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QHHT催眠案例】源頭光體說明如何進入新地球

2020/08/13 08:18:19 網誌分類: 催眠案例
13 Aug

【QHHT催眠案例】源頭光體說明如何進入新地球

*催眠者:E.
*受催眠個案:L.
*受催眠個案SC:S.
《催眠內容》
個案感覺進入美麗的地方之後,看到的是一團淺藍色的光。
E:你看到什麼?
L:淺藍色的光。
E: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L:很遠的地方好像有一些音樂。
E:你可以靠近那個地方嗎?你看到有音樂的地方了嗎?
L:沒有,還沒有。
E:這個地方沒有煩惱,它是寧靜的,沒有擔憂,沒有困擾,只有平靜與安寧。你能從你現在的地方看到天空嗎?
L:這裡沒有天空啊。
E:你現在在地球上嗎?
L:不是。
E:你可以說說你現在是在什麼樣的地方嗎?
L:都是光和能量的地方。
E:能看到別的同伴嗎?
L:沒有欸。
E:只有你一個人嗎?
L:我不是人啊。
E:你可以形容一下身上有什麼特徵嗎?
L:沒有特徵。
E:所以你是光嗎?
L:要說光也可以,要說能量也可以,要說頻率也可以。
E:你待在這裡有什麼目的嗎?要做些什麼?
L:就是在這裡啊,本來就是在這裡啊,沒有什麼目的,就是本來就是在這裡啦。
E:你不需要做什麼特別的事情?
L:不用做事情,沒有什麼事情好做的啊,就是存在就可以了。
E:你有感覺有別的同伴在一起,也在做同樣的動作嗎?
L:什麼是同伴啊?
E:同伴就是和你一樣的別的生態的、型態的存在嗎?
L:型態,什麼是型態啊?
E:像你一樣的,像是光,像是頻率。
L:喔,我們都是這樣子啊,這裡都是這樣啊。
E:有很多嗎?
L:很多?我們都是在一起的啊,為什麼是『很多』?就是『一』啊,都是同一個,所以沒有『很多』,不能說是『很多』,不能算是『很多』,沒有『很多』這種事情欸,就是同一個啊。
E:就是同一個?
L:對啊,都是連在一起的,怎麼分呢?就不能分啊。
E:你看看你的上頭,如果沒有天空的話,抬頭看,上面是什麼顏色?
L:抬頭?我沒有頭啊。
E:好,你沒有頭。那麼你可以告訴我在這樣的地方,你什麼都不用做,你感覺舒服嗎?
L:很舒服,比當人的時候舒服多了,我不是很喜歡當人,來這裡好累喔。當人類的時候很累,我比較喜歡回到這裡來。
E:感覺那裡像是家嗎?
L:家?要說家也可以,就是本來就在這裡了啊。
E:你有什麼要告訴我的,譬如說感覺很好,可以說一下嗎?
L:就是什麼都很好,不會有恐懼,不會無聊,是很充實的寧靜,真正的愉悅,無限的自由和寬闊的空間,想做什麼都可以,完全地自由。
E:那你有沒有想做什麼呢?
L:我想要做什麼都可以。
E:那你現在有沒有想做什麼呢?
L:我現在在跟妳講話啊。
E:除了跟我講話之外,還有沒有想做點別的?
L:可是妳就把我叫來跟妳講話了啊,我怎麼去做別的事情呢?
E:好,如果你不跟我講話的時候,你會做些什麼事呢?
L:我就存在,想做什麼都可以,我就是一瞬間就去做我想做的全部的事情了。不是一件一件去做,而是一瞬間去做全部的事情,所以就是存在啊。
E: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一瞬間有做過什麼比較特別的事情呢?
L:因為就是一瞬間就做了,什麼是『特別』啊?什麼叫做『特別』?就什麼事情就做了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沒有特別啊。這裡沒有特別,每件事情都很平常,都是平常的事情,不會有特別的事情。
E:那麼,可以告訴我你平常都做些什麼嗎?
L:平常,就存在啊。平常?可是我們這裡沒有時間欸,所以『平常』是什麼意思啊?
E:好,你存在的時候有任何的移動嗎?
L:移動?瞬間就是全部了,幹嘛要移動呢?我馬上就是全部了,我就在全部了,我不用移動啊。我就是整體,就是一瞬間你就是整體了啊,整體全部都在你裡面,幹嘛移動呢?
E:好,我們現在可以回顧這個存在有別的型態的時候,是怎麼樣的呢?
L:這就是原來的型態了啊,這是原來的型態。
E:他有沒有曾經不是這種型態存在過呢?
L:他一直都這種存在,現在還是這種存在。這是原來的樣子,這是每一個存在原來的樣子,這是原來的樣子耶,妳也是這個樣子,原來的樣子啊,每一個人原來的樣子就是這個樣子啊。
E:我們都是原來這個樣子?
L:對啊,這是原來的樣子啊。
E:可不可以說一下『原來的樣子』是有形體的嗎?
L:當然沒有,就是頻率,就是光,就是能量。
E:有顏色嗎?
L:你想要變成什麼顏色都可以,看你自己。
E:那你有沒有最喜歡的顏色?
L:我喜歡像淺藍色那樣子的,所以我剛剛不是說就是淺藍色的光嘛。我喜歡存在在那樣子的光的頻率裡面。嗯,不是,應該不是那樣說,應該是說:我喜歡把自己的頻率調整到在那一個頻率的顏色的光裡面,這樣我會覺得很舒服、很開心。這是我喜歡展現的方式,因為每一個存在在這裡還是會有自己的獨特性,可以展現自己的獨特性。
E:你在那裡除了藍色的光,還有看到別的顏色的光嗎?
L:有啊。
E:別的顏色的光對你來說有沒有什麼不一樣的感覺呢?
L:都一樣啊,每一個存在都一樣,只是看他想要表現出什麼樣的特質,就會有不一樣的顏色,不一樣的形式的展現。
E:是,請問藍色的光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嗎?
L:也不會有特別的意義啊,在這裡大家都一樣,只是展現出的特質不一樣,但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啊。每一個存在都涵容著每一種特質,只是現在我把某一種特質讓它發出比較多的光,維持在這個頻率而已。但是每一個存在都包含著每一種特質,所以我沒有辦法告訴妳這是有什麼特別的。
只可以說我比較喜歡以這種方式的頻率存在,當然在你們人類的感受,這種頻率是會散發出某一種特質,以你們人類的感受真的是這樣。但是以整體的感受來說,這並不是某一個特別的特質在這樣的一個存在裡面,而是每一種特質在每一個存在裡面都擁有,只是剛好我比較喜歡以特定的頻率來展現。所以當我的意識投射到一個人類身體的時候,他散發出來的頻率就會是比較像是這樣淺藍色的光的頻率,這樣對於人類的認知來說,這個人就會散發出某一種特定的頻率。但是不代表他就沒有其他特質,因為每一個人都是一樣的,每一個人擁有的每一個面向的特質也都是一樣的,而每一個人都會有自己的喜好展現某一個面向的特質。
E:我想請問一下,我現在是在跟L的SC說話嗎?
L:不是。
E:你是所有的高我嗎?
L:我不是高我啊。
E:你是存在,你是…
L:我是存在啊。
E:但是你不是L的特別的高我?
L:高我不特別啊,為什麼要有特別的高我呢?
E:噢,好,對不起,我的意思是你跟L有什麼樣子的連結?
L:我就是他。
E:好,那麼L有一些個人問題,你可以幫他回答嗎?
L:我就是他,我怎麼幫他呢?因為我就是他啊,那我怎麼幫他呢?
E:你就是他,你不能幫他?
L:如果你說幫忙,那是另外一個人幫另外一個人,以你們人類的說法。
E:這樣,你說你是存在,我們是一,大家都是一起,沒有時間的限制,對嗎?
L:對啊。
E:如果沒有過去、現在、未來,那麼你是同時可以看到很多的表徵、很多的狀態嗎?同時,一瞬間。
L:因為都在你的裡面啊。
E:好,我現在想問有關新地球的狀況,請問你瞭解新地球的狀況嗎?
L:嗯。
E:可不可以讓L看見,帶他去遊歷一下呢?
L:新地球就在他裡面啊,不就整體嗎?每個人都是整體,那幹嘛去看呢?新地球就在每一個人的整體裡面了啊。
E:可是我們就是沒有看到新地球,要怎麼樣才可以看見呢?我們不知道我們裡面有新地球啊?
L:因為每一個存在都是整體啊,新地球不就是在整體裡面了嘛。那為什麼要去看呢?
E:我想請問一下,新地球在我們的裡面,那麼舊地球…
L:也在你們裡面啊,因為你們就是整體啊。現在這裡是源頭,所以他直接感受就是整體,不過現在他還是有獨特性,所以你問我是不是SC?如果你們要說SC,SC就是神啊,那我不是啊,我是那個整體裡面的某一個單獨,所以我不能說我是SC,因為我又不是那個『整體』。以你們人類來說,我不是『整體』,可是我就在整體裡面,我一瞬間就是『整體』了啊,可是我又不是那個『整體』,我在這裡還是有我的單獨。所以,舊地球、新地球都在整體裡面。
E:都在整體裡面?
L:對啊。
E:你知道舊地球需要提升這件事嗎?
L:也不是需不需要的問題,這是它本來就要提升,這是宇宙自然定律。
E:請問提升會發生什麼事情?
L:振動頻率會改變。
E:頻率改變的時候,地球上的人事物會有什麼樣的改變呢?
L:頻率跟著改變的,就可以跟著去新地球;頻率還是維持在原來的層面,就只能待在舊地球;如果頻率更低的話,那就會移到更外圍的地方。一切都是個人的選擇,想要去新地球就只有改變自己的頻率。
E:新地球已經存在了是嗎?
L:就是那個頻率啊,所以已經存在?對啊。因為已經有到那個頻率了。
E:從舊地球進入新地球會有一段整合的時間,這段時間會有多久?
L:妳是說從舊地球要過渡到新地球,應該是說地球本身自己完全提升頻率到達它自己所設定的目標,或者說這個宇宙所設定的要達到的那個頻率目標的時間。因為地球要跟著這整個宇宙提升到某一個它們這整體宇宙想要達到的頻率,這段期間需要一步一步去調整,如果立刻調整到預定目標頻率,地球上的所有的物質生命都會受不了,人類無法立刻調整到那樣的頻率,所以需要時間慢慢地、慢慢地調整,這是需要一段時間的。那麼,這段時間有多長呢?
E:是的,用人類的時間來算的話。
L:以你們現在的太陽年,嗯,不過每個地區不一樣喔,地球上有很多不同的地區,每一個地區的進展不一樣,每一個地區提升到預定目標頻率的時間也會不一樣。如果以一個整體最長的時間來看好了,大概就一千年吧。
E:好。
L:可是你們不要覺得一千年很長喔,因為你不曉得這一千年還有多少人想要在地球投胎?你還排不排得到繼續來地球投胎喔?所以你們現在的人類要珍惜這一次身為人的機會,因為你不一定下一次還有機會拿到那張票來地球當人了喔。很多人在排隊,雖然我們說還有一千年的時間,但是不要認為很長,以為你還有機會再來當人。
如果你沒有趁著這一生的機會提升自己的頻率,踏入新地球,你不一定還有機會能夠在這一段時間投胎成人,進入新地球。那麼你可能還要留在原來的頻率,或者你會降到更外圍的頻率,你要再等待另外一次可以一躍提升到非常高的頻率的機會,就不是這麼容易了。不是說以後其他的宇宙或其他地方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雖然以後還是會有這樣的機會,可是你不曉得是什麼時候?在源頭來看,雖然沒有時間,可是你不曉得你會流轉到哪裡去?因此,每一個人都要好好把握這一次的機會。
E:如何可以找到進入新地球的「門」呢?
L:就是「愛」,就只有愛而已,除了愛,沒有其他。是真正的愛,只有「愛」才是能夠進入新地球的「門」。
E:除了愛,我們還可以做什麼讓自己踏入新地球?
L:就是真正地去「愛」,就是這樣,就是「真正地」去「愛」,而不是「表面上」的「愛」。並不是和顏悅色就是「愛」,人類對愛的詮釋很狹隘,真正的「愛」不一定是你們表面上看到的愛。真正的愛是:你真的希望這個人好,沒有任何目的、條件地希望這個人好,而不是你對這個人好就是「愛」,不是。而是你希望他好,希望他真正把那些沈重的能量丟掉,希望他真的提升,希望他不要再流轉。而不是你對他好,對他和顏悅色,對他都充滿微笑,用愛的語言,那樣不是愛,那不能叫愛;而是你內心真正毫無保留、毫無條件地真心希望這個人好,那才是「愛」,而不是只是表面上的對他好。唉,所以你們,唉,這就是在地球工作的麻煩,因為你們寧願都只想看到表面上和顏悅色,唉,這就是物質世界的麻煩,唉,講不通啊,講不通,沒有辦法…
E:現在有很多宗教提倡『歡喜做,甘願付出』,這個跟進入新地球的所謂的「愛」是相同的嗎?
L:『歡喜做』是做什麼呢?『甘願付出』是付出什麼呢?如果只是歡喜做、甘願受,然後去奴役一批人來幫你做事情,那叫「奴役」啊,那怎麼會是「愛」呢?那些墮落天使就最會這一招啦,你們人類就是被矇騙這麼久了,就是給你們一個高調,你們就會替他們做牛做馬、賣命啊。
E:這樣對幫助我們進入新地球沒有幫助嗎?
L:提升心靈、提升自己的頻率才能進入新地球,而不是說你替別人做了多少事、付出了多少東西。不是啊,是真正提升自己的內心,你內心深處那個真正的最內心深處的那個內心,而不是你做了多少事情,而是你內心真正有把一些東西丟掉,變得更輕盈,你的頻率…好,以地球人的講法就是頻率變得更高,比較輕盈,那樣才能夠進入新地球。因為你要把自己的內心調到跟新地球一樣的頻率,你就在新地球啦。而不是你做了多少事情,你做了很多事情,可是頻率就是還沒有調到那個程度,你還是去不了。
E:L想問QHHT這個催眠方法是不是也是進入新地球的一道門呢?
L:可以這麼說。
E:所以QHHT會將進入新地球的正確方法告訴我們?
L:它(QHHT)可以幫助每個人去連結自己最內心深處與源頭連結的管道,它可以幫助每個人去暢通自己與源頭連結的管道,暢通管道之後,你自然就能夠連結到你的SC,你開始聆聽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依靠自己與源頭的連結來提升自己的頻率,你就可以提升自己的頻率到達新地球將要提升到的頻率,你當然也就能夠到達新地球了。QHHT只是一個方法,讓每一個人去連結自己內心與源頭連結的管道。
E:如何讓更多的人踏入新地球,有好的方法嗎?
L:告訴大家「真正」地去「愛」,而不是「表面上」的「愛」。不是表面上的和樂才叫做愛,那只是表面上,可是內在呢?在表面和樂的下面呢?每個人自己內心真正要達到毫無條件的愛,當你內心充滿毫無條件、只希望別人好的愛的時候,是因為你瞭解什麼叫做「平等」,當這個時候,你知道這是絕對的平等,所以你心中不會產生任何沈重的情緒或想法,此時,你的內心才能到達全然的愛的狀態。而不是表面上一團和氣,表面上大家很和樂,表面上我說我愛你,你說你愛我,我對你很有禮貌,我對你很和善,然後我講話很溫柔,那就是愛,不是,唉。
E:我們要怎麼幫助自己的家人踏入新地球呢?
L:先從提升自己的頻率開始,你越來越散發出提升的頻率,就能夠慢慢影響你周遭的人提升自己的頻率。就是先從提升自己開始,不用刻意去做什麼,自然而然就能將那種頻率擴大,讓別人感受到,你就能夠幫助別人提升他們自己的頻率。
E:請問那些黑暗能量如何阻礙人們進入新地球?
L:就是教他們假的方法去提升自己的頻率,讓人類以為他們自己正在提升頻率,可是其實完全沒有任何提升。他們只是教一些假的方法,讓人類以為自己提升了,可是其實一點都沒有提升。
E:你可不可以告訴我,念佛、禱告是不是也算是假的方法?
L:念佛號只是想要去西方極樂世界,禱告只是想要跟神要求一些事情或東西,如果那個人在念佛或禱告的當中,他提升自己內心的頻率,提升自己內心的愛,那當然就是一個真正提升自己的頻率進入新地球的方法。但是如果禱告只是在要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或者什麼的,那也就跟提升頻率無關;如果念佛是因為他不懂,只是人家叫他念,他就跟著念,念了佛之後,他的內心也沒有產生全然的愛的話,那麼也跟提升頻率無關。
所以同一個方法,但是不同的人使用,或者說不同人的詮釋、不同人的教導,有些是真的可以幫助人類提升自己的頻率,有些只是讓人類在原地打轉,以為自己做了有用的修行,可是其實那是完全沒有用的。同樣的東西,也不一定就會產生同樣的效果與狀況,還要看個別的人,每一個人的心態不同,就算你們都跟同一個老師學,可是你們的發心不同,學到的東西也就不一樣。也許某些人跟某個老師學,他可以提升頻率;某些人跟同一個老師學,他不一定能夠提升頻率。有些人學那個方法,他真的提升了,可是某些人學了卻還是無法提升,這都是不一定的。
E:好的,謝謝。我想請問要如何辨別「黑暗」與「光明」?我們常常分不清楚什麼是闇黑的力量?什麼是真正的光給我們的力量?如何分辨?
L:看你分辨要做什麼?
E:就像你說的,我們希望可以真正提升,進入新地球,我們當然希望真正找到有效的方法讓自己提升,不要走到黑暗能量裡面做沒有用的修行,學習不能夠真正提升頻率的方法,我們希望能夠分辨。
L:不要求,不要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貪求,不要多求;那麼當你去接觸某一種方法,任何時候,只要不貪求,不多求,不管你碰到什麼,都會是光明的。只要你的內心有了求得不是應該是你的東西的時候,只要你的貪心出現了,就算你遇到光明,你的內心是黑暗,你還是接受不到任何光明。
還是要回頭來看自己的內心,不是去看別人,而是看自己的內心。當你的內心清淨,當你的內心不求的時候,那個時候,黑暗與光明在你的眼前就是一目瞭然。可是當你的內心還是有所求,還是想要不是你自己的東西的時候,還是想要那些名利、權力,還是想要別人看到你,想要別人看得起你,想要在這世間比別人高一等,那麼你就沒有辦法去辨別黑暗與光明。
只有當你的內心是純淨的,你無所求,這個無所求不是說你們就不能過好的生活、不能追求幸福,不是那種無所求,而是你不會去想要很費力才能得到的東西、你不會想要去求得名利、比別人好、高人一等的那種求,你內心沒有這些貪求、多求,這時候,黑暗與光明在你面前就是一目瞭然了。
所以要先從自己的內心做起,這樣才是幫助自己判斷黑暗跟光明的方法。
E:我們常常會跟神求讓自己的父母身體健康、事業順利,這樣算不算是多求?
L:當然不算,這就不是多求了。希望父母身體健康是孝順的心態,希望自已事業順利是希望自己的人生順利,這樣當然可以啊,不算是多求。可是如果你多求,就像很多女孩子想要嫁入豪門,但問題是如果妳不是豪門而妳想嫁入豪門的時候,這種時候就是一種攀求、多求了。如果你的求只是說你要努力提升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環境,自己努力去工作,然後你希望你的工作順利、事業順利,這不是多求;然而如果你想過好的生活,可是只是想要去嫁一個有錢人,那就是多求。如果你只是靠自己努力,而不是要別人給你,你自己努力,然後希望事業順利,這當然不是多求。
E:好,謝謝你告訴我。L想要知道有的時候SC要我們做的工作,人的意識會產生不忍心、難過的感受,這個時候要如何面對?
L:就是要去面對,不然怎麼做事情呢?
E:所以有時候還是要把力量拿出來,就是要去完成它?
L:當然要去完成,不然你來幹嘛呢?你來就是要來工作的,你來了,你又不工作,那你來幹什麼呢?
E:這樣喔。
L:對啊,你該做的事情不做,然後只是用一個人類的心說:喔,好可憐,喔,我不能這樣對待他。你不這樣子做,你才是在害他。你不曉得他下次要流轉到哪裡去?你們不瞭解這一次地球提升是多麼、多麼千載難逢的機會,你只是用你的婦人之仁,你不曉得你要害她流轉幾千、幾億萬年。你們那樣不是在幫她,不要用婦人之仁的人類知見來看。
唉,所以啊,所以很多人會問: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靈魂在流浪呢?為什麼不是大家馬上一離開人類的肉體,就可以馬上回到源頭呢?為什麼有這麼多天使來地球工作,但是地球上還是有這麼多人類不斷在輪迴呢?不是因為人類比較低等,大家都從源頭而來,沒有誰比誰低等,可是為什麼有這麼多沈淪、迷路、流浪的靈魂呢?這就是因為這些來工作的天使們,他們都落入了一個人類的思考,你們沒有辦法發揮出真正的力量,沒有辦法做出真正的提醒。你們只是想求得一個人和,一個表面上的平靜,表面上的和樂,表面上的善良,那不是「真善良」,那是「假善良」。
唉,你不曉得他們之後會到哪裡去?你們完全不知道,你們看不到,所以你們都以為我們在源頭的這些是在害你們、是在說你們的壞話,你們不曉得你們這次擁有的機會是多麼難得。有些東西不讓她現在清楚,她還有多少時間?還有誰願意來告訴她?自己看不清楚,不懂得去提升,執迷不悟,唉,還想流轉幾次?幾次了?幾次了?已經給她多少次機會了?就是不願意面對,別人告訴她,還認為別人在找她麻煩,好吧,就繼續這樣吧,就繼續認為別人在找妳麻煩、欺負妳好了,妳就這樣子好了,繼續這樣子,看妳要到哪裡去?唉,表面上對妳好的,不是愛,只是想要別人跟妳說好話。說妳現在有多好,真的對妳有幫助嗎?妳真的能提升嗎?告訴妳實話,去面對,妳就提升了啊。不是要把妳揪出來,沒有人要把妳揪出來,就是還想玩,那就去玩吧。
E:有的時候,靈魂會有一些還想玩的感覺,因為人間有很多的體驗。請問,通常你都會給我們一個功課不是嗎?
L:源頭不會給靈魂任何功課,都是靈魂自己的決定,而且人間並不好玩。妳說以前的地球——還沒被墮落天使佔據的地球——是很好玩,很多靈魂會過來渡假,體驗他們想要的體驗;可是自從兩億年前,人類的靈魂被墮落天使關在地球開始輪迴之後,地球就不是一個可以真正讓靈魂自由體驗的場所了。所以,在這當中被迫留在地球輪迴的人類靈魂、這些光體,他們並不是自願留在地球,只是因為他們出不去,只好一次一次在這裡流轉、輪迴。
這一次地球提升是一次很好的機會,想要脫離輪迴的靈魂都可以跟著地球這一次的提升一起離開了,不用再留在地球輪迴了,所以這是一次非常好的機會。因此,我們當中——在源頭當中——才會有一些天使、光體祂們過來,也許祂們會用比較嚴肅、嚴厲的口氣說一些事情,可是祂們是充滿愛的,因為那也許就是某一個人、某一個存在、某一個生命最後的機會了,跟著地球一起提升,離開、脫離輪迴。你們不知道這一次是多麼好、多麼難得的機會,還是繼續用人類的方法看待這些事情的話,那是沒有提升的機會了。
E:是。
L:如果還只是想要別人捧妳,只想要別人把妳捧得高高的,給妳妳想要的愛,那種表面上的愛,說妳有多好,唉,都是講鼓勵妳的話,當然也可以。可是妳的內心真的有提升嗎?妳有真正面對妳內心真正的問題嗎?
E:請問你還可以給L什麼樣的建議嗎?
L:不要婦人之仁,就是做他該做的事情。婦人之仁有什麼用?沒用。如果你回到源頭,或是站在地球之外,或者站在時間之外,你去看到那些現在不願意選擇提升的人他們之後的境況,你再也不會在意自己會用多麼嚴厲的口氣來說出SC給你的任何訊息了,如果你看得到他們未來的狀況。不要婦人之仁,如果他們只是認為你在找她們麻煩,在發脾氣,以人類意識對她們做言語上的攻擊,那就是她們的選擇;但是對你來說,你做了你應該做的工作,你完成了你的任務,你沒有任何遺憾,這樣就可以了。被誤解,或者不被諒解,或者被批評,那都沒有關係,但是你的內心深處知道你完成你的任務了,這樣就可以了。該做的就去做吧,這是SC給你的訊息啊,那就是祂們給你的訊息,你來就是要做這些工作啊,否則你來幹嘛?你來了,你又不發佈這些訊息,那你來幹嘛?那你就不要來了,就是這樣子。你來了又不工作,來了又要落入一個人類的意識,你就沒有辦法工作了。
就是叫他去做吧,內心深處SC隨時跟他連結,該發佈的訊息就是要發佈。這是需要非常大的愛還有勇氣才能做的事情,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去承受,因為要承受那些不理解的人的攻擊,還有他們的不諒解,因為他們的人類意識看不到這當中來自源頭的愛,他們看不出來,以為地球一直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他們可以一直在地球輪迴,維持他們現在的樣子。不是,地球要改變,那也就代表:你不跟著改變,你也不能夠再維持原狀了。太多、太多次在地球輪迴,他們一直在地球輪迴,於是他們認為留在地球也不錯,不會太好,也不會太差。但是那是以前的狀況,地球現在要提升了,如果你不跟著提升,那你就是往下掉。你不曉得往下掉之後,還要多久的時間,你才會再遇到與這次地球提升一樣好的機會讓自己提升。
所以,現在,當你遇到某些人,你覺得不忍心,你無法指出他們可以前往提升的方向,你覺得這樣子是在傷害別人;那麼事實上你真的就是在傷害他,因為你沒有告訴他他可以提升的方向,你只是在看著他沈淪,然後你用人類的意識說:我們要人和,我們要有禮貌,我們不要傷害別人,我們要愛其他人,因此我們看到他的問題,但是不跟他說,只是鼓勵他說,你做得很好,你非常好,你很有愛。那麼你就是在看著他沈淪,你不是在為他好,你不是真的在愛他。如果,你不怕他恨你,不怕他氣你,不怕其他人用異樣眼光看你,只是內心充滿愛——無條件的愛——希望他好,然後你去做這些事情,那就是真正的愛,而不是表面的。
現在的黑暗都很會用那種表面的愛去讓人類沈淪,就停留在表面,妳不會有所進步,所有的人告訴妳的都是鼓勵的話、充滿愛的話,他們不會指出妳可以努力的方向,那不是在幫助提升,妳只是讓大家活在幻想裡面,以為自己有提升,其實一點都沒有提升。有時候,人類的小我意識必須要歷經痛苦,才能夠真正面對自己內心真正的問題,雖然面對的那一剎那必須經歷非常大的痛苦,但是那一剎那的痛苦他去面對了,他就提升了。唉,可是現在大家就只怕那個痛,卻不曉得妳現在不去面對那個痛,不跟著這次地球的提升而提升的話,以後將要面臨的狀況是會讓你更痛的,我只能這樣說。
E:那麼多的墮落天使在這次地球提升的時候,會跟著一起提升嗎?
L:他們也都是一樣從源頭而來,他們的內心比起一般天使或來工作的光體沒有什麼不一樣,只是說他們的靈魂揹負比較沈重的能量,揹負得比較重的時候,他們的能量看起來就會比較黑暗,當他們越來越輕、越來越輕,越來越亮,他們也就是光了。對源頭而言,沒有差別;對源頭而言,不是墮落天使,也不是什麼天使,都是天使,都是從源頭出來的光體。只是有時候我們會說他們是墮落天使、黑暗能量、闇黑,這並不是一種指責,也不是在罵他們,只是指出一種現象。因為他們現在內心的光被遮蔽了,所以你看到的光或者感受到的能量就是黑的,沒有光,就是黑,我們只是說出一個現象。
因此,他們(墮落天使)也是一樣的,當他們把內心比較沈重的部分丟掉,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就是光了,越丟越多,越來越亮,他們自然也能夠提升到地球要提升到的頻率了。他們當然也是要提升的那一群,每一個存在都要提升,因為每一個存在都是平等的,每一個存在都是源頭出來的光。
所以天使們才很著急,所有的天使們都很著急,只是不一樣的天使做不一樣的事情,有些天使祂們可能顯現比較憤怒的樣子,或是比較力量強大的樣子,但並不是就表示祂們在生氣或發脾氣,不是,而是祂們想要提醒,但是有些人真的是冥頑不靈,不聽啊,那是幾千年、幾億年都是這樣子啊,再不用這一次重重地提醒他們,她再沒有把握這次機會的話,她還要流轉多久?所以才要這一次重重地…你聲音太小,她聽不到,她不願意聽啊,所以只好發佈出來啊。
E:瞭解。
L:還是不願意聽,還在那邊狡辯,機會是自己的,每一個人是要靠自己走上新地球,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認同妳,那又怎樣?妳自己的能量還是要提升,自己走上新地球啊。其他人認同妳之後了又怎麼樣?妳還是得自己走上新地球啊。就算所有的人都認同妳,全世界都認同妳,那又怎樣?唉,全世界都把妳當成德蕾莎修女好啦,也可以啊,頒給妳好人好事代表獎狀也可以啊,那又怎麼樣呢?能量提升了嗎?頻率提升了嗎?不提升也沒關係,不要去害別人。老是在害別人,多久了?幾億年。
唉,你們有些人就只看到這一世,就只看到這一世,你們沒有看到她之前的多少世,她做了多少事情。如果這一次的機會妳還是聽不進去,不會有任何天使會再來說什麼了,這是最後一次我們會再來說話了。靠自己,就算全世界的人都相信妳,全世界的人都支持妳,全世界的人都認為妳是好的,妳是對的,但是妳還是要靠自己真正把頻率提升,真正踏進新地球。別人的想法對妳來說,一點實質的幫助和意義都沒有,放下那些,不要再去看別人的想法、別人的看法了,真正實質的是妳內心的提升,就是沒有啊,就是不願意,就是不願意,人家花了五年的時間欸,五年的時間給妳的愛都是假的嗎?唉,她的SC也很急喔,她的SC非常著急。
好了,我們不要說了,我們現在說了,你們人類聽到了又要說我們又在發脾氣,我們又再說別人什麼了。反正就是這樣子,自己要靠個人的自由意志,靠自己去踏上新地球,其他的都是假的。踏不踏得上新地球,靠得是自己的真本事,自己真的願意放下多少,自己真的願意從內心深處發出真正的無條件的愛,把自己的頻率對準新地球,那麼你才是真正地走上新地球,其他的都是假的。
E:好的。
L:我們不是在說妳喔,妳很好,妳很好,妳沒有問題。
E:(個人問題)
L:其實妳也是可以的,有多大的願力,就可以做多少事情;不是只有他,每一個人都可以。只要發出多大的心願,連結源頭的光,就可以做多少的事情。不論是什麼樣神奇的事情,你們每一個人只要連結源頭都可以做得到,不是只有耶穌,不是只有佛做得到。每一個人去連結內心跟源頭連結的那個管道,接到那個光,所做的事情跟耶穌、佛都是一樣的。因為每一個人都從源頭而來,每一個人都擁有同樣的力量,只是你有沒有發出那個心願,你有沒有暢通那個管道,你有沒有真的是以無條件的愛在做這件事。你不需要別人看到,不需要別人知道,也不需要別人感謝你,甚至別人誤會你、討厭你,你都沒有關係,你就是默默地做了,那個時候,你真正散發出你內心的愛了,那麼這時候你接到的能量就跟耶穌和佛都沒有什麼兩樣,因為那就是每一個存在的本能,那時候每一個人都可以做相同的事情。
E:好,謝謝。
L:這也是妳想做的,有一天妳也會做得到,這沒有問題,因為妳也是有非常、非常多的愛。
E:謝謝你。有沒有一些建議讓L更有信心,比如說他在幫同學催眠的時候,他會確定那個催眠是真正連結來自光、來自神性的力量,怎樣讓他更有信心認定個案是正確連結到他要連結的光?
L:其實所有的物質都是光,只是頻率比較密的光,還是密度比較寬的光,但是其實都是光,或者你要說能量也可以、頻率也可以。任何的物質,就算是石頭也是光,只是它是密度很密的光,都是光。
E:是。
L:好,當一個…,當我們在說『白光』或者是『黑色能量』、黑光,我們說黑光好了,因為黑並沒有光,它已經是暗的了,事實上這兩者是同樣的東西喔,只是密度和頻率的不同。所以在這當中,我們並沒有是非好壞的分辨。只是當我們要跟你們人類溝通的時候,我們還是得用二元世界的說法來讓你們瞭解。因為你們就處在二元世界,所以我們當然要用二元世界的說法來讓你們瞭解。
還有一點,我們真的要非常慎重說明,你在二元世界,如果不用二元世界的想法和方法來處理一些事情,你是沒有辦法提升的,那你都在做假動作喔。你在地球就要用地球的方式嘛,你是人,那你就用人的方式啊。所以,你是人,而我跟你講神的話,用源頭的標準來看你,這是不對的。因此,當我們以二元分別來述說事情的時候,不是我們在批判,而是因為你們就在二元,你們想要提升,當然就要以二元的方法,因為你們就處在二元的世界,我們當然就要用二元世界的方法來跟你們說。
當我們在源頭的時候,大家都是一樣;但是當我們說大家都是一樣的時候,並不是說你們在二元世界就沒有不一樣,因為還是要有二元世界的分別,你才能夠真正的提升啊。而不是說:喔,大家都一樣。你能量沒有提升,你還是到不了新地球。你們會說:喔,你們天使怎麼會說這個人不好,那個人好,你們是在做二元判斷,天使、源頭怎麼會做這樣的二元判斷?然而,如果你不先有這樣的二元判斷,你要如何提升呢?
E:是的。
L:所以,當我們在說黑、白的時候,我們並沒有在分好壞喔,我們在源頭的光是這樣子的。因為每一個人都一樣,都是從源頭而來,所以當你們回到源頭的時候,你們也是會這樣看待每一個存在、每一個人。可是當你們還在二元意識當中,或者當你還是一個人類的時候,你處在二元世界,我們當然還是要以二元的方式來說,否怎你們怎麼會聽得懂。我們在源頭的這些我們就不要說話了,我們什麼都不說啦,因為以源頭的語言來說,沒有一句話說出來可以解釋二元世界的狀態,如果我們以源頭的話來跟你們說,那就是不說話了啊,這樣我們就沒有辦法做事情了。
E:是。
L:好,我們現在這樣子來比喻讓你瞭解:如果這一個催眠師本身就是光,就是白光,因為每一個人都是從源頭來的,他內心的光打開了,他的內心就直接跟源頭連結,因此他所呈現的能量、頻率就是光。那麼,當他對這個被催眠者催眠的時候,因為他本身的頻率已經接到了源頭,以能量的角度來看,他就是一個白光,所以他可以去影響這個被催眠者。
如果這個被催眠者也是白光,那很容易,你就可以看到兩道白光,就像我們現在這樣的狀況就是這樣,兩道白光。你是白光,被催眠者也是白光,在你們這個催眠場裡面的就都是白光,所以你可以放心被催眠者所進來的訊息不會被滲入任何黑暗。因為都是白光,他自己是光白,你也是白光,你們兩個當中不會有黑暗能量的滲入。而且你們也用了白色金字塔來保護,加上隨著你們自己內心的光越來越強,與源頭的連結也越來越直接,那些黑暗能量就越來越不可能靠近你們,更不可能在催眠當中接近你們,或者滲透進你們催眠的這個能量場。你可以非常放心,訊息的傳送當中不會有黑暗能量進來干擾,因為能量場裡面充滿的都是白光。
E:是。
L:好,現在看另外一種情形。如果催眠者是白光,被催眠的人的內心有一些不是白光的部分,那麼這個時候就要看這個催眠者的白光夠不夠強?如果夠強,他也許就可以讓被催眠者內心那些不屬於白光的部分先不要出來。或者是這個催眠者願力夠強,他可以直接幫被催眠者清除那些黑暗能量。因此你們可以看到你們的老師很容易地可以在幫個案催眠的時候,神奇快速地療癒個案的重大疾病,那是因為她的白光非常的強。當她的白光非常強的時候,她也進而把她的愛傳送給被她催眠的人,被催眠者也許因為收到她傳送的白光,整個能量場也充滿白光,因此這一次的催眠訊息當中,當然也不會有任何黑暗滲入。
E:是。
L:另外一個狀況,如果這個被催眠者是白光,催眠者是黑暗,那麼就要看這一次誰的光比較強,訊息的出現就會在能量上產生拉扯。這時候就要看了,這都不一定,也許這個訊息連接到的真的是SC,也許這個訊息會被黑暗所滲透。這些都是能量上的相互影響與拉扯,所以我們無法說哪一個人的催眠就完全是光,哪一個人的催眠有黑暗滲入,這個需要每一個人自己去判斷。
因為,學習判斷也是提升頻率的方法之一喔。而不是你不用二元看,你把每一個都看成好的,那是假的啊,你是蒙蔽你自己的眼睛喔。不是說:喔,源頭沒有二元,所以我待在地球,我也不要用二元來看。這樣就是在姑息那些黑暗,你這是在幫助黑暗更猖獗,幫助他們奴役人類。你這樣不是在幫助,你們常常都會有人說;啊,那些從源頭來的訊息一定都是充滿光跟愛。沒錯,但是當祂們指出一些黑暗的時候,祂們並不是在傷害黑暗,而是祂們指出黑暗,希望黑暗能夠向光,希望那些被黑暗蒙蔽的人可以不要再被黑暗奴役。
每個人要自己去判斷,不是聽別人說,聽我們說,這樣沒有用,這還不是你自己的東西。如果你的頻率提升到一個程度了,或者我們說高度好了,你的頻率提升到一個比較高的狀態,你就能夠很輕易分別黑暗與光明,我們只能這麼說。可是如果你還是一直很鄉愿地不想用二元來看這個二元世界,那麼你就是閉起你的眼睛,不願意看見真相,你又要如何提升自己的頻率呢?
E:瞭解。 
L:看到了,不是要你一定要告訴別人,只是看到了,你要知道。或者看到的時候,當你不得不說的時候,你還是得說,否則只是在害更多人。有時候沈默才是最大的暴力,那叫沈默的暴力。歷史上有多少的迫害事件,不是就是因為大多數的人選擇了沈默呢?所以,你選擇當一個沈默的人,選擇當一個旁觀者,不代表你就是有愛心,那是一種冷漠。唉,所以「愛」真的有很多面向啊。別人怎麼想,別人怎麼看,不重要啊,你真的是要自己踏上新地球,那才是真的。你真的自己提升頻率,你真的踏進新地球,那才是真的。別人怎麼看你,別人認不認同你,別人支不支持你,都是暫時的。
E:謝謝,非常感謝來自源頭非常好、非常棒的建議。也很感謝在這中間的提醒,非常多的愛,讓我們瞭解二元世界還是要用二元世界的方式來展現。
L:對啊,你在二元世界說神的話,人聽不懂啊。你在人間要用神的方式來解決,不可能啊。如果要用源頭的方式來解決這個二元世界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因為大家回到源頭,大家都是神,不會有這些二元世界的事情發生。所以要解決二元世界的問題,當然要用二元世界的方式和話來解決。有時候,你們覺得能量好像很強烈,或者有時候這話好像很強烈,可是你們不是小嬰兒啊,所以有時候我們不得不說一些或做一些事情的時候,你提升上來,你的能量就上來了,你那是非常大的進展啊。唉,可是不說,永遠就沒有機會。這就是我們的困難,這也是妳的困難喔,這是在地球工作的所有源頭來的天使的困難。
E:好的,我們感謝來自源頭的光體的力量跟建議。
(催眠內容節錄至此)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