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家事國事<四>

2008/05/12 21:06:17 網誌分類: 家事國事
12 May
 

此時那老婦的丈夫正手拿一袋叉燒包回來,走近老婦說道:返去了.吃早餐吧.小玲和月盈走前跟他打個招呼,小玲叫了聲王先生,月盈跟著叫.

是你的朋友?

是的,叫我亞盈可以.

進來坐吧"王伯笑說.她們禮貌說:"打攪晒","哪裡"...

月盈先上去摻扶老婦.

老婦說了聲,"不要扶我.帝國主義."之後用眼瞪了瞪月盈.突然有點興奮,拿著月盈的手,亞燕??你返來?!..月盈正想開口,老婦即說:"不是..亞燕沒有你漂亮..白白淨,你不是.你叫甚麽名?!""我叫月盈."

"我知,月光個月..盈滿個盈..你不要當我傻."王老太用手指了指天上後對月盈說.

王伯接著拉著王老太,招呼她倆入屋去坐.

老婦一個坐在屋角那張椅上.一言不响..吃著包點.王伯端來茶水.忽然又想到有包由舊日的學生送來的名貴茶葉,又想入去找,對她倆說:你們坐坐,我去找找...轉身向房行去,邊說:人老了,真是記性大好."小玲:"不用客氣了,隨便可以了,王伯,大家都那麽熟絡".你們等等..一回王伯拿著那包茶葉出來..說道這是那個以前的學生從杭州帶給我,一直丟下,沒有用.來,試試...

王伯坐下嘆了一聲,對月盈說:"剛才她沒有嚇壞你嗎?"."沒有,她都很友善."月盈恭敬地說.另外也小玲笑笑口:"王太太一直都很和藹可親的".王伯望向月盈,低聲說,自她女兒去世後.就這樣".月盈道:"都是帝國主義不好."

王伯忽然輕笑一聲.又放下那架在臉上厚厚的眼鏡,擦了擦雙眼.喝了一口茶..說道:"你們都是年輕人.不要怪我老人長氣..王伯說話是這樣子,!!我奉勸年輕人,珍惜生命,不要沖動.國家的大事,由政府去管".小玲的目光跟月盈互相交流了一下,又對王伯輕輕點頭示意..緃想有話說,也讓王伯說了下去.之後月盈發言了:"王伯你對國事都有自己的見解.我們後輩很多地方都是不懂的..難得前輩不厭指教."雖然月盈是有些異見,也沒有說出來.

王伯接著又說下去:"現在日本人巳經佔了東三省...到處都劃分了外國租界.這還似是一個國家嗎?我們經歷過清政府的昏庸...眼見孫中山革命成功,以為可以把外國人趕出去.袁世凱又想做皇帝..死後變成軍閥混戰...1911年革命成功到現在1936.25年了..怎樣??點解巿面咁多人罷工..咁多人食不飽!!軍閥內戰未停過..人民死傷無數..我都老了.將來怎樣都冇眼看了,唉!".

小玲安慰的口吻:"王伯,你一定可以看到國家一統的.王伯和藹說:"你們讀完書,是否去教書?","是的"."啊,教書,好的,作育英才"."我教了一輩子書,可就有點慚愧,都只為稻糧謀而巳,我祝你們前程錦繡".她倆笑了起來,又一起站起身跟王伯道別和感謝.

"哪裡..不用客氣,有空晚上我或會去跟馬醫生下棋.."王伯打開門說.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