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
李純恩
李純恩

恍如隔世

2021/09/07 04:13:22 網誌分類: 生活
07 Sep
          上海老同學傳來一個說上海舊事的帖子,帖上除了很多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上海老照片之外,還有一些當時的物價和工資的紀錄。其中有些數字至今還記得。比如有一組七十年代上海工廠學徒的月薪:第一年,十七元八角四分;第二年十九元八角四分;第三年二十一元八角四分。三年後滿師,成為正式工人,月薪三十六元。那句香港人熟悉的「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就是這麼來的。

          我在上海中學畢業後又在工廠讀了兩年技工學校,其實就是半工半讀的學徒,月薪比正式的工廠學徒低,第一年每月十三元,第二年月薪十五元。第三年分配到工廠當正式學徒,拿的工資就跟正式學徒接上軌。這時候,我就發現上述的那份資料有誤,因為學徒最後一年的工資不是二十一元八角四分,而是二十二元八角四分。我把這事跟上海的老同學說了,他說你記性怎麼這麼好,四十多年的小數還記得這麼清楚。我說那時一窮二白,人生最大的一筆數就是這二十二元八角四分,所以記到今天。

          那個帖子上的許多當年物價也都是記到現在的,比如鹹大餅三分錢一隻、甜大餅四分錢一隻、油條四分錢一條、老油條五分一根(因為翻炸,用多一次油)、鹹豆漿四分錢一碗、甜豆漿五分錢(因為糖比醬油、麻油、蝦皮和榨菜加起來都貴)。諸如此類,一連串數字,真是恍如隔世,卻記憶猶新。有一樣是免費的,就是避孕套,已婚者——那時候的性行為合法者——在單位醫務室隨便拿,有些老師傅多拿一些,回家吹大了給孩子當汽球玩,連玩具的錢都省了。

          一窮二白的日子,事情容易記得牢,五官特別靈敏,除了對痛苦麻木,稍有點香甜,一輩子都忘不了。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