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窮根未斷

2020/08/06 04:12:24 網誌分類: 生活
06 Aug
          電視飲食節目介紹另類「冬甩」。那「冬甩」炸好了之後還要在牛奶中泡軟,做成一個甜品底座,然後擠上大量的鮮奶油,再圍上鮮艷的水果,外面再圍上鮮奶油。造型漂亮,想必味道也極好。我跟坐在旁邊的大婆說,我只要吃這些鮮奶油就可以了。

          小時候在上海,鮮奶油是高級食品,那時候上海的西餐廳沿街櫥窗裏,常常放着一杯杯的「摜奶油」,「摜奶油」就是鮮奶油,在那個時候,它不是配料,而是主角,一個個扁扁的雪糕杯裏,就放着一堆鮮奶油,三毛錢一杯,就這麼空口吃。

          這樣吃法,現在聽起來好像很奇怪,但在那時候,則是一種令人羨慕的高檔享受,你進了餐廳,只要一杯「摜奶油」,品嚐珍品一樣慢慢吃,顧盼自豪。那時候,口袋裏不是經常有三毛錢的,三毛錢在點心店可以吃一碗很好的麵了,相比之下,一杯「摜奶油」不過兩三口的份量,金貴太多。但也就是這一份金貴令人着迷,口袋裏有三毛錢,究竟是吃一碗麵還是吃一杯「摜奶油」,往往令人掙扎半天。那時候上海的生日蛋糕分兩種,一種是鮮奶油蛋糕,一種是蛋白蛋糕,蛋白蛋糕外層貌似奶油,但不是奶油。大部份人只吃得起蛋白蛋糕,若是誰買了一個真正的奶油蛋糕,必令人刮目相看。

          這大概也是我至今特別喜歡吃鮮奶油食品的起因。現在每次吃奶油蛋糕,蛋糕可會吃剩,但奶油我一定吃光,有時吃英式鬆餅,鬆餅會吃剩,但配鬆餅的奶油一定不放過。想來也好笑,可能真是窮根未斷。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