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QHHT催眠案例】個案分享:希臘眾神的真相--維納斯誕生的秘密

2020/09/22 09:25:52 網誌分類: 催眠案例
22 Sep

*催眠者:J

*受催眠個案:A

*受催眠個案潛意識:SC

《前世催眠》

J:你看到一個美麗的地方了嗎?

A:不美麗啊。

J: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A:黑黑的,是一座隆起的山、土堆、一個能量隆起的地方,黑黑的。

J:這是什麼樣的能量聚集的地方?妳知道嗎?

A:不行耶,我不知道。

J:周圍還有什麼?

A:紅紅的、不是很亮,暗暗的,可是紅紅的,一點點亮,這是一個地方。

J:暗紅色的環境?

A:嗯。

J: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嗎?

A:不行。

J:沒關係,再繼續看看周圍,妳還有看到什麼?

A:一個門,拱形的洞,那邊亮亮的。

J:妳想要穿越這扇門嗎?

A:嗯。

J:好,現在妳已經到達了這扇門旁邊,並且穿越這扇門。當妳穿越時,妳可以告訴我妳看到了什麼?妳來到了哪裡?

A:亮亮的地方。有長春藤或葡萄藤蔓,白白黃黃石頭砌成的一個地方,牆壁上攀著粉紅色的花,前面有噴泉,白白的建築物,有點半戶外開放式,建築物牆壁上有藤蔓植物。

J:周圍遠一點的地方還有看到什麼?

A:前面有海,還有天空,雲層。

J:這個地方有沒有生命體的存在呢?

A:我就是生命體啊!

J:你有肉體嗎?

A:嗯,好,是肉體。

J:你可以感覺到自己男生還是女生?

A:女生。

J:妳可以跟我描述一下自己嗎?

A:很長的彎彎捲捲頭髮,銀色的,喔,沒有,淺淺的金色,啊,我要變顏色也可以。

J:身上呢?

A:身體白白的,穿著白色長袍。

J:妳有穿鞋嗎?

A:銀色編織涼鞋,上面有水晶。

J:身上有戴什麼東西或拿什麼東西嗎?

A:有一些裝飾品,沒有拿東西。

J:妳周圍有其他人嗎?

A:有服侍我的人,站得比較遠,仕女。

J:妳在這個地方做些什麼事情?

A:發呆、沈思,沒幹麻耶,就不用做什麼。

J:這個地方有沒有特別吸引住妳的地方?

A:很遠很遠的雲端上有一個白色的宮殿,白白的,有圓柱、圓弧屋頂。

J:妳可以去那個地方嗎?

A:去也可以,可是不用去啊。

J:那個地方跟妳有什麼關連嗎?

A:喔,那是我爸住的地方。

J:帶我去看看妳平常最做常做的事情?現在讓我們離開這個場景,去到妳平常最常做的事情的地方。

A:我不是很想去看耶!

J: 妳不想去看妳常做的事情嗎?

A:我也沒有常做,但是我偶爾要做,但是我沒有常常做啊,我平常都是在發呆耶!

J:那麼我們去看看妳想要做的事情?

A:我也不想做。

J:那麼我們去看看妳感興趣的事情?

A:感興趣的事情?這裡也沒有什麼我感興趣的事情,我覺得什麼都很無聊。

J:那麼帶我去看看妳的生活環境好嗎?

A:就是我剛剛住的那裡啊。白白的石頭,有爬藤類植物,有噴泉,在一個很高的地方。

J:妳可以帶我去看看妳爸爸住的地方嗎?

A:可以啊,他最好有在他住的地方。

J:他不一定在那邊嗎?

A:嗯,他很忙啊。

J:妳帶我去看看好嗎?

A:唉,嗯,好吧!

J:妳現在要怎麼去到那個在雲上的宮殿呢?

A:我會叫我的飛馬過來。

J:飛馬?

A:我坐的馬車啊。

J:可以跟我描述一下嗎?

A:就是四匹飛馬駕著一輛黃金馬車,飛馬是白色的,牠們有翅膀。

J:有人幫妳駕駛嗎?

A:飛馬自己會跑,我不喜歡有人幫我駕駛。

J:所以牠們現在帶妳直接到妳爸爸住的地方?

A:對,妳不是要去嗎?

J:對。現在讓我們來到妳爸爸住的地方,告訴我妳看到什麼?

A:這是一個很大的宮殿,上面有一個很大的…嗯…寶座吧,他就很喜歡搞這一套,把自己弄得高高在上的、很了不起,那是他的座位。

J: 這裡面有其他的人嗎?

A:現在沒有人,現在還不到開會的時間。

J:開會的時間?

A:嗯,我爸喜歡把所有的人都找來,開開會啊。

J:帶我去看看他們開會的時間?

A:喔,他們開會時,我才不去呢!

J: 為什麼?

A:太無聊了,都在講一些很無聊的事情,我不喜歡參與他們的聚會。

J:他們都在聊些什麼?

A:就是那些管理人類的事情,或他們玩弄人類的事情。我覺得…我不想看,我不想參與。

J:妳現在有結婚或固定的伴侶嗎?

A:沒有,現在沒有。

J: 在感情方面,妳都是一個人嗎?

A:目前是。

J:妳可以感覺一下妳目前多大了?

A:多大?神是沒有年齡的耶,你要問我的年齡,我怎麼說呢?年齡…(困擾地嘆了一口氣),我很難用你們人類懂的方式跟妳說。

J:妳有什麼樣的能力?或什麼樣的能量?

A:能量?

J:妳的能量通或者說神力常是用來幫助哪一方面的嗎?

A:神力?

J:妳不是說你們是神嗎?

A:人類是這麼稱我們的啊。

J:是啊,所以妳有沒有不同於人類的力量呢?

A:人跟神本來就是不一樣的啊。

J:那有什麼一些不一樣的地方呢?

A:我不能用我的力量,因為我的力量太大了,我不能用。我只能去散發那個力量,我不能用。

J:妳不能真正使用那個力量?

A:對,因為太大了。

J:妳散發出來的力量是屬於哪種性質?

A:讓人找回他們原來的真實面貌,切斷在地球輪迴的初因,斬斷那個因素,讓他們回去原來的地方。

J:現在讓我們離開這個場景,前往這一世一個重要的日子,那天發生了妳覺得很重要的事情,我們已經來到了那一天,發生了什麼事?妳看到什麼?

A:我覺得很煩,每個人都想要來獲取我的能量的幫助,所以很多神會來追求我,但是我覺得很煩,因為他們都是有目的的,他們只是想要利用我,因為我的能量很大。

J:那些神為什麼需要妳的能量呢?妳的能量不是要幫助人類不再輪迴嗎?

A:我的能量是直接從源頭來的,那是超級無限大的。

J:所以妳現在看到什麼呢?

A:那些來追求我的神,我都不喜歡。

J:裡面沒有一個是妳喜歡的?

A:沒有。因為…好吧,因為我覺得他們都太低階了。

J:妳覺得他們的能量太低階了?

A:他們的心靈層面太低階了,我看不上眼。

J:如果妳有一天選擇跟一個人在一起,你們會做什麼?

A:我不會跟人在一起啊,人類根本無法靠近我。

J: 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一天妳和一個神在一起了,你們會結婚還是什麼的嗎?

A:我結婚了啊,我選了一個又醜又矮的男人,很沒用的。

J:為什麼?

A:因為這樣其他人就不會騷擾我了。

J:妳為什麼會選擇這個又矮又醜的男人呢?

A:因為只有他不會想要運用我的能量去得到更大的好處。

J:可以告訴我,你們之間有發生什麼妳特別喜歡或不喜歡的事情嗎?

A:其實他把自己隱藏起來,所以我也沒有辦法認識真正的他。

J:這個人也是一個神,對嗎?

A:對,就是神之族當中的一個人,沒錯。

J:神之族的人。

A:對。

J:他有特別的能量嗎?

A:他就是在打造一些工具,神可以用的工具。反正他用雷電、火山的力量打造一些神器,其他神會去跟他買那些器具,他是一個打鐵匠。

J:他們怎麼稱呼妳?

A:(呵呵,喔,我真的不想說…個案小我跑出來插話)就稱我女神吧,就是…最偉大、最美麗的女神,就是最偉大的美麗的女神。反正這些都是奉承的話,他們就是想要我的力量。

J: 妳是那個關於愛的神嗎?還是那個關於戰鬥的美麗的女神?

A:好啦,我跟妳說,如果我去海邊,然後就是…,其實我不是在洗澡,我是在散發覺醒的能量,但是大家都看不懂,覺得那個是性或愛的能量。但是根本就不是,是因為那些神、人類都不懂,妳懂嗎?所以我就不是很愛去海邊做那件事情,因為他們都會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可是我就不是在洗澡,妳懂我意思嗎?

J:妳是維納斯嗎?

A:唉,如果妳要這樣說也可以。

J:妳在海邊散發能量時,妳會怎麼做?妳如何進行?

A:因為那個能量太大了,你只能把它釋放到海裡面,因為那個時候的地球環境非常封閉,那樣的能量對於整個地球來說太過於強大,你沒有辦法直接把它釋放在某個陸地上,那個時候的地心也是關閉的,所以也沒有辦法釋放在地心裡面。我只能釋放一些些在海上,海洋才能去承受那個非常強大的力量,所以必須釋放在海上。那個時候,我也不能穿衣服,因為那個能量會把衣服燒焦,不過我會用頭髮把身體蓋住。…就是這樣,反正他們都不懂,但是我也不能多說什麼。他們想看就讓他們看吧,反正也看不到什麼。所以我不是很喜歡去做那件事情,但是我又必需要定期去做那件事情。

J:為什麼?

A:因為要去散播那個能量啊,要去散發打開每個人內心來自源頭的那個能量。

J:這是妳的工作之一嗎?

A:這是我唯一的工作。

J:如果妳不去做這件事的話,會怎麼樣呢?

A:人類會陷入黑暗,變成野獸,變成那些眾神奴役的對象。

J:眾神會奴役人類…

A:玩弄,玩弄人類。

J:那麼妳做的事情和其他眾神是不一樣的?

A:也不會,因為那些神也陷入了地球很濃密的能量當中,所有有些時候他們也會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有時候他們覺得自己要幫助人類,因為人類是這麼的弱小、無助,有時候他們又無法擺脫自己內心比較沈重的能量,所以有時候會去玩弄人類。讓人類崇拜他們,或者以他們的意志讓人類發生戰爭,人類的戰爭事實上是兩個神或者兩方神自己在玩。譬如說雅典娜跟...誰啊?…跟好幾個男神在比試彼此之間誰的力量比較大,他們只是在玩,可是他們卻讓人類彼此去戰爭,他們在玩弄人類來比較看看誰的力量比較大。不過,他們有時候也會覺得自己是要保護人類。事實上,那些神還很不懂事,他們也是愛人類,但是他們有些時候還是會過不了自己小我的七情六慾,因而有時會將自己的私欲拿去玩弄、擺弄人類。

J:(前往另一個重要的日子)

A:我爸很生氣,我爸很生氣。

J:為什麼?

A:他覺得我不應該去嫁給那個又矮又醜的打鐵匠,丟了他的臉,他要我改嫁,嫁給…誰啊?…嫁給一個比較有權力、配得上我的人,也可以帶給他利益的人,他才會覺得有面子。

J:那妳的感覺呢?

A:我不想理那個老頭!

J:妳跟妳爸平常的互動親密嗎?

A:不親密,我不太理他,他也不太理我。唉,他到處去玩女人,他哪有時間理我。

J:後來呢?他想要妳改嫁,妳怎麼做?

A:我當然不理他,他也管不動我,沒有人管得動我,沒有神管得動我。就算是我爸也管不動我,我當然就不理他囉!

J:後來發生了什麼事?

A:那個打鐵匠一直變換面貌,想要讓我接受他,跟他成為真正的夫妻,讓我真正愛上他。

J:他可以變換面目?

A:因為他從來沒有展現過自己的真實面貌。

J:妳有因為他的面貌改變而對他有不同的感覺嗎?

A:因為他還是不給我看他真正的樣子,我看不到真的東西,我就沒有辦法有感覺。因為是假的啊,不是真的,他從來都沒有展示過他的真實面貌給我看過。

J:現在讓我們離開這個場景,來到打鐵匠展示他的真實面貌給妳看的時候,我們已經來到這一天,告訴我妳看到什麼?

A:我在我居住的地方,坐在一個大的陽台上看風景,千篇一律的生活。反正他每天都會變一個面貌來見我,不過我也算了,就還是讓他來了,反正也沒有其他男人會再來騷擾我,我就看看他又要變出什麼新花樣了?

J:這天妳看到他了嗎?

A:嗯。

J:他看起來是什麼樣子的?

A:他變成很像他覺得是最英俊的人,就是有點像阿波羅的樣子,很金的頭髮,很完美的身材,很有力量的樣子,就是那樣,反正就是希臘眾神覺得最英俊的那種樣貌吧,白白的,金頭髮。

J:這是他真實的樣子嗎?

A:不是。

J:後來呢?這天發生了什麼事?

A:我就跟他說:「你如果不拿你真實的面貌來跟我見面,我永遠沒有辦法知道自己會不會愛你。因為我看不到你真實的樣子,我沒有辦法連結到你真實的樣子,我無法知道你是不是那一個我在世間要尋找的另一半。我不知道,因為你都不以真實面貌來見我。如果你不是,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還是不是;如果你是,那麼你就用真實面貌來見我,我才能知道是不是?否則,我們永遠就只能是這樣的關係,你永遠不可能走進我的心裡,我們也永遠不可能在一起,只能維持這種夫妻虛假的名分關係而已。你早一點拿真實面貌跟我見面,我可以早一點告訴你,你到底是不是。如果你不是,你就可以早一點死心。如果你是的話,我們就可以真的在一起。」

J:然後呢?他有說什麼嗎?

A:他很生氣,就在那邊爆跳。可是我也沒有辦法啊,因為這個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再怎麼變,我也沒有辦法說是,因為這個也不是我能夠決定的,因為你是就是,你不是的話,你再變成一千種、一百種的樣子,就還是不是,我也沒有辦法接納你。」我就這樣跟他講。

J:後來呢?

A:他鬧了很久,我覺得很煩,喔,你就不能乾脆一點嗎?你就不能乾脆一點嗎?是或不是顯現出來就好了啊,你跟我鬧幾百年了耶,快幾千年了耶,還要鬧多久啊,我覺得很煩。如果以人的時間來算是這樣,以神的時間來算,也沒有什麼時間的問題。

J:所以他還沒有想用真面目見妳?

A:他還在想。

J:(前往另一個重要的日子)

A:他又來了。

J:這次他用什麼樣的面貌來呢?

A:他現在用他真正的樣子來見我。

J:他現在是什麼樣子的呢?

A:黑黑的頭髮,沒有很白,說他很英俊也沒有,可是說他不英俊也不會;你說他很高大也沒有,但你說他不高大也不會;你說他很強壯嗎?也不會,但你說他不強壯,也不是。我沒有辦法用什麼形容詞來形容他。

J:就是一個比較中庸的外型?

A:也不是中庸,我沒有辦法說他是中庸。

J:他用他原本的樣貌來見妳,然後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之間。

A:我從他的眼睛裡認出我自己。

J:什麼意思?

A:我從他的靈魂裡看到我自己的靈魂。

J:為什麼?妳可以說得清楚一點嗎?

A:我可以感受到我們是來自…同一顆光。

J:然後呢?妳做了什麼?

A:然後我認出他來了。

J:然後呢?

A:然後我們就相認了。

J: 所以妳可以愛上這個人了?

A:我不用愛上他,因為我們就是同一個,不用去愛上,因為本來就是愛…,因為本來就是同一個。

J:現在妳可以完全接受這個人?

A:我認出他來了,所以也沒有接不接受的問題,因為就是他。

J:所以,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A:我們就結為真正的夫妻了,我們就真正在一起了。

J:妳可以問問他,為什麼這麼久才願意用原本的面目來見妳嗎?什麼事情讓他決定?

A:他怕我不喜歡他原本的樣子,所以他要假裝成別的樣子來讓我愛上他。

J:可是你反而因為他原本的樣子而能接受他?

A:因為那是靈魂的相認,而不是肉體的喜歡。那種愛(肉體的愛)不是我在尋找的,我要尋找的是靈魂的相認,跟外在的身體是無關的,那是(肉體的愛)迷失的愛,不是真實的愛。

J:所以你們之間之後呢?

A:我們就真正在一起了,我真正接受他成為我真正的丈夫、真正的另外一半。我們真的在一起,有夫妻之間的性行為,我也生小孩了。

J:妳的小孩看起來是什麼樣子?

A:就是一個嬰兒的樣子,後面有兩個翅膀。

J:妳有給他取名字嗎?

A:就是叫Chuchu,就是很可愛的意思,但是後來被人類記錄成邱比特。

J:(前往另外一個重要的日子)

A:我要結束我在這個神界的生命了。

J:為什麼?

A:我的任務完成了。

J:妳指的任務是什麼?

A:我已經把能量傳送的足夠了,到這個地球上。

J:這個能量足夠到可以影響到所有未來的人類嗎?

A:不會再讓人類陷入沈睡當中。

J:現在大概距離妳來到地球的時間又過了多少年呢?以人類的時間來算。

A:幾萬年吧。

J:可以告訴我,現在眾神的生活變成什麼樣子呢?

A:還是打打鬧鬧的啊,他們就還是打打鬧鬧的,可是有好一點,清醒一點。他們就還是那個德行,你也不要想說他們會變得太好,他們也就是比人類多了那麼一點…能力吧,他們同樣也陷入地球昏沈的狀態中。

J:妳可以告訴我一開始你們是如何來到地球上的嗎?你們是在地球上誕生的嗎?

A:我是從源頭投射到這裡來的,但是我這個肉體是神跟神之間生出來的。

J:妳的靈魂是投射來的?

A:每一個人的靈魂都是投射來的。如果你要問的是這個種族,這個種族是從天狼星那裡過來的,當時有一個合約,他們從天狼星過來,來到這一區的地球。這個地區就是議會劃給他們的這個範圍,讓他們去改善這個地區的人類種族的DNA品質,並且教導人類如何過著更有靈性的生活。這個地區當時是劃給那一群天狼星來的外星人。

J:所以妳現在要結束妳的生命了?妳打算怎麼做?

A:我回到海面上,輸入最後一次我連結源頭的能量到海裡,然後我的身體就化為光的泡泡,像泡泡,後來又變成光,然後我就直接回源頭了,我以光的形式直接回去了,我的身體就消失了。

J:妳的老公呢?

A:我們一起回去了。

J:你們回去之後,有回歸在一起嗎?

A:我們可以在一起,也可以分開。

J:你們怎麼做?

A:就是光啊,可以融合成一顆光,也可以融合成兩顆光,也可以跟所有的光都融合在一起,成為那個整體。

J: 妳回去之後,當妳決定要再次投生來到地球的時候,那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是什麼原因讓妳決定要在投生到地球?

A:你是說在剛剛那一世之後的下一世嗎?

J:對。

A:有需要的時候就會再投生了。

J:所以妳現在有感覺到有需要了嗎?或者妳可以讓我知道我現在面前的這個人,她是什麼原因決定再投生到地球來的呢?

A:現在這個身體嗎?什麼樣的原因啊?

J:對。

A:呵呵,被逼的耶!

J:什麼樣的情況下被逼的呢?

A:神逼我的啊。

J:為什麼?

A:祂(整體、神)覺得…「你也再來做點事好了,時間到了,你就再去做事吧。」

J:嗯。

A:我說:「現在這麼多人都去了,我在上面幫忙就好了,我在原來的地方幫忙就好了。」
祂又說:「你去看一下、參與一下,不是很好嗎?」
我說:「我已經去很多次了啊,我是不是可以休息,不要再去了。」
「你的另外一半已經去了,你不去嗎?」
「他想去他就自己去就好了,我幹嘛還要去呢?」
「他去了,你不去,他怎麼辦?」
「他去了,他就自己去嘛,我不想去啊。」
祂說:「你不去不行!」

J:所以妳的另一半他也來了?

A:他先去了啊!所以我也被逼得不得不來了。喔,我就說不要來啊,來很累耶!以前地球的能量很沈重的時候,我們都有來;現在能量沒有那麼沈重了,而且很多人都來了,我們還幹嘛來呢?可是他就是要來,逼得我不得不來。所以神說:「他都去了,你不去?!」

J:這次下來,妳有決定要學習什麼或體驗什麼樣的人生呢?妳有設定好了嗎?

A:做一個平凡的人,體驗一個平凡的人生。從平凡的過程當中,去展現我的力量。在平凡中展現無形的力量,去啟發別人內心與源頭連結的那個光。

J:所以妳這次是攜帶同樣的能量過來?

A:差不多,可是我不想那麼引人注目了,因為那樣好煩。那些看得懂的,想要能量的人就會來接近你,造成我很多困擾,那樣很討厭,沒有意義。

J:因為妳想要平凡一點,所以這是選擇不像以前那麼漂亮投生嗎?

A:那麼漂亮只會招來更多麻煩,你需要用更多、更強大的力量屏蔽那些麻煩,這樣太累了,我不想再做同樣的事了。這一世就不這麼漂亮,但也蠻漂亮的;不用那麼的聰明,但也蠻聰明;不用這麼的突出,但是有自己的特色。就這樣子吧,平凡中的不平凡,不需要太多人知道。

J: 妳這一世會遇到妳的另一半嗎?

A:他就先來了,我有什麼辦法呢?怎麼可能不遇到。

J:他在哪裡呢?妳知道嗎?

A:他在附近耶!

J:在這個時間點你們遇過了嗎?

A:你指的是什麼樣的時間點?

J:在我跟這個身體講話的這個時間點。

A:現在這個時間點不是在做催眠嗎?這個點耶!

J:在她這一世的這個人生,他們相遇過了嗎?

A:有。

J:可以告訴我他是誰嗎?可以說嗎?

A:他們就是以前的同事,只是這個身體一直不想去承認。

J:為什麼?

A:不相信,覺得怎麼可能?

J:她跟這個同事還有聯絡嗎?

A:沒有。

J:他們、你們會再聯絡嗎?

A:會再遇見。

J:可以知道多久之後嗎?

A:她準備好就會遇見。

J:她還要準備什麼?

A:她還想再把自己弄得再更好一點,更恢復原狀一點。不是更好,就是恢復原狀。

J:她需要多久的時間才能夠讓自己恢復原狀?

A:明年初。

J:有沒有可能讓這個時間再加快一點?

A:她就要再努力一點。

J:她要做哪些努力?

A:繼續清理心裡的沈重能量、限制信念,就繼續清理吧。要運動,她就是懶得動,不運動,就是要運動。

J:可以做什麼樣的運動?

A:去跑步,去慢跑。

J:有沒有更輕鬆一點的運動?

A:這已經是最輕鬆的了。就是提起勁去跑,慢慢跑,從一小段距離開始。

J:對於這一次的投生,你有沒有什麼建議給現在這個身體呢?

A:自信一點,承認自己。她對自己太沒自信,她覺得自己不可能有那樣的力量,或來自那麼美好的地方,她覺得自己不是那樣子的。她不想也不敢承認自己的真相,可是那也沒有什麼。因為每個生命都是從那裡(源頭)來的,只是她不曾迷失過,所以她不曾在世間流浪過;但是不代表她就是比較清淨、比較高或是什麼之類的。所有的生命都是一樣的,可是她要去承認:因為她不曾迷失過,所以她不曾遺忘過,因此她可以隨時和原來的地方連結,只是如此而已,生命還是平等的。但是,她要去承認,允許自己承認,允許力量回到她身上。

J:她現在身上大概拿回了多少力量了?

A:現在只是剛開始而已,會多少?我們沒有辦法告訴她。

J:瞭解。我現在要進入潛意識了,可以嗎?

A:可以。

 

《 SC問答 》

J:為什麼選擇這個前世讓A觀看?

SC:要讓她相信,因為她不相信。她就是想要用這個催眠方法再看一次確認,那就讓她確認啊。

J:她不相信自己是維納斯嗎?

SC:對,她覺得如果她承認了、相信了,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

J:為什麼?

SC:因為她認為維納斯並不是一個好的、正面的形象。她認為維納斯只是一個美麗無腦的女神,讓男人充滿性的想法的一個歷史人物。

J:那麼現在看完剛才那一世之後,她的想法改變了嗎?

SC:她比較能接受了。

J:是因為這一世,所以讓她這世在性方面被卡住嗎?她有因此抗拒嗎?

SC:她沒有抗拒,只是她很難過於世人對於性的誤解,她很難過,所以她從小就把這部分關閉起來。她不想面對這部分,因為從她那時離開這個世間後的這幾萬年以來,對於性這件事都完全誤解、扭曲了,所以她不想再去感受這方面的事情,她把那部分的能量關閉了。

J:請問一開始我們來到一個能量的隆起點,那個是什麼?

SC:那個是人類真實對於性行為、性能量所誤解、扭曲,累積而成的一個沈重的能量空間,閉鎖在地球的某個次元裡面,並且繼續影響整個地球人類集體意識當中對於性行為、性能量這件事情的集體意識。

J:為什麼要讓我們看到那邊呢?

SC:讓妳們知道那邊還要繼續清理,那個能量場域還要繼續清理。

J:所以讓她看到是要讓她知道還有那個地方存在,以後她就會再去清理那塊地方了?

SC:她不用進去,但是要去連結那邊,然後清理。是讓源頭清理,不是她在清理。她就連結那個地方,讓源頭清理。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是神在做,不是她在做。沒有任何人的力量比神來得更加宏大,所以她來,她只是連結神的力量,所有的事情還是神在做,不是她在做。

J:她想要知道她可以加快變瘦嗎?

SC:她清理得越快,她就越快變瘦,因為那個是她的工作。剛剛那個能量場,妳要加速清理的工作。

J:她想要看看她未來的另一半?

SC:剛剛不是讓她看過了嗎?她就是不相信,一直去抗拒,一直不相信,那就是了啊。

J:她當初曾經喜歡過這個人嗎?

SC:她一直只喜歡這個人。她只是一直去抗拒而已,不想面對,不想承認。

J:可以告訴我們,他們大概在什麼樣的情況會再相遇嗎?或者還要多久?

SC:不會很久了。

J: 相遇後,他們會在一起嗎?

SC:他們就是在尋找彼此。

J:她想知道為什麼她會很確定想去學Theta Healing這個方法?

SC:那就是連結源頭能量的一種方法。

J:這個方法好像比催眠更快速?

SC:因為她可以自己做,不需要有人幫她催眠。

J:為什麼G學了卻沒有她的體會那麼深?

SC:G會害怕,他不敢去面對真正的自己。其實那一層他衝破了,他和A是一樣的,但是他還在害怕。

J:她想要知道從Theta Healing這個方法所看到的,都是真的嗎?

SC:剛剛不就已經印證給她看了嗎?她就是通通接受來到她面前的事,通通接受她看到的那些,她就是還不想接受她自己的真實樣貌,她就去接受那個真實的自己就好了,那也沒什麼。她越快接受,她就可以越快去引動其他每個人內心與源頭連結的光,只是這樣子而已。

J:因為剛剛A沒有提出很多想問的問題,請問還有沒有什麼是A想要知道的?

SC:她就只是想要知道那個男的事情啊!她所有的問題都是想要知道那個男的事情,她沒有其他的問題。她就是想要知道她什麼時候可以跟那個男的在一起?她如何可以更快跟那個男的在一起的那條路?她沒有其他問題,她就是想要跟那個男的在一起而已。她就是想要更快跟他見面,她所做的那些努力都是為了想要跟他更快見面,但是她又覺得這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因為她還沒有清理乾淨。她總覺得那個人應該是不喜歡她的,否則他們十幾年前就認識了,為什麼那時是沒有在一起的呢?所以她很難對自己心裡承認,她想要趕快見到他,真正跟他在一起。可是,那是靈魂的呼喊,不是人的意識去決定,而是她的靈魂的一個趨向、一個呼喊,很自然而然地,她就是會往那個方向走。

J:他們明年中會見面嗎?

SC:如果她清理的快,把自己調整得好,能量越來越好,越來越提升的話,其實明年初就差不多了。就會在一個偶然的巧合機會下,她就會遇到,那就是我們的安排。她不用擔心,因為那是靈魂自然而然互相尋找,他們自然會遇到。如果不是他,他們就不會相遇;如果是他,那麼他們就一定會相遇。不會有任何意外,一定會遇到,如果是她的那一個相同的那一個光、那個靈魂,她一定會遇到,因為他們就是在尋找彼此,往彼此互相前進,他們一定會遇到。

J:潛意識還有沒有什麼要說的?

SC:繼續這樣走下去,不用擔心,我們一直都在,你們的連結也一直都在,從來都沒有斷過,要對自己有信心。讓她繼續做Theta Healing這個練習就可以了。

J:她也可以用這個方法來幫別人做嗎?

SC:我們希望她盡量不要用這個方法幫別人做清理。如果有機會,讓每個人自己去學這個方法,讓每個人自己去清理,否則她會讓其他人來依賴她。然而,清理這件事情是每個人要自己做,而不是要別人幫他做。不要運用這個方法,讓別人來依賴她,這樣對她還有其他人都沒有任何好處。如果她再走久一點,從這個方法得到更多的益處,她可以去告訴別人這個方法,讓別人去學習這個方法,這樣對其他人才是最大的利益。

J:還有其他話要對A說的嗎?

SC:沒有,這樣就可以了。

J:好的,謝謝潛意識。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