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反色情淫亂

一的法則 第七場集會

2020/03/11 19:36:50 網誌分類: 一的法則
11 Mar

RA,第七場集會 ▲
1981年1月25日

RA:我是Ra,我在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向你們致意。

我現在開始與你們通訊。

發問者:你上次提到星際聯邦有許多成員,有哪些服務途徑,或服務種類提供給聯邦的成員?

RA:我是Ra,我假設你指的是我們聯邦可以提供給人的服務,而不是提供給我們使用的服務。我們所能提供的服務相等於呼求的平方*除與尚未領悟萬物合一的自由意志。

(*注:原文寫做square,但其實這個字眼並不恰當,隨後章節會有更進一步的說明。)

發問者:從這點,我假設你目前與地球接觸的困難來自於這裡混雜的人種,有些覺察到合一,有些則沒有,因為這個原因,你不能公開給予你們存在的證據,這樣說對嗎?

RA:我是Ra,我們必須整合你們社會記憶複合體的所有部分,因為你們目前還在幻象的分離型態中,整合的結果可以視為我們所能服務的極限。我們很幸運,因為服務法則(LawofService)將呼求的慾望乘以平方,否則,我們無法在這個時空點存在,簡短地說,你基本上是正確的。 ”不能”並不是我們對你們的基本思考態度,毋寧說是考慮最大的可能性。

發問者:乘以平方,你的意思是如果有10個人呼叫,10的平方是100,就得到100的服務?

RA:我是Ra,這並不正確,平方總合是依序從1,2,3,4做加倍運算。

發問者:如果地球上只有十個人需要你的服務,使用這個平方法則,你如何將會計算他們的呼叫?

RA:我是Ra,我們會從1開始,依序加倍10次。

發問者:計算的結果是多少?

RA:我是Ra,結果有些難以傳遞,答案大約是1012,因為呼叫的個體有時候並未完全統合在一致的目標中,因此乘冪的總數會稍微減少。其次經過一段時間,會產生統計上的損失*。

(*注:詢問原作者之後,小弟覺得平方法則應該改名為2的n次方法則,就容易理解多了,210=1024,1024–12=1012,12就是Ra所謂的統計損失^_^)

發問者:目前在地球上,有多少人正要求你的服務?

RA:我是Ra,目前我個人被35萬2千人呼叫;在整個存在個體的範圍裡,星際聯邦則被6億3千2百萬人所呼叫,這些是簡化過的數字。

發問者:對那些數字你能告訴我應用2的n次方法則的結果是什麼?

RA:我是Ra,計算這些數字是沒有意義的,數字會非常龐大,無論如何,它們購成一巨大的呼叫,我們全體都能感覺到,聽到那壓倒性的憂愁,急切需要我們的服務。

發問者:呼叫的數量要到什麼程度,才足以使你們公開地來到地球?需要多少地球個體呼叫聯邦?

RA:我是Ra,我們並不以呼叫的數量來計算光臨地球的可能性,而是以整個社會群體的共識來決定。迄今,只有孤立的個案曾發生*。

在這些個案中,服務造物者的社會記憶複合體看到這個機會,然後在土星議會上提出計劃,如果議會通過這提案,地球被隔離的狀態會被暫時解除。

(*注:意指幽浮史上曾發生的一些接觸個案。)

發問者:關於星際議會(Council),我有個問題:成員有哪些人,以及議會是如何運作的?

RA:我是Ra,星際議會的成員有的是來自星際聯邦的代表,有的是來自你們的內在次元負責你們的第三密度。名字並不重要,因為他們沒有名字。你們的心身靈要求名字,因此在許多情況,成員會使用與自身調和的振動音當作名字。然而,名字這概念並不存在於星際議會中。如果你們需要名字,我們會嘗試說,雖然並不是所有成員都有一個選定的名字。

恆常參與星際議會集會的主要成員有9位,但其中人選不定期會更換以保持平衡,為了支持這議會,有24位個體提供他們的服務,這些信實的個體看顧著議會,他們被稱為守護者(Guardians)。

星際議會的運作方式,你們會稱為心電感應,與太一或9位的合一接觸,彼此的變貌(distortion)和諧地調和在一起,好讓一的法則能輕易地蔓延。

當一個需求的思想升起,議會保持這需求的變貌,然後加以平衡,最後建議應該採行的適當行動,這需求包括:

一,許可一個社會記憶複合體進入星際聯邦。

二,提供協助給哪些不確定如何幫助自己社會群體的人,前提是他們的呼求符合

一的法則。 。

三,議會內部需要裁決的問題。

上述是議會顯著的任務,如果他們有任何的懷疑,可以連絡那24位守護者,然後他們會提供共識/判斷力/思考過程給議會做參考。然後議會再做進一步考量。

發問者:你提到了九位坐鎮議會的成員,這’九’跟這一本書中提到的’九’是一樣的嗎? (發問者手指向Uri一書。*)

(*注:跟原作者查詢後,得知這本書URI由AndrijaPuharich在70年代撰寫,在

Amazon。 com可以找到二手書。目前已經絕版。 )

RA:我是Ra。九人議會的信息以半純粹(semi-undistorted)的形式存在於兩個主要來源,一個叫做Mark,另一個叫做Henry。

發問者:你提到的兩個名字,全名是否為MarkProbert與HenryPuharich?

RA:我是Ra。你是正確的。

發問者:我對於UFO與地球的接觸很感興趣,我個人以為這是一種外星廣告。在過去30年間,星際議會似乎曾多次解除地球的隔離狀態,這似乎是一種廣告形式,好讓更多人得以覺醒,我說得對嗎?

RA:我是Ra。我們需要一些時間解開你心智的概念,將你的詢問重組為適當的形式,請忍耐我們一下。 。 。

首先,在你所提的時間範圍內,土星議會並沒有多次允許隔離狀態之解除,確實

有些外星人降落,他們來自獵戶星座群(thegroupofOrion)。

其次,土星議會並未允許外星人居住在你們之間,但曾允許一些外星人以思想型

態出現在一些有眼看見的人面前。

第三,你假設我們在做廣告的想法是正確的,當第一個核子裝置被開發使用的時候,星際聯邦允許成員看顧你們人類,因此發生一些神秘現象,我們希望能藉由這些現象讓你們覺察到無限的可能性,唯有當你們人類掌握無限的觀念,通往一的法則之大門方會開啟。

發問者:你剛才說獵戶星座是某些UFO接觸的源頭,你能告訴我一些這類接觸的事情,及其目的?

RA:我是Ra。我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壞/好的動機*,這個例子是阿爾道夫(注:即AdolfHitler),他的意圖是選擇社會中的精英份子,然後透過各種方法,來奴役那些他們認為的非精英份子。這個概念是將一個社會群體的’雜草’去除,然後納入帝國的勢力中,這就是獵戶群體形成帝國的過程。

他們所面臨的問題是由分離概念所引發的隨機能量釋放,換言之他們的成員間並不和諧,這是他們的一個弱點。

(*注:在RA資料中常常可看到xx/yy的詞彙,可以解釋為xx為主,而yy為反面或對應的部分。有平衡的意味。)

發問者:獵戶星座團體的密度是什麼

RA:我是Ra。如同星際聯邦,群體間存在不同的密度,在獵戶團體中極少數是第三密度,大多數是第四,第五密度,以及少數的第六密度成員。他們的數目大概是我們的十分之一,這是由於靈性熵(spiritualentropy)導致他們的社會群體持續地崩解。然而他們的力量跟我們是相等的,一的法則並不偏愛光明或是黑暗,同時提供給服務他人與服務自身兩種群體。無論如何,服務他人結果也將服務自身,對於尋求智能無限的個體而言,能夠保守並和諧他們的心。

透過服務自身來尋求智能無限的人會創造出等量的力量,但如我們方才說過的,由於分離的概念導致他們面臨恆常的困難,因為服務自身暗示著以權力勝過他人的想法,這過程削弱,甚至解構獵戶群體收集到的能量。

我們提醒你注意,並仔細地思索這件事:一的法則提供給任何社會群體使用,只要他們決定共同為某個目標奮鬥,不管是服務他人或服務自身,一的法則開始運行後,空間/時間幻像被當做一種媒介提供人們自由做各種選擇,發展可能的結果。藉此,所有個體得以學習,不管他們尋求什麼,所有個體學到相同的東西,有的進度快,有的慢些。

發問者:以獵戶團體的第五密度成員為例,他們在成為第五密度之前,是處於哪一個密度?

RA:我是Ra。通過密度的進程是連續的,一個第五密度的社會群體來自於第四密度的收割,然後許多心/身/靈個體展開融合聚集,結果有無限多的可能性。

發問者:我試圖了解像獵戶星座這樣的團體是如何進步的?比方說,如果你處於獵戶群體中,選擇服務自身,要從第三密度進展到第四密度,需要哪些學習?

RA:我是Ra。這將是器皿容量能允許的最後一個問題。你應該還記得我們曾經提到一些不尋求服務他人的個體依舊能找到並使用智能無限的大門,(注:請參考第四場集會)這一點在所有密度中都是真的,至少在這八度音程宇宙是這樣的。一個生命會被收割是因為他們能看到並享受所在密度的光/愛。那些找到光/愛,愛/光的個體,縱使無心於服務他人,依據自由意志法則(LawofFreeWill),有權將這光/愛使用在任何目的上。此外,有些研究系統允許分離的追尋者進入這些大門。

這種研究跟之前我們提過的方法同樣困難,但還是有人以堅忍不拔的精神追尋這條路徑,就好像你渴望追求服務他人的困難路徑。對於一的法則而言,它看待服務自身與服務他人是一樣的,因為所有個體不都為一?如果你能領悟一的法則之本質,你會明了服務你自己跟服務他人其實是同一件事情的兩個面相,

此刻,我們願回答你可能有的簡短問題。

發問者: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做的好增加這器皿的舒適度?

RA:我是Ra。你可以做一些小的調整。不過,我們已經能以最小的扭曲程度使用這器皿,並且不使器皿精力消耗殆盡。

你有更進一步的問題嗎?

發問者:我們不願使器皿勞累,多謝你。我們下次集會再從這裡繼續討論。

RA:我是Ra,我在太一無限造物者的愛與光中離開你們,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與和平中歡欣鼓舞。天主與你同在。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