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三章 - 豪賭

2019/12/06 10:43:42 網誌分類: 盡歡吧 (2) (長篇小說)
06 Dec

明空心裡禁不住千迴百轉。

----她清楚知道,對顏心羽來說,自己,明空,就是她的“劫”。

要不是明空,她還是一個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渾不知憂愁相思爲何物的采桑姑娘。

要不是明空,她就不會犧牲自己的清白,毀掉自己的名聲,當一個人人咒駡的奸妃妖姬。

要不是明空,她一定會安享平凡日子、兒孫滿堂、福澤綿長,又怎會爲了救自己而玉碎珠沉?

如果這真是上天的安排,讓顏心羽與自己在異世重活一遍,那就讓她遠離自己這個禍害,一輩子平安順利,稱心如
意。

所以,明空一下子便放開她的手。

所以,明空板著一張冷臉,告訴她:“我認錯人了!”

所以,在以後的日子裡,明空會用一千種方法,讓顏心羽知難而退,從此與自己再無交集。

明空暗暗向上天祈禱:“就讓兩人相忘於江湖吧!”


***************************************************

雖然明空從沒有向小鄺交代來歷,但聰明如小鄺,也猜得到明空的身世很不尋常。

----明空對什麼也是冷冷淡淡,但渾身散發著一種奇特的吸引力,讓人不由自主地想為她做些什麼。

小鄺眼見明空除了送客人回家外,什麽地方也不願去,只管呆在盡歡吧裡發呆,心裡總想著找個機會帶她去外面散散
心。

終於,這天休假,小鄺把明空帶到朋友試業中的賭船去。

賭船不算大,但設備奢華,而且所有賭搏遊戲皆以“復古”為題,甚具特色。

小鄺給明空五百元作賭資,讓她隨意玩樂。

小鄺和船主鳳老板在貴賓室喝茶聚舊。

過了不到十五分鐘,有人敲門進來,向鳳老板打著手勢,表示有要事稟告。

鳳老板擺擺手:”小鄺不是外人,有話直說。”

“鄺小姐帶來的女人賭「番攤」,贏了一百萬。”

小鄺張大嘴。

----年輕的朋友可能根本連“番攤”是什麼也不知道。

那是一個很簡單的遊戲,莊家在上放上數十枚圍棋,用一個小盤反過來蓋著當中部分。賭客下注後,莊家打開小
碗,以籐條點算碗內的圍棋數目。以四爲一組,到最後一組剩餘的圍棋决定勝出者;若爲剩一則一勝,剩二則二勝,
如此類推,最高一賠三。

明空以五百元開始,連中七注,短短十分鐘,贏了一百萬。

小鄺連忙走到明空身邊,把她拉過一旁。

“你在幹什麼?”小鄺跟明空耳語:“你不要告訴我,你在出千?”

“出千?”

“你不是出千,怎會連中七注?”

“不難。”明空仍是一臉淡然。

“什麼?”

“他出手太慢!”明空說:“這遊戲真乏味!”

小鄺認爲明空只是僥倖,把明空拉到“骰寶”的賭桌上。

鳳老板親自做莊。

鳳老板緩緩搖了幾下骰盅,然後放下。

明空一臉漠然,揮揮手,把剛才贏的一百萬泥碼全部放在“大”上。

鳳老板打開盅子,“四”、“五”、“六”,十五點大。

----明空賭一注贏了一百萬。

能夠獲邀在這賭船玩樂的,全是土豪一族,但明空的“運氣”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大家也無心賭錢,光圍在明空這一
桌看表演。

鳳老板倒也淡定,她再次搖骰,然後放定骰盅。

明空示意小鄺把彩金全部買“九點”。

小鄺的手微微一抖,把眼前小山似的泥碼全堆到位置上。

鳳老板吸一口氣,一把掀起蓋子----“二”、“三”、“四”,九點。

驚呼聲轟然雷動。

這一注,明空贏了一千二百萬。

“好了!不要再玩……”小鄺的話給鳳老板打斷:“最後一鋪,你勝了,我把這艘船送給你!”

“鳳老板----”

“別勸我!”鳳老板擺擺手:“我就是不信「邪」!”

“這一鋪,是「圍骰」。”明空一把拿起骰盅,“啷啷啷”地搖了三下,打開----“一”、“一”、“一”。

在場三、四十人,竟是鴉雀無聲。

“好!”不知誰喊了這麽一句,衆人登時爆出震耳的歡呼尖叫。

連小鄺也忍不住蹬上半天高。

“這賭船是你的!”鳳老板說。

“我不要!”明空冷冷吐出幾個字:“這裡沒勁兒!我十三歲以後,已不再玩這些!”

鳳老板是江湖人,一言九鼎,硬是要把賭船送給明空。

明空也是說一不二的主,說不要就不要。

她更隨手把那張一千四百萬的現金支票甩給小鄺,說賭本是小鄺的,彩金也應該歸她。

這脾性正合鳳老板口味,她誠聘明空當賭船總管,年薪三千萬。

明空搖頭說沒興趣。

小鄺給這古怪的女人搞得快要發瘋,什麼叫“視錢財如糞土”,她今天總算是開了眼界。

她苦口婆心地告誡明空---在香港這個萬惡的商業社會裡,沒錢實在是寸步難行。明空即使不為自己,也應該爲好心
收留她的江迦藍著想。

終於,明空把支票收好,拿回去交給江迦藍。

“我絕對不能收!”

江迦藍是小鄺一天之內,遇上第二個人把上千萬的現金支票當廢紙般嫌棄的人。

“你應得的。”明空說。

“不!”

“迦藍----”俞愉安拉拉江迦藍的衣袖。

“愉安,我們不能收這些錢!”江迦藍說:“明空一人孤身在香港,必須有錢傍身。”

“她也不過是僥倖得來!”俞愉安據理力爭:“她根本不需要錢,但盡歡吧需要----月底快到了,下個月的租金還未
安排好……”

----記性好的讀者也許還記得,盡歡吧的業主是江迦藍的前度永愿,她曾以低廉的租金幫助盡歡吧經營下去。兩人分手後,租金便按市價計算。

俞愉安輕聲說:“……我們的房子早已按掉,想撑也撑不下去……”

“好!”江迦藍咬咬牙:“我把盡歡吧七成的股份轉讓給你----明空,以後你便是盡歡吧的大股東……”
-待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