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巴士的點評

真法官還是假法官?

2021/09/24 04:14:15 網誌分類: 生活
24 Sep
          近日不斷有人在網上散發一則外媒報道,引述一個「香港法官」指電單車手唐英傑案判得太重,「只是一單交通違例」就判九年監禁,相當過份云云。

          唐英傑去年七月一日駕駛插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衝向警方防線,令三名警員受傷,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恐怖活動」等罪名,唐英傑選擇不作供,最後兩項罪名成立被判囚九年,律師表示唐英傑將上訴。

          竟然有「法官」會這樣評論這案件?我好奇一查,找來相關報道原文一讀。

          有關消息是美國新媒體《Vice世界新聞》報道,內文引述匿名「法官」指,法庭對唐英傑的判罰過於嚴厲。「唐英傑沒有做甚麼,他沒殺人,也沒縱火,他是全世界最仁慈的恐怖份子」。

          報道大部份篇幅批評香港法庭的判刑,末段引述一個相反意見,指香港何敦律師行(Haldanes)管理合夥人鮑安迪(Andrew Powner)說,唐英傑案件的最大收穫是法治的存在和完善。當被問及國家安全法對法院的影響時,他回答說:「一切如常,相關判決讓很多人感到很安心。」鮑安迪又認為唐英傑的九年監禁是相對寬鬆的,「在許多國家,特別是在美國,如果你駕駛電單車繞過警戒線並撞上一群警察,非常、非常有可能被槍殺。」

          不過,報道馬上引述那個匿名「法官」去反駁說,「對於本質上屬於交通違法的行為來說,對唐英傑的處罰過於嚴厲。」

          看到一個「法官」竟然話唐英傑用電單車撞警察,只是交通違例,的確令人覺得十分驚訝。除了上述律師行的合夥人所說的,唐英傑若在美國做同樣的事可能已經被警察射殺之外,按香港的法律,即使沒有《香港國安法》的恐怖活動罪,唐英傑亦可能被其他法律判以重罪。

          有駕車的人都應該有這個經驗,在學車的時候,教車師傅都會一再強調,行駛中的汽車是一個殺人武器,所以控制時要非常小心。當然,遇到警察截查,更要馬上停車,否則後果嚴重。駕駛者都知通,即使是沒有意識地開車撞到人,已是嚴重罪行,更何況是有意識地衝擊警員的截查?

          在我年少時,本地就發生了一單非常哄動的富家子撞死警員事件。一九八三年七月十四日凌晨,邱達成駕駛私家車行經公主道與衞理道時,撞倒在路障站崗的警員鄭孟輝,鄭被拖行數百公尺,其他警員窮追,最終在亞皆老街天橋發現鄭身受重傷倒地。鄭留院十天後不治。我當時還年紀還小,但對事件的印象很深刻,知道駕車衝警察路障的可怕。而這個「法官」竟然將一個駕車撞警察的恐襲活動,說成是「交通違例」,講到像違例泊車一般稀鬆平常。

          見到這個評論,我生出一個懷疑,究竟這是一個真法官,還是假法官呢?

          由於是匿名報道,我們無從稽考,但邏輯上只能是二者之一。第一,如果說這話的人並非現職法官,這個報道就很有問題。而報道新聞的《Vice》是北美洲一家有規模網上媒體,並非不知名網站。相關報道有記者、有採訪,作長篇報道。新聞出街時理應對消息來源作出查證,不應該是有記者說訪問了一個香港「法官」,就信到十足。

          第二,如果這是一個真法官,問題就更大了,這凸顯了我們的司法制度出了狀況,這個受訪法官受政見影響,蓋過了法治觀念。法庭是維持法治的地方,特別是有動亂的時候,更要嚴格按法律辦事。不止是香港的法庭,歐美的法庭都是如此。我過去曾列舉英國倫敦於二○一一年爆發暴動的例子,兩個英國青年,二十一歲的布萊克肖和二十二歲的基南,分別在facebook上貼文叫人出來搞事,雖然沒有人響應他們的帖文出來示威,但兩人依然快速地被法庭以有意鼓勵他人犯罪,重判四年監禁。愛德華茲法官在判案時對徹斯特警方的快速行動表示讚賞,說希望這個判決可以起到阻嚇其他人犯罪的作用。

          西方的法庭是用如此態度去判決一些即使我們覺得不涉及暴力、甚至會覺得是相當輕描淡寫的網上行為。唐英傑在鬧市展示港獨旗幟,並駕駛電單車衝撞警員,如果這樣也不重判,如何能夠阻嚇其他人做同樣危險的行為呢?事件不但顯示西方媒體的偏頗,若然法官真有其人,就更暴露司法人員泛政治化的問題。

        「巴士的報」是一份網上報紙,讓網民隨時隨地

        拿着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

        www.bastillepost.com

        [email protected]

        盧永雄

        
回應 (0)
我要發表
user