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戰爭論》︰對敵人重心的致命一擊

2020/12/08 04:13:09 網誌分類: 生活
08 Dec
          香港政壇充滿着巨嬰,或許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參與了一場怎樣的戰鬥,胡裡胡塗就成為棄兵了。

         流亡英國的許智峯接受美聯社訪問,指香港的情況正在惡化,又提到「自己一開始從政時,從來無想過會有被監禁的一日。」

         流亡英國的羅冠聰接受《衛報》訪問時表示,國安法實施以來,壓制異見者的規模和力度已超乎想像,「所有人都震驚,我認為沒有一位香港政評人會估到今日的情況,北京的干預程度及影響力已遠超過我們的判斷。」

          他們用大量違法手段衝擊特區政府,要攬炒中共,從沒想過會坐監,從沒想過阿爺會反擊?難道北京真是會蠢到任打不還手?他們真的不知自己參與了一場不成功的政變、參與了一場西方大國襲擊中國的戰爭?

          要由嬰兒成長到大人,要留意世界的變化、要學習、要讀書。講到戰爭,那能不講普魯士軍事家卡爾·馮·克勞塞維茨(Carl von Clausewitz)的《戰爭論》(On War)。克勞塞維茨有西方兵聖之稱,他是普魯士參謀部的最初奠基人沙恩霍斯特將軍最得力的助手之一,參加過反法同盟的戰爭,他深入研究多次重大戰役後,寫出這部軍事理論巨著。當中對戰爭特性,有很多精華總結,流傳後世。

          1.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是兩股活的力量的搏鬥,不止要消滅敵人的物質力量,還要摧毁敵人的精神力量。

          當美國認為中國成長到威脅自身時,就逐漸進入兩股力量相搏的準戰爭狀態。特朗普出現或許是歷史的偶然,但中美衝突卻是歷史的必然。中美正互拼精神力量,美國打出幾十年不變的民主自由大旗,而中國就以高效管治搶佔意識形態高地。香港和台灣,只是中美角力的小戰場。有人說台灣的蔡英文去年深度介入港局,但若不是美國對華政策已經質變,蔡英文那敢造次?

          2.克勞塞維茨提出最簡單又最直接的分析,戰爭中數量上的優勢是最普遍的致勝因素,所以集中優勢兵力,是戰略上最簡單有效的準則。

          去年六月後的香港,已變成一個戰場。對手先驅動本地的巨嬰政客成為暴力街頭戰鬥的支持者(吹出那些「齊上齊落」的浪漫歪理),再把大量年輕人發動上街,他們由初時掟石也會手軟,到中大、理大暴動時年輕女子也敢大掟汽油彈。對手把數以十萬計香港年輕人推到街頭,打游擊戰,把他們變成民兵,相對只有三萬的警察,叛變者在數量上佔有絕對優勢。直至到警察換了一哥,阿爺加強介入,再有疫情限聚之助,情況才慢慢扭轉。

          3.克勞塞維茨認為,戰爭中攻防互換,進攻是最好的防禦。說到進攻,克勞塞維茨提出重要的「重心理論」。他套用物理學的概念,說物體的重力聚於一點上,打擊這個重心,會導致物體失平衡,進而倒塌,所以要打敵人的重心。

          從香港局面看,如果對手強於暴力街頭運動,阿爺就強於全國人大的立法權和釋法權,訂立《港區國安法》,就是亮出利劍,打在對手的「重心」——勾結外國之上,給對手致命一擊。

          早在二十三條立法之前,已有外國人提到,二十三條原本法律所無的,是禁止本地政團和外國政府有聯繫。而《港區國安法》直接就訂立勾結外國罪,全面制止這些叛國行為。《港區國安法》推進得極快,完全出乎對手意料之外。本地激進份子失卻外國/外地的資金支持、策略指導、政治聲援,就呆在當地了。面對法律追究,只能走路逃避。

          阿爺見到這些親英美小政客的逃亡潮,簡直掩着嘴笑了。這種「你們衝,我先鬆」的精神風貌,如何和共產黨鬥?不要忘記,中共是從血與火的試練走過來的。

          重讀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欣賞阿爺在反攻中的戰略,反客為主。

          有人問戰爭的目標是爭取對已有利的和平,現在到了講和的時候嗎?我看在香港這個小局,阿爺似乎還在擴大戰果。至於中美的大局,恐怕香港問題排不上美國關注的頭三位。小局要服從大局啊。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