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强
陳家强
陳家强

另一種美

2021/04/09 04:43:30 網誌分類: 生活
09 Apr
          昨晚讀波蘭詩人亞當.扎加耶夫斯基的散文集《另一種美》,讀到以下一段:當被問及歐洲音樂是否有一個核心,也就是說,如果有一個或另一個作品可被稱為它的心臟時,他說:「當然有,巴哈的《馬太受難曲》,其中的詠歎調《請憐憫我》(Erbarme dich)。」多確切的答案。巴哈的音樂被形容為「純淨」,有一種數學對稱性,特別是他後期的輪唱曲作品(canons)。輪唱曲採用嚴謹的對位法(counterpoint),有兩把聲音,一把先出現,然後一模一樣或經對位推導而得的另一把重複或跟隨,後一把聲音被視為因頭一把而產生,兩把聲音在樂曲中不斷互相重複、跟隨、影響和發展,製造出奇妙的聽覺效果。巴哈不是用對位法的唯一一位作曲家,但其造詣之高,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筆者沒有學過樂理,只是工作後愛聽古典音樂,從威爾第到柴可夫斯基到德沃扎克到貝多芬到蕭邦,一路走來,最後遇上巴哈,其他作曲家再聽不下去,只聽巴哈,聽了二十多年。有一段長時間,每晚睡覺會塞着耳筒聽,半睡半醒時,如進了天堂,特別是聽Glenn Gould彈《二、三聲部創意曲》時,真是天籟。天地有大美,除了科學,還有多樣的美等候大家發現,只需保持好奇,保持觀察。

        陳家强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