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吃貨寶寶
香港吃貨寶寶
香港吃貨寶寶

《六祖法寶壇經》〈機緣品第七〉淺釋24

2020/08/02 08:02:02 網誌分類: 宗教
02 Aug

六祖法寶壇經淺釋

蔡師兄:《六祖法寶壇經》是精舍送給大家最好的禮物,大家要勤加薰習,必有所獲。汝得人身不修道,如入寶山空手歸。

《金剛經》指示目標,《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宗寶本》為施行細則,日讀兩品,時時內省,配合實踐,日久功深。

●淺釋文章彙整:https://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244229

《六祖法寶壇經》淺釋完整版:http://www.drbachinese.org/online_reading/sutra_explanation/SixthPat/contents.htm

〈機緣品第七〉

原文:

「懷讓禪師。金州杜氏子也。初謁嵩山安國師。安發之曹溪參叩。讓至禮拜。師曰。甚處來。曰。嵩山。師曰。甚麼物。恁麼來。曰。說似一物即不中。師曰。還可修證否。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師曰。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淺譯:

「懷讓禪師」:懷,就是懷念;讓,就是謙讓。這一位禪師,對任何人不存貢高的心,他慈心下氣,謙下恭敬;所以他的心裏所懷念的,常常是謙讓,對任何人都有禮貌。

他有若無,實若虛,他自己有道,也好像沒有道似的;他自己本來已經很有學問,對人也很客氣的,誰若說他有學問,他說:「啊!沒有,我才疏學淺哪!」

「金州杜氏子也」:他是金州的杜氏子。

「初謁嵩山安國師」:在最初他去謁見嵩山安國師,他去向他來學習佛法。

「安發之曹溪參叩」:安國師就派他到曹溪來參叩,就來學佛法。

因為當時一般人都知道,曹溪這兒是正宗的佛法。說:「你想要真學佛法嗎?真學佛法,就到曹溪去親近六祖。」就好像現在在美國,你真想要學佛法嗎?就去研究經典,要真正地不怕苦,不怕難,要不懶惰,去修學佛法。

當時在南華寺六祖道場,也是天天坐禪、出坡。怎麼叫出坡呢?出坡就是做工。一早三點半鐘起床,四點鐘做早課。當時六祖大師那兒,功課特別緊,早課做到五點半。然後就坐禪;等到天一光,吃早粥。

吃完了早粥,又坐一個鐘頭的禪,這時候大約七點到八點的時候。八點鐘去出坡,做到十點鐘,做兩個鐘頭的工。在山上種地、斬樹、造房子。有兩千多人做工,兩個鐘頭就做很多工;不是一、兩個人做,做不出來工。人多了,所以去做什麼工都很快的。

做到十點鐘回來,大家再休息一個鐘頭,十一點鐘吃飯。吃完了飯又坐禪,十二點鐘坐到兩點鐘。兩點鐘又去出坡,做到四點鐘。四點鐘回來,就又坐禪,坐到晚間十點鐘。有的拜經、拜懺,拜到十二點鐘,那就自己用自己的功,天天都是這樣子,道風特別嚴謹,所以任何人都要守規矩的。

那兒就幾千人,也聽不見一個人講話的;誰也不講話,都是自己用自己的功。為什麼呢?你一講話,就恐怕自己的功用不好;用不好功,就打妄想。為什麼你打妄想呢?就因為你沒有專心用功。你若專心用功,什麼也都不想——不想東,也不想西,也不想南,也不想北,你的功就會用好了。當時六祖大師這兒,功課就這麼樣緊,所以懷讓禪師也來參加。

「讓至禮拜」:到這兒,先由知客引去見六祖,向六祖叩頭。

「師曰」:六祖大師就說。

「甚處來」:禪宗就不講道理,他來了,就這麼一句話:「什麼來了?」你看,本來是和尚來了,他問是什麼來了?但是可沒有說是一個鬼。

「曰:嵩山」:懷讓禪師就答覆說:「我是嵩山來的。」

「師曰:甚麼物?恁麼來」:什麼物,就是什麼東西?恁麼來,就是怎麼來的?這是禪宗的話,這叫打機鋒。

「曰:說似一物即不中」:懷讓禪師也明白,說:「若說是一個東西,已經就不可以了,不可以說是一個東西。」即不中,就是不可以了。

「師曰:還可修證否」:六祖大師就問他,你說是一個東西就不可以,那你還可以有所修、有所證嗎?

「曰: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懷讓禪師說:哦!修是有所修,證也是有所證,這是有的。可是修證是有,但是染污可就不可以!不可以有染污,就是自性要光明。

這樣一說,「師曰」:六祖大師就說了。

「只此不污染,諸佛之所護念」:就這個不染污,就是諸佛之所護念的妙法呀!

「汝既如是」:你既然如是。

「吾亦如是」:我也是這樣子。你是這樣子嗎?我也是這樣子,也就是污染即不得;這是不可以邋遢,自性要清淨的,不要有所染污。

什麼叫自性的染污呢?你攀緣心、妒忌心、障礙心、貪心、瞋心、癡心,這都是染污;你無明,這都是染污。你這一些都沒有了,這就是沒有染污。所以你是這樣子,我也是這樣子,這兩個都是一樣的,沒有錯了!那真是一樣的、平等了。

以上摘自《六祖法寶壇經淺釋》上宣下化老和尚講述

70_six-8-8(1)-tc.jpg

六祖法宝坛经浅释

机缘品第七

原文:

「怀让禅师。金州杜氏子也。初谒嵩山安国师。安发之曹溪参叩。让至礼拜。师曰。甚处来。曰。嵩山。师曰。甚么物。恁么来。曰。说似一物即不中。师曰。还可修证否。曰。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师曰。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汝既如是。吾亦如是。

 

浅译:

「怀让禅师」:怀,就是怀念;让,就是谦让。这一位禅师,对任何人不存贡高的心,他慈心下气,谦下恭敬;所以他的心里所怀念的,常常是谦让,对任何人都有礼貌。

他有若无,实若虚,他自己有道,也好像没有道似的;他自己本来已经很有学问,对人也很客气的,谁若说他有学问,他说:「啊!没有,我才疏学浅哪!」

「金州杜氏子也」:他是金州的杜氏子。

「初谒嵩山安国师」:在最初他去谒见嵩山安国师,他去向他来学习佛法。

「安发之曹溪参叩」:安国师就派他到曹溪来参叩,就来学佛法。

因为当时一般人都知道,曹溪这儿是正宗的佛法。说:「你想要真学佛法吗?真学佛法,就到曹溪去亲近六祖。」就好像现在在美国,你真想要学佛法吗?就去研究经典,要真正地不怕苦,不怕难,要不懒惰,去修学佛法。

当时在南华寺六祖道场,也是天天坐禅、出坡。怎么叫出坡呢?出坡就是做工。一早三点半钟起床,四点钟做早课。当时六祖大师那儿,功课特别紧,早课做到五点半。然后就坐禅;等到天一光,吃早粥。

吃完了早粥,又坐一个钟头的禅,这时候大约七点到八点的时候。八点钟去出坡,做到十点钟,做两个钟头的工。在山上种地、斩树、造房子。有两千多人做工,两个钟头就做很多任务;不是一、两个人做,做不出来工。人多了,所以去做什么工都很快的。

做到十点钟回来,大家再休息一个钟头,十一点钟吃饭。吃完了饭又坐禅,十二点钟坐到两点钟。两点钟又去出坡,做到四点钟。四点钟回来,就又坐禅,坐到晚间十点钟。有的拜经、拜忏,拜到十二点钟,那就自己用自己的功,天天都是这样子,道风特别严谨,所以任何人都要守规矩的。

那儿就几千人,也听不见一个人讲话的;谁也不讲话,都是自己用自己的功。为什么呢?你一讲话,就恐怕自己的功用不好;用不好功,就打妄想。为什么你打妄想呢?就因为你没有专心用功。你若专心用功,什么也都不想——不想东,也不想西,也不想南,也不想北,你的功就会用好了。当时六祖大师这儿,功课就这么样紧,所以怀让禅师也来参加。

「让至礼拜」:到这儿,先由知客引去见六祖,向六祖叩头。

「师曰」:六祖大师就说。

「甚处来」:禅宗就不讲道理,他来了,就这么一句话:「什么来了?」你看,本来是和尚来了,他问是什么来了?但是可没有说是一个鬼。

「曰:嵩山」:怀让禅师就答复说:「我是嵩山来的。」

「师曰:甚么物?恁么来」:什么物,就是什么东西?恁么来,就是怎么来的?这是禅宗的话,这叫打机锋。

「曰:说似一物即不中」:怀让禅师也明白,说:「若说是一个东西,已经就不可以了,不可以说是一个东西。」即不中,就是不可以了。

「师曰:还可修证否」:六祖大师就问他,你说是一个东西就不可以,那你还可以有所修、有所证吗?

「曰:修证即不无,污染即不得」:怀让禅师说:哦!修是有所修,证也是有所证,这是有的。可是修证是有,但是染污可就不可以!不可以有染污,就是自性要光明。

这样一说,「师曰」:六祖大师就说了。

「只此不污染,诸佛之所护念」:就这个不染污,就是诸佛之所护念的妙法呀!

「汝既如是」:你既然如是。

「吾亦如是」:我也是这样子。你是这样子吗?我也是这样子,也就是污染即不得;这是不可以邋遢,自性要清净的,不要有所染污。

什么叫自性的染污呢?你攀缘心、妒忌心、障碍心、贪心、瞋心、痴心,这都是染污;你无明,这都是染污。你这一些都没有了,这就是没有染污。所以你是这样子,我也是这样子,这两个都是一样的,没有错了!那真是一样的、平等了。

以上摘自《六祖法宝坛经浅释》上宣下化老和尚讲述

70_six-8-8(1)-sc.jpg

回應 (3)
我要發表
user

網誌分類

最新回應

44GSV
44GSV 2020/08/09

2020年網路推選出8款溫和中藥成分的持久藥,分別是由名貴藥材萃取的德國黑螞蟻生精片德國必邦一炮到天亮第八代、保羅v8韓國奇力片一想就硬華佗神丹、日本藤素美國黑金 印度猛貨嚴選必利吉超級犀利士印度必利勁、菱形卡馬格雙效威而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