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穎妍
屈穎妍
屈穎妍

世上最溫柔的酷刑

2020/03/17 04:13:50 網誌分類: 生活
17 Mar
          警察朋友告訴我一段真實場景,類似對白這幾個月在警局屢見不鮮……

          CID跟被捕孩子落完口供,大家都有點餓,有人出去買了雪糕回來,CID分了一支甜筒給眼前的被捕少年:「食啦,無毒㗎!」

          CID問舔着雪糕的少年:「阿Sir待你如何?」「OK啦。」

          「阿Sir有沒有打你?」「沒有。」

          「阿Sir有沒有強姦你?有沒有雞姦你?」「沒有。」

          「那麼阿Sir是不是黑警?」「你好人啫,我好彩啫!」

          即使經歷過、即使被善待過,他們仍然堅信,「警暴」是存在的,有人真的被強姦,有人真的被折磨,只是他好彩,沒遇上。

          有警察拉了孩子回來,疑犯挺着胸合起眼說:「來吧!」執法者問:「來甚麼?」「打我!」「唉,我真係冇你咁得閒!」

          最近看到《蘋果日報》報道一名因涉嫌襲擊街坊被捕的議員助理Miss Pun,在長沙灣警署被扣留十二小時期間所受到的「酷刑」,竟然是「警員不斷朗讀屈穎妍的著作」。

          早知道香港警察文明,沒想到已文明到這個地步,就是給被捕疑犯朗讀益智文章,陶冶心靈,洗滌腦袋。如同唐三藏給孫悟空唸緊箍咒,如果朗讀都是一種極刑,那肯定是世上最溫柔的酷刑。

          實在要多謝這位有才的警察,我更要借此機會多謝每一位讀者。最近我把近期關於黑暴的文章結集成書,名為《一場集體催眠》,好多人一看到書名就點頭認同說:對了,對了,這八個月,就是催眠,就是邪教!

          小書才出版三星期,已翻印第六版了,疫情之下、政論題材,竟然有這種銷量,是奇蹟,更是民意。

          那天,幾個退休警察幫忙組成陣容鼎盛的「運書隊」幫我把新書車給警察訂戶,「運書」隊員一位是捉拿葉繼歡等大賊的神探林桂彬,一位是一九六七年在沙頭角與華界民兵槍戰的港警Gilbert Jorge,他們走過香港最動盪的年代,他們用經驗為黑暴下判詞:所有暴動都有完結的一天,而所有亂局最後都是由執法者來終結收拾。香港人,等着瞧吧!

        屈穎妍

        
回應 (1)
我要發表
不再沉默
不再沉默 2020/03/18 13:14:39 回覆

政府一開始打輸了輿論戰,不得不承認輿論對人的影響很大,當立場根深蒂固,很難去動搖。

不過,政府也非戰之罪,要打輿論戰,錢從可來?政府不能開一個公關部搞文宣,這是被動之處。。。

唯有等更多的事實公諸於世,才可扳回一仗。世事往往造謠容易闢謠難!

公道講句,政府有吾完善的地方,但做得好的地方更多,希望大家都留意一下美好的事,多一點包容與諒解。我只是一個小巿民,就是吾抵得一些人一味抹黑造謠,所以才 “不再沉默”。希望更多志同道合者能站出來,團結一下。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愚公
愚公 2020/03/26

点止出街有事,就算唔出街,D賊仔知道冇警時代就姦淫搶刧爆格乜都会 {#icons_boy8}

不再沉默
不再沉默 2020/03/26

支持繼續嚴正執法!

有d人吾鍾意警察,要解散警隊。其實大家有無想清楚,無左警察會點?前排未有疫情,還日日示威時,警察忙,嚴重嘅咪搞到罪案率上升,輕則處處違例迫車。

無左警察?我念我都要食定夜粥先敢出街,吾係望多兩眼都被人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