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弄堂(上)

2021/04/09 04:14:28 網誌分類: 生活
09 Apr
          在網上看到上海人說弄堂舊事,十分有趣。

          上海一條馬路上有許多弄堂,每個弄堂佔了那條馬路一個門牌號碼,拐進弄堂,裏面又有許多房子許多人家。上海的弄堂有高端有低端,高端的是洋房格式,有浴缸有抽水馬桶。底端的多數是石庫門格局,沒有衞生設備,用圓鼓般的馬桶,每天早上運糞車來了,一聲「拎出來﹗」家家戶戶就有一人拎着沉甸甸的馬桶出來倒,倒完了就在弄堂裏的水龍頭下用馬桶刷子刷馬桶,眾手齊刷,響成一遍,是許多弄堂大清早的一首交響曲。

          有的弄堂是倔頭巷,但也有許多弄堂是相通的,七彎八拐,走迷宮一樣,可串起不同的馬路。

          我以前有個同學總是吹牛說自己打架很厲害,有一次兩軍對陣真的要打了,他卻悄悄地說:「快,穿弄堂逃﹗」從此成了笑柄。弄堂裏的人一定是愈住愈多的,所以也必定愈住愈亂。

          我小時候住的弄堂裏有八棟洋房,所以稱「八幢樓」。最早只住了八戶人家,到我懂事的時候,已住了四十八家,連汽車間都住了人。「文革」抄家,一抄抄了二十四家,可見本來真的不是無產階級的地盤,但那時即使叫「資本家」,家裏也都沒甚麼值錢的東西,抄家之後,家徒四壁,都比無產階級還要無產階級了。那時候嘴巴上都說窮人最光榮,但骨子裏,窮人也想有錢的。所以同樣叫作住弄堂,住的是有抽水馬桶的弄堂,還是天天「拎出來」倒馬桶的弄堂,還是等級分明的,女孩子要嫁人,這也會是考慮因素的。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