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四十五 - 醒悟

2020/07/31 09:46:26 網誌分類: 盡歡吧 (2) (長篇小說)
31 Jul

蔣冠羚自少擅長運動,跑步、跳遠、排球、網球樣樣皆精,卻是個旱鴨子。

----她天生畏水,摟著水泡也會遇溺,一直引為憾事。

許君馥卻告訴她,何煦言是游泳健將,不單是資深教練、還是拯溺高手。

她建議由何煦言教蔣冠羚游泳,報答她慷慨解囊。

蔣冠羚本來想拒絕,但不知怎的,最終卻答應下來。

“人在陸上生活,空氣隨時取用,一旦在水中,空氣無法隨時使用;人在陸地腳踏實地,輕易平衡身體,但到了水中,腳踏不到地,無法平衡身體,腦中也無法指揮身體浮出水面,於是心中產生恐懼。

“在水中,水是軟的,沒有硬度,不像固體可以實實在在支撐,因此難以徹底信任水的幫助。其實,信任水的浮力才可將身體放輕鬆,信任水的阻力才可使力;要信任就要常接觸,讓身體所有的地方熟悉水的特性,就能徹底信任……”

何煦言先從心理學分析蔣冠羚畏水的原因,再引導她慢慢熟悉水性,學習放鬆。

在泳池裡,何煦言對蔣冠羚循循善誘,給她猶如泰山般的安全感。

第一次,蔣冠羚整個身心完全放鬆,把自己百份百毫無保留地交付予別人。

這種從未嘗過的安全感和舒適感像甘霖般潤澤著她的心田。

再下來,何煦言指導她的動作----碰她的手、扶她的肩、托她的腰,甚至把她整個人圈在懷裡……何煦言的指尖所到處,也帶著絲絲火燙熱暖,使蔣冠羚的肌膚泛起陣陣戰慄般的喜悅。

當何煦言把她帶到深水處,蔣冠羚未能戰勝恐懼,猛然一把摟著何煦言,彷似八爪魚般沒一絲空隙----噗噗噗,兩人的心跳聲也清晰可聞……

“無法欺騙自己。蔣冠羚心中明白:自己竟喜歡上何煦言。

幾乎在同一時間,蔣冠羚亦察覺到,何煦言看她的眼神,變得不一樣。

何煦言變得戰戰兢兢起來,對蔣冠羚也刻意保持著距離。

蔣冠羚知道,這些全是她的掩飾,她的心早已淪陷,現在的她只是做著無用的掙扎。

“我的她發誓一輩子只愛我一個,絕對不會見異思遷!”許君馥的話再次浮現在蔣冠羚腦海裡。

事實証明,人是不能試練的。

蔣冠羚心情很矛盾----許君馥是多年姐妹,自己怎能橫刀奪愛?但自己對何煦言,又真的無法自拔……

最後,蔣冠羚還是決定疏遠何煦言。

但命運像是跟她開玩笑。

許君馥被公司派往北京公幹一個月。臨行時,還囑咐何煦言,讓她多多關照蔣冠羚。

兩人競競戰戰地過了兩星期,終於也忍不住相約去看歌劇。

在漆黑的環境裡,蔣冠羚悄自把手伸過去,握住對方的手,何煦言只猶豫了兩秒,就反手把她的手緊緊握著,直至完場……

散場後,何煦言送蔣冠羚回家,卻碰上大驟雨,兩人的衣服也濕透了。

蔣冠羚取來大毛巾給何煦言擦身,自己則走進浴室裡。

“煦言,我忘了拿替換的衣服,你可以拿給我麼?”蔣冠羚大聲呼喚。

等了兩分鐘,何煦言終於推開門,伸手把衣服遞給她。

兩人手指一接觸,像是點燃了火藥引子,一發不可收拾……

那是個瘋狂的晚上。

何煦言把蔣冠羚緊緊擁在懷裡,不絕在她耳邊低迴:“……羚,我愛你,我愛你……”

蔣冠羚口是心非地說:“那君馥呢?我們不能傷害她!”

“我知道不能傷害她,但更不能傷害你!

“你心裡有我,我已經很高興。”

“不,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何煦言咬緊唇片:但請給我時間。

“你有我一輩子的時間。蔣冠羚自忖勝券在握,索性大方到底: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也會尊重。

往後兩星期,兩人彷如渡蜜月般如膠似漆。

許君馥回到香港,給她們帶回精緻的手信。

何煦言答應會跟許君馥攤牌,卻一拖再拖。

蔣冠羚開始沉不住氣。

她約許君馥出來吃飯,刺探敵情。

許君馥還是一貫幸福小女人的模樣----我的煦言這樣說,我的煦言那樣做……

蔣冠羚深深感到被玩弄的憤怒。

“何煦言,你到底玩什麼把戲?”她走上何煦言家裡,迫她表態。

“對不起!”何煦言完全不敢看她的眼睛。

這句“對不起”像利刃般直插入蔣冠羚的心臟。

----蔣冠羚從少就是個好勝的人,在她的字典裡,從來没有“失敗”這個詞語。

“你想清楚了?”

“我發覺在自己心裡,還是君馥重要一點。”

“那即是説,你以前說過的話全都作廢?”

“對不起!”

“除了這三個字,你還懂説什麼?”

“是我該死,一切都是我的錯!”

“你老實告訴我,你是不是一開始就打算騙我?”

“沒有,我完全是身不由己。”何煦言痛苦地說:“跟你在一起,我真的很快樂。但我和君馥已這麼多年,即使愛情不再存在,還有恩義在。”

“恩義?”蔣冠羚的下唇已給咬出血痕:“何煦言,我問你最後一句,你真的選她?”

“冠羚,你這麼漂亮,這麼能幹,一定會找到一個比我好一千倍一萬倍的人。”

“我不想再聽這些門面話。”

“請你好好保重,我願以一生的福氣換你平安喜樂……

這時候,大門處傳來異聲,原來許君馥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已站在大門口,把她們的對話全聽在耳裡。

“蔣冠羚何煦言,你們可對得起我?”她尖叫。

“君馥,你聽我解釋……”

“還有什麼可以解釋?我最好的姐妹和最愛的女友撘上,把我當儍瓜般玩弄!”

“不是你想像中的,我沒有存心對不起你,只是一時受到誘惑……”

“何煦言,你是說我不知廉恥引誘你?你這卑鄙小人!”蔣冠羚一時急怒攻心,隨手拿起個花瓶便往她頭上狠命一敲……

 

***********************************************************

 

“發生了這麼多事,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顏心羽喃喃地說。

“看著自己滿手鮮血,何煦言癱瘓地上,我真的被嚇呆----她要是死了,我就是殺人兇手。蔣冠羚輕聲說:我不要坐牢,我寧願一命換一命!

“就在這一剎那,我終於醒悟過來----所有愛恨榮辱,都只繫於生命;生命終結,一切也煙消雲散……”

“幸好,何煦言被救回來。

“醫院通知警方,但她堅持是自己喝醉不小心弄傷,免我被檢控。蔣冠羚吁口氣:最後,我結束香港的一切,到尼泊爾修行,祈求心靈的終極平靜……”

“心羽,蔣冠羚語重心長地說:緣和份不是同一東西----有緣未必有份,有份未必有緣----隨緣應命,任其自然,不要自尋煩惱!

顏心羽久久說不出話來……

-待續-

( 個人作品集 www.方愚.com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