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鐘學新知識
3分鐘學新知識
3分鐘學新知識

你或許很努力 但你未必在用心(好文)

2020/06/28 09:29:37 網誌分類: 生活
28 Jun

你或許很努力 但你未必在用心(好文)


01

在我讀中學的時候,班上的同學喜歡在成績上競爭,學校也在刻意製造這樣的氛圍。

那時班上有一個女生,被大家公認是班上學習最刻苦的人之一。每天早上總是最早到教室,努力地背單詞;一到下午自習,就很勤奮地去找數學大牛解題。每天都按時交作業,從不偷工減料。

但是,她的成績卻總是中等偏下。無論她怎麼努力,就是實現不了突破。

和她差不多成績的同學多少都被老師督促過,可對於她,沒有任何一個老師忍心責備,畢竟她都那麼努力了。

我們誰也不願意把原因歸結為「不夠聰明」,畢竟這樣太傷人了。但是,老師除了安慰和鼓勵,也不知該怎麼幫她。

平時她在班上總是眉頭緊鎖,滿臉愁容,看得出被學習壓得喘不過氣。

這樣看上去,這個世界真的挺不公平。憑什麼有的人邊玩邊學能考年級前十,而她這麼努力了卻不能進步?

然而後來有一次,她有一道數學題不懂來問我,我問她說:

「你是哪個步驟有疑問?」

「整道題都給我講講吧。」

我有點驚訝:「第一步也不會嗎?只需要列個傻瓜公式啊。」

她聽我說完,很快回到自己座位上列好了公式,問我:

「那第二問怎麼做?」

我乾脆一次性把整道題給她講完,然後她頗為滿意的回去了。

於是我突然明白了她的問題:心懶。

一般同學問問題,都會明確的說,這道題的A部分我想不明白,我自己原本的想法是B,但是卻在C那裡遇到了阻礙,可我的解法為什麼不對呢?為什麼非要你這樣解才能做出來?

可她,是只要一發現自己有做不出來的地方,就直接想聽到最終的答案。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就算這次別人給她講了,下次遇到同樣的題,她還是不會做,因為她根本形成不了自己的思路。

直到很多年以後,回想起有次在教室里發生的那一幕,我才明白了她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狀態。在家長會上她的媽媽懇求班主任一定要「救救她」,全家的希望就靠她了。

所以我猜她的內心深處藏著這樣一個聲音:

「別再給我壓力了,你看我都這麼努力了,學不好你也不能怪我啊」。

她根本就不是真心喜歡學這些,她的努力只是做給所有人看的儀式感。

02

「你是很努力,但你不夠用心。」這是3年前師父對我的評語。

那時我的狀態很糟糕,沒有女孩子願意喜歡我,因為我總是給人感覺有點娘。那時師父把整個庭院的廚房扔給我管理,說:「男人味是靠責任磨出來的,先從學會管理廚房開始吧。」

從沒有炒過菜的我,每天要準備20個人的一日三餐。吃完飯要負責洗掉所有的碗,所有廚具歸位。

而我花了很久才分得清韭菜、蔥、蒜苗究竟在外觀有何區別,也曾干過把野草誤當成通心菜摘回來給大家吃的囧事。

這些我都挺過來了,對廚房的熟練度也每天都在提升,也學會了幾樣拿手菜。

但是過了三周,我卻被師姐狠狠地罵了一頓。她直接跑過來,冷冷地跟我說:「你還是不要負責廚房了。」

當時我腦子只有三個字:憑什麼?我這麼多困難都克服過來了,就算做的不完美,難道你看不到我的努力嗎?我何曾偷過一次懶!

沒想到的是,她隨手拿起廚房的一個調料罐一摸,伸出手上沾的油污給我看,然後指著灶台上的角落的髒東西、桌子底下的雜物,一條一條列舉罪證。

這麼說吧,我所做的清理僅限於「一打眼能看得到的地方」;至於其他應該處理的事情,我也曾有過一些一閃而過的念頭:

「要不要把角落也拖一下地?」,

「要不要把其他雜物重新擺一下?」

「要不要把瓶瓶罐罐的外殼擦一擦?」

但這些念頭很快被另一個念頭替代了:

「喵了個咪的每天幹活這麼累,這些地方就算不做也不會被人發現的吧。」

最後的那一周,我觀摩了師姐們對廚房的整理,每一個細節都在按照她自己的構思在布局,而不只是「把飯做好,把碗洗乾淨」。

然後才有了師父對我的那句評語:

「你很認真,但你沒有用心。你再怎麼認真,也只是把廚房當成任務;只有把廚房當成你的責任,你才會用心做。」

每次回想起這件事,我都會警醒自己:過分沉溺於只做那些有形的東西,實際上是在逃避一些你沒有意識到的問題。

最近有句比較流行的話叫:不要用戰術的勤奮掩蓋戰略上的懶惰。

早起到教室、努力做題、一天洗N個碗,這些事情看起來很辛苦,實際上卻是最簡單的機械勞動。

真正用心的人,會去思考:

「我怎麼樣做一道題能夠解決一類問題?」

「我怎麼樣洗碗速度會快?」

「我怎麼樣把廚房布置得井井有條?」

「我怎樣炒菜既讓大家滿意又節省成本又不浪費?」

而絕對,不會沉溺於簡單的機械勞動,來製造一種「每天都在進步」的滿足感。

所以我很不喜歡一句最近很流行的話:「你要十分努力,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而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你要十分用心,才能看起來毫不費力。」

回應 (1)
我要發表
user

最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