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大新聞.小花邊

2020/03/12 04:13:04 網誌分類: 生活
12 Mar
          香港媒體對於新聞取材的標準真的愈來愈奇特,市民想看想知的事情,總是被忽略或者被低調處理,干卿何事的雞毛蒜皮花邊,卻常被煞有介事地吹成頭條大新聞。順手拈來,就有兩個現例,都是關於香港警察。

          警務處副處長郭蔭庶日前出席瑞士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澄清外界對香港警察不實的「警暴」指控,指自去年六月「反修例」以來,暴徒肆意破壞公共設施、襲擊警察和「私了」不同政見人士,警隊一直站在最前線止暴制亂,卻不斷遭人以「警暴」抹黑,郭Sir強調沒有人可凌駕法律,只要有人犯法,警察就要將他們繩之於法。

          鏗鏘有力的發言,加上是香港警隊第一次有代表在聯合國人權會議發聲,我們的媒體,卻把這消息採取最冰凍的冷處理,明明一單大新聞,卻被零星報道成小花邊。

          我想起,大半年前香港一個三線歌手何韻詩在聯合國同一會議上發言要求聯合國把中國除名,那段新聞竟然被鋪天蓋地由朝播到晚,翌日、後日、大後日再找人評論一下又重播再重播,一個連香港樂壇都代表不了的人,在日內瓦發個言都可以如此轟天動地,但一個正正式式的香港警察、警隊二哥,以「中國」代表身份,站在世界舞台發言,竟被媒體冷待,香港新聞界那種立場先行「大細超」已切切實實把專業蒙蔽。對比起郭蔭庶副處長上聯合國,同期另一宗芝麻綠豆事件反而被炒得鬧哄哄,那就是一名有線電視記者在將軍澳採訪暴亂期間被防暴隊員以盾牌撞跌,不但新聞界群起批鬥,記協也第一時間跳出來譴責又譴責。

          我記得新聞前輩曾經教過我:記者的新聞不是新聞。你在採訪期間被騙也好、被不禮貌對待也好,頂多可以在新聞後記寫兩筆,或者自己跑去找有關方面投訴,記者要報道的是新聞主體,不是記者自己的故事。

          新聞本是報道市民大眾關注的事,記者被盾牌撞跌老老實實關市民乜事?

        屈穎妍
回應 (5)
我要發表
jacky
jacky 2020/03/15 05:21:35 回覆

電力公司都分幾份.  一個產電, 一個輸電, 所以有電力運輸網絡公司, 簡稱電網.  香港電台也可以依這個概念來處理.

jacky
jacky 2020/03/15 04:49:34 回覆

把香港電台一分為二. 一邊是做廣播職能, 另一邊担負製作職能. 廣播前有一個比對, 查看節目是否合乎香港電台約章. 如果香港電台的節目仍然無理據無事實跟政府對著幹, 跟外國勢力互相呼應, 政府可考慮把製作部份私有化或裁撤掉, 製作改為外判, 節目繼續廣播.

jacky
jacky 2020/03/15 04:38:02 回覆

為什麼傳媒帶有強烈的政治立塲?  i-cables news 的新聞報導8個月來從未曾稱呼那些黑衣兵團做暴徒, 而且極力淡化他們破壞性行為, 委過於警察. 如果去年的暴動是一塲政變, 比對下來, 傳媒不獲續牌變得不是大事. 夠惡才見效, 例如北角.

愚公
愚公 2020/03/12 17:43:18 回覆

浸大陳乐行涉非礼同單位女子,一眾報章均冇報導!亦冇查証!當冇發生!

愚公
愚公 2020/03/12 17:41:09 回覆

浸大 「陳樂行」 涉非禮同單位女生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