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揭開天魔的神秘面紗

2020/09/01 19:32:05 網誌分類: 揭開天魔的神秘面紗
01 Sep

一 總題

本書之緣起是為了喚醒大眾們的正知正見,並且豎立正法幢(音同床,帷幔,傘蓋的意思),敉(音同米,安撫的意思)平壞亂誹謗佛法之魔事。這是佛弟子應有的大慈大悲行誼,並不是針對任何團體或個人。因為佛說:眾生皆有佛性,皆當作佛。不忍末法眾生失去正法的引領,而在門外徘徊或誤入歧途,所以慈悲的為大眾點起楞嚴大定的長明燈塔,指出末法修行的正途。凡是有心修道者,無論顯密禪淨各種宗派,皆可向此正道邁進。如此,便能免除求福反遭禍殃,求佛果反成魔眷的危險。

本書對任何團體或個人,向來都沒有私人的恩怨與成見,今日是為克盡宣揚正法,為眾生開顯菩提正道的時代使命與職責,將最快速、最簡單、最穩當、成就最高、不招魔邪、不花冤枉錢、不走冤枉路、不浪費時間、不兜圈子的大法門拈出;凡具法眼者得之行之,當生必定成就,閱之覽之,現在當來必定成佛,這是修道者的無上寶筏。
有云:“見怪不怪,其怪自敗。”《楞嚴經》雲:“不作聖心,名善境界,若作聖解,即受群邪。”當知末法時至,百世魔王降世,要成就無量魔子魔孫,所以將非法說成正法,正法說成非法,使真心修行者,障難更多,舉心動念皆陷魔網,為魔所縛。因此,佛陀無問自說的讚揚彌陀淨土,並在楞嚴經中廣明禪觀中之五十種陰魔(色受想行識各十種),使行者皆具金剛慧眼,辨別神通與魔境,進而捨魔途,就正道,修正法,棄邪教,得蒙諸佛菩薩威神加被,壞裂魔網,當生登不退轉地,證佛果位。

《十往生經》雲:“佛言:若有眾生,念阿彌陀佛,願往生者,彼佛即遣二十五菩薩擁護行者。若行若坐,若住若臥,一切時,一切處,不令惡鬼惡神得其便也。”《阿彌陀經》雲:“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經受持者,及聞諸佛名者,是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為一切諸佛之所護念。”因此,念佛之人,仗彌陀本願慈力攝受,諸佛菩薩威神加被護念,永無魔事,當生成就無上佛道,這是有心修行者心中所嚮往、追求的,最簡單、最快速、最安全、最穩當、成就最高的光明大道、是十方諸佛舉聲同讚的無上法門,您能再猶豫不前,而誤了自己一生的道業嗎?

天台拜經十八年 唯恨未能見楞嚴
般剌密諦輕身命 割膊藏匿傳此間
任他魔通千萬千 楞嚴鏡前原形現
魔軍聞此膽顫裂 誓滅此經恨方歇
群魔居心恆如是 佛子豈可隨魔舞
自造謗佛謗法業 又遭拔舌恒沙劫

楞嚴經未傳至中國時,唐智者大師即在天台山築拜經台遙拜,祈禱此經東傳,歷十八年終未得見!後般剌密諦剖開膊肉藏匿傳經,瞞過邊吏,於唐神龍元年抵達廣州。時唐相房融亦謫居與此,請般剌密諦於製止寺,主翻譯事。另有北天竺烏萇國沙門彌伽釋迦負責將梵音譯成華語,再由廣東省南樓寺沙門懷迪參詳校正,最後由宰相房融(菩薩戒弟子,名相房玄齡之孫)及其僚佐擔任潤文人。譯成之後,般剌密諦返回本國,自身承當國寶外流之罪,以解守邊官吏之危。由此可知此經東傳之不易,及譯主不惜身命,重法輕身,冒著受監禁及生命的危險,將楞嚴大法傳來中土,功莫大焉!

圓瑛以命護楞嚴 嘔心瀝血五十年
契入如來上乘印 楞嚴獨步利人天

民國初年,圓瑛法師以一生之身命衛護楞嚴正法,故贏得“楞嚴座主”、“楞嚴獨步”的美譽。法師在二十四歲時,初聽楞嚴經,即感此經是“末世津粱,禪門關鑰”,因而下決心鑽研。他曾說:“夫楞嚴經者,諸佛之心宗,群經之秘藏,眾生之大本,萬法之根源。教理行果,第次分明;信解行證,了義究竟。悟之者彈指可超無學,逃之者歷劫枉受輪迴”。他以十年的時間精研楞嚴奧義,如有不解之處,便書成紙條貼於壁上,再廣覽群籍逐條靜心參究,既解一問,即扯下紙條,如斯者八年,一房疑義扯盡無餘。十八年深契楞嚴奧義,猶不敢著手著疏,何也?因為“楞嚴妙義,每講一次,則有一次發明,多究一番,自有一番進步”。在精益求精、突破再突破的殷切要求下,至六十八歲始執筆,於七十四歲完成《楞嚴經講義》之大著。由初聞至完竣,共經五十載。這是前賢為法忘軀、苦心孤詣之一端,後人若能體會萬一,必能對法寶起殷重恭敬心,必能由其著作中飽飲法乳,深受法益。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