌「串謀犯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的諸多嫌犯給予放生。

  法庭審理「佔中」涉嫌犯罪的示威者從輕發落,對涉案警察的判決卻來得又快又狠。

  在「佔中」中負責清場的七名香港警察,因涉嫌毆打襲警人士被判入獄兩年,失去公職。而此案中襲警的曾健超僅被判入獄五周,且獲緩刑。曾健超當時從天橋上向10多名警員淋潑尿液並拒捕,這一侮辱人格的挑釁已觸及了常人的心理承受底線。

  今天的香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年輕人公然施暴?「佔中」期間的嫌犯獲輕判,容易發出錯誤的訊息,從客觀上起到了鼓勵犯罪的效果。

  恢復秩序必須司法公正

  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已經成為大多數市民的共識。但這不能僅靠特區政府和警察,各方必須共同努力。

  其中,司法公正是非常重要一環。亂港暴徒的審判已經來得太晚,人們更不希望這審判又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制止暴力,司法機關有手段;恢復秩序,司法機關有責任。

  令人遺憾的是,四個月來,香港發生了100多起暴力事件,警方拘捕了2363人,大部分都被法庭批准保釋,其中的不少人走出法庭,戴上面具,繼續作惡。以「港獨小丑」黃之鋒為例,法庭兩度批准其保釋,還允許其保釋期間出境。黃之鋒到美國、德國以及台灣地區,繼續進行「港獨」活動。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警方日前向司法機關申請搜查令,欲進入荃灣中槍學生的家中搜查,先後致電聯絡過九位裁判官,不是無人接聽、就是掛斷電話,更有人以「正在休假」為由拒絕簽署文件。簽發司法文件是裁判官的法定職責,警方遵循法定程序申請,竟受冷待,這種現象難道正常嗎?

  種種跡象表明,香港要防止「司法獨立」演變為「司法獨大」,如果無論法官的判決如何荒唐,無論司法機關的作為如何有違常理,都不容置疑的話,將嚴重違反法治精神。在一個法治社會裏,人們應該尊重法庭、尊重法官,但法官也需受到制約,否則,司法公正難以實現。

  市民期待司法公正,期望法官主持公道、維護正義。對於殘忍的暴徒,法官大人不能再放生了!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09/2019/1009/359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