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地產+泛民「不神聖聯盟」瓦解

2021/09/21 04:13:39 網誌分類: 生活
21 Sep
          完善政改第一炮出籠,選委會選舉落幕。單看周一股市的反應,地產股暴跌,恒指一度跌過一千點,收跌八百二十一點,不少大地產股跌超過百分之十,就無人夠膽話選委會選委「無料到」。

          過去一千二百人的選委會,反對派佔三百多席,地產財團佔二百多席,衝擊過半數六百席的臨界點。由於政治和經濟上的反對勢力暗暗合流,是本地政局不穩的根源。特首為求連任,政策只能向泛民和地產商傾斜。

          阿爺出招,選委會產生方法大變,新一屆一千五百人的選委會變天,選舉的結果可以這樣總結:

          第一,反對派全面出局。過去專業組別是反對派的票倉,特別是教育、法律、社福界差不多被反對派組名單參選囊括所有席位。在新選舉制度下,這些界別首先席位減半,之後再有一半由指定團體提名不用選,剩下和過去相比不足百分之二十五席位才可選舉,但選民由個人票變成組織票。

          結果在法律界和教育界,主流派名單全取所有席位,唯一競爭較劇烈的是社福界,有二十三人競逐十二席,主流派名單「社福Team動力」十人出戰,有七人當選,換言之這個界別有五席外流。但唯一個民主派西貢區議會主席周賢明組成的「志同道合七子」名單全部落選,只有老泛民狄志遠在末席三人同票,經抽籤三抽二入局。

          在新制度下,無祝福者很難勝出,反對派基本上放棄參選,少量照選者絕大多數出局。傳統意義的反對派全面敗北,由上屆近三百三十席變到接近零。

          第二,地產財團勢力大減。在提名期間,早已傳出每個大家族限派二人出賽,所以表面看已不會是全家入場。另外地產財團過去操控大量商界和專業界別席位,如今很多席位已被「騰籠換鳥」,新選委受阿爺影響,不再由財團操控。粗略估計,地產財團能控制的席位在二百席以下,在擴大了的一千五百人選委會中,完全失去主導權。地產+泛民的「不神聖聯盟」瓦解。

          第三,精英統治集團現雛形。未來將由新的選委會,提名所有九十個立法會議員,選出四十個立法會議員,選出行政長官,這是一種權力同源的行政主導體制,背後是一個精英統治集團,形成廣義的執政聯盟,代表跨界別的利益,並提高施政效率。

          西方媒體批評新的選舉制度重回小圈子選舉,並不民主。如果單從政治參與(political participation)來衡量民主,新制度的政治參與水平的確下降。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參與式民主理論(Participatory Democracy)興起,強調直接民主制度,甚至認為代議制度也不夠,要用公民投票等方式來彌補。但現代政治實踐顯示,政治參與愈多民粹問題愈嚴重,造成民眾間不能彌合的分裂。就以打疫苗為例,美國、英國、法國可以用公民投票來解決嗎?

          香港回歸二十四年的實踐表明,不斷擴大政治參與時,政治上激進民粹政團崛興,完全癱瘓施政。經濟上地產財團和政治派系合流,威迫政府實行各種控制土地供應政策,推高樓價。香港發展參與式民主,造成政治崩壞,民生困頓。解決問題的方向,只能搞精英式民主政治。

          即使從民主政制應該代表民眾利益的角度而言,過去發展到極端的泛政治化的地步,以唯一標準去選擇候選人,而那個標準是要「無差別否定預算案攬炒中共」。但你做一個民調,會發現想推翻中共的市民又佔極少數,這種制度民主嗎?它代表了誰呢?

          我早前講過,選舉過後要搞民生,澳門立法會選舉後要整頓賭業,香港選舉後要整頓地產業,從股市反應可知,市場相信阿爺是玩真的。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