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歡吧 (2) - 第九十六章 -回港

2021/06/11 08:38:08 網誌分類: 盡歡吧 (2) (長篇小說)
11 Jun

“當藝術家沒有固定收入,你們何以為生?”

“我會把房子放售,加上股票和首飾,支撐三、兩年不成問題。

“你在香港辛辛苦苦打下的根基,一下子全部捨棄掉,不覺得可惜麼?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人。蒙芷倩認真地說:除了她,世間一切只是浮雲。

“那好吧!”小鄺實在拿她沒辦法。“你答應我,與我保持聯絡,別讓我擔心!”

“好,我答應你。蒙芷倩抱抱她:我一定會與你分享喜悅和幸福……”

 

*********************************************************

 

“你騙我!小鄺憤憤地說:除了頭三個月收到明信片外,你一直杳無音訊----電話、信息、電郵,全部不讀不回。

“離開香港後,頭三個月真是快活不知時日過;但之後……我和她一直顛沛流離,居無定所,自然顧不上聯絡你。”

“為什麼會這樣艱難渡日?小鄺怪叫:不是說積蓄夠花兩、三年麼?

“她愛享受,衣食住行全部要最高檔次。蒙芷倩垂下眼睛:花錢如倒水,才半年不到,便捉襟見肘。

小鄺張張嘴,說不出話來。

“我是真傻,可不是裝的。蒙芷倩低聲說:我一直以為,真愛可以戰勝一切。”“還以為錢花光了,不要緊,只要兩口子同心合力,也可以好好過日子,誰知道……”

“怎麼了?

“她說打短工、住廉價旅館、吃快餐不是她想過的生活。蒙芷倩苦笑:我勉強留她在身邊,等於謀殺她。

“這種無恥之徒!小鄺氣得眼睛都瞪大了。

“她還說,我變了,變得錙銖必計,完全失掉了靈魂。

“就在一個雨夜,她一去不返……”

“這種人,走了倒好!小鄺大大吁口氣:既然她已離開了,你怎麼不回香港?

“回香港幹嗎?徒惹人嘲笑……”

小鄺輕輕打斷她的話:朋友們都愛你,只會同情,絕不會嘲笑……”

“同情比嘲笑更令人難堪!”蒙芷倩搶著說:“我實在不想看見別人眼裡的憐憫。”

“你想太多了。小鄺拉高嗓門:你為自己而活,又不是為別人的目光而活。”“而且,失戀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人生在世,誰沒遇到過一、兩個人渣?””跌倒了,趕快爬起來,拍拍手,重新上路。

“說倒容易……”

“做也不難。小鄺握住她的手:“你不是獨自一人,你有我,我永遠是你的最強後盾。”

蒙芷倩淚眼凝視著對方:小鄺……”

眼見兩人深情對望,小樂只覺全身血液彷彿在逆流,全身發燙。咳咳咳……”

“……哦哦……我來跟你們介紹。小鄺如夢初醒:這是我女友,小樂。”“這是我最好的姐妹,蒙芷倩。

“你好。”“你好。

“小鄺,今天能夠重遇你,我已經十分高興。蒙芷倩輕咬唇片:可是,你最好還是別管我了。

“為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當初我不聽你的勸告,才落得如此下場,我還有什麼面目……”

“別說傻話了!小鄺臉色雖溫柔,但語氣很堅決。你回去收拾一下,過兩天跟我回香港吧!

“回港?蒙芷倩淒惻一笑:沒工作、沒住處、沒依靠,倒不如死在這裡乾淨……”

“別說這種喪氣話!小鄺大力拍著胸膛:萬大事有我----你可以住在我家,至於工作,可以慢慢找。”“就是一時三刻找不著,我也可以養著你。

“小鄺----

“小樂,小鄺打著手勢: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芷倩不是別人,是我最好的姐妹,我斷斷不能讓她繼續流落異鄉,孤苦過活。

小樂緊抿雙唇,然後做了一個深呼吸,低聲說:“這個當然……

 

***********************************************************

 

這天,明空巡視二樓,發覺新來的侍應生蒙芷倩躲在廚房附近的偏僻角落哭泣,瘦小的肩膀不停地抖動。

“發生什麼事?明空淡淡地問。

“老板,沒事沒事,有沙入眼了。蒙芷倩慌忙拭掉淚痕。

“你不願說,我不勉強;當你想說的時候,我願意聽。

聽了這話,蒙芷倩終於忍不住一聲哭出來。“…………她來了……”

“她?

“……我的前度連博滔,蒙芷倩抽泣不已:當日她不辭而別,現在卻又出現了;但她身邊,已坐著別人……”

“這種人,不值得為她哭!

“不是為她,而是為自己。蒙芷倩哭得直打噎:原來她用了藥,怪不得那天我一遇上她,便迷迷糊糊地跟她上酒店……”“真是蠢透了!竟以為是上輩子的緣份牽引……”

“用藥?明空眼裡迸出利劍似的鋒芒:她竟敢在盡歡吧耍這種卑鄙手段?

“……我親眼看見她把些粉末偷偷倒在對方的酒杯裡……”

“找死!

明空隨著蒙芷倩的指示,把那正要離開的兩人堵住。

“明老板,怎敢勞煩你親自送客?連博滔春風滿臉地笑。

“這位小姐好像喝醉了。明空冷淡地說:請交給我們,我們會安排專人送她回家。

“我的女友怎能交給別人?連博滔咧嘴笑:明老板不用費心了,我自會好好照顧她。

“你女友?明空看了她一眼:她叫什麼名字?多少歲?住在什麼地方?

“你這是幹嗎?審犯麼?連博滔大刺刺地揮著手:這是我和她的私隱,你管得著麼?你又不是她媽?

“這是我的酒吧,我有義務保障客人的安全。”明空冷凜凜地牽動嘴角:“把她交給我,否則……

“不交又怎樣……”她的話還未說完,只聽見的一聲,她已抱著右臂跪倒地上。

----原來,剛才電光火石間,明空出手,一牽一挫,便把對方的肘關節脫了臼。

“滾!別給我在盡歡吧再見到你!明空拋下冷冷一句:否則,你定會後悔莫及!

連博滔逃得比老鼠還快。

明空回頭,迎上蒙芷倩的眼睛,內裡滿滿都是感激的淚水……

-待續-

( 個人作品集 www.方愚.com )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