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第一節 中國人奇怪的宗教心理

2019/10/20 11:36:07 網誌分類: 人類曾經毀滅過
20 Oct

第二章 中國神話的秘密(一)

      中國民間最有影響的古代宗教是"天崇拜",但這個"天";又是什麼呢?我們的祖先為什麼要去崇拜虛無縹緲的天空呢?原來,中國天神話中的"天"、甲骨文中的"天"與現在的天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那是一個有形有體的天--它就是現在天空中看到的月亮。這是我們的第一個假設。

      第一節中國人奇怪的宗教心理

      首先申明,我在此談論的宗教心理問題,是指中國的民間宗教心理,因為本人的博士論文主要研究的是中國古代社會的民間信仰,對宗教的其他問題沒有深入研究,故不敢妄加評論。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世界上不同民族的人,幾乎都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宗教心理,或者說是宗教需要吧!也就是說,雖然我們在表面上被現代科學緊緊包圍著,像塑料製品、化學製品、電冰箱、空調器、洗衣機、汽車、飛機、火車、電腦……等等幾乎侵入了我們每一個生活空間,但奇怪的是,這些科學的成果僅僅使我們的外表科學化了,而在骨子裡,我們依然是宗教的。英國的保羅曾對此有過精闢的論述。

      說到宗教心理,全世界各民族都不相同,其中,中國人的心理更是奇怪,它與全世界各民族不但不同,簡直就是背道而馳。

      世界上除道教以外,最有影響的是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這些宗教都信仰一個主神。而中國的宗教信仰中,沒有一個大神可以長期一統天下,甚至,我們中國就沒有出現過單一的神。中國的本士信仰從歷史上說就很雜亂,有信道的、有信佛的、有信基督的、有信伊斯蘭的,還有信一些精怪的,像中國歷史上的"淫祠"。在中國,最靈驗、最有名氣的神,統統都是小神,比如,玉皇大帝的地位夠高吧!但有多少人對他祭祀禮拜呢?很少。相反,在民間,玉皇大帝的香火遠遠不如城隍廟。可城隍是個什麼神呢?它只是一個小地方的土地神,真是"縣官不如現管"。如果調查一下中國人究竟信什麼,你就會發現,中國人信仰的太多了,甚至連一些氣功也被發展成類似邪教的東西,而且每一個地區都有每一個地區信仰的神。僅就這點而言,中國人與西方人是很不相同吧,在西方,除了掛在十字架上的上帝,你幾乎看不見其他神。

      除中國以外,任何宗教都在向人們推銷美好的天堂,上帝曾一本正經地說:你只要信我,我就讓你人天堂。這說明了一個問題,西方宗教主要研究人死以後的問題。

      中國的民間宗教根本不研究人死以後如何如何,而是在努力研究人怎樣才能不死呢? !為了不死,中國人幾乎把辦法想盡了,煉金丹、求仙藥、房中術、辟穀食氣,甚至,連中國本土醫學--中醫,也是一種養生醫學。當然,在現實生活中人不可能不死,祖輩死了,父輩死了,人就是在死亡當中延續下來的。但是,一代又一代人死亡的事實,並沒有削弱中國人求長生的願望。在肉體不能長生的情況下,中國人轉而追求精神上的長生。

      祖先崇拜對任何一個中國人都不陌生,每逢清明、春節,我們的父輩都要帶著我們舉行各種各樣的祭祀活動,在祖先的靈位、墓地擺上一些供品,燒幾張紙錢,焚幾株線香,哀思隨著裊裊的輕煙,伴著聲聲的抽泣,在空中遠去,遠去,一直到達靈魂的世界。現在許多人已經不理解祭祀的真正含義,總認為祭祀就是表達親人的思念。實際上,祭祀的真正含義是追求長生的願望。

      當我們的父輩領著我們祭祀時,不僅僅在於提醒下一代要牢記自己的祖宗,更重要的是,父輩在為我們做榜樣,意思是說:小子你看好了!今天我領你來祭祀我的父親,那麼我百年之後,你要帶著你的兒子來祭祀我。這樣,中國人雖然在肉體上死亡了,但卻在祖先崇拜之中獲得了永生。逢年過節要盡孝,家中發生大事要告祖,有了困難要祈禱祖先,祖先與兒孫的生活緊緊聯繫在一起,這就是某種方式的永生。

      由此可見,中國人的宗教心理與西方人真是有太多的不同。西方人為了死後可以進天堂,跪倒在一個神腳下,猛勁叩頭;中國人為了求長生,急急忙忙這拜一下佛祖,那拜一下老君,一轉身又跪倒在關公的神像前。但為什麼中國人會有這樣一種心理,目前的研究還比較欠缺。

      中國人有沒有宗教信仰呢?有,甚至可以說,中國的宗教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宗教。因為中國人甚麼都信,什麼都拜。世界上任何正統宗教只要傳到中國,中國人都信,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摩尼教等等都是從域外傳來的宗教,都有市場。除正統宗教以外,民間信仰最多的是大大小小的邪神,也叫"淫柯"。山神、土地、精怪,天上的星星,地上的草木,活著的好人,死去的壞人,沒有他不信的。常常是剛剛拜完菩薩,馬上又拜老君,在回家的路上可能還要去一趟土地廟,回家以後又給祖宗靈位上一支。裔。

      在說到中國人的宗教意識時。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就可以發現許多事例。一個人晚上做了一個惡夢,一旦驚醒,他會不自覺地吐一口唾沫。這個舉動來自一種古老的宗教禁忌,這本身就是一種宗教意識。當一個人的眼皮突然跳動時,他會馬上想到:是禍?還是福?這也是一種宗教意識的表現。

      這些年來社會上流行氣功,許多人都去練氣功。實際上氣功對人的功能是值得懷疑的,許多當時曾紅極一時的功法消失就說明了這一點。但是,氣功熱卻沒有因此而消失,一種氣功功法完了,另一種氣功功法馬上會頂替上來,信奉者依然熱情高漲,這是為什麼呢?實際上,氣功熱的背後是一種宗教情緒,在人們的潛意識裡,已經把氣功看成了某種宗教形式,它可以部分滿足人們的宗教需求。一些人聚到一起,相互傳遞著一些帶有宗教成分的信息,很容易形成一個宗教小環境。

      中國人的民間宗教信仰態度比較複雜,舉一個例子,宋代新昌縣有一年發生大旱災,縣衙中有一個主簿,名叫楊元光的人,他帶著一幫人到白鶴祠祭祀,祈求天降大雨,解除黎民的旱災。他跪在地上,誠心誠意祈禱了一遍,可天上還是晴空萬里,連一絲風也沒有。楊元光耐著性子,又十分虔誠地祈禱了一遍,天上依然烈日炎炎,連一絲雲彩都沒有。當楊元光祈禱了第三遍仍無動靜的時候,一股怒火一下直衝腦門,破口大罵:你這個神算個什麼東西,白白吃掉了百姓的供俸,竟然連這麼點事都不辦,要你還有什麼用呢?罵完,他下令砸爛了神像,拆毀了神祠。這就是中國民間對宗教的典型態度,靈則信,不靈則毀,一點面子都不給。再舉個例子,南朝齊梁時期,有個人叫張融,臨死時遺命"左手執《孝經》、《老子》,右手執《小品》、《法華經》,大家知道,《孝經》是儒家的東西,《老子》是道家的東西,《小品》、《法華經》是佛教的東西。他想告訴人們:我什麼都信。

      山西太原東面有一座山,唐朝時叫崖山,每當這個地區發生大旱時,當地人就放火燒山,熊熊的烈火,滾滾的濃煙騰空而起。這就很奇怪了,天旱時不應放火,因為水火是不相融的。但當地人有當地人的說法,據傳說崖山的山神娶了黃河之神河伯的女兒為妻。這樣一來,放火燒山就有道理了,大火一起,黃河之神總不能看著自己的女兒被活活燒死吧,父女情深,必然會帶著黃河之水來救女兒,這樣,大旱不就能解除了嗎?我們在佩服當地人聰明的同時,也真有點哭笑不得,這算什麼事?這就好像黑社會的"綁票",打個電話告訴她的家長,你再不來我可就"撕票"啦。千萬不要認為這僅僅是個特殊的事例,中國古代歷來就有這個傳統。 《山海經》中就有"女醜曝屍"的記載,女醜是個巫師,天上十日並出時,大地一片焦枯,大約是女醜沒有祈來雨水,就被族人推進太陽下活活曬死了,人們是這樣想的:巫師不是可以通天神嗎?曬我們你可以不管,曬你一下看你管不管,沒想到一下子就給曬死了。可見,這種心理是中國人固有的。

      有人說,因為中國人在農業經濟中變得很功利,有用就去信。

也有的人說,中國人重實際,不重虛幻,相信自己,不相信鬼神。這種解釋我們能滿意嗎?全世界農業經濟的民族,絕非僅有中國,那麼,他們對宗教是否也很功利呢?當然不是。那究竟是為什麼呢?

      中國人相信眾多的民間宗教,這說明中國人有很強很強的宗教意識。中國人對眾多的民間宗教心態復雜,這說明這些宗教形式表達不了中國人的宗教意識。這樣一來,在強烈的宗教意識下,中國人甚麼都信,造成了宗教的繁榮。但中國的宗教意識又很特殊,現有的宗教形式都不能充分錶達它,所以導致中國人以上的表現。

      當中國的宗教意識找不著體現的形式時,它就會反過來崇拜實實在在的自己,實實在在的生命過程,這就是中國人追求長生不老的根源。為什麼要長生呢?最終還是為了尋找精神的寄託,尋找潛藏在我們內心的那個神靈。如果找不著,我們將死不瞑目。多麼悲壯的追求,多麼沉重的責任,它不僅僅是對中華民族的責任,也是對整個人類的責任。否則,我們將不知道生存的意義,不知道人類的終極目標,不知道我們是誰。

      也許有的人會說:不要淨說大話,我們本來沒有這麼偉大,追求長生就是因為怕死。說這話的人,對中華民族的文化精髓有很深的誤解,如果僅僅因為怕死的話,中國人應該像西方人那樣,去建立一個美好的天堂,以此來安慰顫抖的靈魂。說穿了,全世界的人都怕死,白種人、黑種人、棕色人,在死亡的面前都會恐懼。在這樣的情況下,為什麼僅僅在中國形成了以長生為中心的哲學、宗教、信仰,難道說,中國人比其他人更怕死嗎?

      追求長生的本身,決不僅僅是因為追求更長久的物質享受,應該把它看成是追求知識、追求真理的過程。因此,中國人的長生觀念裡,並不重視長生的結果,而更加重視長生的過程,即生命的過程。在中國人的思想裡,有這樣一種根深蒂固的觀念:一個人死後,既不想升天堂,又不想成神成仙,最要緊的是,再一次轉世為人。敦煌發現了許多當時人的手跡,他們祈求神靈的目的,是為了使自己、親人趕快轉世為人,很少有人祈求轉世後成為帝王、將相或者富商。

      有這樣一個編造的故事,最能反映中國人對生命的看法。北京王府飯店豪華的餐廳,坐滿了社會的上流人物,有手握重權的官員,有腰纏萬貫的富翁,有博學多才的教授,有臉盤亮麗的明星……可是,就在這個不尋常的地方,從門外進來了一位身穿破舊衣服、滿身散發著酸臭氣味的瘦老頭,花白的頭髮像一個亂糟糟的雞窩,他弓著背,跛著足,艱難地走到一個座位上,從懷裡掏出一個臟兮兮的紙包,打開來原來是幾顆花生豆,接著又從懷裡掏出一個小酒壺,自斟自飲起來。大家在奇怪的同時,向他射來不屑的目光。可正在這時,突然,美國總統匆匆忙忙走了進來,而且徑直來到這個瘦老頭身邊,畢恭畢敬地鞠了一個躬,這個場景中的人物,一下子驚呆了。

      故事到此結束。我們再回頭品味一下這個場景:這個老頭和克林頓代表兩種生活的結果,一個是乞丐,一個是總統。但奇怪的是,本故事的注意點卻不在這種結果上,而在於這兩種結果的相互轉化上,實際上註意的重點在過程,即生命的過程。因此,中國人所注意的不是生命的結果,最吸引人的是生命的過程,哪怕這個過程中充滿貧寒痛苦,激流險灘。

      《左傳》文公元年記:"冬十月,以富甲圍成王,王請食熊蹯而死,弗聽。丁未,王諡,諡之曰靈,不瞑;日成,乃瞑。"諡號是死人續存的一種表示,人死人土,惟溢號長留人間,故成公死後還對其十分介意,而對上不上天堂,則表現出一種冷淡的態度。唐前志怪小說中多有寧可偷生人世,也不願死後為仙、為神的故事。 《神仙傳》載:"白石先生者,中黃丈人弟子也,至彭祖,已二千歲餘矣,不肯修升天之道,但取不死而已,不失人間之樂。……彭祖問之日,何不服升天之藥。答曰,天上復能樂比人問乎,但莫使老死耳。"同書又載:馬嗚生遇難不死,隨神人學藥醫,後人山合成仙藥,但"不樂升天,但服半劑,為地仙,恆居人間。"

      過程的本質,在於追求與創造,重過程,就是重追求。難道不可以說,中國人重長生是為了追求、尋找某種東西嗎?

      中國人追求的東西太玄妙,也太重要了,但人們相信,只要有足夠多的時間,足夠多的實踐,就一定可以找到。因為,這個東西是確確實實存在的,就存在於我們朦朧的意識中,只是我們沒有很好地"悟"到。

      那麼,中國人究竟在找什麼呢?換句話說,中國人潛宗教意識的對象究竟是什麼呢?它為什麼如此重要,以至使中國人要生生不息地追尋下去呢?

      這是歷史之謎,也是文化之謎,更是我們心中之謎。解開這個謎團的鑰匙,就在中國的遠古宗教裡。

      請跟隨這條線索,我們一起去發現隱藏在中國上古宗教、神話中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秘密。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