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大衛·艾克:《他們不敢說它的名字...》(2)

2021/07/18 09:46:28 網誌分類: 時事
18 Jul
大衛·艾克:《他們不敢說它的名字...》(2)
他們把事情弄得天衣無縫,因為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秘密社團網絡有他們的代理人在政府,銀行系統裡,包括國際機構比如IMF,通過擁有主流媒體控制著他們行動的報導。結果,如果事情發生得很經濟和很政治,那是因為羅斯柴爾德想要這樣-在銀行,股票市場,商品市場,貨幣結算,黃金價格等全部事情上產生影響。世界金融市場被”投資者信心”左右,但誰來控制它?就是那些有權力控制媒體,政府和中央銀行財務報表及有金融資源把數万億資金每天在金融市場挪來挪去的人。換句話說,是羅斯柴爾德家族和他們的僕人。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在其腐爛的核心中是一個精英秘密社團,我在這裡提及姓名的那些人,很多人不是全體猶太人的代理人,而是秘密社團的代理人,他們數世紀來殘忍地操縱著猶太人以達到它的目的。
沒有來自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的支持,成為美國總統​​是不可能的,大量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政治遊說團體現在由奧巴馬的朋友和資助人李.羅森伯格所領導。如果AIPAC不批准的話,要擔任高職也是非常困難的,如果AIPAC反對你,那麼哪怕要成為眾議院或者參議院議員都是一場真正的鬥爭。作為前任BBC和英國獨立電視新聞記者,Alan Hart寫有《猶太復國主義:猶太人真正的敵人》 ,其中說到:猶太人在美國人口中少於2%,但在政治競選活動中貢獻達50% 。並且這50%是由有壓倒性的一些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所構成,他們並非哪怕是一半猶太人的代表。
美國政治領袖可能這個那個不同意,這裡那裡不一致,但在一個事情上他們全都意見一致....
正如我寫道,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擁有《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力勸人們拒絕左派和右派,支持”中間派”政治家-所謂的”中間派”和”溫和派”經常是最極端的,需要他們”中立”形象來隱藏這種極端。貝拉克.奧巴馬聲稱是”中間派”,托尼.布萊爾也這麼說。《紐約時報》專欄作家Thomas L.Friedman(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贊同兩種做法,他說正在美國創造一個”中間黨”,而《華盛頓郵報》報導說一個新的組織,稱為”無標籤”(No Labels),已經形成以佔領美國政治的中間區域(他們在英國同樣這麼做,創造出自由民主黨,與”右翼”保守黨一起組成極端聯合政府)。事實證明”無標籤”的主要資金提供者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億萬富翁James Tisch,猶太領導論壇的創會主席, 美國猶太人聯合分佈委員會執行委員,猶太公社基金主席。他也是紐約美聯儲銀行董事,到2008年以前都是由奧巴馬的財政部長蒂莫西.蓋特納來領導。是的,Tisch先生肯定非常”溫和”與”中立”。
Tisch家族是美國其中一個最富有的家族,1986年有目的地控制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正如他們所說,為的是促進以色列的利益。
據《華盛頓郵報》顯示,兩個”無標籤”創始人是David Frum,就是小布什”邪惡軸心”演講稿撰寫人,還有William Galston,克林頓的前顧問,他與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的Zilkha家族來往密切,那是Mothercare(英國婦嬰用品零售商)的創始者。Galston在羅斯柴爾德的”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的治理項目研究中坐頭把交椅。無標籤也得到其中一個”公民領袖”肯尼思R.溫斯坦支持,他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智庫哈德遜研究院的CEO。這個智庫由Herman Kahn創立,他是斯坦利.庫布里克電影角色”奇愛博士”的其中一個靈感來源。哈德遜研究所和布魯金斯研究所是羅斯柴爾德世界”智庫”網絡的兩根主線。
無標籤旨在針對那些在政見中有”黨派立場”(挑戰受操控的輿論)的人,強迫他們轉入”中間地帶” –就是支持羅斯柴爾德的議程。你可以自己看看這個網址http://nolabels.org/ 。無標籤只是另一個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極端組織,偽裝成溫和,有理性的中立–這是羅斯柴爾德用來產生巨大影響的狼批上羊皮的技術。在英國和世界很多其他國家,我們都能看見相同的搖著尾巴的狗。美國-以色列公共事務委員會(AIPAC)的英國版本就是在每個主要政黨裡面的”以色列之友”網絡。一個調查發現統治保守黨的80%國會議員是以色列之友的成員,聲明支持任何有利於(羅斯柴爾德擁有的)以色列的目標。
英國首相大衛.卡梅隆是一個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反對派”工黨領袖愛德.米利班德也是,他在一次競選過後獲得了工作。那次競選中他的兄弟大衛.米利班德是另外的主要候選人。這個國家猶太人口(很多人不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大約是國家總人口6200萬中的28萬。
英國前任布萊爾和布朗政府的關鍵操控力量是彼特​​.文德森Peter Mandelson,他炫耀與羅斯柴爾德的親密關係,他們在希臘科夫島上度假。
哈巴狗文德森在右邊,與他的主人雅各.羅斯柴爾德在一起。羅斯柴爾德像控制克林頓和布什那樣控制著布萊爾,這就是導致布萊爾支持兩任總統發動戰爭的關係所在,他們都被以色列慫恿。就是羅斯柴爾德網絡策劃出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反恐戰爭及其辯護理由,911事件。
911: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關聯
世貿中心雙子塔的租期剛在911前幾個星期被兩個商人買下。他們是拉里.西弗斯坦和弗蘭克.洛伊(兩人都是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他們與以色列領導人有緊密聯繫,包括現任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他說過911所發生的事”對以色列有利”。世貿中心的交易跟路易斯.艾森伯格完成了,他是紐約港務局局長,AIPAC副主席,高盛前任合夥人。艾森伯格也與以色列領導層關係密切。
圖中這個人強烈遊說紐約港務局把租期賣到私人手上,他是Ronald S.Lauder(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 來自Estee Lauder(雅詩蘭黛)化妝品家族。他與一連串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組織有聯繫,包括猶太人建國基金,世界猶太人大會,美國猶太人聯合分佈委員會和反誹謗聯盟。買下世貿中心的租約對西爾弗斯坦和洛伊來說是一宗可怕的生意,因為兩棟大樓被認為是”大白象”(累贅而無利可圖),需要處理的只是一大堆石棉。當被問到為什麼要買租約的時候西爾弗斯坦說:我感覺到激發我興趣的慾望去擁有它們。” 我打賭他確實感覺到了。
當時西爾弗斯坦完成了交易並大量增加”恐怖襲擊”的投保。大樓被撞擊後他得到了45.5億的賠償。租約價值32億,據報導西爾弗斯坦自己只投資了1400萬。監察西爾弗斯坦和保險公司訴訟的法官是Michael B.Mukasey(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他後來成為美國司法部長。
“幸運的拉里”
西爾弗斯坦和洛伊購買世貿中心租約時最初被一間叫Vornado的公司開出5000萬價格,這間公司的主要股東是猶太商人Bernard Mendik。他是西爾弗斯坦以前的姐夫,在他與西爾弗斯坦的姐姐離婚後他們大吵了一架。然後Vornado公司,儘管出了個很好的高價,但是”突然間改變了主意”並且為了西爾弗斯坦和洛伊”突然退出”。無怪乎他們叫他”幸運的拉里”。在西爾弗斯坦和洛伊給世貿中心開出最後價格的幾個星期後,Vornado公司的Bernard Mendik在”突然生病”之後死了。太多的”突然”。西爾弗斯坦每天早上都會​​和他的孩子在世貿中心北塔100層高的餐廳靠窗口位置吃早飯,但他們在911當日沒有出現。西爾弗斯坦說他最後一刻有”皮膚科醫生預約”,但實際上據他的保鏢私下說,當天早上他在車裡接到一個電話告訴他要遠離世貿中心。然後他就用車載電話通知他的孩子們。
“拉里今天哪去了?”
西爾弗斯坦在一次電視訪談中說(他現在深感後悔)當他的另一棟世貿大樓,7號樓或者說所羅門兄弟大樓著火時被”拉倒” – 這是形容”有控制的拆除”的典型用語。這個決定不久之後,那棟沒有被飛機撞的大樓就在受控制的拆除之下倒塌了。西爾弗斯坦的故事問題在於可以用幾個星期時間把炸藥(Charges)埋進47層高的7號樓裡,讓它完全塌下。把它”拉倒”的決定是怎麼做出來的,然後事情確實發生了?
7號樓完完全全地倒塌了,這只能在有控制的拆除中發生。
炸藥在“拉倒”的官方決定作出之前很早就裝置在大樓裡,整個911的情節從一份事先計劃好的劇本中展現出來。BBC在直播報導中說7號樓已經塌下來,這是在實際倒塌前半個小時說的,因為當局太早把”新聞”放出來。世貿中心的保安由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擁有的Kroll Associates負責,它與CIA和摩薩德有緊密聯繫。牽涉到911事件的三個機場的保安是由ICTS國際/Huntsleigh USA管理,也是由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者Ezra Harel和Menachem Atzmon所有,並由前任辛貝特(以色列國內安全局)特工控制,而反情報機構負責以色列航空的安全。
ICTS也負責巴黎機場的安全。所謂”鞋底炸彈”攜帶者Richard Reid就是在那裡登機飛到美國。ICTS在阿姆斯特丹機場提供”安全”,當其時”內褲炸彈”攜帶者就是在那裡上機,他在最後一分鐘用現金支付高價機票錢,沒有檢查行李就登機,據報導甚至連護照也沒查。結果是現在的旅客們都要在全身掃描儀裡被輻射一下。
CIA在911的時候由喬治.特內任局長,首席檢察官助理Michael Chertoff(羅斯柴爾德猶太復國主義分子)監督對襲擊的”調查”,他是以色列執法機關摩薩德一名特工的兒子。
Chertoff(切爾托夫)合作推出臭名昭著的《愛國者法案》,以911為理由刪除了基本的權利和自由(問題-反饋-解決)並且後來​​成為國土安全部第二號人物,那是在911背景下創立出來的機構。切爾托夫現在經營他自己的切爾托夫公司,一間”風險管理和安全諮詢公司”,從國土安全部僱傭了幾個資深的同事,也有Michael Hayden,國家安全局和CIA的前主管。切爾托夫在處理了”內褲炸彈”事件後出現在很多電視網絡上,催促政府引進全身掃描儀,他們確實這麼做了。這些掃描儀是由切爾托夫公司的客戶Rapiscan System製造的。那個內褲炸彈攜帶者(更多的是燒了自己的屁股),正如我所說,不管一系列危險信號就被允許登機,並且顯然沒有護照就通過了ICTS的”安全”系統。
五角大樓在911時期被諸如副國防部長保羅.沃爾福威茨這類人控制,他隨後去領導世界銀行。還有多夫.扎克海姆,一個以色列/美國雙重國籍的人,他是五角大樓審計官,負責”遺失”五角大樓數万億的預算-這是在2001年9月10日被公開的事實。想知道這個公告為什麼沒有廣泛報導?第二天有事發生嗎?這一定是巧合,當然,他們本應該不知道有什麼事會發生,不是嗎?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