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路邊野花好

2020/05/14 04:12:48 網誌分類: 生活
14 May
          半夜一場大雨,早上上山,野花開了不少。有一種粉紅色的花數量最多,處處可見。花色粉紅,花蕊金黃,在陽光下很是精神漂亮,卻有個俗艷的名字,叫桃金孃。「孃」和「娘」同音,聽了這花名,就想起南洋的華籍女人,南洋華僑給女孩子起名字喜歡用娘,金娘銀娘不少,最出名的一個叫陳玉娘,印尼華僑,羽毛球名將,當年打遍天下無敵手。所以在寶馬山上走一圈,看見滿目桃金孃,就想起南洋華女來了。

          還有一種花蕾黃豆般大的花,一串串長在花枝上,模樣很是可愛,卻有一個啼笑皆非的花名,叫「厚皮香」。香就香了嘛,偏偏要加厚皮二字。聽了便想到厚面皮的人,厚面皮在上海話裏叫「老面皮」,老厚面皮的人不怕羞,嚴重的不知醜,那便無恥了,像政壇上那個誰誰誰,想起來都令人討厭,但眼前這些可愛的小花這個「厚皮香」的名字就讓人跟許多不知羞的無恥之徒聯想起來,真的十分冤枉,本來說人「不怕生壞命,只怕改壞名」,原本放諸四海而皆準,植物也一樣。

          還有一種紅心小白花叫「首冠藤」,花朵順藤而生,一串串,有的垂着,有的盤着,淡雅素靜,清新可喜。花藤則見縫插針,只要遇到泥土就扎根進去,不然的話就騰空懸着,迎風擺蕩,蕩着蕩着,就蕩到泥土裏去了。

          山中花草隨季節化而枯榮有時,但總不落空,天氣漸熱,再過幾天,白蘭花要開了,到時清風送爽,暗香浮動,那又是多麼令人期盼的事情。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