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daheipi
zhangdaheipi
zhangdaheipi

慈禧震怒的晚清第一奇案:沒有真相,只有政治

2020/06/23 14:45:27 網誌分類: 寫作
23 Jun

話說當天,兩江總督馬新貽在校場閱兵完畢後,正在一大幫護衛的前擁後簇下,返回總督衙門途中,突然,在兩邊圍得密密麻麻看熱鬧的人群中,沖出來一個人跪在了路中,他雙手高舉一封書信,用馬新貽老家的山東菏澤口音大喊了一聲:“大帥!”


正當大家的註意力被他吸引的時候,人群中突然又沖出來一個人,他大聲喊道:“大帥伸冤!”然後也沖到馬新貽面前跪了下來,馬新貽還沒回過神來,這人卻突然串起,猛地抽出一把匕首,直接就捅進了馬新貽的右胸。


▲圖畫:張文祥刺殺兩江總督馬新貽。


馬新貽慘叫一聲,撲倒在地。


護衛們猝不及防,登時亂成一團,但兇手卻並不逃跑,甚至高聲嚷道:


“刺客就是我張文祥,一人做事一人當,我沒有同夥,不要胡亂抓人。我大功告成,現在可以跟你們走。”


說罷,刺客束手就擒,仰天狂笑起來。


總督被刺,頓時震撼了整個南京城。


當時,布政使梅啟照聞訊後馬上趕到現場,他被嚇得手足無措,只是一直反復喊著:“捉拿兇手、捉拿兇手!”


江寧將軍魁玉聽說後,連便服都來不及換,一路小跑趕到現場,並指揮將兇手張文祥馬上押到官府審問,在府堂上,魁玉直接呵斥張文祥說:“你是不是瘋子?有何仇恨?受何人指使?”


張文祥卻驕橫地說: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我為天下人除一惡賊!”


02


說起來,馬新貽(1821-1870)的官場口碑,其實很不錯。


作為與李鴻章同年(1847)考中的進士,馬新貽個人能力過硬,從合肥知縣、廬州知府,一路做到了安徽按察使、布政使、浙江巡撫,最終升任兩江總督兼通商大臣,在各個任上,他協助清廷平定太平軍與撚軍之亂,在處理漕運、鹽政、河工等各項工作上都頗有成績,解決了許多民生問題,頗受百姓愛戴。


但馬新貽,為何慘遭毒手,而且兇手還宣稱,要“為天下人除惡賊”?


盡管百姓、家人和各級官員百思不得其解,但對於自己的死,馬新貽好像早就有了預感。


同治七年(1868),在前任兩江總督曾國藩被調往北方,改任直隸總督後,擔任浙江巡撫的馬新貽,被升官擔任兩江總督一職。


兩江總督,是晚清政壇中,最受朝廷倚重和信賴的封疆大吏,同時也是油水最肥、權力傾國的要職,但馬新貽,卻高興不起來。


▲兩江總督署舊址:平定太平天國之後,兩江總督的位置是個燙手山芋。


據馬新貽的兒子馬毓楨回憶說,在接任兩江總督前,馬新貽曾經到北京朝見慈禧,當面請求“訓示”,覲見慈禧出來後,馬新貽驚恐失態、大汗淋漓,甚至連朝服都被汗水濕透了。


按照當時的慣例,馬新貽久未進京,按理說應該到處會見京城的大小官員,但面見慈禧後,馬新貽很快就離開了北京,並且專程請假回家“祭祖”,在山東菏澤老家與兄弟們告別之際,馬新貽將自己的兩位哥哥叫到身邊,對他們說:


“我此去吉兇難料,萬一有不測,千萬不要到京告狀,要忍氣吞聲,方能自保。”


03


馬新貽的惶恐和死亡預感,來自於慈禧對他的“訓示”。


馬新貽的兒子馬毓楨私下回憶說,慈禧當時囑咐馬新貽,要他密查1864年湘軍攻克天京(南京)後,太平天國的國庫、天國聖庫的金銀財寶下落之謎,因為清廷一直懷疑,湘軍搶掠了太平軍的巨額財富,卻刻意隱瞞不報。


另外,慈禧還要求馬新貽,要貶抑湘軍勢力,削除湘軍在兩江地區日益膨脹的影響力。


但久經江湖的馬新貽知道,這個“訓示”意味著什麽,對他來說,兩江地區,顯然是一塊兇多吉少的“惡地”。


1864年,擔任兩江總督、欽差大臣兼協辦大學士的曾國藩,其屬下的湘軍最終攻克太平天國的首都天京(南京),當時,屬下擁軍30多萬的曾國藩,也達到了自己的軍事政治巔峰,在當時,關於曾國藩是否會擁兵叛亂、自立為帝的疑慮,一直在清廷高層和慈禧等人心中徘徊不去。


因為當時,曾國藩控制著整個大清帝國最為關鍵的財賦來源:江蘇、浙江、安徽、江西等四個省份的軍事、行政大權一炮到天亮 一炮到天亮副作用 一炮到天亮哪裡買 一炮到天亮效果 一炮到天亮正品 一炮到天亮價格 一炮到天亮訂購 一炮到天亮價錢,並且四省的巡撫李續宜、沈葆楨、左宗棠、李鴻章也都源自湘軍系統;而曾國藩的大量部下,更是在兩江地區,分別擔任大小官員,關系錯綜復雜。


此後,在當時全國八名總督中,有三名是湘系(分別是兩江總督曾國藩、直隸總督劉長佑、閩浙總督左宗棠),另外四川總督駱秉章、兩廣總督毛鴻賓也和湘軍關系密切;此外,全國其他地區,也有七名巡撫出自湘軍,或與湘軍有密切關系,至於擔任各地官員的湘軍將領,就更加難以計數。


▲曾國藩和湘軍的崛起,讓清廷惶恐不已。


眼看曾國藩和湘軍大權在握、巔峰鼎盛,清廷如臨大敵,處處惶恐提防,並不斷對曾國藩進行敲山震虎。


1864年湘軍攻破天京後,圍攻天京的湘軍主將、曾國藩的弟弟曾國荃急忙連夜上奏捷報,曾國荃原本以為會得到清廷重賞,沒想到清廷下發的聖旨,不僅沒有兌現鹹豐皇帝在1861年臨死前許下的“克復金陵者為王”的承諾,而且嚴厲批評曾國荃指揮失當,沒有將太平天國一網打盡,以致讓幼主洪天貴福等1000多人逃走;


另外,清廷還限令曾國荃查清,太平天國的國庫、天國聖庫的庫存金銀,並限期將財寶如數上繳朝廷;與此同時,清廷還嚴厲警告曾國藩,要其嚴格約束部下,不得驕縱淫逸,申斥中,暗藏著無限殺機。


對此,湘軍的將士們當然不服;在他們看來,他們為大清辛辛苦苦保住江山,如今攻下天京,不僅沒有賞賜,反而被嚴厲申斥;為此,湘軍的將領如曾國荃、彭玉麟、鮑超、李元度等人,多次暗示曾國藩,與其如此,還不如自己自立為王、幹一場。


但還好,信奉忠君報國的曾國藩,並沒有叛亂稱帝的野心,從平定太平天國的1864年開始,曾國藩就開始急流勇退、自裁湘軍,以博取清廷的信任。


04


但清廷,顯然無法放心。


為了瓦解分化湘軍,清廷先是支持曾作為曾國藩幕僚的李鴻章編練淮軍,讓淮軍從6000人,急速擴張至70000人,以與湘軍形成分庭抗禮、相互制約之勢;清廷並且讓江蘇、直隸、安徽、河南、山東、江西等九省四十一位官員,先後舉辦團練,通過擴大各個地方武裝,來制衡湘軍;


為了進一步防範湘軍,清廷還讓欽差大臣官文,率兵20萬扼守長江中遊的重鎮武昌;長江下遊,則讓富明阿等人把守鎮江、揚州;長江以北,則讓悍將僧格林沁重兵駐防在安徽等地;另外在京城所在的直隸等地,清廷還保留了近百萬綠營兵,和地方團練武裝等後備軍隊;


在做好軍事上的一系列安排和分化、防範後,1868年8月,清廷下令將曾國藩從他的江南大本營、兩江總督任上調離,改任曾國藩為直隸總督——清廷的目的很明顯,就是將曾國藩調到京城周邊進行看守、防範,讓他難以接近湘軍勢力。


而接任曾國藩擔任兩江總督一職的,正是慈禧所信任和安排的:馬新貽。慈禧顯然希望,馬新貽能帶著清廷的期望,繼續在東南地區掃清湘軍勢力,以確保大清的江山穩固。


▲對曾國藩和湘軍步步防範的慈禧,讓馬新貽去兩江地區掃清湘軍勢力。


但這顯然,不是一個好時機、好差事。


所以面見慈禧出來後,馬新貽預感到,自己的死期,或許就要到了。


但馬新貽,是個辦事認真的人。


當時,湘軍盡管部分被裁撤,但部分則被打散到各支軍隊系統中,勢力仍然非常強大。在此前攻打太平天國和撚軍的過程中,湘軍就以勇悍著稱,並且到處攻城略地、殺擄成性,曾國藩更是被稱為“曾屠戶”、“曾剃頭”,意為放縱部下、殺人殘酷。


1864年,曾國藩先是自裁了25000多湘軍,但這些失業的湘軍士兵,很多人並未返回家鄉,而是到處遊蕩擄掠,有些人甚至參加哥老會,成為黑幫成員,並勾結仍在軍中的湘兵到處為害。


在此情況下,孑然一身來到兩江地區的馬新貽,開始訓練新兵,貶抑湘軍,並啟用袁保慶擔任營務處總管一炮到天亮 一炮到天亮哪裡買 一炮到天亮正品 一炮到天亮購買 一炮到天亮評價 一炮到天亮價格 一炮到天亮第八代,負責長江的江防水陸軍隊,對湘軍等散兵遊勇和黑社會進行整治;當時,袁保慶以彪悍著稱,抓到為害百姓的湘軍散兵遊勇,往往就地正法;對此,湘軍和各地的黑社會勢力,也對馬新貽恨之入骨。


對此,曾經擔任江蘇巡撫、湖廣總督的郭柏蔭,後來對他的孫子郭公鐸說:“張文祥行刺有幕後慫恿者,最初有意制造流言的,也是他們。”


與此同時,不斷抑制、鏟除湘軍勢力的馬新貽,離死亡,也越來越近。


05


但兇手,究竟為何刺殺馬新貽?背後的真正指使者,又是誰?


馬新貽被刺後,很快就因傷勢過重死亡。江寧將軍魁玉,開始提審兇手張文祥,沒想到張文祥嘴硬得很,只說自己的姓名,卻不說殺人的緣由。


為此,整個南京城各級大小官員輪番上陣,從布政使到按察使、道員、知府、知縣等50多名官員,分班輪流會審張文祥;魁玉則六百裏加急,將兩江總督被刺殺的消息,馬上上報清廷,慈禧等人大為震驚,急命漕運總督張之萬趕赴南京,會審此案。


最終,在被長期“熬審”後,張文祥終於開口了。


對於為何刺殺馬新貽,張文祥,是這麽說的:


張文祥說,他是河南汝陽縣人。道光年間,他在浙江寧波開了一家典當行,後來太平軍攻入寧波城,因為太平軍有熟人,他就參加了太平軍;1864年太平軍失敗前,他偷偷返回寧波,才發現自己的妻子,已經被一個叫做吳炳燮的人霸占了,家裏的所有財物也全部被其騙走;後來,張文祥告到官府,雖然領回了妻子,但財物卻無法要回。


▲電影劇照:刺馬案。


就在這時,窮困潦倒的張文祥,碰到了一個當海盜的人龍啟雲,龍啟雲給了張文祥一些本錢,讓他重開了一家典當行,龍啟雲則經常借典當行進行銷贓。


在此情況下,1866年,時任浙江巡撫的馬新貽到寧波巡視,張文祥攔轎喊冤,想要追回被吳炳燮霸占的財物,但馬新貽覺得事情小,就不予辦理,相反,馬新貽還下令取締了張文祥違規經營的典當行。


張文祥再次走投無路,於是龍啟雲便勸說張文祥說,馬新貽是個昏官,他的海盜弟兄們,有很多也被馬新貽捕殺了,於是龍啟雲便慫恿張文祥刺殺馬新貽,為他自己和大家“報仇”。


於是,張文祥開始到處尋找機會刺殺馬新貽,歷經近兩年時間,最終得手成功。張文祥辯稱,“刺馬”那天,先他喊冤的那個人,只是恰巧碰到而已,此案跟他沒有關系。


06


聽起來,這真是一個奇案。


在聽到魁玉等人的匯報後,慈禧當然不相信,並下令繼續追查。


但這事,明眼人都知道,水太深了。


當聽說自己被慈禧指令協查此案後,漕運總督張之萬嚇得不輕,他故意遲遲不動身,從同治九年(1870)八月二十三日接到朝廷諭旨,張之萬一直拖到九月份,才出發前往南京。


張之萬被嚇死了,他覺得自己也很不安全,在往南京途中,即使上個廁所,他也要數百名士兵層層保衛,他才敢放心拉屎拉尿,這事在後來,也成了晚清官場的笑談。


抵達南京後,張之萬馬上住進了魁玉的江寧將軍府,幾天都不敢露面,也不接見下屬,只是每天和魁玉兩個人,一起研究張文祥的供詞。


一直到九月下旬,張之萬才開始會見審理此案的下級官員;九月二十五日,張之萬、魁玉正式開始聯合審訊張文祥。


奇怪的是,在上報給慈禧的審訊奏報中,張之萬和魁玉也是非常混亂,前後矛盾,他們倆先是跟慈禧匯報說,張文祥是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