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無為而治才能遠離政治惡鬥

2019/11/11 19:27:13 網誌分類: 政治
11 Nov

無為而治才能遠離政治惡鬥

    政治惡鬥就是一般人所說的「政爭」,政爭不單是民主制度的產物,也是專制體制內一股暗潮洶湧的可怕力量,內戰是政爭的白熱化,而選戰則是政爭的制度化,有的人說民主制度的精神就是「兩黨制衡」,說這一句話的人可能是不太瞭解人性的黑暗面,因為制衡的結果就會讓政爭更惡化,也會讓國家社會更不安定,因此那不是民主制度的精神,而是政治勢力對抗的主因。

    民主制度的設計,是政治制度最差的一種制度,更是扭曲人性、造成官商勾結、貪污舞弊、司法不公、關說不斷、建設停滯與國家、社會動亂的根源,目前全世界所有的民主國家,包括美國幾乎都受到民主制度的禍害而無法遠離,因此世界上有一些號稱是「民主鬥士」的人非常的無知,他們將自己的國家與人民帶向動亂與毀滅而不自知,還沾沾自喜的以「民主鬥士」自詡。

    為什麼說:「民主制度的設計,是政治制度最差的一種制度」呢?因為民主制度的設計最重要的精神就是「以民為主」、「相互制衡」與「選賢與能」,而這三種民主制度的精髓與內涵,正是造成各民主國家動亂的罪魁禍首,因為這三種功能都是一種「假相」,而且很容易蒙騙百姓,但也很容易被政客們操弄。

    這話怎麼說呢?首先談到「以民為主」這一項,何謂「民」?《辭海》解釋說:「不是做官的人就稱為民」,目前的選舉制度四年一次,許多當官的人四年後變成了民,而許多的民四年後卻反而當了官,如此的換來換去哪一個不是民呢?就算是依現況而言,沒有當官的人就是民,但問題是國家的政策是持續性的,影響的範圍已經包括了全民。

    其次談到「以民為主」是以哪一種「民」為主呢?又怎麼「為主」呢?每一個國家中惡人多於善人,地痞、流氓、妓女、農民、漁民、商人、工人…等等各類型的人民都有,那麼到底要以什麼樣的「民」為主呢?就算是以多數老百性的意見為主,但是那種狀況更糟糕,因為假如有多數的百姓決定要政府停止徵稅,那麼政府到底要不要停止徵稅呢?如果多數的百姓決議要政府補助每一個人民一百萬,您說政府要不要補助每一個人民各一百萬呢?當然這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說「以民為主」這四個字只是一種假相、虛話,更只是一種口號。

    雖然「以民為主」這四個字只是虛話或是一種口號,但卻讓各政黨有操弄的空間與機會,為什麼呢?因為每一個政黨只會以支持他們政黨的那些「民」為主,絕對不會以支持敵對政黨的那些「民」為主,所以有的政黨花大量的預算拼命照顧退伍軍人、眷屬或支持他們政黨的特定族群,當然在政黨輪替之後,新執政的另外一個政黨也花了大量的預算拼命得去照顧農、漁民,雙方拼命花錢的結果不但沒有照顧到真正應該照顧的人,反而造成國內人民的嚴重對立。

    每一個「民」都有貪嗔癡的人性,越多的民組成的團體貪念也就越重,所以政黨其實是許多貪名、貪利、貪財的人所集合起來的政治利益團體,否則他們組黨的目的難道真的是「為國」或是「為民」嗎?如果真的是為國的話那就簡單了,只要敵對的政黨其中之一放棄與另一黨競爭,那麼國內的政壇還有政爭嗎?社會還會不安定嗎?因此如果真的是「為國」的話,那麼請各政黨解散不要再政爭了,但是可能嗎?所以政黨說要為「國」而奮鬥,那是假話,更是謊話。

    那麼如果是「為民」那就更簡單了,民意調查的結果,百姓最厭惡的第一件事就是政黨惡鬥,那麼就請所有的政黨停止政爭與惡鬥吧,但是人民這種卑微的請求能達到嗎?當然不可能,為什麼呢,因為所謂的「政黨惡鬥」說穿了其實就是那些政治立場不同與政治利益分配不均的人民自己在惡鬥,政黨只是在那邊操弄他們去惡鬥罷了。

    再來談到「相互制衡」這個問題,「相互制衡」其實只是「相互阻礙」或是「相互毀滅」的另一個代名詞罷了,主張「統一」的政黨一切的政策作為都朝向統一的目標去策劃與執行,這種趨勢如果主張「獨立」的政黨不阻礙他們的話,那麼那些支持這個政黨的選民會怎麼想呢?反之如果主張「獨立」的政黨一切的政策作為都朝向獨立的目標去策劃與執行,這種趨勢如果主張「統一」的政黨不阻礙他們的話,那麼那些支持這個政黨的選民又會怎麼想呢?因此哪一個政黨執政的結果都是一樣建設停滯不前,這種結果就是民主制度與人民無知的悲哀。

    任何一個執政黨執政時絕對不會去策訂有利於反對黨而不利於自己政黨的政策,為什麼呢?因為要讓自己的政黨永續執政的話一定要這樣做,否則那些選民憑什麼要支持這個政黨呢,當然政黨輪替的結果又會朝另外一個相反的方向去策劃與執行政策,如此一來一往、南轅北轍的對抗結果,國家建設就會陷入停滯狀態,而國家的前途也會陷入不確定的困境,這正是政黨「相互制衡」的結果。

    接著談到「選賢與能」這方面,那更是政治的大騙局與民主的大笑話,一個人連自己都不瞭解自己到底是「賢」還是「能」,而與他們完全不認識的選民們又怎能選出什麼「賢」或是「能」的人出來為國家與人民做事呢?就如同夫妻已經結縭數十年同床共枕,但是大部份的妻子並不完全真正的瞭解丈夫,而大部份的丈夫也無法徹底的瞭解妻子心裡在想什麼,更何況是外人呢?

何謂「賢」?又何謂「能」呢?「賢」者係指有才能有德性之人,而「能」者係指有才之人也,「賢能」這兩字是不能隨便分開的,否則一個有德無才的政治人物又能替國家與人民做些什麼事情呢?而一個有才卻無德的政治人物,不但無法造福百姓,更可能是一個禍國殃民的大禍害,世界各國許多政客、教授、政府官員不都是這一類型的人嗎?否則目前的世界又怎麼會這麼亂呢?

「悳」字是「德」字的古字,何謂「悳」?「悳」字係會意字,係指「直心」也,何謂「直心」?直心就是指不偏善也不偏惡,不偏理也不偏事,不偏加害人也不偏受害人的「中道之心」,而各位仔細的參悟一下,所有政黨推選出來的候選人,言論與行動皆偏向自己的政黨,一個農民團體推薦出來的候選人,其言論與行動也皆偏向農民,那怎麼會「直心」呢?沒有中道之心的人談什麼「德」呢?無德之人又豈能列入「賢能」之列呢?不是嗎?

農民團體推薦出來的候選人,其言論與行動都偏向農民,這有什麼不好嗎?當然不好!如果每一個政治人物都有這種心態,那末這個國家與人民就遭殃了,為什麼呢?例如美國有數百家的武器製造公司,武器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為了賺錢,而武器如果沒有大量的銷售出去,則根本就無法賺大錢,而武器是一種低投資高售價的商品,賣一枝槍可以獲利好幾倍,但是不打仗誰又會去大量的買武器呢,因此武器公司就花大錢找一些可能會當選的候選人出來參加競選,而這些武器商推薦的候選人當選之後,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製造各國的動亂以利推銷武器,使武器商人得以獲取暴利,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不但戰爭不斷、國家不安、生靈塗炭,而且還惹出了許多的業障,世人能不警覺嗎?

民主制度的設計不但助長了人類的貪、嗔、癡心,更造成了社會嚴重的不公與民眾的衝突對立,人數多的族群,政治人物為了選票拼命加碼,「老農年金」一再的增加金額即是一例,選票少的族群則便無人去理會他們,這是人性使然,任何候選人都是要為自己的政治前途打拼,別人的死活那是別人的事。

可見目前世人皆困在自己所追求的民主假相之中而無法清醒,誤以為「民主」就是人民自己在作主,誤以為政治人物提高老農年金就是在照顧農民,人類最大的悲哀就是無知,也就是對事實的真相不瞭解而迷惑於假相之中而沾沾自喜,其實名利、財富、權勢、虛名皆是一種假相,只是癡迷的人悟不出來罷了。

有的人一生讀書求學追求名利與財富,雖然讀到博士學位,卻因為沒有智慧與德性而身敗名裂,這難道是他一生讀書求學的最終目標嗎?有的人貪圖權勢與虛名,一生都在搞選舉,不是當選行政首長就是當選民意代表,但是卻因權利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利使人絕對的腐化,因此在藉勢藉端的狀況下貪污舞弊、作奸犯科,到最後身陷囹圄鬱鬱而終,這種結果難道是他參與政治的最終目標嗎?

物質會使人喪志,名利則使人迷惘,悟性不高或智慧不足的人很難從名聞利養之中跳脫出來,因此誤以為自己當選了什麼首長或是當上了什麼民意代表,那麼就是他的人生已經成功了,這都是選擇錯誤人生目標的低智慧者,位階越高的人陷入越深,當然回頭也就越難,所以宗教家才會警示世人「回頭是岸」啊!

凡間的有形物質與無形的虛名都是一種假相,而娑婆世界則是萬靈蒼生藉以了斷因果業障的舞台,政治局勢不管如何的演變,其實只是名稱、場地、國別、體制不同罷了,其實都是屬於「陰陽對抗」的型態之一,什麼「外省」與「本省」之爭,「本土化」與「國際化」之爭,「統一」與「獨立」之爭,「民主制度」與「專制制度」之爭,「自由經濟」與「計劃經濟」之爭或則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爭,它們都稱為兩端,都背離了大道,都會落入輪迴的漩渦之中。

高學歷的人不見得有高智慧,這些制度哪一種不是那些高學歷但卻是低智慧的人所研究出來擾亂社會的呢?為什麼佛教稱他們這些理論為「世間智」呢?為什麼這些理論不但不能解決社會、經濟、政治與民生…等等的問題,卻反而讓世人的痛苦越陷越深,而無法脫離呢?其實皆因他們沒有「格物」也。

「格物」就是指窮究事物的真理,沒有格物的人他們就根本就無法從事物之中產生真正的「智慧」,一個缺乏真智慧的凡夫俗子,他的意根本無法真誠,意不真誠當然心就不會正,心不正當然無法脩身、齊家、治國與平天下,如果由這些未格物、致知、誠意與正心的人去治國,那麼這是國家與人民的大災難。

老子在三千多年前即點醒世人,在治理國家方面一定要「無為」才能無所不為,如果以「有為」之心去治國,則無異是推車撞壁,寸步難行了,何謂「無為」呢?「無為」就是指不論做任何事情一定不能有私人的意識作為,因為凡夫俗子都有分別心、比較心、執著心、貪婪心、痴迷心、嗔恨心與嫉妒心,因此若動心起念一定會由自己的識神在操控,如此做任何決策的結果不是圖利自己個人就是圖利特定的團體或族群,而這些行為正是導致世人鬥爭不斷的主因啊!

每一個政黨在執政時將所有施政的有利措施,都是針對於支持這一個政黨的選民們,而其他未受惠的人必因而起了嗔恨或報復之心,因此便會全力支持對他們自己有利的另一個反對黨,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國家、社會與家庭焉能不亂呢?人心又豈有安寧的一天?

施政的時候執政黨越多私心的造作,則必引起反對黨以及其支持者越多的反彈,而雙方的支持者就是在這些政黨或政客刻意的操弄之下,在各行各業全面的對立了起來,如果一方要往統一的道路走,則另一方則拼命的往獨立的方向拉,拉扯的結果就是在原地打轉,什麼事都不能做,什麼事都不好做,也什麼事都做不好,孰令致之,還不是無知的百姓自己惹出的,所以他們都要去擔負那些業障。

由於人心之貪婪與無知,所以許多不應該發生的戰爭、悲劇、人命傷亡與生靈的塗炭都一一的發生了,沒有周幽王的無知,又豈有褒姒一笑烽火台,而導致周朝滅亡的故事發生呢?沒有董卓對權勢的貪婪之心,又豈有後來三國演義那些可歌、可泣的歷史悲劇與情節發生呢?因此無為的觀念對世人是何等的重要啊。

政壇上常有人想要建立一個全民的政府,但政府不都是以某一個政黨為主體所成立的嗎?但除了這個執政黨的支持者之外,其餘的民眾並不見得願意支持這一個政府執政啊!如果是全民的政府,那麼請問政府如何策訂一種政策可以滿足那些完全對立的群眾呢?因此政治上癡人說夢話的結果,只有害慘全國人民。

但是在這個世界上難道沒有任何一種可以讓世人遠離政治惡鬥的方法或制度嗎?當然有,而且這是唯一的一種別無他路可走,世界上有一百九十餘國在實施民主政治,但是幾乎每一個國家的政壇都陷入惡鬥之中,因此「民主制度」是一種非常錯誤的政治制度,施政不能以「民」為主,而是要以「道」為主,所以只有「無為而治」的政治制度才能救世人脫離政爭的夢魘之中。

「道」就是自然,也是「無為」,而「無為而治」在佛教稱為「一念不生」,在道教稱為「中道思維」,在耶教就是指「一切交給上帝」,因此無為的中道思想就是不以執政者私心之造作來執政,一切秉持大中至正,大慈大悲、不偏不倚、無善無惡、至道至德的中道思想來施政,人民沒有冤屈就不會與政府對抗,沒有任何人有不當的獲利,那就不會有其他的人產生嫉妒心或是嗔恨心。

執政者有大公無私的中道思想,那就不會去介入勞資方面的糾紛,因為勞資本是陰陽之兩端,制定有利勞工之政策就會傷害到資本家,但若是制定有利於資本家的政策那就會傷害到勞工,所以政府只能站在中道的立場要求雙方履行自己所簽訂的契約罷了,勞工認為契約不合乎自己的期望,那就不要去那家公司工作就好了,既然已經簽署了契約就不能要求政府以公權力來壓迫資方,因此目前各國政府被勞資問題所困住,那是「有為」的結果,所以自己要吞食這一顆苦果。

在其他方面亦是如此,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一生負責,資質不好又不努力的人當然就要受窮困的果報,窮苦不是生而為人必然的結果,而是自己在許多人生重要課題中做了錯誤的判斷與下錯了決心,所以才會導致目前的困境出來,古人說的好:「老來孤獨皆因自己個性孤僻所導致」就是這個道理,所以不是每一個人老了之後都會孤獨,而是個性孤僻的人一生注定要孤獨,個性孤僻是「因」,而老來孤獨則是必然的「果」,所以他應該自負因果,而不是由政府拿一大堆人所繳的稅收,再去補助他,因而將錢填入了根本無法滿足的無底洞中。

農漁民不是三歲的小孩子,何時該耕種何時該收成他們比誰都瞭解,而臺灣什麼季節會有颱風,難道農漁民不知道嗎?這麼多年的防颱經驗難道不知道該如何防範嗎?但是許多農漁民結合自己所支持的政黨或中央民意代表,利用天災的名義來蠶食鯨吞人民繳稅的血汗錢,但豐收的時候他們有多繳稅嗎?所以順天應人的人,他們必不會被天災所傷,不瞭解大自然運化的人則必然會逆天行事。

政治人物結合貪念重的選民,以各種的名義要求政府補助、撥款、救濟或津貼,而執政黨為了選票也全面配合,這種「有為而治」的結果,獲得利益的人會食髓知味,一再的掏空政府預算,而沒有獲得實質利益的民眾則心生怨懟,如此的結果哪裡能建立一個祥和的社會與產生一些敦厚樸實的人民呢?

近幾年媒體大篇幅報導一些碩、博士犯罪、校長貪污學生營養午餐的利益、大學女生賣淫或參加幫派在餐廳霸桌討債、卸任總統或官員入獄、一大堆當選民意代表的人因賄選而被法官判當選無效,這都不是預料之外的事,就是因為他們都背道而行,我們可以看到整個世界的人民幾乎都被物慾所蒙蔽,人心皆陷溺在苦海之中,主要原因即各方面都遠離了中道之緣故,所以走進了死胡同之中。

在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不論他是什麼種族、膚色、性別、學歷與信仰,幾乎大部份的人都是惡念多於善念,私慾大於公德,因此若沒有藉修行以改變自己偏差之言行,則世人在物慾與名利的追逐之下,未來的世界環境只有越來越差,不可能會越來越好的,人民的生活品質也是會越來越痛苦,絕不會越來越快樂或幸福,因此世界各國極需要高智慧的領袖人物來徹底改變這個頹勢。

本來宗教成立之目的就是為了要讓各宗教法門那些領導者藉宗教經典教義那些假經來導引信徒或眾生悟出宇宙間那唯一的「真理」,但是未悟道的部份宗教領袖卻反而將信徒帶向宗教對抗的絕境之中,如此連藉宗教來度化眾生悟道的最後一線生機亦破滅了,因此最後還是要靠眾生自己去悟出真道出來。

在這個世界上要讓哪一個國家由以「民」為主的「民主制度」轉向以「道」為主的「無為而治」之施政方式並非是一件簡單的事,因為那等於是要政治既得利益者放下他們口中已經含著的肥肉,或放棄他們已經打拼了大半輩子的政治江山一樣,況且如果只有少數的人悟道想要以「無為」的觀念來治理國家,則光是政治既得利益者那些龐大的阻力已經使他們施政的力道減弱了不少,不是嗎?

世人被無知與業障逼向難以回頭的政治困境之路,其勢猶如已經快撞山壁的高速行駛火車難以阻止其發生,但是世人應該深切的體悟,在政治方面只有唯一的「道」才能避免政爭與對立,也才能讓世人脫離痛苦的深淵,因為若進入兩黨陰陽對抗的態勢,則政治將永無寧日,道是無極的「一」,它是水火既濟、陰陽混沌的狀態所以不會有對立的現象,但是陰陽是太極的「二」,它是水火未濟、陰陽對立的狀態,所以絕對不可能會帶眾生脫離痛苦的深淵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