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那天可得安寧

2020/12/11 04:12:46 網誌分類: 生活
11 Dec
          每逢星期三都約了朋友打網球,已是好幾年了,除非我不在香港,或者雨下得很大,否則是一定成局的。

          今年以來,除了年初飛了一次布吉島之外,就一直困坐愁城,哪裏都去不了。這倒也好,每個星期三都預出了時間打網球。有一段時間疫情嚴重,會所關閉,停了兩個月,後來就一直順風順水,除了星期三固定的球友之外,平時還不定時有人約,反正閒着也是閒着,有約必至,在球場上的日子竟然還不少。打球比上健身房有趣得多,運動量又大,於是便成了疫情下的樂事。

          不料,第四波疫情殺到,一個跳老舞群組,加上許多不老實的源頭不明確診個案,一傳十,十傳百,風聲鶴唳,特區政府手忙腳亂,禁令又發得朝三暮四,忽然又說要嚴厲了,那天星期三還可以打球,星期四球場關閉,何時開放要等通知。球友說這場球可能是今年最後一場了,言語中頗有些依依不捨,也十分無奈。他們的球癮都比我大,視每周約好的幾場網球為生活中的大事,如非受傷之類萬不得已,一定到場。如今一下子就突然停了下來,又想到一年將盡,大家再在球場碰頭可能就是二○二一年了。

          心中難免惘悵,兩小時的球也打得特別珍惜,誰喝水喝得久一些都會催促。於是就覺得香港就像衞生局長戴反了的那隻口罩,一時間顛三倒四,不知哪天可得安寧。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