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QHHT催眠案例】校正地球能量的埃及女祭司

2020/08/08 09:22:39 網誌分類: 催眠案例
08 Aug

【QHHT催眠案例】校正地球能量的埃及女祭司

*催眠者:C.
*受催眠個案:L.
*受催眠個案潛意識:S.
《前世催眠》
個案感覺自己在一做尖塔裡面。
C:妳在尖塔裡面?
L:對。
C:有燈光嗎?妳看得到裡面的東西嗎?
L:看不到。
C:妳感覺得到裡面有東西嗎?
L:沒有東西,我躺在裡面,裡面是暗的,可是我可以呼吸。
C:妳躺在什麼地方上面?
L:石頭,硬的石頭,可是不會冷。黑色的石頭,很像棺材,可是我沒有死掉,裡面可以呼吸。
C:棺材是蓋起來的嗎?
L:沒有,但裡面是暗的。
C:旁邊有其他人嗎?
L:沒有。
C:妳知道這裡面是哪裡嗎?
L:金字塔裡面。
C:妳現在是什麼感覺?
L:我躺在裡面是為了突破我的限制,心靈的。
C:妳的心靈被什麼限制?
L:不是被限制,應該說是要充電。每隔一段時間會躺在金字塔的石棺裡面,為了要充電。
C:那是很美好的感覺嗎?
L:就是充電的感覺,我現在正在充電,我現在身體就充滿了電。金字塔帶來的能量,我現在身體一直在抖動,像電流,因為能量很強。(個案身體不停抖動,表示有電流通過,越來越強烈)
C:那妳知道什麼時候會充完電嗎?
L:充完就會停止。能量很強,他們希望我現在繼續充電。
C:他們是誰?
L:就是他們。
C:在旁邊嗎?
L:不是。
C:現在讓我們離開這個場景,前往一個重要的日子。
L:我站在一個黃紅色石頭平台上,很大的石頭台階最上面。
C:就妳一個人,旁邊有人嗎?
L:台子上主要是我,其他人在很遠的地方。眼前是一條大河,很大的河。
C:妳在那裡做什麼?
L:我是一個女祭司,現在要祭祀。要準備祭祀,為了一個很重要的祭典。我是主要的祭司,其他人在旁邊,他們都在看著我。也不是什麼主持祭典,就是站在那裡,然後要開始了。
C:妳們要開始什麼?
L:一個能量的轉換,接收能量,要接收能量。
C:妳負責接收能量?
L:我促成接收這個能量,這是我主要的工作。
C:每天的工作嗎?
L:不是,這是一個大工作。好幾年才會有一次,這是因為星體的運行,我們等很久了,今天終於到了。因為星星運行的關係,星星跟地球的角度的時間點,剛好在這個時候,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很重要的能量轉換。這個很重要,這種時間不多,這種機會不多。
C:這是妳第一次遇到這個時間嗎?
L:以前有,但這一世是第一次。以前的生命還有過,但這一世是第一次。我們等待很久了,終於又讓我們等到了。我在尼羅河前方,看得到三座大金字塔,我在金字塔對岸的神殿的平台上。我們對準金字塔,行星的排列剛好。很久了,我們等很久了,這天終於到了。
C:這個能量的轉換可以做什麼?
L:我們等很久了,終於要到了這個時間點,我們可以再接收一個很重要的能量再進入地球。那個能量已經很久不在地球了,也不是不在,是要校正。校正那個能量,因為那個能量偏移了,那個時間點終於到了,我們可以校正它。校正回來,讓能量回到地球。
因為太久了,上一次我們失去跟這個能量的連結,上一次的災難太大了,把地球上所有一切都破壞掉了,所以這個能量不見了。我們等很久,在這個時間終於又可以讓這個能量再回到地球。因為行星的排列對了,所以它可以再回來。我們很興奮、很高興,它要再回來了。
C:大家都很高興,旁邊的人也很高興?
L:對,我們這群祭司,我們知道這個能量很重要,我們就是在等這一天,我們都是在等這一天。
C:現在還在接收能量嗎?
L:差不多已經校正完畢。應該說是金字塔的天線對準那個能量,我們要校準它,讓那個能量直接傳送到地球,地球可以接收那個能量。之前它偏移了,所以接收不到完整的力量,可是現在校正完畢,金字塔可以完全接收那個宇宙能量進入地球,金字塔只是對準那股能量,接收其實是地球在接收。金字塔只是接收點,之前因為偏移太多,所以地球無法接收到完全的能量,現在可以了。
C:接收完能量之後會有什麼轉變嗎?
L:古老的知識會再出現。
C:古老的知識?出現在哪裡?
L:人類遺忘太久、太久的知識會再出現,因為能量被校準了,所以這些知識可以再給予人類,人類可以再接受到這些知識的啟發。
C:這些知識來自哪裡?
L:宇宙的知識,但這本來就是地球有的。
C:你們知道這些知識嗎?
L:我們知道,可是我們用不到,因為沒有校正,在地球就用不到,因為這是宇宙的知識,每個人都可以用到。
但是因為地球太混亂了,地球經過一次很大很大的變動,所以喪失了跟這些知識的連結。其實這些知識本來就在,只是喪失促發這些知識的能量。
所以這些能量再回來,存在地球的古老知識才可以再被人類取回,人類才能再運用這些知識。否則人類就變得跟原始人一樣,變得跟動物一樣,他們喪失了知識,忘記了自己,他們變成像動物一樣。所以這些知識要再回來。
C:所以你們很高興這些知識回來?
L:對,我們就是在等這件事情發生。
C:現在能量接收完了嗎?
L:嗯,校正好了。
C:妳還要待在這裡嗎?
L:我就住在這裡,我是祭司啊,我住在這個神廟裡面。
C:可以看看妳住的地方嗎?
L:白色石頭的房間,很簡單,一張床,幾個木頭箱子。很簡單的房間,白色的石頭,很漂亮,很乾淨,亮亮的大窗戶。沒有很多私人物品,木頭編織的箱子,裡面放了一些我的衣服,私人物品、白色的長袍,我們都穿白色的長袍。
C:這些衣服摸起來像什麼?
L:比較軟的麻紗。
C:神廟裡面只有妳一個祭司嗎?
L:沒有,很多祭司。可是我是主要的祭司。
C:其他人也都住在那邊嗎?
L:對。我們負責古老知識的守護,一代傳過一代。
C:所以妳知道很多大家不知道的知識嗎?
L:這些知識其實本來是每個人都知道的,只是上一次的變動讓這些知識從人類的心靈流失,人類沒有辦法再自然接收這些知識。
這些知識是本來每一個人都要曉得的,可是因為他們迷失了,所以他們失去接收這些知識的能力。但是這不是我們獨有的知識,每個人都可以有,但是他們忘記了。所以我們要守護這些知識,等到有一天大家都記起來的時候,這些知識可以再回到每一個人身上。
我們要幫人類保存好這些知識,不能讓它們消失,有一天所有的人都可以再接收到這些知識。不是我們想要保密或不想讓別人知道這些知識,但是現在大部分的人不想知道,如果他們願意,他們隨時可以知道。但他們必須先擴充他們的心靈,擴充他們的腦容量,他們必須先改變自己。這個知識是屬於每一個地球上的人。
C:妳指的他們是誰?
L:一般人,就是一般人。不是我們祭司這些人,是其他人,住在都市或鄉村的一般人。
C:神廟附近有住其他人嗎?
L:很遠的地方有,有很多村子,在神廟旁邊。神廟位於尼羅河旁,旁邊很多村子。
C:村子大不大?
L:很多小村子,沒有大村子,更遠的地方是首都,法老王居住的地方,很遠,要坐船。離我們比較遠的地方才有城市。
C:保存知識是你們的工作?
L:對,我們保存這些知識,以後要還給全部的人類。
C:現在讓我們前往另外一個重要的日子?
L:我坐船去首都,因為我是主要女祭司,我要去送一個東西給法老王。我現在要去見法老王,去皇宮見他。
C:妳現在見到法老王了?
L:嗯。
C:妳拿什麼東西給她?
L:一卷捲軸,紙草的捲軸,上面以金色和各種色彩寫滿文字。記錄有關未來幾年會發生的重要事情,預言,是我們的預言,呈給法老讓他知道未來,他可以提前做準備。這是我們例行的工作。
C:卷軸是妳寫的嗎?
L:不是我寫的,我們有專門書寫的祭司,我不負責這一部分。但我負責接收、提供訊息。我是其中一個接收訊息的祭司,有專門的祭司負責記錄在捲軸上,也有負責刻在神廟柱子上還有石板上,然後我們會將其中一卷捲軸呈獻給法老王。
C:法老王要用這個捲軸提供的訊息治理國家嗎?
L:對。
C:所以你們很受法老王的尊敬?
L:我們一起合作讓這個國家可以持續運轉下去,也不是尊敬不尊敬,我們是合作的關係,當然我們也會互相尊重,但我們沒有下上關係,主要是合作。祭司做祭司的工作,法老王作法老王的工作,共同讓這個國家可以延長、平安地待在這個地方。
C:那妳給完捲軸之後,妳就離開皇宮了嗎?
L:沒有,我會在這邊待一陣子。
C:要做什麼?
L:做完祭司的工作,把捲軸交給法老王,然後我會跟他相處在一起。我們是伴侶,但不算夫妻關係,可是我們是伴侶。我每年這段時間才會跟他在一起,其他時間我會待在神廟。我會跟他待一段時間,然後我會再回神廟。
C:這段時間妳都待在皇宮裡面嗎?
L:對。
C:皇宮看起來是什麼樣子?漂亮嗎?大不大?
L:很大,像黃色的石頭,可是打磨得很光亮,但又不覺得是石頭,可是也不是金屬,是一種很亮、很亮、很亮的石頭的物質。現在的人類已經沒有辦法做出那樣的建築物,很亮,但是是石頭,不過現在沒有那種技術了。
C:接下來請妳前進到生命的最後一天,那天發生了什麼事?
L:當我認為我已經完成我的任務,不需要這具肉體的時候,我會回到金字塔的石棺,待在裡面。讓我的意識和源頭合一,我的肉體就會在石棺裡面消散,我就消失了,在這個地球上。
C:妳的肉體就消失了?
L:對,在石棺裡面就自然消失了,就變成分子消散了。
C:現在妳可以用不同的觀點來回顧妳的人生。
L:我在金字塔的天空看著埃及這片大地,我很愛這片土地。我已經完成任務,所以我離開了,在離開前,我再度看它最後一眼。我很喜歡那裏,我對那個地方有很深的感情,可是我的工作做完了,所以我要離開了。
C:妳這生的目的是什麼?
L:校正能量,將那個能量校正回到地球。這樣地球會更穩定,不會再發生天崩地裂的大災難,會越來越穩定。因為之前的災難太嚴重了,導致地球一直不穩定,能量校正之後,地球會越來越趨於穩定,不會再有那種重大的災難發生了。
《潛意識問答》
C:為什麼要顯現這個前世讓她觀看?
S: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不重要,覺得自己很糟糕,可是其實不是。她並不是糟糕,也不是自己想得這麼舉無輕重。她是可以做事情的,並不是可有可無的。她是有用的,她以為她一點用都沒有,但是其實不是這樣,她是很有用處的。
C:我們可以怎麼幫忙她嗎?
S:讓她知道就可以,只要知道就可以了。她來這裡是有用的,她來這裡是有產生功能的。她以為她來這裡沒有做事情,其實她是有做事情的。
C:她的生命目的是什麼?她來要做什麼?她一直很困惑。
S:不用做什麼,穩定能量,她來就會穩定能量,她存在就會穩定這個能量。她現在來是為了要穩定她當初校正的那個能量,她只要待著,那股能量就會穩定下來,那股能量會從地球散發出來,回到全部的人類。她只要待著就好了。
C:她之前的十年人生空白是要考驗她什麼?
S:不是考驗,而是為了不讓她做什麼。她不需要去做什麼,是為了不要讓她去做那些事情,所以才讓她變成那個樣子。
她不需要再去做那些事情,她不用去做,但是她強迫自己去做。她只要待著就好了,她如果去做那些事情會耗損太多她的力量,她的能量會用在不必要的事情上。我們不要她做那些事情,她只要待著就好。
她只要待著穩定那股力量,她必須穩定那股力量,所以我們不能讓她分心,要她待在原地,什麼都不做,就只要待在原地,穩定那股力量。
C:待在原地是指她只要待在家裡就好?
S:她就是待在那裏,不一定在家。但她就是待在那裏,不用再去做其他事情了,不用去做。
C:她不用去找工作麼?
S:不用去做工作,她只要待在那裏。不然她會把太多的能量跟精神花在不必要的事情上,但是我們要她全部的能量和精神待在那裏,就是要她不要做事情,待在那裏就好。
她不用去賺錢、結婚、搞人際關係、交男朋友、女朋友、生小孩。她不能做那些事情,因為那些事情會分散她的能量,而我們要她全部的能量,所以她就是要待在那裏。
她是一個定錨點,待在那裏才能穩定那股能量。之前她遭遇的那些不順利、阻礙,讓她感覺自己被困在家裡,感到非常挫折,這也只是為了讓她待在那裏。
C:她想知道她會有靈魂伴侶嗎?
S:她有,她當然有,每個人都有,所以她當然也會有。
C:會遇到嗎?
S:會遇到,只要她願意。只要她願意的時候,她就會遇到。之前因為她必須穩定她的能量,因為地球能量還屬於混亂期,需要她的力量穩固在這裡,這樣才能夠穩固地球能量。
她只是其中一個穩固點,還有其他很多人也是這樣,他們必須待在原地。不過現在差不多了,所以她可以開始做一些事情了,因為能量已經穩定了。
2012、2013這時能量已經穩定了,他們這群人不需要再待在原地了,他們可以做他們想做的事情了,可是也不需去做什麼大事業、賺錢、符合社會價值的事情,她可以動一動了。
C:他們會結婚嗎?
S:看她的意願,結不結婚不重要。看他們兩個人是否能回到自己,認出彼此,然後在一起。這跟結不結婚無關,可是他們在一起會讓他們更安心、更開心,只是如此。陪伴彼此而已,結婚、生小孩不是重點。
靈魂伴侶的目的只是陪伴彼此,支持彼此成長,支持彼此待在這裡,如此而已。陪伴,互相陪伴,會感覺到歸屬,只是互相陪伴而已。是真正的陪伴,是心靈與心靈的陪伴,是真正的待在一起,而不只是身體的在一起,婚姻不是重點,是真正的陪伴,真正的在一起,有沒有結婚都沒有關係。
C:她想知道她會不會結婚?會不會生小孩?
S:她想就會,但是不需要為了結婚而結婚。她會遇到她的靈魂伴侶,她們可以在一起,互相陪伴,要不要結婚並不重要,她想就可以。
生小孩大概不行,她現在的身體也不適合生小孩了。她這一世不是要來生小孩,她是要來穩定這股能量,不過這個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但她還要再待久一點,讓這股能量更加穩定。
他們很多、很多人分散在世界各地,穩定這股能量,她還要再待很久,把這股能量繼續穩定下來。因為之前那十年地球能量還太混亂,所以她必須待在原地,維持自身能量的完整,才能原地鞏固那股能量,避免那股能量消失。她是其中一個定錨點,每一個定錨點都很重要,如果缺少她這一點就沒有那麼穩固了,所以她之前必須待在那裏,這也是她想做的,只是她不知道。
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這十年來也許她覺得自己一事無成、是個失敗者、什麼都沒有,可是她完成她的工作了,待在這裡穩定能量,其實她是很高興的。雖然付出了一些代價,不過也還好,就是這十年,她完成任務了。
C:剛才看的前世,有出現她現在認識的人嗎?
S:那個法老王就是她的靈魂伴侶,他們以後會再相遇。她會遇到,不用擔心,她會遇到,他們每次都會相遇,所以她不需要擔心,可是她要先把她的工作完成。
C:她這世完成任務後會去哪裡?
S:回去她原來的地方。她來自很高、很高、很高的次元,沒有肉體實像的地方,很高、很高、很高階的次元,她會回去。
C:她在地球待很久了嗎?
S:她來很多次了,來來去去,來拜訪、體驗,有時候只是來玩。她很愛這個地方,她幫助地球,她來很多、很多次了。
C:她每次都是來工作的嗎?
S:有時候只是來拜訪,有時候只是來體驗一下,來玩,有時候是來工作。不是每次都是來工作,有時她只是想玩一下,就來玩一下。其實每個人都是來玩,只是有些人入戲太深,把遊戲看得太嚴重,忘記自己只是來玩,產生太多情緒,所以被黏在地球,忘記回去。不過她沒有業力,她很自由,她想去哪裡都可以。
C:她還去過其他地方嗎?
S:她很自由,她想去哪裡都可以。她是很自由的靈魂,因為她已經是在很高、很高、很高的次元,人類無法想像的地方,很靠近源頭了。她沒有什麼業力,所以她很自由,想去哪裡都可以。
C:她來地球是不會造成業力的嗎?
S:如果她曾經迷失過,她是會產生業力的。但是她的迷失並沒有讓她造成非常嚴重強大的業力關係。
當然,這個宇宙法則、地球法則,你來了,如果你走偏了,產生非常濃重的慾望,你當然會產生重力、產生業力,你就會走不了,黏在地球。
如果你沒有與別人產生濃厚的各種關係,就不會產生很嚴重的業力,當然就不會被黏在地球,可以自由離開。
太多人忘記自己來地球只是為了玩遊戲,入戲太深,遊戲玩得太過認真,被自己的妄想、慾望黏住了,可是那些是虛妄的,等他們解開那些枷鎖,他們馬上就可以回去他們原來的地方,或是更進一級,去他們想去的任何地方。
因為她沒有特別的業力,跟其他人沒有什麼合約,所以她有時會覺得自己很孤單寂寞,沒什麼親近濃厚情感的朋友,其實是因為她不需要有那些關係。
C:還有要給她什麼忠告嗎?
S:好好活著,開心一點,去玩吧,玩得開心一點。對自己好一點,放輕鬆,想做什麼都可以,不要想太多,不要給自己太多枷鎖、罪惡感、責任、壓力,放輕鬆一點。不需要覺得自己一定要怎樣、怎樣,放輕鬆一點就好。
其實沒有哪一個人一定要怎樣怎樣,只是大家都忘記了,來地球本來就是要來玩,不用把太多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每個人都是要來玩的,所以那些太強烈的恩怨情仇,其實都可以放下,就是來玩嘛。
她沒有跟誰有什麼強烈的恩怨情仇,就是放開一點,放輕鬆,好好玩吧!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