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蜃魔》第七章- 想念

2020/06/07 16:29:41 網誌分類: 寫作- 《蜃魔》小說
07 Jun

由於東東掛念表姐和表弟,他爸爸於假日終於帶他去跟他們玩。

 

「表姐的琴彈得真好!第八級了嗎?」

 

「將會去考試。到時才知道啊。」

 

「表姐,我想你彈一首歌……」東東哼出一首他媽媽喜歡的歌。這歌,歌名忘了。歌詞,當然也不曉得- 韓文來的。就是《天國的階梯》主題曲罷。

 

雖然沒有樂譜,但憑聽覺和記憶,表姐大概把東東哼出的部分都成功彈奏出來。

 

「表姐,你知道嗎?我以前常見你練琴,覺得你很慘,一定會練得很悶。但是,現在你這麼出色,我覺得你真正喜歡彈琴、享受彈琴的過程。」

 

「說得沒錯。東東,你想吃點東西嗎?媽媽買了生楂餅和花生。」

 

「好啊!」

 

這時,表弟和婆婆回來了。他剛上完N班,手上有些小手工,很別緻。

 

「表弟真可愛!以前媽媽常說,拿著一些東西愛不釋手的小朋友,尤其可愛。」

東東的婆婆說:「早叫你媽媽去看眼科……」

 

東東回應:「媽媽不喜歡看醫生。每次,預約、排期、無聊地坐在外面等……醫院細菌多,媽媽怕生病。她說如果她令我生病她就更不開心了。而且她喜歡善用時間。她說要趁她還看到東西時,做真正喜歡做的事。」

 

「你很了解你媽媽。」東東的婆婆說。

 

「我們常聊天,就像現在我和伯伯經常聊天一樣!」

 

東東忽然想起,媽媽說過,真心聽小朋友內心說話的大人是很少有的。東東也曾跟媽媽說,別人問他東西,東東也只給隨意的答案。但媽媽問他,他會詳盡地說……因為,他每次問媽媽東西,媽媽也細心解答,不懂答就上網查。不過媽媽也說過,每天從早到晚聽東東說話,又要給回應,特別累。其他人就體會不到……不過,伯伯現在可能體會得到了。

 

在東東和表姐、表弟玩的期間,東東的爸爸走到圖書館下面的公園去坐。洋紫荊樹下,曾經擁有無盡純真夢想那少女……曾經是他的最愛、他的妻子,現在到了另一世界還好嗎?

 

他掏出手機,原來只是想玩遊戲,去忘掉悲傷!

 

「馬誠進!」

 

一把聲音傳來。洋紫荊樹下忽然有些杭白菊的花瓣和氣味,還伴隨《天國的階梯》一段旋律的琴聲。

 

「伊凡娜?」雖然有點驚訝,但東東爸爸小時候曾接觸過靈體。現在他可是有點驚喜。

 

一絲絲紫色的秀髮在他眼前展開……那對金色的大眼令人過目不忘。

 

「現在,這樣子?」東東的爸爸一臉疑惑。

 

「不好嗎?都說你這個人沒有審美眼光。」

 

「好……你向來就很漂亮……你是我最好的審美眼光了。不過現在好像太漂亮,不太好。」

 

「我的事,只有我能管。好了,想玩手機遊戲還是聊天?」

 

其實這男人早就放棄跟妻子聊天。不知怎的,每個人在相愛的階段總可和對方一起分享許多微細的事情,以及真正的內心感受。婚後生活是甜蜜的,但當有了孩子,加上四大掌老對育兒各施其法後……一個家,可以就此滅亡。不過,人去了這麼久,都沒有跟她說過幾句話,也不太好。

 

「需要吃點東西嗎?」東東爸爸- 馬誠進問。

 

「還吃甚麼東西?在浪費時間。我是說聊天……你有跟東東聊天嗎?」東東媽媽- 伊凡娜悔氣地反問。

 

「沒有。」

 

「他需要你的陪伴。」

 

「他伯伯每日陪伴他。」

 

「他需要你- 他爸爸。」

 

「每個人也是一樣的,不分誰和誰,有人陪伴他他還不知足嗎?」

 

「你有甚麼理由要阻止他有爸爸的關愛?」

 

「忙囉。」

 

「忙得要玩手機減壓,我曉得。忙得要和小朋友一起玩手機,方便省時。忙得不斷喝罐裝飲品扮蕭灑,其實一點都不!」

 

「原來是走出來罵我。你叫我怎樣跟你聊天?」

 

「我早說過我們不要這樣聊天。你給一個真正聊天的開場白好嗎?」

 

「我……愛你。」

 

那男人擁著一團能量體。

 

-------------------------------------------------------------------------------------------------------------------------------------------

(本故事內容大部份虛構,如有雷同應該是巧合- 本人中文不佳,現打小說幫助自己再次認知中文這語言)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

ivina
ivina 2020/07/12
@淺雪...

{#iconb_292}

ivina
ivina 2020/07/12
@淺雪...

{#iconb_25}

ivina
ivina 2020/07/10
@淺雪...

{#icons_cat1}

ivina
ivina 2020/07/10

又一個答非所問廣告被delete. 我得閒就會上黎delete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