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八、殺夫奪妻

2021/01/14 08:11:18 網誌分類: 勸化業障實錄
14 Jan

 觀世音佛祖

  詩: 天有風雲難測知 人之禍福旦夕時     

         唯有功德可避劫 脫出因果逍遙持    

又詩:  佛前禀求因果事 事已危急又何如     

           如今業障臨頭報 報應自古本無私

請示者:吳益,男,48歲,住高雄縣仁武鄉

查:信士於某夜凌晨丑時,由冤靈郝初規執東岳殿所發的火簽令,會同鳳山城隍駕前黑白無常〈註七〉兩將軍,進入信士之身鉤捕其魂,討報前世的冤業,致信士突然當場不省人事。雖經醫急救,但名醫均告束手。因此疾非單純的腦充血及血栓中風之症,乃因果也!此因果症說來話長,應由前生言起:

信士前世姓蕭名途,與郝初規本為同窗好友,生於清嘉慶年間的江西九江。因郝家貧困,卻早娶表妹林氏為妻。林氏長得甚美,蕭途雖富有,且已娶妻生子,然因蕭妻比不上林氏美艷,故早思染指林氏。清嘉慶二十四年,蕭約郝遊學於南昌,同參學於南昌李德嘉宿儒的門下。郝思家無恆產,且嬌妻未生一男半女,實不願遠離家門,讓嬌妻獨守空閨。然蕭一再慫恿,且言所有學費均由其墊付。郝拗不過蕭之再三勸說,而告別其妻,同往南昌。途經德安縣境的溪旁納涼時,蕭將郝推入湍急的溪中淹死,並即整裝回鄉,再偽稱兩人失散。鄰人均相信富家蕭途之言。最後,蕭以照顧林氏之名藉機親近,終被染指同居。此為信土前生所造的罪孽。如今因果報應已臨,故而郝魂請領東嶽大帝之旨令,會同黑白無常,非要報此冤仇不可。依因果律法,恐非吾佛之所能排解。宜速設香案,叩求上爸赦罪,再發大善願,而且所行功德均指名迴向給郝;並於神佛之前懺悔求赦,在郝魂願意和解之下方能提早結束此因果!此示。

〈註七〉:有人問陰間的鬼神何能毒打、拘捕陽間之人?其實人有肉體與靈魂之分,鬼神鉤捕毒打的是人的靈魂之身。靈魂之身大約就是中醫所講的血氣的氣。中醫的氣病就是無形的靈魂之病。鬼神的陰氣入身會形成精神分裂、癌症、腎性水腫、尿毒等等血氣之病。因果業力所形成的氣病若不化解,中西醫光在肉體上治,如何治也治不好。

再者,鬼神拘捕人的事真有其事嗎?有。編者曾在台灣的台中監獄、台中看守所、澎湖監獄當宗教師,給囚犯們講9年的佛法。有一次在台中監獄的病舍,講到了在1999年台灣9 · 21大地震時,黑白無常將軍現身拘捕人的事蹟時,有一位身材很高壯卻一身重病的同學(我們稱囚犯為同學)突然舉手說: “我遇到過黑白無常將軍,我可以作證。”接著他手指著臉上一條約8公分長的疤痕說: “這就是黑白無常將軍弄的。那是我在入獄之前發生的事。有一天,我在南投縣的草屯鎮做了一件很違背天理的事。做完,剛打開車門要離開時,突然白無常將軍現身,手拿著白雪雪的鐵鏈。它的身高約有一米九,很壯,將鐵鍊一甩,就鉤住了我;再一抖我整個人就飛了起來。掉下來時我的右臉撞上車門的邊角,就劃出這條溝。真的有黑白無常鉤人的事。”

此外,編者有一同事張老師去草屯鎮理頭髮時,理頭髮的師傅告訴他件十分不可思議的事: “我的小弟天生有陰陽眼,就讀南開技術學院,有一天下午3點半下課後走出校門,走到中埔公路邊,突然看到一個令驚駭的景象:有兩位黑白無常將軍用鐵鍊拖著他的哥哥即我的二弟,二弟滿身是血,而且一直回頭看小弟,好像在求小弟救他的樣子。這個景象長達三四分鐘才消失。我的小弟十分納悶,怎麼會看到這些景象呢?當他走到中山路的紅綠燈時,看到我的二弟躺在路旁,機車被撞得扭曲不成形。翻開我二弟的屍體,滿身是血,與剛剛看到的樣子完全相同。”

這是一件真實的事,證明陰間的確有黑白無常將軍在抓有罪的人。其他有關黑白無常將軍鉤人、抓人的事請見編者的另一本善書《善的力量》。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