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系統排列--序位法則之我的位置

2021/04/04 12:07:07 網誌分類: 生活
04 Apr

一個家庭當中,孩子有孩子的位置,父母有父母的位置。整個家庭系統的正常排列是爸爸、媽媽、孩子這樣的一個三角關係。如果父母硬要讓孩子承擔一些他不應承擔的責任的時候,孩子就會產生混亂,進而漸漸與父母中斷聯接。就像下文中的當事人。
這是一位年輕、漂亮、美麗的小姑娘,她經常參加我們的沙龍,因常扮演女兒而被稱為“專業女兒”,她提出由於前一次在系統排列沙龍中,代表那次個案中當事人的女兒,之後就一直感覺到左肩痛。
於是Tiger導師讓她站在場上,請出上一次個案的當事人,設計了一些對話讓她把屬於當事人角色的情緒還給上一次個案的當事人。當她說完了Tiger導師為她設計的話語之後,她開始站不穩,身體前後搖動。看到這種情況,Tiger導師把上一次個案的當事人請下場,再分別請出一男一女兩位代表,代表場上當事人的父母,並請他們站在當事人的身後,伸出自己的手放在她肩上支持她。
可是,當父母將手放在她肩上之後她反而更覺得沒有力氣。Tiger導師讓她轉身面對父母,並分別引導父母對她說話:“你是我的女兒,我是你的爸爸/媽媽,我現在把所有的責任,我自己全部拿回,我把你放在我心裡一個重要的位置。”當父母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當事人開始發抖,特別是在母親說話的時候。而Tiger導師師引導她對父母說話的時候,她表現出的是對父母的拒絕,且說不出口。
Tiger導師說:“當一個孩子抗拒父母的時候,他最終會抗拒自己。”並講述系統排列創始人海靈格先生曾經講過的一個故事:“一個人抗拒父母的時候,必死無疑。”然後Tiger導師轉身對大家說:“我們看到:這裡,有一個中斷的聯接。”又轉身看著她的眼睛對她說:“現實就是這樣,這就是你的爸爸,就是你的媽媽。這是你的選擇,你選擇了做他們的女兒。”這時媽媽說:“我想抱住她。”當事人卻說:“我害怕。”爸爸說:“我想幫助她,但又想她自己站起來。”家排導師對父母說:“好,用你們的方式去表達你們的愛。”於是父親、母親的代表擁抱當事人,當事人卻渾身發抖、想逃。Tiger導師對她說:“父母抱著你,看你逃到哪裡去。”在擁抱一段時間後,當事人漸漸平靜,個案到此結束。
後來我們了解到,當事人的爸爸和媽媽因工作而長期兩地分居,爸爸有機會回到媽媽身邊,卻不願回去。現在媽媽跟爸爸之間有什麼事,媽媽就找她,向她傾訴。她不願聽,可媽媽卻對她說:“你是我的女兒,我不跟你說跟誰說?”當事人對我們說:“我現在是聽也不是,不聽也不是。聽吧,我也沒有辦法解決他們倆的事。不聽吧,我又覺得她是我媽,我要不听就有點對不起她。其實我很想對媽媽說:'我只是一個小孩子。我沒有能力承擔你們施加給我的壓力。暞”我們觀察當事人在平常狀態下,經常站不穩且彎腰駝背。在系統排列過程中已經呈現出當事人的無力感。
我們感覺媽媽把不屬於女兒的責任強加在女兒身上,使得女兒承擔了她做為女兒所不應承擔的責任。正是因為這樣才使女兒跟媽媽之間的聯接越來越疏遠,甚至怕聽到媽媽打的電話。從系統的角度看,媽媽可能受到她的家族系統的牽連,使她的能量很弱,讓她想要從女兒身上得到能量(支持)。只是她忘了,自己的女兒也只是個孩子。NLP的前提假設中有這麼一句話:“動機和情緒總不會錯,只是行為沒有效果。”動機在潛意識裡總是正面的。我們的潛意識從來都不會傷害自己,此個案中當事人的媽媽只是誤會的以為向女兒傾訴和爸爸之間的問題就可以滿足她尋求支持的動機,而又不知道有其他做法的可能。既然媽媽是這樣的情況,那麼女兒要做的就是接受媽媽的這種動機和情緒,從而接受媽媽這個人。而媽媽也會感覺到女兒對她的接受,因而更願意讓女兒引導她做出改變。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