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再造新香港—不要和巨人血拼

2021/04/30 04:14:37 網誌分類: 生活
30 Apr
          回想過去兩年香港發生的事情,就好像發了一場夢那樣。在二○一九年,很多人高呼要搞革命、要攬炒。結果槍聲未響,這些人已經走得七七八八,他們逃亡到外國,還經常在網上留言,講一些浪漫說話,又話打國際線,又話和香港人一齊繼續努力。他們都逃離香港了,還講甚麼「一齊努力」呢?

          留在香港的人,可以分成兩半,有一半是比較建制,比較愛國,對香港近年的變化,相信比較適應;另一半人比較泛民,比較親西方,較難接受香港近期的改變,我建議這一半人清楚認識一下,究竟正面對着一個怎樣的對手。

          我們的國家,我們國家的執政黨中共,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對手。有幾件事情可以一談。

          一、李大釗的故事。昨天四月二十八日是中國革命先烈李大釗逝世九十四周年紀念。李大釗早年曾到日本留學,接觸到共產主義思想,回國後在一九二一年和一班革命志士,創立了中國共產黨。可惜李大釗創立中共六年後,被當時的軍閥逮捕處死,死時只有三十七歲。

          當時的北京由北洋軍閥張作霖統治,他大力搜捕共產黨人。李大釗當時知道情勢吃緊,逃入東交民巷蘇聯大使館內的一個舊兵營內。但在西方國家駐華公使團的授權下,張作霖派軍警突襲搜查蘇聯大使館,將李大釗逮捕。張作霖雖然對李大釗嚴刑迫供,要他供出其他同黨,但李大釗寧死不屈。二十二日之後,李大釗被送上絞刑台,一個革命志士就這樣犧牲了。

          李大釗的故事告訴我們,中共經過無數流血的洗練,他們的江山是用鮮血打出來的。

          反觀香港,在香港那些所謂搞革命的人,例如許智峯,其實只算是一個「口水革命家」。在二○一九年的時候,許智峯在每次示威的時候,就拿著大聲公走出來,不斷地罵警察,說是要保護示威者。到《港區國安法》定立之後,許智峯其實也不是面對甚麼嚴重指控,就驚惶失措,潛逃外國。中共是搞流血革命起家的,而香港的口水革命派,講甚麼革命呢?

          二、「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中共精神。我們經常說中國現在的實力很強大,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然而,中共真正強勁的不是口袋裏的錢,是鋼鐵那樣的精神。即使在和平年代,這種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也能體現出來。就以去年新冠疫情在武漢爆發為例,中央決定把武漢封城,中央領導不會任由一千萬武漢人自生自滅,隨即派出全國醫護馳援。讓我最深印象的是在年三十晚,首批解放軍的醫護連夜登上軍機,飛去武漢救援的一幕。內地抗疫就像打仗一樣,衝鋒陷陣、不怕犧牲。

          相對地,香港當時發生甚麼事情呢?香港有部份醫護卻用種種理由發動罷工,臨危玩嘢。兩相對比,高下立見。

          三、習主席南下帶來的訊息。習主席上周日去了廣西湘江,參觀紅軍長征湘江戰役紀念館,叫人民銘記「湘江戰役」,回憶當年紅軍如何壯烈犧牲,突破重重包圍的事跡。他要傳遞的訊息,是「加油、努力、再長征」。現時正處於和平時代,為甚麼中共要「再長征」呢?很明顯是因為中央感受到來自美國的威脅。

          香港人,特別是那一半比較親西方的人,未來不要選錯邊,站在美國的一邊,等如加入敵人與阿爺火併。我覺得香港人真的要認真想想自己未來的路向。很多香港人,都不經大腦地把激進政治口號掛在口邊,要支爆,要推翻中共,要攬炒跳落懸崖。但說到底只是口水革命家,沒有意志、沒有能力、沒有條件,沒有準備和中共這個巨人血拼,否則十條命也不夠賠上去。家長們、老師們,是時候醒來了,不要把孩子送上流亡、坐監的悲慘道路上去。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