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為何錢斯利、梁繼平和林飛帆有這樣不同的命運?

2021/01/16 04:12:46 網誌分類: 生活
16 Jan
          「同人唔同命,同遮唔同柄」這兩句廣東俗語,真的有深刻哲理。看錢斯利、梁繼平和林飛帆這三個人的命運,就知道世事何等諷刺。

          如果你有看一月六日美國國會騷動事件畫面,你應該見過三十二歲的錢斯利(Jacob Chansley),他的裝扮相當出位,赤裸上身,頭戴牛角帽,手持掛上了美國旗的長矛,臉上塗着代表美國旗的紅白藍三色油彩,象徵他是一名愛國者。他與一班示威者闖入國會,坐到副總統彭斯的椅子上。因為他的奇裝異服,令他的相片在社交媒體上瘋傳。

          國會暴亂之後,錢斯利並沒有潛逃外國,反而是打電話到FBI的華盛頓辦公室自首,他對FBI表示:「自己是和亞利桑那州的其他愛國者一起,來到華盛頓,還是應總統要求前往的。」錢斯利是一個右翼社團的活躍份子,看來他與事件中被警員槍殺的女示威者巴比特一樣,真心相信自己是一名愛國者,正在制止特朗普的勝果被非法的選舉奪走。

          不過,錢斯利的「愛國行為」,沒有得到友善的回報。他即時被美國司法部控告「在未合法授權的情況下,進入在禁止進入的建築場地,以及暴力進入美國國會大廈」。看來錢斯利未來有一段時間,要在美國監獄度過。

          比錢斯利幸運的是二十六歲的梁繼平。梁繼平畢業於香港大學政治學及法學雙學位,如今在華盛頓大學唸政治學碩士。他是一名港獨派,是前港大《學苑》總編輯和《香港民族論》的編者。梁繼平於二○一九年七月一日闖入立法會,除下口罩,接受訪問。事發後他馬上潛逃到台灣,再逃到美國,現時正在美國快樂逍遙。

          梁繼平兒時夢想是要做立法會議員,現已變成逃犯,不過他還算幸運,同樣在美國,他仍然能自由生活,總比錢斯利要坐牢好得多。兩人的分別不是國籍,而是梁繼平搗亂他人的議會,在美國受到獎賞,但錢斯利去搗亂美國自己的議會,就死無全屍了。

          當然,講到最好彩的,自然是二○一四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的其中一個領袖林飛帆。林飛帆與錢斯利同年,都是三十二歲。二○一四年,他正在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讀書。他是「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總指揮,發起太陽花學運,佔據立法院,抗議內地與台灣簽署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太陽花學運在國民黨馬英九政府的中後段發生,對國民黨造成致命一擊,促成了民進黨蔡英文上台。

          民進黨搞發展,一事無成,但搞陰謀詭計,卻是專家。蔡英文利用「太陽花學運」,狙擊國民黨,成功上台執政。到二○一九年她再利用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一樣,激發台灣抗共民意,成功連任。太陽花學運過後,民進黨送出五個立法會議席,讓搞手入局。後來又收編林飛帆,讓他當執政民進黨的副秘書長。林飛帆月薪有新台幣九萬元,遠比同齡人的工資高,故在網上有了「林九萬」的稱號。高薪厚職,榮華富貴。

          從坐牢的錢斯利,到仍享有自由的梁繼平,再到飛黃騰達的林飛帆,都有一個共通點,都曾非法示威並闖入當地的立法機構,但際遇卻天差地別。這些活生生的例子,教曉大家甚麼叫做雙重標準。

          在美國國會暴動之後,黎巴嫩外交官穆罕默德·薩法翌日在推特上寫了一段意義深長的說話:「如果美國看到美國正在對美國做的事,美國肯定會入侵美國,以從美國暴政的手中解放美國。」這幾句話很有哲理。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曾經說香港的暴力示威,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但當這道「美麗的風景線」出現在她的辦公室時,她就立即變臉。美國政客重視自己國家的安定,卻希望你的國家大亂。

          美式民主,也不過如此吧。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