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三十七章 - 追求

2020/07/02 10:24:43 網誌分類: 長篇小說 - 盡歡吧 (2)
02 Jul

調酒師小樂是盡歡吧的生招牌。

----她明眸皓齒,身段婀娜,再加上大卷髮,活像芭比公仔般人見人愛。

她調酒時神色專注,動作瀟灑流麗,猶如一齣藝術微電影。

很多客人慕名而至,有人專誠來品嘗她的作品,當然,也有別具用心的。

像這個短下巴的女人,明顯就是連續三晚坐在吧檯旁的醉翁。

“小樂----”短下巴跟小樂說:“請把電話號碼給我。”

“對不起,無可奉告。”

“小樂,我很欣賞你,想請你替我打理新開的酒吧。”短下巴說:“工資是你現在的一倍。”

“謝謝賞識,但我沒有打算轉工。”

“別忙著拒絕!”短下巴把名片遞給她:“你回去好好考慮,遲些答覆也不要緊。”

“謝謝。”小樂隨手放進口袋。

短下巴放下千元大鈔便離開。

小鄺把一切看在眼內。

她趕緊去找明空商量。

“明空,有人邀請小樂「跳槽」。

“哦?明空揚揚眉:她怎麼回答?

“她說----沒有打算轉工。

“不是很好嗎?

“但我們不能什麼也不做,任由別人把小樂搶走。

“你有什麼想法?

“加人工只是一時之計,長遠還要另想辦法。

明空看著小鄺一臉焦慮,心裡暗歎:果然是當局者迷。

----整個盡歡吧裡,唯一不知道小樂心意的,恐怕只有小鄺一人。

小樂喜歡小鄺,已經三年。

喜歡她的精明幹練,喜歡她的熱腸熱肚,喜歡她的得理不饒人。

為了她,小樂從不遲到早退,連生病了也堅持回來當值;為了她,小樂拒絕了數不盡的蜂蜂蝶蝶;為了她,小樂甘心情願留在盡歡吧,當個小小的調酒師,放棄許許多多發展的機會。

小樂表面是開放灑脫的萬人迷,內心卻是膽小懦弱的小女孩。她不敢直接表白,只在暗地裡為小鄺默默付出。

明空也曾明裡暗裡試探小鄺,但小鄺全副精神心思全放在盡歡吧裡,對感情事像是絕緣體。

明空知道許多東西強求不得,一切還要看上天安排。

而現在,她只好拭目以待。

這天是小樂的生日。

----盡歡吧員工享有生日假的褔利。但在這好日子裡,小樂選擇上班,以便可以見到自己喜歡的人。

小鄺在三樓安排了一個小型生日會,替小樂慶祝。

大家起哄要小樂表演,她點唱這一首歌----

 

“如果你眼神能夠為我片刻的降臨,

如果你能聽到心碎的聲音,

沉默的守護著你,

沉默的等奇蹟,

沉默的讓自己像是空氣……”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

一層的剝開我的心,

你會發現,你會訝異,

你是我最壓抑最深處的秘密。

如果你願意一層一層,

一層的剝開我的心,

你會鼻酸,你會流淚,

只要你能聽到我看到我的全心全意……”

 

小樂的歌聲如泣似訴,感情滿溢,大伙兒無不心領神會,唯獨那萬年榆木,一逕兒地鼓掌,還鬧著要安哥

小樂酒入愁腸,很快已半醉。

明空吩咐小鄺送小樂回家。

小鄺居然臉露難色:“……明空,你送小樂好不好?我真的走不開……”

明空臉色一沉,正要說話,小樂已跌跌碰碰跑出去。

侍應岑意蕎連忙追過去,只拋下一句:“我保証她平安回家。”

小鄺吁口氣:完美解決。

明空冷冷地瞅著她。

小鄺只覺背部如被澆上冰水,連忙打著哈哈逃掉。

且說岑意蕎送小樂回家,一路無話。

“意蕎,謝謝你送我回來。”小樂道謝。

“應該的。岑意蕎眼裡全是憐惜:那小鄺真是……”

“別提她!

“小樂,別怪我多事,你要是真喜歡她,必須再主動一點。

“還可以怎麼做?小樂眼睛紅紅:已經暗示了這麼多遍……”

“暗示不成,便乾脆明示。岑意蕎一派老前輩口吻:直接堵住她,要她親口回應。

“……不,要是她拒絕,我的面子往哪裡放?

“不怕不怕,你要對自己有信心。岑意蕎大力鼓勵她:你這麼漂亮迷人,她怎麼可能不動心?

“……可能,她嫌棄我以前……”

“別傻了,誰人沒有過去?小鄺不是食古不化的人。岑意蕎拍著胸口保証。其實,我的愛情故事跟你的有點像,你要不要聽聽?

小樂瞪著大眼睛,點點頭。

岑意蕎在沙發上坐下,舒服地伸伸腿:我那位跟小鄺差不多,也是踢也踢不動的木頭人……”

 

***********************************************************

 

孫祈亮是岑意蕎的法文老師。

岑意蕎自少對外語深具興趣,也最傾慕那些外語琅琅上口的人。

對孫祈亮,岑意蕎幾乎是一見鍾情。

----孫祈亮溫雅含蓄、文質斌斌,學富五車,正是她喜歡的類型。

孫祈亮對她卻好像沒有什麼想法,總在有意無意間保持著距離。

岑意蕎很苦惱。

----她自少桃花不斷,追求者前仆後繼,從來只有她拒絕別人的份兒,絕對想不到居然會在孫祈亮身上碰軟釘子。

但人全是這樣的,越是難得到,越是不肯輕易放棄。

岑意蕎自行制造“緣份”,務求天天在她眼前出現。

岑意蕎還惡補音樂、攝影與電影,只為了和她有共同語言。

岑意蕎戒煙、戒酒、戒粗言穢語,竭盡全力成為可以與她匹配的人。

這麼多努力,卻像是拳頭打在棉花上。

岑意蕎氣不過,乾脆開門見山。

“祈亮,我喜歡你,你不要說不知道。”

“……我知道。

“你是怎麼想的?答應或拒絕,最少給個答案。

“……我知道你待我好,可是我覺得……”

“你想拒絕我?

“我想你考慮清楚----我知道你為我做了很多,或者有一天,你會覺得不值得。

“不要管將來,我們只說現在----現在的我,很想很想跟你在一起。

“明明知道是勉強,又何必……”

“不試試又怎麼知道?你不給我機會,我死也不瞑目!

“這……”

“就試一試吧!如果最後發現真的不成,我絕不糾纏!

孫祈亮拗不過她,只好答應試試。

岑意蕎大喜,刻意收斂小姐脾氣,對孫祈亮百般遷就。

轉眼三個月過去。

兩人最親密的舉動只是牽牽手,親親前額。

----孫祈亮不主動,岑意蕎不敢主動,以致兩人純潔得像中學生談戀愛。

岑意蕎暗暗著急,她很清楚,情侶間的親密關係是維繫感情最直接的方式。

但她更清楚,絕對不能急進,否則會嚇跑孫祈亮。

她捧著頭想了很久。

終於,機會來了。

-待續-

( 個人作品集 www.方愚.com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