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otaoba
taotaoba
taotaoba

謝謝妳沒有愛上我

2020/03/26 17:52:05 網誌分類: 愛情
26 Mar

謝謝妳沒有愛上我

 

印象中,妳最後壹次提起他,是去年的六月十三號。

 

我之所以能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前壹天正好是壹個朋友的生日,他請咱們去他家慶生。慶生嘛,無非是吃飯喝酒玩遊戲,咱們也不例外。我記得當時玩的是真心話大冒險,輪到妳時,大家逼妳選擇了大冒險,因為妳的真心話啊,實在是沒有什麼爆點,誰不知道妳心裏除了他就再沒別的事了。

 

自然,為妳量身定做的大冒險也和他有關:給他壹個打電話。其實這也不算什麼大冒險,但放妳身上就是了,畢竟妳已經忍著兩個月沒有聯系他了。當然,這兩個月裏他也沒聯系妳,就像妳說的那句“早就料到了”。其實我們能看得出來,雖然妳嘴上說“我好不容易忍了這麼久,能不能換個題目啊”,卻還是掩蓋不住心裏的竊喜,不然妳為什麼緊緊握著手機,生怕別人搶去了似的。

 

妳太需要壹個理由了,以至於上天都感知到了妳的心意,特意為妳安排了壹場命中註定。就在妳壹邊努力假裝著不情願,壹邊做好準備撥號時,妳的手機響了。妳盯著來電顯示,瞬間捂住了嘴,擡起頭驚慌失措地看著我們。那時我們便明白了,是他打來的。妳在我們的起哄聲中壹躍而起,跌跌撞撞地跑進衛生間,去享受上天為妳的日思夜想準備的這份大禮。

 

那天妳在廁所裏躲了很久,久到接近淩晨十二點,我們在蛋糕上插蠟燭還沒出來。我們也不知此刻廁所裏是什麼氛圍,不確定該不該叫妳,誰知妳發現客廳裏閃爍的燭光,自己跑出來了。妳面色紅潤,雙眼放光,三兩步飛到我們跟前,吆喝大家壹起唱生日歌,說別誤了許願。我們這才松了壹口氣。

 

截止到那壹天,妳已經整整喜歡他七百二十四天了。我又壹次記住了這個數字,不是我記性好,而是妳自己喊出來的嘛。那晚給朋友過完生日,我送妳回家的時候,剛走上妳家附近的壹座天橋,妳突然扒著橋沿,撕心裂肺地向橋下的車水馬龍喊出724這個數字,喊完之後便蹲下來嚎啕大哭。

 

說實話,我當時並不知道妳是什麼心情,畢竟女孩子最開心和最難過的表現是壹樣的。那句七百二十四,我第壹反應是妳算出了此刻的車流量,以為妳因為那通電話大喜過望以至於天門開了竅,誰知妳卻在稍稍平靜後,說,他跟別人在壹起了,打電話是特意告訴妳壹聲。他說,“我當然要告訴妳啦,因為我心裏有妳啊”。

 

“誰要他心裏有我啊,我要他心裏有我嗎。”

 

妳哭著問我,問完哭得更兇了,把那位在天橋上賣襪子的大嬸都嚇得提早收攤了。我盯著大嬸的背影,不知該不該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但我怎麼會沒有答案,妳是要的,妳當然要他心裏有妳了。

 

過去這兩年多裏,妳曾無數次向我提起他,完後總會小心翼翼地問,妳說他心裏有沒有我。我若是回答有,妳就會哈哈大笑,小傻逼似的手舞足蹈,我若是故意不回答,妳就會目露兇光,大姐頭似的勸我要想清楚。嗨,其實我也挺納悶的,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和別人在壹起。從妳跟我講的所有有關他的事情來看,他心裏肯定是有妳的啊。

 

妳剛認識他的時候,就喜歡上他了。因為他的笑容。只不過妳那時沒意識到這是喜歡,只覺得愉悅,畢竟笑起來好看的人長得都不會太差。後來當妳終於承認喜歡的時候,曾費盡心思要對我描述他的笑容,妳想了老半天,終於紅著臉說,“就像天使壹樣”。我都要吐了好嗎,忍了老半天才擠出壹個菩提老祖被三昧真火燒著手的表情,點著頭說,哇哦。妳沒有理會我的嘲笑,繼續恬不知恥地說,他每次見到妳都會笑,笑容和其他人完全不壹樣,除好看之外,似乎是在用笑容對妳說,見到妳我很高興。

 

壹個心裏沒有妳的人,怎麼會見到妳很高興。

 

妳剛跟他熟悉的時候,就愛上他了。因為他的善解人意。那次妳們決定去公司附近的餐廳吃飯,在路線上發生了分歧。他建議走大路,妳卻說橫穿社區比較近。那個社區很大,左拐右拐要十多分鐘,好不容易走到了妳才發現,社區那頭的門被鎖上了。返回路上,妳在心裏把自己罵了十幾遍,像是犯了什麼彌天大罪。妳知道他不會埋怨,但妳更怕他安慰,壹安慰就說明,他已經發現妳的蠢了。結果,他走著走著突然說,我給妳講個笑話吧,還沒等妳反應過來就開講了:從前,有只小兔子……妳當時都快哭了,不是因為笑話不好笑,而是因為感激,感激他什麼都沒有說。

 

壹個心裏沒有妳的人,怎麼會有心善解妳的意。

 

於是,妳從此便相信了,相信他心裏是有妳的,相信他和妳壹樣,正承受著相思的煎熬,正享受著曖昧的甜美,默契地和妳壹起制造著無數相愛卻不說破的樂趣。不然,為什麼妳跟他表白說我喜歡妳時,他會回復我也是呢。雖然那天是愚人節,但他跟妳壹樣,都是真心的,對吧。妳們啊,就是天造地設的壹對,表不表白又有什麼關系,說不說破又有什麼意義,妳們可是對方命中註定的靈魂伴侶,從見到彼此第壹面的那壹刻起,妳們就互訴此生了呀。

 

雖然妳這樣想著,但心裏還是有壹丟丟委屈的。這壹丟丟委屈太無關緊要了,妳甚至都不好意思說出口。可我還是看出來了,在妳激動地描述著妳們倆有多要好多默契,多心有靈犀的時候。妳壹邊把妳對他的付出輕描淡寫,壹邊將他對妳的付出添油加醋,好讓自己顯得沒那麼壹廂情願,好讓我們所有人都陪妳壹起證明,他心裏的妳和妳心裏的他壹樣重要,不是嗎。但妳自己是清楚的吧,無論妳怎麼掩蓋,都掩蓋不住讓妳心裏的那壹丟丟委屈。那就是,為什麼他不能像妳壹樣,表現得再明顯、再多壹點呢。

持久液 持久藥  德國必邦 美國黑金  2h2d  綠騎士   必利勁 必利吉

“是我太貪心了嗎,嗯,壹定是我太貪心了。”他能偽裝得這麼好,是因為他畢竟是男孩子嘛,男孩子把有些事藏在心裏是再正常不過的了。每每感受到這種委屈,妳便會這樣安慰自己。可這樣的自我安慰,壹開始還能瞞得住妳自己,越到後來就越不起作用了。於是在某壹個不知名的晚上,妳的心裏突然蹦出壹句足以令妳窒息的話。

 

或許他並不喜歡妳,至少不是妳喜歡他的那種喜歡。

 

我的天啊,妳壹想到這句話,當下就傻眼了。妳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像是從噩夢中驚醒壹般心跳不止。妳慌忙翻出手機,從第壹條開始看他和妳的聊天記錄,在他的字裏行間裏尋找著他也喜歡妳的證據。若是放在平常,妳是最愛看妳跟他的聊天記錄的,看壹眼安心壹眼,妳是沒見過妳那時的表情,嘴角就快要咧到耳根了,還會發出低能兒壹般的笑聲。但是今晚,這壹切都對妳不起作用了。妳越看越膽戰心驚,越看越不知所措,因為妳發現了壹個往常從來沒有註意到的問題。

 

妳曾對我說過,說他很貼心,每晚和妳道安都不是以簡單的晚安二字敷衍了事,而是勸妳別睡得太晚註意身體,或者祝福妳壹定要做個好夢。這些曾經都是他與眾不同、並對妳情深意重的鐵證,曾經是妳每天最期待的壹個日常環節。但今天妳卻發現了,發現每壹次的睡前聊天,都是妳主動發起的,而每壹次的道安,都是他主動的,在妳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在妳把話題往更曖昧的方向牽引的時候。於是,妳終於明白了,明白他的那些貼心的晚安所表達的不是關懷和在意,而是壹次次讓妳深感幸福的婉拒。

 

大概就是因為這件事吧,妳決定不主動聯系他了。但妳的不聯系,多少也有些目的不純。妳不是因為看明白了決定放棄他,妳啊,壹半是賭氣,另壹半是考驗,考驗妳如果不聯系他,他會是什麼反應。誰知他什麼反應都沒有,甚至沒有發現妳在賭這口氣,他還是會像往常那樣善解人意,還是會用“像天使壹樣”的笑容跟妳打招呼,只不過,除工作之外沒有壹次主動聯系過妳,沒有壹次主動問過妳幹嘛呢,沒有壹次跟妳說過晚安。雖然妳嘴上笑嘻嘻說著“早就料到了”,但心裏,早就疼死了吧。

 

終於,他聯系妳了,在那天的那位朋友的生日上。他告訴妳說他跟別人在壹起了,打電話是特意告訴妳壹聲。他說,“我當然要告訴妳啦,因為我心裏有妳”。那時妳才明白,原來他心裏真的有妳,就像妳心裏有妳的喜歡的印花奶茶杯、熊貓抱枕、彩虹雨傘壹般,有了能讓妳感覺到心情愉悅,生活美好,時間壹長甚至會越來越親切,越來越離不開。

 

但沒有,也不是活不下去。

 

那天晚上,是妳最後壹次提起他,這最後壹次長達五六個小時。妳壹邊哭壹邊拽著我找了壹家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對我說他說到了淩晨六點。其實我知道,妳是說給自己聽的,幫自己梳理清楚頭緒。在這裏我要申明壹下,那晚我那些時不時在眼眶裏打轉的眼淚,不是因為感動,而是因為憋了壹晚上哈欠沒敢打——好啦好啦,也有心疼,這是實話。

 

我心疼的是妳的聰明。妳實在是太聰明的女生了,因此沒有因愛生恨,沒有不顧壹切,沒有借愛情的名義幹出人間醜事。我之所以心疼妳,是因為妳只是躲在壹個麥當勞餐廳裏哭了壹晚上,然後就將往事徹底流放到了黎明。

 

妳說其實妳早就發現了,只不過今天才敢承認。承認妳在他心裏,和別人是壹樣的。承認他對妳,也和對別人是壹樣的,壹樣的美好,壹樣的溫柔,壹樣的善解人意,那個像天使壹樣的笑容,壹樣也會笑給別人看。而妳卻不小心中招了,因為妳的人生裏從未出現過這樣壹個人。妳突如其來的愛情,源於妳孤陋寡聞的懵懂前生。但妳的中招是心甘情願的,因為這個人給妳的感覺太好了,這個人讓妳的生命突然有了光。妳生怕這些光不見了,所以妳只能選擇否認自己,選擇對那些早已想明的道理和早已察覺的證據視而不見。

 

妳說每壹個無法停止去愛的人,都是因為不願去信,不願去信對方的那些舉動,毫無意義。

 

我寫完這篇文章,距離那場生日夜的麥當勞大哭,已經過去了半年。這半年裏妳果然信守諾言,沒有壹次提起過他。我壹邊為妳感到心疼,壹邊又為妳的堅強叫好。妳要知道,遇到這種事的人們,通常都會往復很久才能真正走出來。今天想明白了要擁抱新生活,明天又陷進去了沒有他會死,直到這種往復漸漸消磨掉了他們的最後壹絲氣力,直到那個人帶來的光芒越來越微弱,直到發覺沒有那些光芒,生活也不是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但妳不是。妳很聰明,又很勇敢。妳敢於讓自己死心在心最痛的時候,而不像其他人那樣,因為怕痛,周而復始地用那個人發出的光,去治療那個人給予的傷。我能看出這些,是因為那晚在黎明到來前,妳說的最後那些關於他的話。妳說,即使這樣妳還是要感謝他。感謝他的笑容,感謝他的溫柔,也感謝他的善解人意。但妳最感謝的,是他沒有像普通男生那樣迷糊且將就,隨隨便便就遷就了妳,答應了妳。

 

那樣的話,那些光就不復存在了。那樣的話,妳就不會愛上他了。那樣的話,妳就不會堅信,這個世界上還會有另外的,像他壹樣美好的人存在了。

 

不是嗎。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