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四十一章 - 過去

2020/07/03 13:33:43 網誌分類: 盡歡吧 (2) (長篇小說)
03 Jul

那是元宵節,也就是中國情人節,她們參加了盡歡吧舉辦的燈謎大會

當天,盡歡吧裝飾得古色古香,並掛滿燈謎,猜中者,可獲享免費醇酒。

孫祈亮興致勃勃,把一個個燈謎猜破,贏得一次又一次如雷掌聲。

她的戰利品越來越多,岑意蕎一邊說不要浪費好酒,一邊灌她。

沒多久,孫祈亮的眼睛已直,舌頭也大得說不出話來。

岑意蕎召車把她直接帶回家。

岑意蕎脫光她的衣服,用熱毛巾替她全身清潔一遍。

岑意蕎自己也洗了澡,光著身子往床上躺。

半夜,孫祈亮轉醒,發現自己正抱著一個香軟溫滑的嬌軀。

她嚇得幾乎跌下床去。

岑意蕎詐作不清醒,只管把身體往她懷裡鑽。

孫祈亮欲推不能,欲抱又不敢,急得滿頭大汗。

岑意蕎洋洋自得,暗忖這煮熟的鴨子不可能飛掉。

誰知道,孫祈亮真的能人所不能,面對著這千嬌百媚,居然坐懷不亂----推開她,翻身下床穿衣服,然後愴惶逃去。

岑意蕎萬萬料不到結果是這樣,氣得直掉眼淚。

過了兩天,孫祈亮捧了藍玫瑰和鑽戒向岑意蕎求婚。

岑意蕎掩著嘴,不相信上天居然掉下餡餅。

她連半點姿態也不擺,馬上答應下來。

孫祈亮說出心中計劃----兩人先訂婚,一年後到荷蘭註冊。

岑意蕎素願得償,開瓶紅酒慶祝。

兩人興高采烈地計劃著將來----到哪裡渡蜜月、新居如何裝修、什麼時候退休等等。

不知不覺間,兩人也喝多了些。

既然大局已定,岑意蕎膽子也變大了,把孫祈亮直往床上帶。

一旦開始了,孫祈亮也就瘋狂起來----她把一個個吻痕逐分逐寸留在岑意蕎的肌膚上。

正意亂情迷間,岑意蕎發覺對方的動作停下來。

岑意蕎睜開醉眼,看見她正瞪著自己的大腿發呆。

岑意蕎心裡登時“咯噔”了一下。

----她的大腿有紋身,那是一雙飛舞中的燕子。

岑意蕎登時慌亂起來,大力推開她的手,拉過被子把自己團團包好。

過了五秒鐘,岑意蕎看見孫祈亮還是呆著,完全沒有過來繼續的意思,心像是給掉進了冰窖。

“祈亮----

“……對不起……我還是走了。孫祈亮一邊說,一邊整理衣服。

“不,不要走!

“對不起!孫祈亮頭也不回地走掉。

岑意蕎的眼淚像開了水龍頭般嘩嘩流下……

 

***********************************************************

 

小樂聽到這裡,心情更是沉重。“她嫌棄你的紋身,也就是嫌棄你的過往。”

“當時,我也是這樣想,她……”岑意蕎眼神一黯。

第二天,孫祈亮給她電話:“我公司最近計劃在大灣區投資,我要主持其中最核心部份,未來三、五個月也忙得很,應該沒什麼時間陪你,請你好好照顧自己,也别忘跟朋友出去消遣。”

“……那,請你好好保重,再見。

岑意蕎合上電話,手一鬆,電話便摔在地上成了兩截。

孫祈亮的藉口,連三歲小孩也騙不了。

這種分手對白,岑意蕎自己也說慣說熟----就是想好來好去,不要鬧開來讓大家沒面。想不到孫祈亮戀愛經驗不多,也知道如何進退。

岑意蕎卻不感謝她,寧願對方開門見山,直話直說。

她是嫌棄自己,便直接說吧!自己總可以接受。

事實上,自己的過往的確是一團糟。

岑意蕎不是乖女孩,情史比字典還厚。

她還喜歡紋身,視作每段情的紀念。

----不單是大腿,頸項、背部、腰側、腳跟也有或大或小的纹身。

紋的時候興致滿満,從没想及將來。

没想過每一個纹身,也會變成現任的眼中刺。

----每一個纹身,也是一個故事,誰也不希望自己的伴侶是個過盡千帆的“爛茶渣”。

岑意蕎真是後悔得要死。

過往,她一向縱情任性,只憑自己的感覺縱橫情場。但當她想停下來,與理想對象共渡餘生,卻驀然發現,過往,是一堆怎樣算也算不淸的爛賬。

岑意蕎生活在水深火熱中。

她一邊掛念著孫祈亮,一邊在生氣----在生她的氣,也在生自己的氣。

擺在她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是放棄她,一是放棄自尊。

岑意蕎想了又想,想了又想。

她茶飯不思,短短兩星期,已瘦了一圈。

終於,她決定了----孫祈亮,還是比自尊重要。

她找到以前的纹身師,請她想辦法。

紋身師告訴她,辦法不是沒有,但代價很大----採用最新的激光科技,把她的纹身除去。

但紋身師警告她,這痛苦還在纹身之上。

岑意蕎義無反顧。

這是一個痛苦而漫長的過程。

----洗紋身後一至兩星期內禁食辛辣,帶色素和刺激性食品,前3天不能沾水;

----洗紋身後必須保持皮膚乾燥,不能塗抹任何藥物,以免皮膚發炎;

----起水泡純屬正常反應,不可抓撓,不能刺破,只能讓它自行消退;

----第一次洗紋身後間隔75-90天才能進行第二次洗紋身(間隔時間根據各人皮膚組織狀況而定),第三次要間隔90—120天左右;

----皮膚結痂瘙癢過程絕對不能抓撓。

岑意蕎咬緊牙根忍受。

她希望,只要捱過這一關,自己便可以重新在孫祈亮面前出現。

她將以潔白無瑕的身軀向孫祈亮奉獻。

把過往一筆勾銷,自己將如嬰兒般純淨----她天真地想著。

整整四個月,岑意蕎在地獄裡活了四個月。

終於,她全身一共五個紋身全部消失無痕。

她鼓起勇氣,約會孫祈亮。

孫祈亮推掉她。

岑意蕎不死心,直接守在她公司的電梯大堂,等她下班。

孫祈亮走避不及,只好跟隨她回家。

岑意蕎精心泡制了心型牛扒,還有頂級紅酒。

孫祈亮心情似乎還不錯。

岑意蕎暗暗為自己加油。她藉口回房取東西,飛快換上小背心和迷你裙。

她回到孫祈亮面前,咬著唇看她。

孫祈亮盯著她雪白的大腿,一臉疑惑:“……你那紋身……”

“我想你明白----”岑意蕎凝視她的眼睛:“我愛你,願意為你做任何事。”

“你這傻瓜!”孫祈亮一把掀開自己的長裙,露出修長的大腿。“枉我還跑去紋個相同的圖案,好跟你湊成一對……”

-待續-

( 個人作品集 www.方愚.com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