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家事國事<十 二 > 甚么愛情

2008/05/30 00:11:07 網誌分類: 家事國事
30 May
 

月盈等三人有點口渴,走到王老吉涼茶舖坐下,各人叫了碗涼茶,立功還連飲兩碗.

後三人更到梁記買雨傘.正巧梁記創始人的外孫女是月盈和小玲的中學同學.

她們又聊了起來.

回說陳發和美鳳在人力車上漫遊.享受甜蜜與溫馨.路經東山游泳塲,美鳳看見

泳池的高臺有些青少年在跳水.問陳發可會游泳.陳發即不屑的說,這算甚么,

我自小就跟父親到北江暢泳.老父的潛水技巧更是高超..足可入水十幾分鐘才浦頭..美鳳嬌聲的說:,你何時教我游泳..?陳發:隨時可以啦,兩人含情相望.

來到新浦江畔,楊栁依依,江水平靜.一對對戀人挽手漫步,江邊的石櫈上坐了些情人,喁喁細語,陳發記得數月前與美鳳初次相約就在那裡.那的確是一個浪漫的談情地.

此刻陣陣輕風吹動水中起伏漣漪,也吹起了美鳳的輕柔秀髮..看得陳發如痴如醉.更把臉輕貼著美鳳的粉臉.車子不經不覺巳來到越秀山前..

美鳳叫了聲:"拉車佬停車吧.陳發笑說:"叫人大叔嘛..大叔唔該這裡可以了."

那車伕放下兩人..喘了些氣.吊高嗓門說:"隨便叫甚么都可以.我們都是些下人."

陳發道:"不是的辛苦晒,給了些車資給他就向山上行去.事實陳發都是第一次坐人力車.沿路只見美鳳木訥不言,有點不悅的樣子.

陳發拉著她的手,溫柔地低頭問:"不開心??我說錯甚么??"

美鳳停下來瞪著陳發大發嬌嗔:"我不明你,為何對這些下人那么好做甚么?還要教訓我.你上次也一樣,我只叫了那個小販一聲鄉下佬,你又說我不應這樣叫..我又不是說你.我知道!全因你自卑..我從沒有當你是鄉下佬.厭你窮.為甚么你的心一直放不開..??"陳發把臉偏向一側,

沉默不語.美鳳又說:"其實我喜歡你是不會介意你的出身的.但我對這些人怎樣你可否不要介意好嗎??"陳發嘆了一聲說:"美鳳,我不是自卑,我只是覺得稱呼別人可以客氣一點.我只是想人與人可以互相尊重.沒有誰比誰高等."

美鳳有些激:"我對家裡的工人都是這,,我不覺有甚么不妥."

陳發也不示弱:"但我就不會這樣說,我希望將來你跟我一起生活也能彼此尊重,說話客氣."

美鳳悴然把臉別向一旁.低下頭含情偷笑著.陳發不明所以,停了話,看著面泛桃紅的美鳳.隔了半分鐘,美鳳轉眼瞥看陳發.再用手輕碰陳發的胸口,語帶嬌羞地說:誰人說會跟你一起呀..??你都唔知醜!陳發連忙捉著美鳳雙手,有些結結巴巴地說,美鳳,我是不知醜架..你會厭棄我醜嗎?.美鳳的眼睛一直看著地上,嬌羞說道:"我都不知你說甚么??"

陳發也不懂怎說了..直把美鳳擁入懷中,陳發感到美鳳渾身酥軟.從未見美鳳如此撫媚誘人.此刻仿佛宇宙只是兩人的宇宙.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聽到兩人的心跳聲...陳發忽然覺得自己巳變成一個英雄似的,一團赤熱的火.燃燒著空洞的心,熔化成一股的暖流,湧向冰冷,神秘,嬌艷的美鳳.彼此化作一個溫暖的整體,分不出你我,合而為一.那是否就是愛情???美鳳想著.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