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QHHT催眠案例】源頭光體闡述回家的路

2020/08/08 10:18:12 網誌分類: 催眠案例
08 Aug

*催眠者:Q.
*受催眠個案:A.
*受催眠個案潛意識:S.
《前世催眠》
個案從進入美麗的地方一開始就來到一片充滿白光的地方,接著站在一處由白光形成的類似希臘式宮殿建築物外面。
Q:可以告訴我進去裡面,你看到什麼?
A:這是一座很大的圖書館,裡面有很多資料,還有一些光體。
Q:還有其他人在那裡嗎?
A:那裡沒有人,只有光體(個案自己也是光體)。
Q:很多光體嗎?
A:對。
Q:你可以跟這些光體說話嗎?
A:可以,可是沒有必要。
Q:為什麼?
A:因為我們只是來裡面找資料而已,所以沒必要互相說話。
Q:你要找什麼資料?
A:有關生命的資料。
Q:那我們現在去找這些資料,你可以跟我分享你找的資料內容嗎?
A:可以,是一本很大的書,由白光能量所形成的一本書,可以翻頁。這本書記錄地球歷史,從一開始為何會形成,到開始轉變成適合生命生存的地方的過程,整個地球成長、改變的過程,以及地球的使命。
Q:地球有什麼使命?
A: 提供生命去感受強烈的物質體驗,體驗重量、物質。因為光體沒有重量,地球有重量,所以地球的目的是提供光體生命感受重量,感受沈重。
Q:為什麼要感受沈重?
A:就只是為了體驗,沒有特別的理由,其實只是為了好玩(個案笑了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理由,就只是為了體驗,為了好玩。
Q:圖書館裡面除了這本地球資料之外,還有其他的書嗎?你可以去看看其他書嗎?
A:所有的資料都有,我也可以去看。可是我現在需要看的只是有關地球的資料,不需要看其他的書。
Q:為什麼你只需要看地球資料?有誰叫你查這些資料嗎?
A:沒有誰叫我查,這是我的責任。我的責任是看顧地球,讓它能按照計畫發展。讓這個星球能按照當時對它的計畫能夠順利發展下去,這是我的工作。我主要是照顧這個星球。
Q:你要怎麼照顧它(地球)?
A: 能量,用能量的方式。
Q:很多人跟你一樣在做這件事嗎?
A: 每個光體都照顧不同的星球,負責不同的區域,我的責任區範圍剛好包括地球。
Q:這本書有關於地球最後會發生什麼事嗎?
A:沒有,因為還沒有發展到那個時候,我們不曉得最後會發生什麼事。我們希望地球可以朝最好的結果發展,可是還沒到那個時候,所以書裡面還沒有關於地球最後的紀錄。
Q:什麼是地球最好的發展?
A:提昇,地球帶領所有的人提昇,回到光體,回到光。地球回到光,所有在地球上面的存在也回到光,進入光,這是地球最好的結果。但是我們不曉得最後結果會如何,因為現在還在過程中。
Q:你知道你現在在什麼地方的圖書館?
A:另外一個次元,另外一個空間,另外一種形式。不是這樣的宇宙,不是物質的宇宙,甚至不能算是靈界。
Q:可以走出這座圖書館去看看這個地方嗎?
A:可以。
Q:你在這裡有居住的地方嗎?
A:不需要居住的地方。
Q:那你們平常都在做什麼?
A:沒有具體的形象或活動,也沒有具體必須做什麼,只是存在,就只是存在而已。
Q:其他光體也都只是存在而已嗎?
A:對,我們像分開又像在一起,並不會感覺有特別的個體,雖然分開,卻又是整體,像光一樣。
Q:這個地方除了圖書館,還有其他建築物嗎?
A: 其實不是具體的建築物,只是那樣一個能量聚集地點是儲存資料的地方,所以稱它為圖書館。
但是也不能算是一個建築物,就只是一個能量聚集的地方,我們也是能量,但是是不一樣的能量形式。
那裡是資料儲存的地方,儲存所有的資料。這裡就是我存在的地方,我來自這裡。我一直待在這裡,偶爾才會去別的地方,這裡就是我的故鄉,歸屬之處。
Q:你在這裡感覺如何?
A:平靜,沒有時間,沒有所謂的冷或熱,因為我們沒有物質身體。這裡是永恆的平靜,但是不會無聊,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很多感受,我們並不會感到無聊,但我們也不需要娛樂,因為我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們很充實。
Q:可以說說你做的事情嗎?
A:很難說,因為不是單獨做一件事,而是整體的感受,那是一種整體的感受,一種全面性的感受。不是單一,是全面。我可以感受到全部,所有的全部。
Q:全部的什麼?
A:全部,就是全部,所有的一切可以在同時感受,同時知道。可以感受到整體,我可以是整體,也可以是單獨。
我可以同時感受全體,也可以單獨只感受某個狀況。就是隨時可以融入整體,也可以是單獨。
可是如果我進入源頭,我就不會有這些全面感受了,因為我就待在源頭了。源頭是永恆的平靜,我可以在那裡休息,因為這裡在源頭之外,所以我可以感受整體,我可以做我的工作。
Q:什麼是感受整體?
A:所有的事情,更外圍的宇宙,再外圍的宇宙,再更外圍的宇宙,每一個宇宙。甚至是每一個星球,星球上的生物,全部都可以感受,感受整體。
一剎那間就跑到整體去了,但你又可以出來;你又是整體,但你又是單獨的個體。
不過,我不會回到源頭,如果我想回到源頭,我可以回到那個光,可是我現在沒有要回去,因為現在待在這個地方,我才能夠負責我的工作。
Q:你喜歡你現在負責的這個工作嗎?
A:沒有喜不喜歡,就是這樣子,沒有好或不好,沒有好壞,沒有喜歡,就是這個樣子。
就只是存在,這就是原來的存在,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存在。每個存在體原來的狀況都是這個樣子,只是有時候他們去太遠了,忘記回來的路。
我沒有去太遠,我每次都記得回來的路,所以我沒有離開。每個人都應該要回來,可是有些人去太遠,去太久了,忘記回來。
所以有些人待在他們現在的地方還沒有回來,他們只是為了要體驗,其實也是為了好玩。
其實都是為了好玩,只是有些人還沒有回來;但是原來大家都在這裡。我一直在這裡,我都沒有離開太久,我會回來,我沒有像其他的生命體一樣離開這裡太久,我一下子就回來了。
很多生命體--其實每一個生命都是這樣的光體--從源頭出去,他們有些去太遠了,忘記回來就卡在某個地方,所以我們在這裡等他們回來。
有時候我們也會出去,去看看那些為什麼還沒有回來的同伴,瞭解為什麼他們回不來,然後我們會想辦法讓他們記起來回來的路,讓他們回來。
我的責任區是包括地球這個地方,我看顧這個地方,有時候會來地球體驗,瞭解為什麼其他人還不回來。應該要都回來,很容易就能回來,但是有些人待太久了,他們忘記要回來。
大家都一樣,大家都一樣,大家都應該是這樣的存在,沒有好壞,沒有高下優劣,沒有誰比較高或誰比較偉大,沒有,每個人都是神,只是有些人忘記了。
沒有誰比較高等或低等,他們忘記自己是誰,所以沒有辦法馬上回來。因此我們在工作,觀察,看看如何讓大家回來。
大家都會回來,其實也沒有什麼,只是好玩而已,大家還沒有回來也只是為了好玩而已。
但我們在這裡的光體要提供一個道路,讓大家都能回來。都一樣,大家都一樣,沒有人不一樣。
Q:你還去過其他地方嗎?
A:我去過很多地方,我什麼地方都可以去,可以同時去所有的地方。我也可以回到源頭,但是我不需要回去源頭,因為我要工作,所以我並沒有待在源頭。然而其實我們每個人都跟源頭連在一起,沒有離開過,只是焦點的問題。
Q:什麼是焦點?
A:你的感受,你的感受卡在某個地方,所以你以為你在地球,你忘記把你的焦點移回去,所以你以為你在地球。
Q:移回去哪裡?
A:移回去源頭,因為每個人都從源頭而來。可是有些人卡住了,卡在地球或卡在某個地方,忘記將焦點移回源頭。
我沒有卡住,所以我待在源頭附近的地方,我隨時想回源頭也可以,隨時想去哪裡也都可以去,全面的,隨時可以去每一個地方。
每一個人都是全面的,只是卡在地球上的人忘記他自己是全面的,所以他把焦點放在地球上,以為自己是地球人,但是當他將焦點移回去,他就回到源頭了。
每個人都是全面的,但也可以是單獨;既是全體又是單獨,如果你待在這裡,你就會知道了,這是很簡單的道理。
回來之後,我們就會知道是什麼意思了。可是當我把焦點完全放在我是個人類的時候,我沒有辦法感覺到全面、整體的我,我只感受到我是一個人類;可是我其實隨時可以回到那個全面、體整,隨時可以回到源頭。
Q:當你是人的時候也可以隨時回到源頭嗎?
A:可以,只是要不要而已。因為我們會忘記,我們以為我們是人,我們以為自己卡在這個身體裡,我們以為我們是這個身體,可是其實我們不是這個身體。
我們不是身體,我們只是暫時以為我們的焦點在這個身體裡面,其實我們還是全體。我們只有一部分把焦點投射到這個身體,然後我就把自己的感受隔絕在這個身體裡面,將自己的覺識、覺察固定在這個身體裡,我以為我只能用眼睛看,只能用耳朵聽,只能用這個頭腦想,其實不是。
我只是把自己的意識固定在這個身體裡,可是不是這樣。我不只可以用這個眼睛看,眼睛只是身體其中一個感官接收器,所以我以為我只能用看來感受這個世界,其實這只是一種很狹隘的感受。
我們其實是可以同時又全面地感覺整體,不僅僅是以眼睛觀看,以耳朵去聽。我只是把覺識固定在身體裡了,但其實我不只是我的身體,每個人都一樣。
如果你是岩石,你也不只是岩石,只是你把你的意識聚焦在岩石上,所以你以為你是岩石;可是當你把焦點回到你真正的你的時候,你就是整體。你又是整體,但你又是單獨。
而當你是人的時候,你忘記自己是整體了,當你死亡之後,你忘記你是整體,所以你會回不去,你會卡住,所以你只好跑到靈界等待輪迴,因為你覺得你是身體,所以你必須再回到一個身體。
但其實你不是,你可以再往上回來,回到你真正的地方。
你不需要是某一個固體,你不需要是動物,你也不需要是一個星球、小鳥、石頭,你也不需要是這個星球的人或那個星球的人,你都不需要,你只是整體。
因為你以為你需要,所以你就會把你的意識焦點投射在那個固定的形體上,所以你就變成了人、變成了小鳥,也許是一朵花、或是風、或是某一個星球上的生命,或是你甚至是一整個銀河系、一個宇宙,或是一個星球、任何一種存在、各式各樣的存在。
可是其實都不是,我們就只是整體而已。
我們就只是整體,可是我們又單獨,所以我們又投射出去了;可是投射出去之後,有些人忘記回來了。
當我們回來之後,大家都是整體,就是這樣。每個人都是整體,這就是原來的生命形式。
所以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在哪也都沒有關係,沒有誰比誰好,沒有誰比誰重要,沒有誰比誰了不起,或誰比誰做更多的事情,沒有,就只是存在而已,因為大家都是整體,只是大家都忘記了。
Q:現在,我們逐漸飄離,讓那一世的光體繼續過他的人生…
A:他不是那一世,他就是了,他就是整體,不是那一世,而是整體。其實也不能說是光體,就是存在,只是存在,無法用任何定義說明。
Q:(接下來催眠者想要引導個案進入其他前世).
A:不需要,他就只要感受他是那個存在就可以了,他不需要再去探索其他前世了。他只需要知道他是誰就可以了,其他前世對他來說沒有那麼重要。
《潛意識問答》
Q:為何選擇讓他看到這一世?
S: 這是他原來的樣子,要讓他知道他原來的樣子,他就就會知道他待在這個地方(地球現在這一世)該怎麼繼續下去,他就不會不知所措,會更有信心,不會徬徨無助,不會讓自己的新心混亂,會更加穩固自己,對他的幫助會更大,他會更能夠發揮他的能量,做到他想做的事情。
讓他的心更安定、更有信心,他才不會盲目地跑來跑去,做一大堆沒有意義的事情或胡思亂想、小要去認識一堆人,或想達成什麼樣的成就,他不需要。老實說,每個人其實也都不需要。
如果有人想要達成某種成就、完成某些事情,那也只是因為他們想要,為了他們自己的樂趣,那都是在玩,其實大家都是在玩。
只是有些人會把遊戲變得痛苦,把遊戲看得太認真,所以人生才會充滿痛苦。沒有人需要一定得完成什麼,達成什麼目標,因為每個人都是整體的存在,每個人就只是存在。
每個人來到地球是想要來玩,想要體驗地球生活,只是大家都忘記了,以為要有更多的錢、更多的權力,以為自己必須要是那個最漂亮、最英俊、最有成就的,那些都是假的、暫時的,只是在地球暫時玩的遊戲,只是一種過程。
沒有誰比誰更厲害、更了不起、更重要,大家都只是來這裡體驗而已,其實也都是來玩。
看你要玩什麼?有些人想玩權力,他就去搞政治;有些人想玩性關係,那他們就去體驗各種性關係;有些人想體驗恐怖,他們也許就去玩戰爭;
有些人想體驗科技,他們就去發明;有些想瞭解聲音、音樂,他們可能就變成音樂家,他們也許去唱歌;有些人想體驗視覺可以帶來最多樣化的有趣形式,所以有些人成為畫家,有些人去拍電影;
有些人他們可能只是想體驗貧窮,所以他們變成乞丐、工人或處在社會最底層,那也都只是為了體驗,他們只是想玩玩看什麼是貧窮;有些人只是想體驗什麼是被壓抑、被奴役。
然而在這些過程當中,有些人卻忘了他們只是想來體驗而已,所以會產生各種負面情緒。
如果那一世沒有將那些負面情緒解開、放下,越來越多的情緒會糾結在他的意識或者說靈魂裡面,情緒越來越濃厚,越來越重,那些痛苦、不平衡、遺憾,那些想得到而沒有得到,那些怨恨。
他們把遊戲看得太認真,他們入戲太深,他們以為自己必須是什麼,其實大家都一樣,一樣是整體。他們看得太嚴重,凝結太多厚重的情緒,所以他們越來越沈重、越來越沈重,變得越來越密集、密度越來越高,他們從光體下降,越來越重,越來越下沉,變成一個實體,一個很沈重的靈魂,沒有辦法再回到整體。
他們也許就卡在某一個星球、某一個宇宙,直到他們把那些厚重的情緒放下,直到他們瞭解這些也不過是他們的遊戲。
如果你這一世很漂亮,是個電影明星,是個所有男人都愛你的美麗女人,這也不過是個遊戲。
可是如果在過程當中,你凝結了一些情緒,產生了驕傲、慾望,與某個人產生遺憾,或是恨、很多憤怒,而你在死亡的時候無法放下,你就只好再回來輪迴。
因為你的靈魂背負太多東西了,變得太重了,你沒有辦法回到整體。所以你只好再回來,回來把這些負擔放掉,才能夠再回到整體,然後你才會記得原來你只是在玩遊戲。
原來你不是那個美麗的女人,你也不是那個國王,不是那個學者,你甚至也不是你以為的那個偉大的什麼什麼你自己在某一世創造出來的什麼,都不是,每個人都會回到整體,所以才會有輪迴。
其實不需要有輪迴,因為每個人都是整體,而每個人也都還是整體,只是有些人投射得太遠、太厚、太重,所以必須輪迴。
輪迴是為了把那些情緒、厚重的負擔放下,靠著再一次機會去放下,然後越來越輕、越來越輕,放下越來越多,等到他們他們全部都放下了,記起自己是誰。
記起自己原來只是在玩遊戲,原來那些痛苦、糾結都是不需要的,他們就會回到整體、回到源頭、回到光,他們就會記起原來自己是誰,他們就不用留在他們現在所處的世界,也許是某個星球或某個宇宙,他們可以回到整體、回到光,不再輪迴。
輪迴只是一種錯覺,沒有任何事情是嚴重的,只是遊戲,如此而已。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