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QHHT催眠案例】經歷亞特蘭提斯毀滅的女祭司

2020/08/10 08:37:57 網誌分類: 催眠案例
10 Aug
*催眠者:Q.
*受催眠個案:A.
*受催眠個案潛意識:S.
《前世催眠》
Q:妳看到什麼?
A:我走在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是暗的,只有一點點光。但是不應該這麼暗才對,以前是很亮的,很奇怪。
Q:以前是很亮的,為什麼會變暗,妳知道嗎?
A:我不太清楚,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我要去看看。
Q:妳是男生還是女生?穿著什麼樣的衣服?
A:女生,我穿白色長袍,中間有白色編織腰帶,綴著銀色和藍色的水晶裝飾,很漂亮。
Q:妳是年輕的女性嗎?
A:對,大概二十多歲左右。
Q:妳手上有拿什麼東西嗎?
A:我手中握著一個水晶,透明的。那個是我的隨身工具,是…算是我可以用來展現力量的放大工具。
Q:妳會用這個水晶工具做什麼?
A:它本來很小,我需要用的時候,它可以變大,也可以化為各種我需要的形狀。看我需要做什麼樣的使用,它就會變成什麼樣子。
Q:妳都用它來做什麼?
A:做什麼都可以,不過我現在緊握著它在我的手心。我覺得有點緊張,這一次我可能要用它來保護我自己。
Q:好,現在妳已經到達那個妳要查探的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
A:(沈默了一會兒)喔,天啊,那個…怎麼會這樣?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太…噢,不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不相信…
Q:沒關係,妳現在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與傷害,妳可以從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觀察這件事情,妳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妳所看到的都會是在妳能夠接受的範圍之內。妳看到了什麼?
A:我來到一間能量控制室,水晶能量控制室,不過這裡完全被破壞了,很奇怪,不可能啊,不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水晶被砸壞了,所有的東西都被破壞了。
Q: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控制室?妳常常來這個地方嗎?
A:對,我就在這裡工作,這裡是我平常工作的地方。這裡是…這塊大陸主要的水晶能量控制地點,連結地球之心的主要連接點,所有的能量都是從這裡傳送到其他地方的水晶發射站。
Q:其他地方?
A:地球各處的水晶接收點,各個水晶接收點從這個能量控制室接收來自地球之心的能量,這些能量發送到各處水晶接收點之後,各個地方的祭司或需要使用水晶能量的人就可以直接使用這些能量。
Q:這些能量是從地球的中心發射出來的?
A:對,但是主要不是地球發出的能量,是地球接受來自中央太陽的能量,儲存在地心的地球之心——一顆地球生命化成的大水晶球裡面,我們在從這個控制室把能量傳送出來,轉送到地球各處的能量接收點,讓大家可以使用。
Q:這些能量可以做什麼用?
A:做任何事,創造各式各樣的事物都需要使用這個能量。它也可以幫助維持所有人類心智網絡的聯結與暢通。
Q:這是什麼意思?聯結所有人類的心智網絡?
A:就是我們透過水晶發射出來的能量,連結每一個人的心智,這樣每個人就可以在心裡直接溝通,傳送訊息。
Q:就像電話一樣?
A:對,可是直接可以在心裡溝通。
Q:不過,這不是當時人類的心靈基本能力嗎?為什麼還要靠水晶能量的幫助?
A:水晶能量形成的網絡可以幫助暢通每一個人內心的聯結管道,因為有時候生病或是在一些比較密度濃厚的地方,心靈傳訊不會那麼清楚,水晶能量網絡能夠幫助所有的人都能接通需要得到的訊息,也不會讓任何人失去與其他人的聯結。
Q:這樣很好,不會有人失蹤,也不會找不到人。
A:對,沒錯。可是,很奇怪,為什麼有人要破壞這個地方?破壞這裡一點道理都沒有啊,這樣要做什麼?
Q:好,妳可以移到發現這個原因的時間點,我們現在已經來到這個地點和時間,妳知道原因了,妳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有人要破壞這個控制室?
A:不…不可能,太…太不可能了,為什麼?…嗯,好,就是…(個案深吸一大口氣)那些宇宙來的盟友,他們指使另外一群祭司來破壞這個地方。
Q:為什麼?
A:他們要…控制所有的人類,要我們所有的人成為他們的奴隸。
Q:他麼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樣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A:他們一直在宇宙間四處掠奪,控制其他星球上的住民,他們要當神,他們想要玩自己成為神的遊戲,他們喜歡控制,喜歡高高在上,喜歡操控別人,他們覺得這樣很好玩,覺得這樣自己會很有力量。
Q:他們是誰?
A:他們自稱是從中央宇宙來的種族,他們的能力很大,會很多我們不會的事情。我們以為他們是要來幫助我們解決我們目前遇到的困境,因為他們一直都很和善,表示是『神』派他們來幫助我們的。
Q:誰是『神』?
A:『神』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來處,我們生命的父母,照顧宇宙所有的需要,我們發出需要幫助的訊息,祂就會給予幫助。
我們每一個人都來自於那裡,祂會一直看顧我們,照顧我們的需求。『神』就是整體,整體就是『神』,祂知道每一個人的需要,所以我們向祂發出請求幫助的訊息,我們以為那些來自中央宇宙的外星人是要來幫助的。
Q:他們(外星人)不是要來幫助的?
A:不是,他們不是要來幫助,他們是要來控制人類,控制整個地球。
Q:他們長什麼樣子?
A:很高大,像人一樣的樣子,可是他們也可以變形。他們很不一樣,有些是能量,有些可以化為人,有些就是他們原來星球的種族的樣子,不一樣,可是他們都可以化作人類的樣子,很高大,亮亮的,五官很漂亮。
Q:是白人嗎?
A:不是,他們並非你們現在人類當中的白種人,不是膚色的分別,他們也不是所謂的白皮膚,只能說以當時亞特蘭提斯人來看,他們是非常高大與美麗的種族。
Q:他們也是有男有女嗎?
A:對,可是他們當中也有很多雙性人,兩種性別都有,那個類型的人更美麗,會發處更美麗的光,像紫色、紅色那種,很有魅力,很迷人,會迷惑人心。
很多人會被他們那種魅惑的能量所迷住,非常崇拜他們,就像現在的人崇拜偶像歌手或電影明星那樣。可是其實他們是在吸取那些人的能量,吸取他們的光,來壯大自己,他們就會更有力量,更能夠迷惑人心,就能夠吸引更多人,吸收他們更多的能量還有光。
Q:他們會發光?
A:每個人都會發光,就是靈光,每個人都有。可是他們的光很亮、很強,所以我們相信他們是善意,是真的要來幫助我們。
可是…原來不是,他們偽裝他們的靈光,他們竟然可以偽裝靈光,他們…喔,他們的靈光原來都是…不是亮的,是比較暗的、濃重的顏色,很暗,有些人甚至很黑,非常黑,幾乎沒有光。
Q:沒有光是什麼意思?
A: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竟然有沒有光的人,我不知道有人會沒有光。
Q:那是沒有靈魂的意思嗎?
A:不是,不可能沒有靈魂。而是…應該是他們的光被遮蓋住了,所以才會黑黑的,呈現比較暗、濃厚的顏色。
Q:那樣是表示什麼?
A:他們的內心會呈現黑暗、沈重,他們會只想要控制,吸收別人的力量,壯大他們自己的力量,這樣他們才能夠控制其他人。他們就是想要高高在上,要大家都聽他們的話,這樣他們就會覺得自己很強大、很厲害。他們就是靠吸取別人的能量,讓其他人害怕、崇拜、服從他們來餵養自己。
他們迷失了自己,以為這樣自己才能夠活下去,他們以為這樣他們才能夠存在,他們害怕自己會消失不見,因為他們誤用了創世的反作用力,他們也被自己所創造的黑暗能量所反噬,他們很害怕,害怕自己的靈魂會消失不見,因為他們看不見自己的靈魂之光,他們變暗了,所以他們要依靠吸取別人的光來讓自己的靈光發亮,他們在偽裝自己。
他們以為自己會消失,如果他們不依靠吸收、掠奪別人的光或者說能量的話,他們就是消失不見。所以他們才要一個星球又一個星球的去控制、奴役上面的存在。
Q:接下來又發生了什麼事?我們來到了一個重要的日子,那天發生了什麼事,妳可以告訴我嗎?
A:我被他們抓起來,可是我又逃走了。
Q:被那些負面外星人抓走?
A:對,還有一些墮落的祭司,他們在幫那些負面外星人做事情。
Q:很多人被抓走嗎?
A:對,他們抓了很多祭司。因為他們無法控制我們的心智,很多心智薄弱的人被他們所控制,很自然會聽他們的話,受他們的控制。我們這些祭司,還有一些人沒有受到他們的心靈或者說能量控制,所以他們要抓我們。
Q:妳怎麼逃走的?
A:我掙脫能量鎖鏈,耗費了很大的力量掙脫他們加在我身上的能量鎖鏈。我得出去恢復那個能量控制室,我要快一點,怕會來不及。
然後我創造了一條能量通道,通往中央大陸。他們把我關在海底的基地,還有很多祭司被他們抓過來,可是我們都失去與地球之心能量的連結,能量管道被他們阻擋住了,其他祭司們沒有力量掙脫。
我必須先去把控制室的連結管道接通地球心水晶,恢復其他人的能量,大家才能掙脫那些負面外星人的能量牽制。所以我只能一個人先走,這樣才能幫大家恢復力量,脫離那些外星人的掌控。
Q:為什麼你能掙脫能量鎖鏈?
A:因為我的水晶工具被我藏在身體裡,我的水晶可以融入我的身體,不被那些外星人發現,所以我還能發出我的力量。
而且,我與地球之心的連結還沒有完全斷掉,大部份的人都被切斷了,我還沒有完全被切斷,所以我還能發出我原來的力量,但是也不完全了。他們的力量太強大了,而且有一批祭司歸順他們,幫助他們破壞、切斷我們其他祭司與水晶的連結。
我們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完全沒有防備,我們就這麼被他們控制住,削弱力量。很多不服從的人都被殺死了,我還沒被殺是因為他們要我將知識留下來,要我把知道傳授給他們。
Q:什麼樣的知識?
A:所有的知識,那些負面外星人和墮落的祭司想要知道的宇宙知識,有關生命的知識。其實本來每個存在都知道,可是他們忘記了。
Q:他們要那些知識做什麼?
A:他們想要回到『神』,他們以為那樣他們就能夠成為真正的『神』,擁有宇宙間最強大的力量。可是他們搞錯了,他們擁有那些知識也無法成為『神』,因為每一個人都是『神』,每一個存在都是『神』,沒有任何一個存在可以高於所有一切成為他們所謂想要成為的那個『終極之神』,沒有,不會有那一個高於一切的存在,只有整體,只會有整體,就只是整體而已。
那些負面外星人想要不放下『黑暗負面能量』而回到『神』,回到『源頭』,或者他們想要回到中央宇宙,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們放掉他們無始以來累積的負面能量,他們掠奪其他人的能量所形成的權利、控制力量,只有當他們願意放下這些黑暗能量,願意轉化為正向的光的時候,他們才有可能往上走上回家的路,回到『神』,回到『源頭』。
可是他們不願意,他們就是想要依靠掠奪其他光的能量來壯大自己,想要挾帶他們自己認為強大的黑暗負面控制能量回到『源頭』,成為『終極之神』。不可能,他們絕對不可能成功,可是他們就是不聽,他們想要知道『源頭』的終極秘密知識,所以還沒殺了我。
Q:什麼是『源頭』的終極秘密知識?
A:沒有這樣的知識,沒有所謂的秘密知識,知識都是公開,可供每一個存在任意取用,宇宙當中沒有秘密,或者說整體當中是沒有秘密的,每一個存在都可以隨時取得他們想要的任何知識。
只是說他們忘記了,或者說他們當時的生命歷程還不需要取得那一方面的知識,以至於他們覺得那些是秘密知識,可是沒有秘密知識,只能說就算給予他們,他們用不到,甚至他們可能會誤用那些知識而造成巨大的毀滅力量,所以目前還不能讓他們知道那些知識。
不是整體不給予他們那些知識,而是他們目前的狀況還無法憑藉自己的心去連結那些知識。等到他們的心到達了那一個層面,他們自然而然就可以接到那些知識,是自然而然的,沒有任何勉強,也不需要向誰搶奪,所有的知識都是屬於每一個存在,沒有秘密可言,不會有秘密。
Q:妳有給他們那些秘密知識嗎?
A:當然沒有,我也給不了,因為不是我的東西,我也給不了他們啊。他們威脅我要把我關到死,除非我吐出那些知識力量。我沒有辦法,因為我要給他們,他們也收不到,他們接不到。
他們的心被自己的黑暗能量封閉起來,他們關閉住自己連結源頭的管道,我無法傳授那些知識給他們。可是他們認為我在欺騙他們,那是宇宙原力,是創世原力,我給不了,那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可是他們不願意相信。
他們…殺了好多祭司,很多不願意聽從他們的話的祭司都被他們殺死了,一批又一批。
Q:沒關係,過去的已經都過去了,妳可以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清這整件事情。
A:好,最後,我耗盡了我剩下的力量,掙脫能量鎖鏈,逃出他們的海底基地,回到中央大陸的能量連結控制室。
Q:可是那裡不是被毀了嗎?
A:對,我試著去修復,有一些人也跟我一起回去了,我們一起修復了水晶,很大的一顆水晶,好幾層樓高的巨大水晶柱。
我們開始試著把水晶連通地球之心。因為地球之心連結這個宇宙的中央太陽,從那裡接收來自源頭的能量。
中央太陽直接連結源頭,再將源頭的能量分別傳送給每一顆星球,一層一層的傳送。
Q:地球不是從太陽接收?
A:當然從太陽也會接收到能量,可是那種能量已經經過太陽的轉化,那些能量也是地球需要,而且我們也可以加以利用。
可是直接從中央太陽來的能量是另外一種…只能說是不一樣的能量,我們可以做不一樣的利用,從中央太陽來的能量是更強大的,只能這麼說。當然,有些人是可以直接接收源頭的原力或各種能量,那又是不一樣的。
其實每個人都可以接收,可是有些人被自己的心封閉住而管道不夠暢通,所以才不能接收,其實每個人都可以直接接通源頭的能量,不一定要依靠地球之心或中央太陽。
只是說我們這樣接收能量是最快速,而且可以接收我們現在所需要的大量能量的一個最好的方式。
Q:好的,接下來你們修復了水晶,之後呢?
A:沒有辦法完全修復,破壞太大了,水晶接收後能量不穩定。喔,能量不穩定了,奇怪了,真糟糕,我們發現地球之心的控制室被那些負面外星人控制住了。
那些知道如何進入地球之心的墮落祭司帶著負面外星人進入地心的能量控制室了。那些是很高層的祭司,心靈力量很高的祭司,他們也服從那些負面外星人,他們想要權力,他們想要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所以他們跟那些負面外星人合作,想要取得最大的力量與控制權力。
Q:所以你們連結不到地球之心的能量了?
A:還是可以連結,可是非常不穩定,非常不穩定。整個水晶柱不斷發出各種顏色的光,七彩的各種光,可是非常不穩定,來來去去,不像以前一樣發出非常柔和、穩定與美麗的光。
現在的光很混亂,很不穩定,一閃一閃,像失控那樣。
Q:然後呢?你們沒有辦法控制嗎?
A:我們一直試著讓它恢復穩定,可是沒有辦法。
Q:然後呢?
A:外面發出非常巨大的聲音,很大聲,很吵,一些人出去看情況,我繼續留下來連結水晶,試圖讓它恢復穩定。
Q:嗯,然後呢?
A:沒有辦法,水晶就是穩定不下來,他們在地球之心發出更強大的破壞力量,我控制不住,壓制不住,很糟糕,太糟糕了,來不及,來不及了。
外面的吵雜聲越來越大,有人在喊,叫我趕快離開。可是我不想離開,我還想再試試看,看能不能穩定水晶能量,恢復以往的連接。
Q:結果呢?
A:我的同伴進來拉我出去,我們逃出去,因為整塊中央大陸已經開始天崩地裂,快要沈沒了。
大水沖了進來,淹沒整個控制室,我在大水淹進來之前被拉走,我們坐進飛行艙逃了出去。
很難過,很懊悔,沒有把水晶恢復原狀,很難過…
Q:沒關係,沒關係,過去的已經過去了,每一個人都已經在過去學習、體驗到各自需要的體驗,過去的就請妳放下,生命是永恆的,所有的人還會繼續存在,繼續他們各自的旅程。妳做得很好,妳已經盡力了,那樣對妳來說就夠了,過去的就讓它們留在過去吧。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
A:我們離開了,逃到一個沒有被大水淹沒的陸地,很荒涼蠻荒的陸地,上面沒有文明存在。
Q:之後呢?
A:大家在討論要怎麼辦,我們要去哪裡,要怎麼躲開那些負面外星人的控制。我們也還在等另外一群祭司來跟我們會合,我們約好在這裡等他們。
我的伴侶在那一群祭司當中,我也在等他過來,我們好久沒見到面了,我很想他。可是我的心很難過,很後悔。我覺得一定是我哪裡疏忽了,才會沒有發現有祭司叛變、墮落,與負面外星人勾結破壞能量控制室,還進入地心控制地球之心,導致整個地球的水晶能量點全部失控,中央大陸也毀滅了。
太可怕了,怎麼會發生這樣的狀況?我很震驚,我們所有人都還沒從這種震驚當中恢復。有些長老比較穩定,他們智慧很高,他們已經開始在商討要如何安置其他躲過負面外星人迫害的祭司和其他跟著我們一起逃出來的人。
Q:最後你們去了哪裡?
A:我沒有跟著去,我沒有跟大家一起去。我自殺了,我非常自責,非常懊悔,死了這麼多人,死了好多同伴,我們的家園都被毀了,陸地也沈沒了,我沒有臉再繼續活下去,我沒有盡力,我很懊悔,我應該可以更努力,更警覺一點,所以我投海自盡了。
Q:沒關係,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當時妳已經盡力了,把懊悔留在過去,妳已經盡妳的力量補救了,妳沒有做錯什麼,沒有人會怪妳,這不是妳的錯,把這些都留在過去,妳現在正在繼續的是妳現在的人生,過去的就讓它們留在過去吧。妳已經離開了妳當時的身體,妳沒有任何痛苦,妳已經離開了,妳可以用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整件事情。
A:好。
Q:這一世,妳學到了什麼?
A:承擔,我可以更有承擔。我無法使事情恢復原狀,可是我應該要留下來,盡我的一份力量,做我可以做的任何事情來讓整體情況朝向正面的發展去進行。
我應該要更勇敢一點,面對毀滅後的痛苦,勇敢站起來,和大家一起努力重建我們的生活,盡我的力量讓知識流傳下去。
Q:沒有關係,妳已經做到所有妳能做的事情,妳可以休息了。
A:嗯,其實以我一個人的力量,在當時也無法力挽狂瀾,可是我當時已經失去勇氣與理智,非常自責。
我的伴侶到達後,非常難過,我也很難過,我太自私了,我忘記他了,我當時太難過了,我忘記我們是要在一起互相支持的,我忘記他了,我只顧著自己的難過,沒有為他著想。
我應該要留下來,跟他在一起,跟大家在一起,重建家園,解決當時的困境。
Q:沒關係,他會瞭解的,過去的就放下吧,讓它們都留在過去。
《 SC問答 》
Q:為什麼要讓她看到這一世?
S:為了回答她的問題,她在這一世所面臨到的一些人和一些狀況都與那一世有關,這是為了回答她的疑問。
Q:她這一次需要改進或注意什麼嗎?
S:她已經開始在做了,她之後一世一世都在彌補她那一世沒有留下來和其他人一起努力的遺憾。
那一世最後她逃走了,在那之前,她都做得很好,她盡力去保護同伴,試圖挽救水晶,也力勸抓住她的那些外星人及負面祭司,想要感化他們,她都儘她最大的努力與勇氣做任何她能夠幫助的事情了。
可是責任感、求好心切與莽撞無知的心態讓她做出最壞的選擇,她用輕生來逃避內心的痛苦,她反而沒有做到她當時留下來能夠貢獻的幫助,她少了一次能夠付出力量的機會,幫助那些祭司們重建災後基地,平衡負面外星人對於地球的破壞力量,她沒有選擇留下來奉獻自己的心力,這是她之後必須再去彌補的。所幸之後的每一世,她也兌現了自己的承諾,奉獻出自己能夠幫助的力量來修補這整個狀況。
Q:關於這個狀況,還有什麼要提醒她的嗎?
S:她都已經正在做了,也很努力,她都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也開始在做了,沒有問題,她就繼續做她接收到訊息的事情就可以了,她會做得很好。
Q:那些留下來的祭司最後去了哪裡?
S:他們進入地心建立了一個文明,地心城市,將亞特蘭提斯的文明與知識保存在那裡。
Q:那個地心文明現在還存在嗎?
S:一直都存在。
Q:我們可以知道在哪裡嗎?
S:時間到的時候,你們就會知道。
Q:那個地球之心被負面外星人控制了,之後還繼續被他們控制嗎?
S:沒有,他們的力量也被他們製造出來的巨大破壞力量所削弱,他們的力量也變小了,所以他們沒有辦法再進入地球之心。之後地球之心被宇宙議會封閉住了,沒有地球人或者其他存在能夠再進去。
Q:之後不是還有人進去過嗎?
S:那也是很久以後了,而且那些人都是經過選擇的,一切也都在議會的同意與監控之下。心態不對的存在,或者說想要做負面利用的任何人類或存在都不可能進入得了地球之心的控制室。
Q: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人可以進去嗎?
S:不需要有人進去了,已經不需要了。現在地球之心已經由地球自己直接掌控,不需要再有任何人類進入,地球之母自己就能夠處理得很好了。
地球要提升,她(地球之母)已經不需要再有人進入控制室去調整或者說提取那些能量出來了,她(地球之母)就可以自己掌控。就算那些負面能量想要再度進入地心能量控制室也是不可能了,因為那裡的次元已經提升到達一個他們無法找到的層面,所以也不用擔心那些負面能量會再度掌控地心控制室。
如果他們以為自己進去了,那也只是一個他們自己幻想創造出來的地方,不是真正地球之心所在之處。
Q:L想要知道最近她幾個朋友之間的狀況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會這樣?
S:這個就是重現亞特蘭提斯時期發生在他們幾個人之間,以至於影響整個亞特蘭提斯毀滅的其中一個原因的事件重現。
為了讓你們瞭解當初發生了什麼事,這一次的能量重現也是為了要去圓滿、轉化以及消融當時所產生的能量不平衡。
Q:和她朋友發生爭執的那一個人在當時是什麼樣的角色?
S:他是黑暗祭司,是當時陷入黑暗的墮落祭司那一群的其中之一。當時他也是一位男性,擁有很大的權力,他很瞭解如何利用水晶的力量來掌控別人的心靈,他控制了一群意志力薄弱的祭司和人類,實現他掌控權力的野心。
Q:她朋友是不是也是在亞特蘭提斯的時候受過他的控制?
S:她不是被他控制,她是被他傷害。因為她朋友當時是一位擁有某種水晶力量的女祭司,這個黑祭司想要掌控這個女祭司所擁有的水晶力量,於是他借助於從負面外星人那裡得到的更強大的力量,來傷害這位女祭司,奪取她所運用的水晶。那位女祭司在當時被他傷害,所以在她的記憶裡面,或者說乙太體在那種非常強大力量的傷害之下,她受到很大的驚嚇,以至於流轉了這麼多世,她還是沒有恢復原本的能量,還沒有把自己的整個…不能說是靈魂,只能說是從她的乙太體之下的層面,她都還沒有完全修補好。她當時受到的傷害非常大,因為那個黑祭司運用的是從中央宇宙來的墮落天使給予他的非常強大的力量。那是那些墮落天使運用反作用力化為黑暗負面能量之後,將這些黑暗能量儲存在看起來像一根水晶杖的東西里面,他們把水晶杖給予黑祭司,讓他能夠藉此控制其他祭司。而因為那位女祭司當時所操控的水晶力量,或者說她本身的能力是非常強大,所以那位黑祭司才會想要搶奪她的水晶力量。
Q:她遇到的那些自稱為「神」的靈的團體又是什麼?
S:那就是那一群黑暗祭司所謂為的…他們有些人無法投胎,可是也無法離開地球…,妳再下一個強一點的保護指令,現在。
Q:(加強保護整個催眠場所的指令)
S:他們就是那群黑祭司沒有辦法輪迴轉世所形成的一個黑暗團體能量滯留在地球上。
Q:請問他們現在都以哪裡為基地?既然他們滯留在地球上,那麼他們現在是滯留在哪裡?
S:說是在另外一個次元或空間也可以,他們在地球並沒有一個固定的據點。因為許多當時的黑暗祭司現在投胎至地球各處,只要那一些來投胎的黑暗祭司沒有轉化自己的心回到光,他還是會繼續跟這個黑暗團體連結。這個黑暗團體隨時和這些已經投身在地球各處的黑暗祭司有能量上的連結。
Q:是不是她認識的人當中也有屬於這個黑暗祭司團體?
S:對。他們就是墮落的那一群,他們就是想要取得權力來控制其他人,他們只想要自己的權力,他們只想要比別人高一等。
Q:那麼還有一些其他我們認識的人的狀況也是這樣嗎?
S:她認識的那一個會找她麻煩的,當時就是所謂的負面外星人。那些負面外星人來到亞特蘭提斯之後,控制欺騙了這一些負面黑暗祭司,他們互相狼狽為奸,破壞了整個亞特蘭提斯。
Q:另外一個朋友也是嗎?
S:她當時並不是女祭司,她並沒有那麼有靈性可以成為祭司。她當時是一位女性,算是某一個主要城市的城主的女兒,妳要說國王也可以,或者說管理者,就是那座城市主要管理者的女兒。她當時很想成為祭司,可是她的靈性卻還沒有到達可以當上祭司的程度,以致於她的內心充滿了對那些女祭司,而且是備受尊敬的女祭司們的嫉妒之心。那一世她也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女性,然而因心靈純淨度不夠,無法顯現出女祭司那種富有光彩的美麗,她就是一個美麗但比較黯淡的女性,以那個時代來說。
Q:所以她一直沒有成為女祭司?
S:沒有辦法,她的心靈力量就是不夠。那時候很多人都想成為祭司,不是不行,問題是她自己不願意把內心沈重的部分放掉,她的內心就是還不夠。就像這個身體之前遇到的那幾個走偏的女修行者,她們也是在那個時代或之後的好幾世,她們也很想成為具有心靈力量的女祭司或靈修者,問題是她們的心靈就是還不到,因此她們內心都充滿怨恨及嫉妒之心。那麼,那個城主的女兒當時因為自己的虛榮心,還有想要成為女祭司的貪心和企圖心,而與一位負面外星人結合,可以說成為他的妻子,或者說成為他的女人,因而取得了權力。並且在負面外星人破壞了亞特蘭提斯之後,摧毀亞特蘭提斯的水晶能量點,導致非常多祭司喪失心靈能力;當那些祭司的力量變弱了之後,那位城主之女反而運用負面外星人給予她的力量,去欺負那些女祭司,吸收她們的能量,她的內心也開始越來越被黑暗能量所佔據與控制。
Q:那她現在的工作有達到需要的心靈層面嗎?
S:東施效顰,她就是想要別人覺得她是很清靜、很有靈性,感覺自己高高在上。
Q:那她的工作有幫助到別人嗎?
S:她就是在吸別人的能量,她就是在吸能量。因為她那時候在亞特蘭提斯學的就是這樣子啊。那些負面外星人有給予她一種工具,她就是運用那種工具去吸收那些原本心靈清淨的女祭司的清淨能量,以這樣的方式來聚集她自己的能量,讓她感覺自己也擁有清淨的心靈能量。事實上那些不是她的心靈能量,那是她去搶奪來的。
Q:那些能量她需要還給別人嗎?還是這些能量她也無法使用?
S:那些她搶奪來的能量,她會運用。不過也不需要她還能量,因為那些被她搶奪能量的女祭司,她們的能量是源源不絕的。
Q:為什麼她可以運用她搶奪來的能量?
S:因為那個從中央宇宙來的負面外星人在她的星光體當中,幫她裝上一種可以吸收其他人的光、正面能量的裝置,這個裝置可以轉化她所吸收來的正面能量,讓她加以利用。她從那一世開始就已經在做這種搶奪、吸收別人的能量的事情了。
Q:所以她自己就可以因為吸取別人的能量,來讓自己變強?
S:從前可以,但以現在地球上的能量和磁場環境,她這樣吸取能量再轉化為她可以使用的負面能量的效果已經沒有以前這麼好了。所以她會覺得吸取再多,可是一下子就沒有力量了。
Q:所以我們也不用害怕這些負面能量?
S:他們現在成不了什麼氣候,老實說妳們真的可以不用擔心。但是還是會有一些意志力薄弱的人會被他們所利用,表面上也許她看起來很不錯、很風光,也受到一些人的喜歡跟支持,可是她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展現這麼多力量了。所以她背後的團體很急,他們很急,因為好像吸收了很多力量,可是他們怎麼就是用不夠,感覺軟綿綿的,好像吸收了很多力量,可是他們還是覺得沒有力量。所以他們很急,才會要她不斷出去工作,去吸收、掠奪、搶奪其他人的力量。
Q:A想知道她的另外一個朋友要如何讓自己恢復健康?
S:靠她自己,一切都只能靠她自己。每一個人都只能靠自己,就像很多人也是慢慢一步一步靠自己的力量修復自己。因為外在的幫助,或者源頭、你們的大我SC的幫助也只是為你們指出一條路,或者給你們輔助的力量及工具,但是要真正發揮出來,讓你們自己擺脫負面能量的控制,或者讓你們真正站起來,接收來自源頭的原本力量,還是要靠你們自己。所以她還是要靠她自己。
Q:她要靠自己的意思就是要有信心,是嗎?
S:對,她要相信自己做得到,因為只能靠她自己。光體從源頭來到地球,其實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因為你們還是得靠你們自己,但是只要你們的信心發揮出來,就沒有任何力量可以傷害你們。她因為那一次亞特蘭提斯的傷害太大了,所以信心一直出不來。她的光體沒有受傷,但是靈體有受到傷害。一世一世的轉世也是再給予她機會,讓她把自己的信心發出來,這樣她才能修補自己的靈體,她才能再次接回與源頭連結的管道,修補管道。她現在做的事情就是她的SC指引她的方向,這對她是好的,她就繼續這麼做就可以了。
Q:那麼她與另外一個朋友的對應是什麼原因?
S:就是重現她當時被傷害的情況,讓她有這個契機去修復她自己。相對而言,這個情況也是生命再次給予那一位黑祭司一次機會,讓他能夠彌補當時對她造成的傷害。但很可惜的是,他還是沒有轉化成功,只能更沈淪。已經給他一次機會去彌補了,如果他有一點愧疚心出現,他這一世應該會對她好一點,而不會以那樣的態度和言語傷害她,可是這一世他還是繼續傷害她。他還是沒有學會,他的機會沒有了,我們只能說這次是給他最後一次的機會了。在這次地球提升之前,他已經沒有機會再去彌補當時在亞特蘭提斯所造成的對於其他所有人的傷害了,他不是只有傷害這個女祭司而已。
Q:是。
S:也就是說,我們說:現在是地球的畢業典禮,想要畢業的人都可以畢業了,想要離開輪迴束縛的人都可以離開了。可是他的畢業考沒有過,那麼他要怎麼畢業?就是這樣,他沒有機會了,我們只能這麼說。
Q:這樣的意思是他就要繼續留下來學習?
S:要到更外圍,那個地方是比現在的地球更殘酷的環境,我們只能這樣說。
Q:如果其他人也沒辦法修補過去的過失,他們的畢業考也會沒過,那麼他們也會有類似的狀況嗎?
S:畢業考沒有過,當然就沒有辦法畢業。那麼就只能移轉到更嚴酷的環境,不是懲罰,而是在目前這樣的環境下,他們都沒有辦法悔改或醒悟,於是只好移到更嚴苛的環境才有辦法促成他們悔改或醒悟的可能性。
Q:瞭解。
S:不是懲罰,沒有辦法。在這樣的能量層面,他們還是沒有辦法轉化自己回到光,那就只好再往更嚴格的另外一個能量層面去接受考驗,也許才有機會轉化自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他在這一個地球能量層面還是沒有辦法通過考驗,表示他也沒有辦法再繼續待在個能量層面。因為他們喪失了在這個地球三次元能量場的過關機會,他們沒有提升自己的能量,以致於他們的能量就會更低階,所以只能到更低階的能量層面,看看還有沒有辦法轉化,因為你不往上,所以你只好越來越往下。這並不是生命或者說『神』給他們的懲罰,而是他們的能量就自然而然更往下沈淪了,這沒有辦法。因為地球要提升,從亞特蘭提斯毀滅到現在三十萬年了,三十萬年的時間讓他們學習,可是他們還是沒有轉化。這沒有辦法,三十萬年了,已經轉世幾次了,已經給過多少次的機會了,可是他們還是不願意悔改。
Q:其他的人也是這樣的情形?
S:另外那一個城主之女也是,她現在還是在用自己的美貌來取得那些不懂的人的愛慕,她現在還是在靠吸收別人的能量來展現自己有特殊能力,顯示自己比較有靈性。
Q:她沒有,只是從別人身上吸收來的?
S:她都沒有,她都是去偷來的,那都是假的。
Q:他們這些人還會繼續這樣下去嗎?因為如果他們一直不轉化,對其他人並沒有好處。
S:他們還會繼續這樣下去,因為這就是一直以來他們在做的事情。就算他們感知到自己已經沒有神奇的能力了,他們還是會假裝自己有,繼續做下去。不過其實也沒有關係,有些人就算被他們吸收能量或者受到言語行為上的傷害,而變得更弱之後,她們反而可以藉此因為降到谷底了,而有力量反彈回來,促使自己進步,對於某些人不一定是不好。
Q:他們就算能力消失,還是會繼續表現自己有能力,這樣不就算是欺騙?
S:對。因為他們的負面黑暗能量已經遮蓋住自己的光,封閉住他們與源頭連結的管道,然而每一個存在還是需要源頭的光,因為他們自己接收不到源頭的光,所以他們才要一直去吸收其他人的光,來讓自己舒服一點,讓自己感到有力量,讓自己可以繼續存活。這就是那些負面黑暗能量一直在做的事情。他們忘記自己也跟源頭連結,忘記自己也能夠直接接收來自源頭的光。
Q:所以我們要發出宣言,不讓那些負面能量吸收我們的能量。
S:對,因為現在是畢業典禮,現在是越來越嚴格,而且是非常嚴格,非常嚴格。沒有僥倖,沒有隨隨便便就可以過關,沒有任何可以通融的地方,沒有,就是非常的嚴格。每個人都要靠自己的力量提升,靠自己去連結源頭,接收源頭的能量讓自己提升,而不是去吸收別人的能量。因為現在是真正的畢業典禮,我們所說的畢業典禮並不是一個簡單普通的畢業典禮,而是真正的畢業典禮,你想要離開就是永遠可以離開了。當然你向光,你絕對可以畢業,但是對於那些不願意向光的人來說,沒有任何僥倖的方法讓他們通過畢業考,你們不能想要靠作弊過關,沒有僥倖,畢業典禮是很嚴格的。不是我們想要嚴格,而是這就是能量上非常精確與明確的檢驗,你沒有放下那些沈重的東西,你要怎麼走?你自己就還背著、提著滿滿的沈重之物,你當然就上不去。所以他們必須要自己通過考驗,自己願意放下,卸下黑暗能量對於自己的控制與矇蔽。每一個人都只能靠自己,沒有任何作弊與通融的管道與方法。
Q:瞭解,所以我們講出那個宣言『我完整我的能量場,不允許任何形式的掠奪』是有必要的,這也是SC給我們的訊息,要我們完整自己的能量場?
S:對。你們把這個宣言告訴其他人也很好,因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完整自己的能量場。
Q:我們有權力維持自己能量場的完整,對不對?這是主權的問題。
S:對,對。因為大家就是不懂得把自己的能量場維持住,所以黑暗能量才能夠到處掠奪,瀰漫在你們四周。當你們把自己的能量場維持住之後,你們才能夠開始慢慢清空黑暗能量存在於你們能量場當中的負面影響,你們才會提升得越快。否則你們很容易提升了一下,然後又被黑暗能量打壓,被負面能量影響。所以妳們把這個方法教給大家是好的,讓大家都能夠維持自身能量場的完整,避免負面黑暗能量的干擾。
Q:好的,非常感謝SC。
(催眠內容節錄至此)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