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誰來照顧阿爺感受

2021/04/01 04:13:58 網誌分類: 生活
01 Apr
          人大常委會完善香港政制方案出籠,坊間的反應並不強烈。看網上搜尋的次數,香港人對這個話題近乎冷感。當然批評聲音總是有的,有人說新政制減少了民意的表達,沒有考慮支持反對派的市民的感受。

          聽到這個講法,我想起了一個小故事。話說中央計劃修訂香港政制的時候,曾諮詢香港各界人士的意見。有一個商界人士對蒐集意見的中央大員說:「搞這麼多設計來增加愛國者在選舉中的議席,但假若他們當選的得票率不高,對方就會說你沒有認受性,他們輸得不服氣,沒有照顧對方的感受。」

          中央大員聽到這個意見就無名火起,說:「對方在二〇一九年打、砸、燒的時候,有沒有照顧過你們的感受?你們就是太過仁慈,經常照顧對方的感受。中共有哪一點對不住香港人,還要照顧這些人的感受?」中央大員意氣難平:「建制贏一票也是贏,不用照顧感受。」

          中央大員實是有感而發,中央已經忍了香港二十四年,已經忍無可忍,覺得反對派走上歪路,有些人想顛覆香港及中央政權。中央大員還直言:「本地建制派沒有做好愛國愛港工作。」

          這個故事讓我覺得香港的反對派也好,建制派也罷,很多時都太自我中心,將自己看得太大。

          二〇一九年發生的事情,是一場意圖奪權的政變。古往今來,策動政變失敗的人,被追責殺頭,甚至被誅九族,實在稀鬆平常。現代雖然已文明很多,但追責仍少不免。其實,大家只要看看新政制方案之中,在選舉委員會哪個界別的席位被縮減,就知道中央要懲罰甚麼人。例如第二界別專業界別的教育界,原本分教育界三十席及高等教育界三十席,一共六十席,現合併成一個教育界,只剩三十席;醫學界原本有三十席,衛生服務界有三十席,現在合併成醫學及衛生服務界,由六十席縮減成三十席;社會福利界由原來的第三界別調到第二界別,亦由六十席減到三十席。

          只要想想上述這些界別與二〇一九年發生的暴亂有甚麼關係,就清楚明白。教育界早已被社會認定是導引香港年輕人激進化的始作俑者,除了曾經在港大教書的「理論大師」戴耀廷鼓吹「違法達義」的歪理之外,也有很多老師教導學生,甚至身先士卒參與暴力示威。在中央眼中,香港教育界已經病入膏肓。

          醫護界在去年疫情初爆之時,有人發起大罷工,這完全是政治上腦,違反了他們救急扶危的專業責任,

          社福界亦不乏暴亂先鋒,在二〇一九年時,除了有人暴力上街之外,亦有不少社福界人士走上街頭,「保護」暴力示威者,阻礙警方執法。

          在新政制方案內,上述的三個界別,在選委會內都由原來的六十席減半至三十席,當中又抽走一半議席給予相關界別類別的法定諮詢組織的負責人,再加上如全國人大政協,若屬於醫護、社福、教育界別的,可以選擇在這些界別出線,會令這些界別的直選席位買少見少。上述界別的議席,被減半減半再減半,最後可供直選的可能只餘十席、八席。

          有來自專業界別的建制派人士坦言,覺得很「心噏」,覺得多年來努力爭取更多議席,以提高影響力,如今卻落得如此下場。

          正如我之前講過:「在雪崩的時候,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整個界別走上了政治歪路,界別內所有人都同受其苦。

          如果說大幅減少席位是一種懲罰的話,大家應該從受罰中學習,重新認識自己的專業責任和政治承擔。假若人人都只著眼於自己的政治權利受到甚麼損害,卻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應負甚麼責任的話,只想自己的感受,沒有想阿爺的感受。即使經歷再多的重挫,也不會學到任何教訓。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