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石仁
金石仁
金石仁

家事國事< 十 四 >容共,聯俄.

2008/05/31 23:03:42 網誌分類: 家事國事
31 May
 

陳發見兩老人講到欲罷不能的樣子,從口袋中取出那包美麗牌香烟,遞了兩支香烟給老人.並點起火,兩老人老實不客氣,抽了兩口,一縷白烟輕輕掠過陳發頭上,肥老人對陳發說:"年青人,你哪裡人士?

陳發答:"小弟三水人士.未請教兩位貴姓??"肥老人即說我們都姓徐,似兩兄弟嗎?眾人都叫我大徐."陳發問:"那他是叫細徐嗎??瘦老人笑說:"你錯了,別人都叫我馬騮".陳發忍不住,輕輕咧嘴淺笑:"為何叫你馬騮?"",可能我自小跟師傅練猴拳..越練越似馬騮吧".老人說.

大徐呵呵笑了起來."聽你們口音都有些三水口音".陳發問.

馬騮中氣十足說:"對,我們都是三水人.我早就聽到你口音也似是鄉里了.我們很小就出香港搵食.你是哪村?"陳發:"家是西村的"."啊!",馬騮望一望大徐說:"原來很近的".又對陳發說:"我們是大日頭村的.令尊高姓大名?"."陳明"."啊.西村陳明?可能他比我們年少一些,不大認識,小時我們常在北江游水的,西村陳吉你懂嗎?"

陳發:"那是我的堂大伯啊"."

大徐說:"小時我們常和陳吉到北江游水的,你父較年輕,都有五十吧,陳發:才四十六.我們都快六十了.真是光陰似箭.你大伯幾好嗎?"陳發:"他巳過身了"."

"噢!人生無常."馬騮嘆了一聲.

"我們都多年未返鄉.過幾天清明,我們特意回去拜拜祖先".

"那就一起吧"."好的,一早在長堤搭艇到石圍堂火車站.那到時見吧".馬騮再用深邃的眼神,打量陳發的面相說:"年青人看你都是一個忠義之人,你做甚么生意?陳發恭敬的口吻說:"晚輩不過是在貿易行工作而巳.馬騮望望身邊的大徐說:"貿易都是賺錢生意啊".

徐皺著眉:"近來土匪海盜也一樣那么多.四鄉廣西一帶經常都聽到刼船搶貨剎人噃".陳發說:"老伯都很清楚呀".

馬騮抽了口烟說:"現在廣東各鄉,兵即是賊.人人都說自己是革命軍.事實孫文革命的確借助了很多邦會和綠林人士的力量.革命成功了.那些人就要坐地分肥了.可我們就沒有這樣想啊.望望身邊的大徐.再說下去:"他們把在清兵搶來的兵器,自組民軍..有些還做土匪,有的做鄉霸,魚肉鄉民.你知否早十年前,廣州街頭很多人在街上,不明所以被人拉左去當兵.那些廣西軍要去打逃亡惠州,潮汕的陳烱明粵軍,就找這些平民佰姓做砲灰呀".

馬騮續說:"孫文對著這個爛灘子.一臉愁容,打仗是要用錢的,錢從何來?"攤了一攤手又說:"他兒子孫科是巿政廳長,清楚知道財庫空虛,只有想到賣公產,官地.抽賭餉,花捐,納大烟稅.都是廹於無奈.後來孫文對胡漢民說:"今天國民黨一盆散沙,非改革不可".

大徐嘆了口氣說:"孫倡導的三民主義有誰會聽入耳?!!.到了上海,與廖仲凱,汪精衛等同盟會骨干相議,可否學俄國那樣改革呢.汪精衛即直言,讓共黨加入國民黨是禍根.而從日本回來的廖則是受日本方面馬克思學說影响,對孫認為只要大家敬奉三民主義,又未嘗不是一個可行之法.當時正是1924年".

陳發說:",國民黨都可讓共產黨加入?"

大俆說:"那不就是孫文的民主囉.容共,聯俄嘛".

陳發說:"我都聽過陳獨秀,李大釗這些共黨人士的名字".

馬騮往兩面望了一望輕說:"不要那么大聲,小心.現在省城受蔣中正命令大力肅共呀.當年孫文也派蔣介石率團訪蘇聯.開始了讓共黨加入國民黨.為了治好軍人.孫提出軍要服從黨,黨指揮軍,6 月在廣州一個孤島,開辦了軍校,即黃埔軍校.又委蔣介石為陸軍軍校校長.明是整頓亂七八糟的廣東軍,也為北閥做好準備.開學那天,年青學生,熱情洋溢.孫文在夫人宋慶齡,汪精衛,廖仲愷等人陪同出席,慷慨陳詞.塲上學生激昂高呼:"三民主義萬歲,國民黨萬歲,孫總理萬歲!蔣介石還帶著學生唱校歌",馬騮老人也在輕輕哼了兩句:"怒潮澎湃,黨旗飛舞,這是革命的黃埔.主義須貫切,紀律莫放松....打條血路...."唱到這裡,馬騮老人聲音嗆咽.大徐老人接下去唱:"莫要驚.發揚吾校精神!!"

陳發開始猜想他們就是黃埔學生.但又不可能是巳上了年紀的.

陳發此刻見兩人不約同的肅目向著前方.還帶幾分莊嚴的樣子.

片刻馬騮續說:"當時軍校巳分,左右兩派.但一直相安無事.

到孫死後不久就變卦了."

陳發再遞上兩根香烟.輕說當時做商人都不好做吧??

大徐笑說:做軍閥,做土匪.最搵錢..

回應 (1)
我要發表
欽差大臣
欽差大臣 2008/06/01 01:15:54 回覆

看来一部通俗白话版现代革命史第一辑即将问世了!

共同关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