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天地
張天地
張天地

第五回 美色最是難擋 戒色懿德證天醫

2021/09/11 10:25:20 網誌分類: 反色情戒淫
11 Sep

濟公活佛 降
二○一九年九月七日
歲次己亥年八月初九日

聖示:由來美色最是難擋,所謂﹕「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層山。」
可見女色之誘惑非同小可,不可不小心謹慎。

濟佛曰:傻徒兒欸!遊歷著書去也。
(此時濟佛手中佛搧一搧,童生元靈隨即被調出。)

童生曰:傻徒兒在此向活佛師尊叩請聖安,不知今夜何往?

濟佛曰:先不問,快隨為師著書去矣!

童生曰:是,徒兒遵命。
(此時濟佛口念真言,八爪護法金龍已現於天際,金光幌耀,令人眼睛都睜不開來,及至金龍緩緩降地,師徒倆上了金龍,金龍以飛快之速向南天飛去。)

童生曰:方才恩師之語,乃是色關最難過之點,可否請恩師再詳細解說之,以饗世人。

濟佛曰:可,待為師分析之。男屬陽,女屬陰,就像磁鐵一樣,一邊屬S,一邊屬N,N及S極相互靠近,自然一拍即和,但若N與N極,或S與S極相互接近,則互相排斥,無法接觸一般,故凡男、女之相見,宜保持三公尺之距離,以免因太靠近之關係,而產生情愫,那問題可就大了。

童生曰﹕感恩恩師之開示,徒兒受教了!
(就在濟佛師徒談論間,八爪護法金龍已飛越過南天門,眼前所見南天天醫院,已現於目前,隱約可見天醫院院尊華陀仙翁,已帶領所有之天醫,正整齊排列著,等待濟佛師徒之來訪,及至金龍緩緩降下,師徒二人下了金龍,互相寒暄後,由天醫院院尊華陀仙翁之帶領入天醫院內,及至內院,華陀仙翁命天醫奉上香茗。)

華陀仙翁曰:小仙在此向濟公活佛叩安,老翁等待已久,請問有何事須小神幫忙之處請說出,以便襄贊。

童生曰:蟻生在此向華陀仙翁叩請聖安。

濟佛曰﹕老衲今夜來此,乃為尋訪天醫院天醫而來,可否有勞院尊傳喚之,以便採證。

院尊曰﹕可,吾立即傳命下去。請天醫出來受訪便是。
(此時院尊命仙吏去傳喚天醫出來,不一會的功夫,天醫已到濟佛及童生之面前。)

陳天醫曰﹕小仙在此,不知院尊有何吩咐?

童生曰﹕天醫您好,蟻生及吾師濟公活佛,乃為尋找因戒淫而成證道果者,煩請天醫慈悲說之,以悟世人!

天醫曰:原來如此,那好,吾就簡言說之,吾乃浙江余杭人,因有次看見一家貧無力尋醫診治之病人,吾不計一切代價,將之醫好,並無放在心上,及至某天,外出出診,於回家途中,因天下著大雨,吾不得以避雨在此病患之家旁,此時一位老菩薩,好心將吾請至屋內躲雨,並令其媳婦陪同睡覺,以報其醫好兒子之大恩大德,及至夜深人靜之時,突然有一少婦進入吾之房門,並言:「感恩大夫救我夫君之生命,是以婆婆叫我「以身相許」前來陪大夫睡覺,此時吾一瞧此女子,青春美貌,令人著實著迷,很難抗拒,但吾心中仍然處在抗拒之狀態,急說「不可。」二字,此時少婦寬衣解帶正欲親近吾之時,吾又說了一句:「不可! 不可。」此時少婦已脫盡衣裳,正要與吾行秦晉之好時,吾大聲說出:「不可最難。」此時吾用力推開此少婦,自行坐在床前一直到天亮,吾即悄然離開。話說不久,吾兒正逢赴京趕考之時,吾再三吩咐,路上小心,於是吾兒遂上京考試去矣,考完後當主考官審視吾兒之文章後,覺得內容不好,將之丟於他處,忽然間聽到一聲:「不可!」, 此時主考官再次檢視文章內容仍覺的內容不佳,又再度將之丟於一旁,其後又聽見虛空傳音謂:「不可,不可。」主考官不得不再度審視文章內容,亦不甚喜歡!於是再將之丟於一旁,此時虛空中又傳來一音聲:「不可最難。」此時主考官心生恐懼,於是將吾兒之文章,列為第一,不敢再造次。及至天明,便請吾兒來問明此事,吾兒言,我亦不知曉其因,待我回去問明,再告訴恩師,於是吾兒便回家說明此經過,此時吾才知曉,吾說數年前行醫救人,不求回報,上天竟以此回報於吾的孩子,心中感動不已,以上乃吾證果之經過。

濟佛曰:天醫懿德真令人感動不已,因時間之關,老衲就此告別。
(此時濟佛與童生告別天醫,上了金龍, 金龍以飛快之速, 向全真堂而回。)

濟佛曰:全真堂已到,童生元靈投體。可,吾退。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