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第十回 審前二世設計騙害善心忠厚仁人 受二世報應

2020/01/06 04:56:16 網誌分類: 十殿閻王
06 Jan

10 今續“地府審案實錄”~第10回。盼各大德閱之,有所得,有所悟…是盼~3Q
第十回 審前二世設計騙害善心忠厚仁人 受二世報應
冥府第九殿殿前牛馬將軍 到
冥府第九殿殿前文武判官 到
冥府第九殿 平等王 降
今宵奉旨,帶文武判官及眾鬼卒押魂審案。
本案之供必費多時,故案 審時各賢若欲移可, 但勿四處走動以免有失策。
命鬼卒將罪魂押進待審,命武判四處巡視,命文判抄錄口供,請貴堂主筆司代筆,速升堂。
鬼卒..稟吾王,罪魂已跪案前 開枷鎖待審之。
冥王..跪下罪魂何方人氏?何姓名?在陽世造何業行?!一一招之勿延時。
罪魂..稟冥王,罪魂在陽世受盡苦楚死後境地更慘,今被押回陽世何由?
冥王:何由乎?乃毅善堂奉旨著作善書,以案情普化能使陽人觀之警覺免遭後輪之苦,故罪魂汝速速招之,勿招吾怒以動之重刑
罪魂..冥王啊!汝大慈大悲換別魂審罷!罪魂此苦命女何用再招?陽世無人同與罪魂般之苦,求冥王赦罪。
冥王..各鬼卒備刀,挖心抽腸,將罪魂押出堂外刑之。
魂..請慢!求冥王赦罪,罪魂願招,只求冥王准許隱名姓萬分感激也
冥王..可.速招,不得有漏.
罪魂:罪魂生於台東偏僻之山地部落,父母皆以臨時工為業,乃人稱原住民或山地仔。
罪魂在家乃長女,下有弟二人、妹四人,家境三餐不接加上雙親嗜酒如命,每領工資必痛飲如昏方罷休,故餘資三餐難渡。
罪魂自小就須照顧弟妹未曾閒息,更未入塾與聖書無緣也。
年至九歲就須操持家務並煮三餐.家中無米時就往他處偷挖蕃薯,負責照顧弟妹之生活稍有不慎不但受雙親打罵,連弟妹也罵之,使罪魂內心非常痛苦,但生於此家庭何奈!只有忍之。
待罪魂年十九時已亭亭玉立,顔貌勝於別人,村內想與罪魂相識者不少,但罪魂無意於情愛,常為己思量後路安排打算。
一日雙親突笑臉相迎告訴罪魂,有人出厚禮為娶於汝且雙親已收聘金。
罪魂聽後萬分驚訝!就問對方何名姓?從何業又貴庚?雙親答之,年六五家財萬貫乃台東有名紳士,是汝之福氣啦!罪魂聽後已知何人,氣怒雙親不顧罪魂前途,如此歲數更勝於雙親之齡,且是地方黑道之首腦此情何堪?罪魂極力反對但雙親卻意樂歡喜。
逕辦訂親與結婚一併舉行。
罪魂雖極言反彈但無效,罪魂只好緘口受之心中自按一計進行。
於婚期前二天之夜,邀鄰友為伴帶罪魂下山往台中暫避之,罪魂並叮嚀友伴不可洩漏蹤跡,罪魂只盼自力更生能 有成功之日。
但都市人情淡薄,罪魂人地生疏加上目不識丁,何人欲雇?只好暫時替人洗碗換得三餐再擇機另找工作。
有一夜,罪魂在洗碗時,忽見 四位年輕彬彬氣質之男向罪魂打招呼,罪魂亦對其回禮。
此後這四位顧客從不缺席,由生至熟漸常閒談。
四位顧客似好心介紹罪魂至茶室為雜工小妹,工資多且另有小費可得。
時歷半月,罪魂每見店內小姐得財似水常袋滿而回,罪魂羨慕心動就洽詢當時領班,能得引進?此後正式入火坑。
日久方知此業苦澀,原來四位介紹人乃幕後頭家, 專門引騙無知女子入此坑也,罪魂幼稚以為表面嘻笑功夫而已,怎知層層蹊蹺前途盡廢,内中所賺 之錢須先三分一分扣押.
一分供其抽成,罪魂所得只三分其一而已。
初時以為貴人之四位,乃專門吸人血之惡質人也。
罪魂想離開卻受其恐嚇,若敢逃之必斬腳筋、斷手骨若不信可試之,罪魂因無知不識而涉此社會黑暗之面.
無奈只好忍受暗自流淚,有時思念故郷雙親與弟妹,欲匯錢又怕雙親得知住所,只有孤獨過著暗淡的日子。
每日過著非人之生活,使罪魂心病 與身病交雜.不久罪魂形似皮包骨,如此相貌接客漸少罪魂也落得輕鬆.
但卻受四位狼人每日打罵,更規定若收入如此以後必斷三餐。
罪魂如行屍走肉般過日,此已非單純茶室招待小姐,以然是夜市賤賣妓女也,罪魂愈想愈怨嘆,何以命至如此?一日巧逢一多情客,多次相識互而動情,此客表明欲娶罪魂為妻,罪魂萬般歡喜,一心只想離開此地是幸也,故未深思考,就答應。
罪魂暗自慶幸夢想若能重新過日,應如何規劃美好將來。
然世情難料,自罪魂贖身後並無進其家門,只安排於外每日來似霑醬油般,罪魂心內有數此謂藏嬌也,罪魂也自認命能安定就可以。
怎知一日罪魂正午睡之時,一婦人帶同三名大漢不明原由出口就罵,三大漢直接搗毀家中大小物品,使罪魂莫名其妙?待其婦氣消隨即揚長而去.不一時無緣尪就踏入門,安慰重新再買再另安置,其時罪魂方知剛オ婦人乃正室也。
罪魂知 其有家室後就吵鬧 要分手,但無緣尪怎肯放手,因其花在罪魂身上之財已不少,何況剛贖身怎肯放棄。
此後罪魂與無緣尪見面就吵就罵。
一日罪魂心生狠心之計,欲置無緣尪於死地再遠走高飛,自認天不知地不覺也。
一日無緣尪再次入門時,罪魂就說今日心情好,何不飲酒增加情趣?無緣尪無疑即答應,罪魂將預藏之藥滲在其杯內。
未三杯無緣旭就昏睡,漸喪失其神而後心跳停止。
罪魂將其身上錢財全部搜拿並逃回山上,未三天警察就逮捕罪魂歸案。
因証物齊全故罪魂被送法院審理。
不久以殺人罪被判無期徒刑。
罪魂入獄中十七年假釋回家,雙親與弟妹皆拒認不理。
罪魂心灰意冷再次入火坑操持賤業而生活,過著非人之生活也。
罪魂如此有一日無一日的過了五年多,得肺病再拖延年餘一命別世。
此生點點滴滴毫無虛言,請冥王定奪。
※ 冥王.. 罪魂不知冥冥中世緣之機。
不受父母安排,依環境依緣償還業債,前業未消更造新業,必然世世受業報也。
罪魂於孽鏡前再招二世之行,勿延時。
罪魂..冥王呀!冥王!罪魂前世已悽苦萬分,前二世必然作惡多端,求冥王赦罪,勿再招供可否?
冥王:未招二世難啟其機,勿再誤時速招之否則重刑施之。
罪魂:既如此罪魂願再供之。
罪魂乃明朝人氏今廣東之地,自小深研孟書孔冊 自是恭禮於表,所謂言談人皆能信之。
每日無何所事,偶以寫字為生,所賺銀兩皆用於酒杯內,故所交皆酒桌之友。
一日於村內偶逢交一友其家富而有餘。
常思學道且有志為善。
罪魂知其仁德以為弱點,常對此友佯稱某家困窮,某家急難须救濟,且罪魂殷勤代其施善。
長時如此,罪魂就靠其為生, 每囊空銀盡時皆以此騙之,錢財取得隨即痛飲但難支久長。
有時友人明知佯稱但也施之,使罪魂認為於此可加大文章。
既然友人一心思於仙道,何不用計策得其家產,遂買通一酒友而裝成一仙長,細則罪魂自有安排。
罪魂續而備鉛劍一隻、葫蘆一個、柳拐一枝、道衣一件、草鞋一雙,備妥就叮嚀酒友假扮仙長於山野遊走,罪魂再引友人共遊相會之,計之而行。 當罪魂與友人同遊郊野之時偶見一仙長閒散,友人興致則問罪魂,前老者貌如仙道汝可否向前請問?
罪魂則佯稱未見有人也何來道仙?
莫非 汝慧眼有開與道有緣,何不轉求仙長替吾開慧眼同能見其仙蹤。如友人所求假仙舉手亂畫為罪魂開天眼。
罪魂亦配合神情驚奇萬般歡喜,友人更深信之即懇求仙長回寒舍供養並求賜仙道。
仙長假意推辭但友人卻下跪誠求。
其實假仙長與罪魂卻是內心歡喜,仙長勉為答應回宅受友人供養。
當夜互訴心聲假仙長趁機開示:「汝俗情重欲求道不易,何不將財產交於汝友再隨吾回山鍊丹修身,以修回真體也。」
友人則答可以但部份財產應分於弟,待交待清楚再隨仙長回山修練。
然假仙長隨怒言喝之:「若如此執 礙難斷吾先回也。」
友人卻急答:「仙長不可怒,吾願速随仙長回山,一切就交由友人處理之。」
假仙與友人即起身同回,罪魂卻假意難捨而流淚其實內心非常歡喜,手中已得地契、錢財天賜也。
待假仙帶友人回山時就對友人說:汝俗情未斷,先於此靜思三日夜不得離開,為師三天後再來,到時汝可修仙道矣! 友心誠無疑故靜坐待之。
教示話畢酒友假仙走得快,半路就將道衣、柳拐、鉛劍一一棄之直奔罪魂之處同分財產。
罪魂就將其 地分半,所餘一半分與酒友。
然世事難料,罪魂坐享友人之財三年餘。
一日假仙酒友來訪共議結伴往山上,看友人之骨骸可有餘?兩人歡喜上山。
不可思議友人竟然仍端坐在固處,衣飾如前顏色更有亮光,並說三天已到否? 就此化而不見。
嚇得罪魂與酒友抱頭而回,此後罪魂既生病不癒,不久別世矣!
罪魂被押至冥府長期受著萬般苦楚,更朝換代方再轉前世受業障也。
冥王",汝可知被罪魂汝等陷害奪財之友今何在? 乃已修證之“清心”道人也.享年三百二十七歲,乃至汝上山之日也。
汝棄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整數,乃“清心”道人之歲數也。
今勸世人勿害人害己,其好善被騙弄假成真。
罪魂陽世短短數十年,造作惡業積疊換得冥獄數百年之刑,其業三世難償也,
※ 勸世人醒悟之,錢財取之有道方為正道也命鬼卒將罪魂戴上枷鎖押回冥府
。 。。。。。。10回完 。。。。。。。。
篇後語…
感情的業力:戀愛是美好的,初戀如果是妳成為眷屬的最終戀情,那是情感業力最輕的人,在此祝福您!有人想找一個好的歸宿,也誠心誠意付出 感情,卻常常是吵吵鬧鬧結束,一次又一次,生活情緒起起落落,到最後 要愛也不是不愛也不行,更引動血光之災,這是情業重為情所苦者。
或有一夫多妻<藏嬌多>者,雖妻、妾各安排異地妥當也相安無事,主事者又樂於為情奔波,腦袋腦波不息自招情擾者。
或有因果業力介入雙方,每當兩人相聚時不經意一句話,突然蹦出火花大吵一架就離開,離開後不久雙方思憶對方進而聯絡又在一起,如此老劇常演聚散離合還是他們兩個,此為情業糾纏心中者。
世間男、女何止千萬,感情路上卻只有兩種,離與合。
人與人相處盡道義即可,世世的輪迴路上自然随緣,莫湛執著方是
。 。。。10。。完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