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美人遲暮

海外网深一度:美国新冠疫苗接种之 “怪现状”

2021/02/01 22:22:22 網誌分類: 其他
01 Feb

海外网深一度:美国新冠疫苗接种之 “怪现状”

2021-02-01 20:05:28     来源:海外网

       摘要:从扑朔迷离的疫苗供应,到各州不一的优先标准,疫苗乱象背后是美国混乱的公共卫生系统。

图片1.png

资料图:路透社

       疫苗采购机构丑闻不断、2000万剂疫苗去向成谜、预约接种模式漏洞频出......美国启动首批新冠疫苗接种工作已近50天,一度被各界寄予厚望的疫苗接种却麻烦不断。

       从扑朔迷离的疫苗供应,到各州不一的优先标准,有分析认为疫苗乱象背后是美国公共卫生系统的失灵。《纽约时报》表示,面对疫情,“我们许多最受尊敬的机构和政客的举止都很糟糕”。

       卫生部门被指 “挪用公款”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等媒体当地时间1月27日报道,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的备灾和响应事务助理部长办公室(ASPR)因涉嫌挪用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ARDA)的专项经费被调查。

图片2.png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截图

       HHS特别检察官亨利·肯纳给美国总统拜登的信显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ASPR挪用了其下属部门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ARDA)的大量经费。这些钱本来是国会下拨用以应对埃博拉、寨卡病毒等造成的疫情以及现在的新冠病毒。

       更令人瞠目的是,根据肯纳的说法,这种挪用行为已经到了司空见惯的地步。在工作人员圈子里,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发展局(BARDA)甚至被戏称为 “银行”。据CNN披露 “在2019财年,有约2500万至2600万美元” 被挪用。

       适逢新冠疫苗严重供应不足,ASPR被曝 “挪用公款” 再次引发信任危机。据介绍,BARDA在疫苗的研发生产、企业对接、核准审批等环节扮演重要角色。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该部门参与了至少两款新冠疫苗的研发。

       巧合的是,就在 “挪用公款” 事发半年多前的2020年5月,BARDA前局长里克·布莱特辞去职务后心生不满,“怒揭白宫老底”。据他的律师德布拉·卡茨和莉萨·班克斯说,布莱特在任职的半年里一直被束缚手脚,常常无事可做,最终愤懑辞职也是因为难以忍受被 “边缘化”。

图片3.png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布莱特辞职两天后在《华盛顿邮报》署名文章里曾写道,美国有效应对疫情所需工具中,最缺乏真相,“政府对真相的敌对态度以及把疫情应对政治化的做法危害公共卫生与安全,无疑导致成千上万人本可避免的死亡……”

       2000万剂疫苗 “不翼而飞”

       “白宫仍然没能确定约2000万剂已分发给各州的疫苗的具体去向。”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30日的报道再次揭开美国混乱的疫苗分配体系的 “冰山一角”。

图片7.png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截图

       报道称,这2000万剂疫苗中预计仅有200万剂是因数据报送延迟而没有追踪到。Politico援引政府高级官员的话指出,不知去向的疫苗分布在各州。联邦政府官员已经和州官员进行了长时间沟通,试图找到仍未使用的疫苗,但没有得出清晰结论。

       2000万剂疫苗 “不翼而飞” 并非偶然。由于联邦政府只负责将疫苗运送到全国各州,接下来的跟踪任务由地方卫生部全权负责。所以,只有疫苗真正接种后,联邦政府才能收到官方报告。正如美国全国县市卫生官员协会首席项目官奥斯卡·阿利恩所言,“大多数官员都左支右绌、缺乏沟通,对国家计划如何在地方实施毫不知情。”

图片5.png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还注意到,公共卫生系统在疫苗分配环节已经失灵,许多疫苗接种诊所正在由签约的私人公司经营并配送。美国医疗新闻网站KHN和美联社此前针对政府公共卫生支出的一项分析显示,自2010年以来,美国州立公共卫生部门的人均支出下降了16%,地方卫生部门的支出下降了18%。公共卫生系统已经成为一个 “被掏空的、资金不足的混乱系统”。

       疫苗接种成 “金钱游戏”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CDC)的免疫接种咨询委员会(ACIP)的建议,继全美医护人员和养老院住户成为首批接种者之后,75岁以上人群和防疫一线工作人员将成为下一批接种者。

       然而,《纽约时报》称,许多医院都对接种建议做了 “宽泛解释”,他们给医院所有的员工,包括公共关系部门、管理人员、程序员、实验室科学家、有时甚至是董事会成员接种了疫苗。《西雅图时报》称,华盛顿州西雅图市一家医院给100多名捐款超过1万美元的 “金主” 发电子邮件,告诉他们可以预约接种,甚至附上仅供受邀人员登记使用的密码。

       “美国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正在等待接种新冠疫苗时,各州各地医院的董事会成员、托管人、捐赠者都获得了优先接种疫苗的特权。” 美联社注意到,由于优先接种规则混乱,全美上下掀起了对 “到底谁来决定疫苗接种优先权” 的质疑。

       在疫苗接种上,美国社会的种族不平等再次凸显。《纽约时报》报道称,纽约市市长白思豪1月31日承认,纽约疫苗接种一直存在严重的种族差异,非裔和拉美裔居民接种疫苗的数量远低于白人。纽约接种疫苗的白人占48%,拉丁裔占15%,亚裔占15%,非裔占11%。拉丁裔和非裔分别占该市人口的29%和24%。65岁及以上接种疫苗的居民中,种族差异更为明显:大约12.5万接种疫苗的纽约老年人中,只有9%是黑人。

       美国一些地方骗取、偷盗新冠疫苗,甚至疫苗造假的案件不断出现。据美国广播公司27日报道,在佛罗里达州,一名名叫约书亚·科隆的急救人员通过捏造病历骗取新冠疫苗;在肯塔基州西部,居民们在网上登记接种时间,却在达到时发现被没有预约的人捷足先登。

       本该优先接种的人群打不上,而某些人却蹊跷地成为 “优先群体”,对于这种 “不公平的优先考虑”,美国著名医学伦理学家亚瑟·卡普兰(Arthur Caplan)感到 “极度恼火”。他认为,不管各地医院的运作模式如何,让医院董事会成员获得疫苗特权的做法,只会损害公众对于公平分配的信心。“这种做法只会提醒社会,如果你有钱、有人脉,并且知道如何钻空子,你就能获得别人无法获得的访问权限。”(文/老度)

责编:赵壹晨、陆宁远

http://opinion.haiwainet.cn/n/2021/0201/c353596-31971955.html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