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庭芳
滿庭芳
滿庭芳

述志

2019/11/04 06:11:37 網誌分類: 時事
04 Nov

司馬遷《史記.太史公自序》云:夫詩書隱約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陳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而論兵法;不韋遷蜀,世傳吕覽;韓非囚秦,《說難》、《孤墳》;詩三百篇,大致賢聖發憤之所以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鬱結,不得通其道也,故述往事,思來者。這段文字用現今的表達,就是「詩書文章字裡行間所隱隱約約想表達的是作者希望實現自己理想的意思。昔日西伯侯姫昌因為被拘禁在羑里而演算《周易》;孔子因為在陳、蔡受盡厄難而著《春秋》;屈原因為被放逐而著《離騷》;左丘因為失明而留下《國語》;孫子因為被挖去臏骨而論兵法;(呂)不韋因為被流放蜀地而作《呂氏春秋》流傳後世;韓非因為被於囚秦國而寫下《說難》、《孤墳》……這都是因為這些作者心情鬱結,無法得以疏通,所以,描述往事,寄望於後世之人」。現今香港,是回歸以來「最危險的時刻」。天子於大都示劍,各路諸侯一齊耀武揚威,十四億神州皆如猛虎……在此危局,某衹恨自己才疏學淺,不能於亂世振聾發聵、匡時濟世。然斷不附庸强權為虎作倀,不學鸚鵡娛樂當朝。苟一死而能醒全民,余絕不惜身!如因此危亡之秋作此文而令來者知我之節,無憾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